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也命也運也!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靈雞有翼
飛不如鴨;馬有千里之程,無人不能自往;人有凌雲之志,非運不能騰達。文章蓋
世,孔子尚困於陳邦;武略超群,太公垂釣於渭水;盜跖年長不是善良之輩,顏回
命短實非兇惡之徒,堯舜至聖,卻生不肖之子;瞽叟頑呆,反生大聖之兒;張良原
是布衣,蕭何稱謂縣吏;晏子身無五尺,封為齊國首相;孔明臥居草盧,能作蜀漢
軍師;韓信無縛雞之力,封為漢朝大將;馮唐有安邦之志,到老半官無封;李廣有
射虎之威,終身不第;楚王雖雄,難免烏江自吻;漢王雖弱,卻有江山萬里;滿腹
經綸,白髮不第;才疏學淺,少年登科。有先富而後貧,有先貧而後富;絞龍未遇
,潛身於魚蝦之間,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天不得時日月無光,地不得時草
木不長,水不得時風浪不平,人不得時利運不通。

  昔時也,余在洛陽,日投僧院,夜宿寒窯,布衣不能遮其體,淡粥不能充其飢
;上人憎下人厭,皆言余之賤也!余曰:非吾賤也,乃時也運也命也!余及第登科
,官至極品,位列三公,有躂百僚之杖,有斬鄙吝之劍;出則壯士執鞭,入則佳人
捧秧;思衣則有綾羅錦緞,思食則有山珍海味,上人寵下人擁,人皆仰慕,言余之
貴也。余曰:非吾貴也!乃時也運也命也!蓋人生在世,富貴不能移,貧賤不可欺
。此乃天地循環,終而復始者也!
                           宋朝宰相 呂蒙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