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

 

范增論
刑賞忠厚之至論
留侯論
賈誼論
晁錯論
教戰守策
上梅直講書
喜雨亭記
淩虛臺記
超然臺記
放鶴亭記
石鐘山記
潮州韓文公廟碑
前赤壁賦
後赤壁賦
乞校正陸贄奏議進御劄子
三塊堂銘
方山子傳
記承天寺夜遊
表忠觀碑
 
 
 

范增論
 

漢用陳平計,間疏楚君臣,項羽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其權。增大怒曰:「天下事大
定矣,君王自為之,願賜骸骨,歸卒伍。」歸未至彭城,疽發背死。

蘇子曰:「增之去善矣,不去,羽必殺增。獨恨其不早耳!」然則當以何事去?增勸
羽殺沛公,羽不聽,終以此失天下,當於是去耶?曰:「否。增之欲殺沛公,人臣之
分也;羽之不殺,猶有君人之度也;增曷為以此去哉?易曰:『知幾其神乎。』詩曰
:『相彼雨雪,先集為霰。』增之去,當於羽殺卿子冠軍時也。」

陳涉之得民也,以項燕扶蘇;項氏之興也,以立楚懷王孫心;而諸侯叛之也,以弒義
帝。且義帝之立,增為謀主矣;義帝之存亡,豈獨為楚之盛衰,亦增之所與同禍福也
;未有義帝亡而增獨能久存者也。羽之殺卿子冠軍也,是弒義帝之兆也;其弒義帝,
則疑增知本也,豈必待陳平哉?物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人必先疑也,而後讒入之
。陳平雖智,安能間無疑之主哉?

吾嘗論義帝,天下之賢主也。獨遣沛公入關,不遣項羽;識卿子冠軍於稠人之中,而
擢以為上將;不賢而能如是乎?羽既矯殺卿子冠軍,義帝必不能堪;非羽弒帝,則帝
殺羽,不待智者而後之也。增始勸項梁立義帝,諸侯以此服從;中道而弒之,非增之
意也。夫豈獨非其意,將必力爭而不聽也。不用其言,而殺其所立,羽之疑增必自是
始矣。

方羽殺卿子冠軍,增與羽比肩而事義帝,君臣之分未定也。為增計者,力能誅羽則誅
之,不能則去之,豈不毅然大丈夫也哉?增年已七十,合則留,不合則去,不以此時
明去就之分,而欲依羽以成功名,陋矣!雖然,增,高帝之所畏也,增不去,項羽不
亡。嗚呼,增亦人傑也哉!
 
 

刑賞忠厚之至論
 

堯舜禹湯文武成康之際,何其愛民之深,憂民之切,而待天下以君子長者之道也。有
一善,從而賞之,又從而詠歌嗟歎之,所以樂其始而勉其終;有一不善,從而罰之,
又從而哀矜懲創之,所以棄其就而開其新。故其吁愈之聲,歡休慘戚,見於虞夏商周
之書。

成康既沒,穆王立而周道始衰,然猶命其君臣呂侯,而告之以祥刑。其言憂而不傷,
威而不怒,慈愛而能斷,惻然有哀憐無辜之心,故孔子猶有取焉。傳曰:「賞疑從與
,所以廣恩也;罰疑從去,所以慎行也。」

當堯之時,皋陶為士,將殺人。皋陶曰:「殺之。」三;堯曰:「宥之。」三。故天
下畏皋陶執法之堅,而樂堯用刑之寬。四岳曰:「鯀可用。」堯曰:「不可,鯀方命
圮族。」既而曰:「試之。」何堯不聽皋陶之殺人,而從四岳之用鯀也?然則聖人之
意,蓋亦可見矣。書曰:「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甯之不經。」嗚呼!
盡之矣。

可以賞,可以無賞,賞之過乎仁;可以罰,可以無罰,罰之過乎義。過乎仁,不失為
君子;過乎義,則流而入於忍人。故仁可過也,義不可過也。古者賞不以爵祿,刑不
以刀鋸。賞之以爵祿,是賞之道,行於爵祿之所加,而不行於爵祿之所不加也。行以
刀鋸,是刑之威;施於刀鋸之所及,而不施於刀鋸之所不及也。先王知天下之善不勝
賞,而爵祿不足以勸也;知天下之惡不勝刑,而刀鋸不足以裁也;是故疑則舉而歸之
於仁。以君子長者之道待天下,使天下相率而歸於君子長者之道。故曰忠厚之至也。

詩曰;「君子如祉,亂庶遄已;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夫君子之已亂,豈有異術哉
?時其喜怒,而無失乎仁而已矣。春秋之義,立法貴嚴,而責人貴寬,因其褒貶之義
以制賞罰,亦忠厚之至也。
 
 

留侯論
 

古之所謂豪傑之士者,必有過人之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
身而鬥,此不足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
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

