朱熹

 
白鹿洞書院學規
 
 
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

        右五教之目。堯、舜使契為司徒,敬敷五教,即此是也。學者學此而已。而其
        所以學之之序,亦有五焉,其別如左﹕

博學之。審問之。謹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右為學之序。學、問、思、辨四者,所以窮理也。若夫篤行之事,則自修身以
        至於處事、接物,亦各有要,其別如左﹕

言忠信。行篤敬。懲忿窒欲。遷善改過。

        右修身之要。

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

        右處事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右接物之要。

        熹竊觀古昔聖賢所以教人為學之意,莫非使之講明義理,以修其身,然後推以
及人,非徒欲其務記覽,為詞章,以釣聲名,取利祿而已也。今人之為學者,則既
反是矣。然聖賢所以教人之法,具存於經,有誌之士,固當熟讀、深思而問、辨之
。苟知其理之當然,而責其身以必然,則夫規矩禁防之具,豈待他人設之而後有所
持循哉?近世於學有規,其待學者為已淺矣。而其為法,又未必古人之意也。故今
不複以施於此堂,而特取凡聖賢所以教人為學之大端,條列如右,而揭之楣間。諸
君其相與講明遵守,而責之於身焉,則夫思慮雲為之際,其所以戒謹而恐懼者,必
有嚴於彼者矣。其有不然,而或出於此言之所棄,則彼所謂規者,必將取之,固不
得而略也。諸君其亦念之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