夫子房受書於圯上之老人也,其事甚怪;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有隱君子者,出而試
之。觀其所以微見其意者,皆聖賢相與警戒之義;而世不察,以為鬼物,亦已過矣。
且其意不在書。

當韓之亡,秦之方盛也,以刀鋸鼎鑊待天下之士。其平居無罪夷滅者,不可勝數。雖
有賁、育,無所復施。夫持法太急者,其鋒不可犯,而其勢未可乘。子房不忍忿忿之
心,以匹夫之力而逞於一擊之間;當此之時,子房之不死者,其間不能容髮,蓋亦已
危矣。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何哉?其身之可愛,而盜賊之不足以死也。子房以蓋
世之才,不為伊尹、太公之謀,而特出於荊軻、聶政之計,以僥倖於不死,此圯上老
人之所為深惜者也。是故倨傲鮮腆而深折之,彼其能有所忍也,然後可以就大事,故
曰「孺子可教也。」

楚莊王伐鄭,鄭伯肉袒牽羊以逆,莊王曰:「其主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遂捨
之。句踐之困於會稽,而歸臣妾於吳者,三年而不倦。且夫有報人之志,而不能下人
者,是匹夫之剛也。夫老人者,以為子房才有餘,而憂其度量之不足,故深折其少年
剛銳之氣,使之忍不忿而就大謀。何則?非有生平之素,卒然相遇於草野之間,而命
以僕妾之役,油然而不怪者,此固秦皇之所不能驚,而項籍之所不能怒也。

觀夫高祖之所以勝,而項籍之所以敗者,在能忍與不能忍之間而已矣。項籍唯不能忍
,是以百戰百勝,而輕用其鋒;高祖忍之,養其全鋒,以待其弊,此子房教之也。當
淮陰破齊而欲自王,高祖發怒,見於詞色。由此觀之,猶有剛強不能忍之氣,非子房
其誰全之?

太史公疑子房以為魁梧奇偉,而其狀貌乃如婦人女子,不稱其志氣。嗚呼!此其所以
為子房歟!
 
 

賈誼論
 

非才之難,所以自用者實難。惜乎賈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也。夫君子之所取
者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古之賢人,接負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
其萬一者,未必皆其時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愚觀賈生之論,如其所言,雖三代何以遠過。得君如漢文,猶且以不用死;然則是天
下無堯舜,終不可有所為耶?仲尼聖人,歷試於天下;苟非大無道之國,皆欲勉強扶
持,庶幾一日得行其道。將之荊,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
其勤也。孟子去齊,三宿而後出晝,猶曰:「王其庶幾召我。」君子之不忍棄其君,
如此厚也。公孫丑問曰:「夫子何為不豫?」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誰哉?而
吾何為不豫?」君子之愛其身,如此其至也。夫如此而不用,然後之天下果不足與有
為,而可以無憾矣。若賈生者,非漢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漢文也。夫絳侯親握
天子璽,而授之文帝;灌嬰連兵數十萬,以決劉呂之雌雄;又皆高帝之舊將。此其君
臣相得之分,豈特父子骨肉手足哉?

賈生,洛陽之少年,欲使其一朝之間,盡棄其舊而謀其新,亦已難矣。為賈生者上得
其君,下得其大臣,如降灌之屬,優游浸漬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後
舉天下而唯吾之所欲為,不過十年,可以得志。安有立談之間,而遽為人痛哭哉?觀
其過湘,為覆以弔屈原,縈紆鬱悶,趯然有遠舉之志。其後以自傷哭泣,至於夭絕,
是亦不善處窮者也。夫謀之一不見用,則安知終不復用也?不知默默以待其變,而自
殘至此。嗚呼!賈生志大而量小,才有餘而識不足也。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遺俗之累。是故非聰明睿智不惑之主,則不能全其用。古今
稱符堅得王猛於草茅之中,一朝盡斥去其舊臣,而與之謀。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
,其以此哉!

愚深悲生之志,故備論之;亦使人君得如賈生之臣,則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見用,
則憂傷病,沮不能復振。而為賈生者,以僅其所發哉!
 
 

晁錯論
 

天下之患,最不可為者,名為治平無事,而其實有不測之憂。坐觀其變,而不為之所
,則恐至於不可救;起而強為之,則天下狃於治平之安而不吾信。惟仁人君子豪傑之
士,為能出身為天下犯大難,以求成大功;此固非勉強期月之間,而苟以求名之所能
也。

天下治平,無故而發大難之端;吾發之,吾能收之,然後有辭於天下。事至而循循焉
欲去之,使他人任其責,責天下之禍,必集於我。

昔者晁錯盡忠為漢,謀弱山東之諸侯,山東諸侯並起,以誅錯為名;而天子不以察,
以錯為之說。天下悲錯之以忠而受禍,不知有以取之也。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昔禹之治水,鑿龍門,決大
河而放之海。方其功之未成也,蓋亦有潰冒衝突可畏之患;惟能前知其當然,事至不
懼,而徐為之圖,是以得至於成功。

夫以七國之強,而驟削之,其為變,豈足怪哉?錯不於此時捐其身,為天下當大難之
衝,而制吳楚之命,乃為自全之計,欲使天子自將而己居守。且夫發七國之難者,誰
乎?己欲求其名,安所逃其患。以自將之至危,與居守至安;己為難首,擇其至安,
而遣天子以其至危,此忠臣義士所以憤怨而不平者也。

當此之時,雖無袁盎,錯亦未免於禍。何者?己欲居守,而使人主自將。以情而言,
天子固已難之矣,而重違其議。是以袁盎之說,得行於其間。使吳楚反,錯已身任其
危,日夜淬礪,東向而待之,使不至於累其君,則天子將恃之以為無恐,雖有百盎,
可得而間哉?

嗟夫!世之君子,欲求非常之功,則無務為自全之計。使錯自將而討吳楚,未必無功
,惟其欲自固其身,而天子不悅。奸臣得以乘其隙,錯之所以自全者,乃其所以自禍
歟!
 
 

教戰守策
  

       夫當今生民之患,果安在哉?在於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勞。此其患不見於
今, 而將見於他日。今不為之計,其後將有所不可救者。

  昔者先王知兵之不可去也,是故天下雖平,不敢忘戰。秋冬之隙,致民田獵以講
武,教之以進退坐作之方,使其耳目習於鐘鼓旌旗之間而不亂,使其心志安於斬刈殺
伐之際而不懾。是以雖有盜賊之變,而民不至於驚潰。

  及至後世,用迂儒之議,以去兵為王者之盛節,天下既定,則卷甲而藏之。數十
年之後,甲兵頓弊,而人民日以安於佚樂,卒有盜賊之警,則相與恐懼訛言,不戰而
走。開元、天寶之際,天下豈不大治?惟其民安於太平之樂,豢於游戲酒食之間,其
剛心勇氣,銷耗鈍眊,痿蹶而不復振。是以區區之祿山一出而乘之,四方之民,獸奔
鳥竄,乞為囚虜之不暇,天下分裂,而唐室固以微矣。

  蓋嘗試論之:天下之勢,譬如一身。王公貴人所以養其身者,豈不至哉?而其平
居常苦於多疾。至於農夫小民,終歲勤苦,而未嘗告病。此其故何也?夫風雨、霜露
、寒暑之變,此疾之所由生也。農夫小民,盛夏力作,而窮冬暴露,其筋骸之所沖犯
,肌膚之所浸漬,輕霜露而狎風雨,是故寒暑不能為之毒。今王公貴人,處於重屋之
下,出則乘輿,風則襲裘,雨則御蓋。凡所以慮患之具,莫不備至。畏之太甚,而養
之太過,小不如意,則寒暑入之矣。是以善養身者,使之能逸而能勞;步趨動作,使
其四體狃於寒暑之變;然後可以剛健強力,涉險而不傷。夫民亦然。今者治平之日久
,天下之人驕惰脆弱,如婦人孺子,不出於閨門。論戰鬥之事,則縮頸而股慄;聞盜
賊之名,則掩耳而不願聽。而士大夫亦未嘗言兵,以為生事擾民,漸不可長。此不亦
畏之太甚,而養之太過歟?

  且夫天下固有意外之患也。愚者見四方之無事,則以為變故無自而有,此亦不然
矣。今國家所以奉西北之虜者,歲以百萬計。奉之者有限,而求之者無厭,此其勢必
至於戰。戰者,必然之勢也。不先於我,則先於彼;不出於西,則出於北。所不可知
者,有遲速遠近,而要以不能免也。天下苟不免於用兵,而用之不以漸,使民於安樂
無事之中,一旦出身而蹈死地,則其為患必有不測。故曰:天下之民,知安而不知危
,能逸而不能勞,此臣所謂大患也。

       臣欲使士大夫尊尚武勇,講習兵法;庶人之在官者,教以行陣之節;役民之司盜
者, 授以擊刺之術。每歲終則聚於郡府,如古都試之法,有勝負,有賞罰。而行之既
久, 則又以軍法從事。然議者必以為無故而動民,又撓以軍法,則民將不安,而臣以
為此所以安民也。天下果未能去兵,則其一旦將以不教之民而驅之戰。夫無故而動民
,雖有小怨,然熟與夫一旦之危哉?

  今天下屯聚之兵,驕豪而多怨,陵壓百姓而邀其上者,何故?此其心以為天下之
知戰者,惟我而已。如使平民皆習於兵,彼知有所敵,則固以破其奸謀,而折其驕氣
。利害之際,豈不亦甚明歟?

 

上梅直講書
 

軾每讀詩至鴟鴞,讀書至君奭,常竊悲周公之不遇。及觀史,見孔子厄於陳蔡之間,
而絃歌之聲不絕;顏淵仲由之徒,相與問答。夫子曰:「匪兕匪虎,率彼曠野。無道
非耶?無何為於此?」顏淵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雖然,不容何病?
不容然後見君子。」夫子油然而笑曰:「回,使爾多財,吾為爾宰。」夫天下雖不能
容,而其徒自足以相樂如此。乃今之周公之富貴,有不如夫子之貧賤,夫以召公之賢
,以管蔡之親,而不知其心,則周公誰與樂其富貴?而夫子之所與共貧賤者,皆天下
之賢才,則亦足以樂乎此矣。

軾七八歲時,始知讀書。聞今天下有歐陽公者,其為人如古孟軻、韓愈之徒;而又有
梅公者,從之遊,而與之上下其議論。其後益壯,始能讀其文詞,想見其為人,意其
飄然脫去世俗之樂,而自樂其樂也。方學為對偶聲律之文,求升斗之祿,自度無以進
見於諸公之間。來京師逾年,為嘗窺其門。

今年春,天下之士,群至於禮部,執事與歐陽公實親試之。軾不自意,獲在第二。既
而聞之:「執事愛其文,以為有孟軻之風;而歐陽公亦以期能不為世俗之文也,而取
是以在此。」

非左右為之先容,非親屬為之請屬,而嚮之十餘年間,聞其名而不得見者,一朝為知
己。退而思之,人不可以苟富貴,亦不可以徒貧賤。有大賢焉而為其徒,則亦足恃矣
。苟其僥一時之幸,從車其數十人,使閭巷小民,聚觀而贊歎之;亦何以易此樂也。

傳曰:「不怨天,不尤人。」蓋優哉游哉,可以卒歲。執事名滿天下,而位不過五品
,其容色溫然而不怒,其文章寬厚敦朴而無怨言,此必有所樂乎斯道也,軾願與聞焉

 
 

喜雨亭記
 

亭以雨名。志喜也。古者有喜,則以名物,示不忘也。周公得禾以名其書,漢武得鼎
以名其年,叔孫勝敵以名其子。其喜之大小不齊,其示不忘一也。

予至扶風之明年,始治官舍,為亭於堂之北,而鑿池其南,引流種樹,以為休息之所
。是歲之春,雨麥於歧山之陽,其占為有年。既而彌月不雨,民方以為憂;越三月,
乙卯乃雨,甲子又雨,民以為未足;丁卯大雨,三日乃止。官吏相與慶於庭,商賈相
與歌於市,農夫相與忭於野;憂者以喜,病者以愈,而吾亭適成。

於是舉酒於亭上,以屬客而告之,曰:「五日不雨,可乎?」曰:「五日不雨,則無
麥。」「十日不雨,可乎?」曰:「十日不雨,則無禾。」「無麥無禾,歲且薦饑,
獄訟繁興,而盜賊滋熾,則吾與而三子雖欲優游以樂於此亭,其可得耶?今天不遣斯
民,始旱而賜之以雨,使吾與二三子,得相與優游而樂於此亭者,皆雨之賜也,其又
可忘耶?」

既以名亭,又從而歌之,曰:「使天而雨珠,寒者不得以為襦;使天而雨玉,饑者不
得以粟。一雨三日,伊誰之力?民曰太守,太守不有;歸之天子,天子曰不然;歸之
造物,造物不自以為功;歸之太空,太空冥冥;不可得而名,吾以名吾亭。」
 
 

淩虛臺記
 

國於南山下,宜若起居飲食與山接也。四方之山,莫高於終南山;而都邑之麗山者,
莫近於扶風。以至近求最高,其勢必得;而太守之居,未嘗之有山焉。雖非事之所以
損益,而物理有不當然者,此凌虛之所為築也。

方其未築也,太守陳公,杖履逍遙於其下,見山之出於林之上者,纍纍如人之旅行於
牆外而見其髻也,曰:「是必有異。」使工鑿其前為方池,以其土築臺,高出於屋之
簷而止;然後人之至於其上者,怳然不知臺之高,而以為山之踴躍奮迅而出也。

公曰:「是宜名凌虛。」以告其從事蘇軾,而求文以為記。軾復於公曰:「物之廢興
成毀,不可得而知也。昔者荒草野田,霜露之所蒙翳,狐虺之所竄伏;方是時,豈知
有凌虛臺耶?廢興成毀,相尋於無窮,則臺之復為荒草野田,皆不可知也。嘗試與公
登臺而望,其東則秦穆之祈年、橐泉也;其南則為漢武之長楊、五柞,而其北則隋之
仁壽,唐之九成也。計其一時之盛,宏傑詭麗,堅固而不可動者,豈特百倍於臺而已
哉!然而數世之後,欲求其髣彿,而破瓦頹垣,無復存者。既已化為禾黍荊棘,邱墟
隴畝矣,而況於此臺歟!夫臺猶不足是以長久,而況於人事之得喪,忽往而忽來者歟
!而或者欲以夸世而自足,則過矣。蓋世有足恃者,而不在乎臺之存亡也。」既以言
於公,退而為之記。
 
 

超然臺記
 

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餔糟啜醨,皆可以醉;果
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類也,吾安往而不樂?夫所為求福而辭禍者,以福可喜而禍
可悲也。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美惡之辨戰於中,而去取之擇交
乎前。擇可樂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謂求禍而辭福。夫求禍而辭福,豈人之情也
哉?物有以蓋之矣。

彼遊於物之內,而不由於物之外;物非有大小也,自其內而觀之,未有不高且大者也
。彼挾其高大以臨我,則我常眩亂反覆,如隙中之觀鬥,又烏之勝負之所在?是以美
惡橫生,而憂樂出焉,可不大哀乎!

予自錢塘,移守膠西,釋舟楫之安,而服車馬之勞;去雕牆之美,而庇采椽之居;背
湖水之觀,而行桑麻之野。始至之日,歲比不登,盜賊滿野,獄訟充斥;而齋廚索然
,日食杞菊,人固疑予之不樂也。處之期年,而貌加豐,髮之白者,日以反黑。予既
樂其風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也。於是治其園囿,潔其庭宇,伐安邱高密之木
,以修補破敗,為苟完之計。而園之北,因城以為臺者舊矣,稍葺而新之。時相與登
覽,放意肆志焉。

南望馬耳常山,出沒隱見,若近若遠,庶幾有隱君子乎!而其東則廬山,秦人盧敖之
所從遁也。西望穆陵,隱然如城郭,師尚父齊威公之遺烈,猶有存者。北俯濰水,慨
然太息,思淮陰之功,而弔其不終。臺高而安,深而明,夏涼而冬溫,雨雪之朝,風
月之夕,予未嘗不在,客未嘗不從。擷園蔬,取池魚,釀秫酒,瀹脫粟而食之,曰:
「樂哉遊乎!」予弟子由適在濟南,聞而賦之,且名其臺曰超然,以見予之無所往而
不樂者,蓋遊於物之外也。
 
 

放鶴亭記
 

熙寧十年秋,彭城大水,雲龍山人張君之草堂,水及其半扉。明年春,水落,遷於故
居之東,東山之麓。升高而望,得異境焉,作亭於其上。彭城之山,岡嶺四合,隱然
如大環,獨缺其西一面,而山人之亭是當其缺。春夏之交,草木際天;秋冬雪月,千
里一色;風雨晦明之間,俯仰百變。

山人有二鶴,甚馴而善飛,旦則望西山之缺而放焉。縱其所如,或立於陂田,或翔於
雲表,暮則傃東山而歸,故名之曰放鶴亭。

郡守蘇軾時從賓佐僚吏,往見山人,飲酒於斯亭而樂之。挹山人而告知曰:「子知隱
居之樂乎?雖南面之君,未可與易也。易曰:『鳴鶴在陰,其子和之。』詩曰:『鶴
鳴于九皋,聲聞于天。』蓋其為物,清遠閒放,超然於塵埃之外,故易詩人以比賢人
君子。隱德之士,狎而玩之,宜若有益而無損者;然衛懿公好鶴則亡其國。周公作酒
誥,衛武公作抑戒,以為荒惑敗亂無若酒者;而劉伶阮籍之徒,以此全其真而名後世
。嗟夫!南面之君,雖清遠閒放如鶴者,猶不得好,好則亡其國。而山林遯世之士,
雖荒惑敗亂如酒者,猶不能為害,而況於鶴乎!由此觀之,其為樂未可以同日而語也
。」山人欣然而笑曰:「有是哉!」乃作放鶴招鶴之歌曰:

鶴飛去兮,西山之缺。高翔而下覽兮,則所適。翻然斂翼,宛將集兮,乎何所見,矯
然而復擊。獨終日於澗谷之間兮,啄蒼苔而履白石。

鶴歸來兮,東山之陰。其下有人兮,黃冠草履,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其餘以飽
汝。歸來歸來兮,西山不可以久留!
 
 

石鐘山記
 

《水經》云︰「彭蠡之口,有石鐘山焉。」酈元以為下臨深潭,微風鼓浪,水石相搏
,聲如洪鐘。是說也,人常疑之。今以鐘磬置水中,雖大風浪不能鳴也,而況石乎!
至唐李渤始訪其遺蹤,得雙石於潭上,扣而聆之,南聲函胡,北音清越,枹止響騰,
餘韻徐歇。自以為得之矣。然是說也,余尤疑之。石之鏗然有聲音,所在皆是也,而
此獨以鐘名,何哉?

元豐七年六月丁丑,余自齊安舟行,適臨汝,而長子邁將赴饒之德興尉,送之至湖口
,因得觀所謂石鐘者。寺僧使小童持斧,於亂石間,擇其一二扣之,硿硿焉。余固笑
而不信也。至其夜,月明,獨與邁乘小舟,至絕壁下,大石側立千尺,如猛獸奇鬼,
森然欲搏人;而山上棲鶻,聞人聲亦驚起,磔磔雲霄間;又有若老人咳且笑於山谷中
者,或曰︰「此鸛鶴也。」余方心動欲還,而大聲發於水上,噌吰如鐘鼓不絕,舟人
大恐。徐而察之,則山下皆石穴罅,不知其淺深,微波入焉,涵澹澎湃而為此也。

舟迴至兩山間,將入港口,有大石當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竅,與風水相吞吐,
有窾坎鏜鞳之聲,與向噌吰者相應,如樂作焉。因笑謂邁曰︰「汝識之乎?噌吰者,
周景王之無射也;窾坎鏜鞳者,魏莊子之歌鐘也;古之人不余欺也。」

事不目見聞,而臆斷其有無,可乎?酈元之所見聞,殆與余同,而言之不詳。士大夫
終不肯以小舟夜泊絕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漁工水師,雖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
リ]。而陋者乃以斧斤考擊而求之,自以為得其實,余是以記之,蓋歎酈元之簡,而笑
李渤之陋也。
 
 

潮州韓文公廟碑
 

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是皆有以參天地之化,關盛衰之運。其生也有自
來,其逝也有所為。故申、呂自嶽降,傅說為列星,古今所傳,不可誣也。孟子曰:
「我善養吾浩然之氣。」是氣也,寓於尋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間。卒然遇之,則王
公、失其貴,晉、楚失其富,良、平失其智,賁、育失其勇,儀、秦失其辯。是孰使
之然哉?其必有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隨死而亡者矣!故在天為
星辰,在地為河岳,幽則為鬼神,而明則復為人。此理之常,無足怪者。

自東漢以來,道喪文弊,異端並起。歷唐貞觀、開元之盛,輔以房、杜、姚、宋而不
能救。獨韓文公起布衣,談笑而麾之,天下靡然從公,復歸於正,蓋三百年於此矣。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此豈非參天地,關
盛衰,浩然而獨存者乎﹖

蓋嘗論天人之辨,以謂人無所不至,惟天不容偽。智可以欺王公,不可以欺豚魚;力
可以得天下,不可以得匹夫匹婦之心。故公之精誠,能開衡山之雲,而不能回憲宗之
惑;能馴鱷魚之暴,而不能弭皇甫鎛、李逢吉之謗;能信於南海之民,廟食百世,而
不能使其身一日安於朝廷之上。蓋公之所能者,天也;其所不能者,人也。

始潮人未知學,公命進士趙德為之師。自是潮之士,皆篤於文行,延及齊民,至於今
,號稱易治。信乎孔子之言:『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

潮人之事公也,飲食必祭,水旱疾疫,凡有求必禱焉。而廟在刺史公堂之後,民以出
入為艱。前守欲請諸朝,作新廟,不果。元祐五年,朝散郎王君滌,來守是邦,凡所
以養士治民者,一以公為師。民既悅服,則出令曰:「願新公廟者,聽。」民讙趨之
,卜地於州城之南七里,期年而廟成。

或曰:「公去國萬里,而謫於潮,不能一歲而歸,沒而有知,其不眷戀於潮也審矣。
」軾曰:「不然。公之神在天下者,如水之在地中,無所往而不在也。而潮人獨信
妓`,思之至,焄蒿悽愴,若或見之。譬如鑿井得泉,而曰水專在是,豈理也哉?」

元豐元年,詔封公昌黎伯,故牓曰:「昌黎伯韓文公之廟。」潮人請書其事於石;因
為作詩以遺之,使歌以祀公。其詞曰:

「公昔騎龍白雲鄉,手抉雲漢分天章。天孫為織雲錦裳,飄然乘風來帝旁。下與濁世
掃秕糠,西遊咸池略扶桑。草木衣被昭回光,追逐李、杜參翱翔;汗流籍、湜走且僵
,滅沒倒景不可望。作書詆佛譏君王,要觀南海窺衡、湘,歷舜九嶷弔英、皇,祝融
先驅海若藏,約束蛟鱷如驅羊。鈞天無人帝悲傷,謳吟下招遣巫陽。犦牲雞卜羞我觴
,於餐荔丹與蕉黃。公不少留我涕滂,翩然被髮下大荒。」
 
 

前赤壁賦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
,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
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
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於懷,
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蕭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餘音裊裊,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
郎者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
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糜鹿,
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寄蜉蝣與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
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
。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於我皆無盡也
。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
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盡,用之不竭。是造物
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肴核既盡,杯盤狼藉。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後赤壁賦
 

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於臨皋。二客從予,過黃泥之阪。霜露既降,木葉盡
脫,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已而嘆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
,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如松江之
鱸。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
。」於是攜酒與魚,復遊於赤壁之下。

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予
乃攝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虯龍,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蓋
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湧。予亦悄然而悲,肅然而
恐,凜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

時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衣,戛然長鳴,掠予
舟而西也。

須臾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蹁躚,過臨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遊
樂乎?」問其姓名,俛而不答。「嗚呼!噫嘻!我知之矣。疇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
,非子也耶?」道士顧笑,予亦驚寤。開戶視之,不見其處。
 
 

乞校正陸贄奏議進御劄子
 

臣等猥以空疏。備員講讀;聖明天縱,學問日新。臣等才有限而道無窮,心欲言而口
不逮,以此自愧,莫知所為。竊謂人臣之納忠,譬如醫者之用藥,藥雖進於醫手,方
多傳於古人。若已經效於世間,不必皆從於己出。

伏見唐宰相陸贄,才本王佐,學為帝師,論深切於事情。言不離於道德,智如子房而
文則過,辨如賈誼而術不疏。上以格君心之非,下以通天下之志;但其不幸,仕不遇
時。德宗以苛刻為能,而贄諫之以忠厚;德宗以猜忌為術,而贄勸之以推誠;德宗好
用兵,而贄以消兵為先;德宗好聚財,而贄以散財為急。至於用人聽言之法,治邊御
將之方,罪己以收人心,改過以應天道;去小人以除民患,惜名器以待有功;如此之
流,未易悉數。可謂進苦口之藥石,鍼害身之膏肓。使德宗盡用其言,則貞觀可得而
復。

臣等每退自西閤,即私相告:以陛下聖明,必喜贄議論,但使聖賢之相契,即如臣主
之同時。昔馮唐論頗牧之賢,則漢文為之太息:魏相條晁董之對,則孝宣以致中興。
若陛下能自得師,則莫若近取諸贄。夫六經三史,諸子百家,非無可觀,皆足為治。
但聖言幽遠,末學支離,譬如山海之崇深,難以一二而推擇。如贄之論,開卷了然,
聚古今之精英,實治亂世之龜鑑。臣等欲取其奏議,稍加校正,繕寫進呈。願陛下置
之坐隅,如見贄面;反覆熟讀,如與贄言。必能發聖性之高明,成治公於歲月。臣等
不勝區區之意,取進止。
 
 

三槐堂銘
 

天可必乎?賢者不必壽;天不可必乎?仁者必有後;二者將安取衷哉?吾聞之申包胥
曰:「人定者勝天,天定亦能勝人。」世之論天者,皆不待其定而求之,故以天為茫
茫。善者以怠,惡者以肆;盜跖之壽,孔顏之厄,此皆天之未定者也。松柏生於山林
,其始也,困於蓬蒿,厄於牛羊;而其終也,貫四時,閱千歲而不改者,其天定也。
善惡之報,至於子孫,則其定也久矣。吾以所見所聞考之,而其可必也審矣。

國之將興,必有世德之臣,厚施而不食其報;然後其子孫能與守文太平之主,共天下
之福。故兵部侍郎晉國王公,顯於漢、周之際,歷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
以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於時。蓋嘗手植三槐於庭,曰:「吾子孫必有為三公者
。」已而其子魏國文正公,相真宗皇帝於景德、祥符之間,朝廷清明,天下無事之時
,享其福祿榮名者,十有八年。

今夫寓物於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而晉公修德於身,擇報於天,取必於數十年
之後,如持左契,交手相付,吾是以之天之果可必也。吾不及見魏公,而見其子懿敏
公,以直諫事仁宗皇帝,出入侍從,將帥三十餘年。位不滿其德,天將復興王氏也歟
,何其子孫之多賢也。世有以晉公比李栖筠者,其雄才直氣,真不相上下;而栖筠之
子吉甫,其孫德裕,功名富貴,略與王氏等;而忠恕仁厚,不及魏公父子。由此觀之
,王氏之福,蓋未艾也。

懿敏公之子鞏,與吾遊,好德而文,以世其家,吾是以錄之。銘曰:

嗚呼休哉!魏公之業,與槐俱萌。封植之勤,必世乃成。既相真宗、四方砥平;歸視
其家,槐陰滿庭。吾儕小人,朝不及夕,相時射利,皇卹厥德。庶幾僥倖,不種而獲
。不有君子,其何能國?王城之東,晉公所廬,鬱鬱三槐,惟得之符。嗚呼休哉!
 
 

方山子傳
 

方山子,光黃間隱人也。少時,慕朱家郭解為人,閭里之俠皆宗之。稍壯,折節讀書
欲以此馳騁當世,然終不遇。晚乃遯於光黃間,曰岐亭。庵居蔬食,不與世相聞,棄
車馬,毀冠服,徒步往來,山中人莫識也。見其所著帽,方聳而高,曰:「此豈古方
山冠之遺像乎?」因謂之方山子。

余謫居於黃,過岐亭,適見焉,曰:「嗚呼,此吾故人陳慥季常也,何為而在此?」
方山子亦矍然,問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環堵
蕭然,而妻子奴婢,皆有字得之意;余既聳然異之。

獨念方山子少時,使酒好劍,用財如糞土。前十九年,余在岐山,見方山子從兩騎,
挾二矢,遊西山。鵲起於前,使騎逐而射之,不獲;方山子怒馬獨出,一發得之。因
與余馬上論用兵,及古今成敗,自謂一時豪士。今幾日耳,精悍之色,猶見於眉間,
而豈山中之人哉?

然方山子世有勳閥,當得官,使從事於其間,今已顯聞。而其家在洛陽,園宅壯麗,
與公侯等;河北有田,歲得帛千匹,亦足以富樂。皆棄不取,獨來窮山中,此豈無得
而然哉?余聞光黃間多異人,往往佯狂垢污,不可得而見,方山子儻見之歟?
 
 

記承天寺夜遊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念無與為樂者,遂至承天
寺,尋張懷民,懷民未寢,相與步中庭。

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

何夜無月,何處無松柏,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耳。
 
 

表忠觀碑
 
 

熙寧十年十月戊子,資政殿大學士右諫議大夫知杭州軍州事臣抃言:故吳越國王錢氏
墳廟,及其父祖妃夫人子孫之墳,在錢塘者二十有六,在臨安者十有一,皆蕪廢不治
。父老過之,有流涕者。謹按故武肅王鏐,始以鄉兵,破走黃巢,名聞江淮,復以八
都兵討劉漢宏,并越州以奉董昌,而自居於杭。及昌以越叛,則誅昌而并越,盡有浙
東西之地。傳其子文穆王元瓘,至其孫忠顯王仁佐,遂破李景兵,取福州,而仁佐之
弟忠懿王俶又大出兵攻景,以迎周世宗之師,其後卒以國入覲。三世四王,與五代相
終始。

天下大亂,豪傑蜂起。方是時,以數州之地,盜名字者,不可勝數。既覆其族,延
及于無辜之民,罔有孓遺。而吳越地方千里,帶甲十萬,鑄山煮海,象犀珠玉之富,
甲於天下。然終不失臣節,貢獻相望於道。是以其民至於老死不識兵革,四時嬉遊歌
鼓之聲相聞,至於今不廢,其有德於斯民甚厚。

皇宋受命,四方僭亂,以次削平。而蜀、江南負其險遠,兵至城下,力屈勢窮,然後
束手。而河東劉氏,百戰守死,以抗王師,積骸為城,釃血為池,竭天下之力,僅乃
克之。獨吳越不待告命,封府庫,籍郡縣,請吏於朝,視去其國如去傳舍,其有功於
朝廷甚大。

昔竇融以河西歸漢,光武詔右扶風修理其父祖墳塋,祠以太牢。今錢氏功德,殆過於
融,而未及百年,墳廟不治,行道傷嗟,甚非所以勸獎忠臣,慰答民心之義也。

臣願以龍山廢佛祠曰妙因院者為觀,使錢氏之孫為道士曰自然者居之,凡墳廟之在錢
塘者,以付自然。其在臨安者,以付其縣之淨土寺僧曰道微,歲各度其徒一人,使世
掌之,籍其地之所入,以時修其祠宇,封殖其草木。其不治者,縣令丞察之,甚者易
其人。庶幾永終不墜,以稱朝廷待錢氏之意。臣抃昧死以聞。

制曰:可。其妙因院改賜名曰表忠觀。銘曰:

天目之山,苕水出焉。龍飛鳳舞,萃于臨安。篤生異人,絕類離群。奮挺大呼,從者
如雲。仰天誓江,月星晦蒙。強弩射潮,江海為東。殺宏誅昌,奄有吳越。金券玉冊
,虎符龍節。大城其居,包落山川。左江右湖,控引島蠻。歲時歸休,以燕父老。曄
如神人,玉帶毬馬。四十一年,寅畏小心。厥篚相望,大貝南金。

五胡昏亂,罔堪託國,三王相承,以待有德。既獲所歸,弗謀弗咨。先王之志,我維
行之。天祚忠孝,世有爵邑。允文允武,子孫千億。

帝謂守臣,治其祠墳。毋俾樵牧,愧其後昆。龍山之陽,巋焉新宮。匪私于錢,唯以
勸忠。非忠無君,非孝無親。凡百有位,視此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