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法發展史》

五)民間書家大顯身手的南北朝書法

    晉至八王之亂,王室內訌以后,勢力逐漸衰微。在北方,隨著西晉的滅
亡。形成了“五胡十六國”的混亂時期。后拓跋氏結束十六國,建立北魏,
促成了一百四十九年的相對統一。這是北朝。晉室東遷至滅亡,從公元三一
七年至公元四二零年,是南朝。
    此時書法,也繼承東晉的風氣,上至帝王,下至士庶都非常喜好。南北
朝書法家燦若群星,無名書家為其主流。他們繼承了前代書法的優良傳統,
創造了無愧于前人的優秀作品,也為形成唐代書法百花競妍群星爭輝的鼎盛
局面創造了必要的條件。
    南北朝書法以魏碑最勝。魏碑,是北魏以及與北魏書風相近的南北朝碑
志石刻書法的泛稱,是漢代隸書向唐代楷書發展的過渡時期書法。康有為說:
“凡魏碑,隨取一家,皆足成體。盡合諸家,則為具美”。唐初几位楷書大
家如虞世南,歐陽詢,褚遂良等,都是直接繼承智永筆法取法六朝的。


    ★主要書法家及作品:
    1、智永(南朝-隋唐) 
    是王羲之的七代孫子,王羲之第五子王徽之的后代。他是嚴守家法的大
書法家。他習字很刻苦。馮武《書法正傳》說他住在吳興永欣寺,几十年不
下樓,臨了八百多本《千字文》,給江東諸寺,各送一本。他用廢的筆,埋
起來象塚一樣。后人講“退筆成塚”的典故就是從這兒來的。明董其昌《畫
禪室隨筆》說他學鐘繇《宣示表》,“每用筆必曲折其筆,宛轉回向,沉著
收束,所謂當其下筆欲透紙背者”。他所寫的《千字文》清何紹基說:“筆
筆從空中來,從空中住,雖屋漏痕,猶不足以喻之”。我們細讀他的墨跡《
千字文》,看得出他用筆上藏頭護尾,一波三折,含蓄而有韻律的意趣。董、
何之說可謂精確、具體、恰當。
    其主要作品有:
    1)《千字文》此為智永《真草千字文》,線條飽滿,筆意飛動,運筆,
結體的技巧都十分精熟,前人評其書謂“智永得右軍之肉”,于此可得印証。
其《楷書千字文》用筆遒勁,結構端庄,筆畫的起止提按痕跡十分清晰,富
有虛實變化,與晉唐寫經非常接近,便于初學。


    ★魏碑代表作
    1)爨寶子碑:
    南朝沿襲晉制,禁止立碑,故碑刻極少,而云南“二爨”(《爨寶子碑》,
《爨龍顏碑》)可謂燦若星辰,光耀夜空。《爨寶子碑》是云南邊陲少數民族
的首領受漢文化的熏陶,仿效漢制而樹碑立傳的。此碑刻于東晉大亨四年(405)。
    書體是帶有明顯隸意的楷書體。碑中一部分橫畫仍保留了隸書的波挑,但
結體卻方整而近于楷書。用筆以方筆為主,端重古朴,拙中有巧。看似呆笨,
卻飛動之勢常現。
    康有為在《廣藝舟雙楫》中評此碑為“端朴若古佛之容”是很恰當的。
    2)爨龍顏碑:
    《爨龍顏碑》立于南朝宋大明二年(四五八),比《爨寶子碑》晚五十三年。
可以說這兩塊碑是同時代的作品。它的結體以方整為主,但轉折處已使用圓轉
筆法,而不象《爨寶子碑》那樣如矩形的折角,更具有楷書的特征。我們可以
從《爨龍顏碑》筆畫的圓潤剛強,窺見其運筆實源于篆法,起筆雖有方圓之分,
但筆划均極為厚重。《爨龍顏碑》在手法上俯仰揖讓,疏密相間,在結構上姿
態奇逸,舒斂自如。康有為評說:“下畫如昆刀刻玉,但見渾美﹔布勢如精工
畫人,各有意度,當為隸楷極則。”
    3)鄭文公碑 
    即《魏兗州刺史鄭羲碑》,北魏摩崖刻石,宣武帝永平所年(公元511 年)
刻。書寫者是鄭羲的兒子鄭道昭。書法多用圓筆,變化巧妙﹔結體寬博,氣魄
雄偉。清代包世臣說:“北碑體多旁出,鄭文公字獨真正,而篆勢分韻草情畢
具其中。布白本乙瑛,措畫本石鼓,與草同源,故自署曰草篆 。不言分者,體
近易見也。”是“真文苑奇珍也”。
    4)始平公造像記:
    《龍門二十品》是龍門石窟中的二十尊造像的題記拓本,北魏書風的代表
作。康有為稱龍門石刻“皆雄峻偉茂,極意發宕,方筆之極規也”。而《始平
公造像》又是龍門石刻中的代表作。立于太和二十二年(498)。 此碑與其它諸
碑不同之處是全碑用陽刻法。筆畫折處重頓方勒,鋒芒畢露,顯得雄峻非凡。
    5)張猛龍碑:
    此碑立于北魏明孝帝正光三年(五二二),全稱《魏魯郡太守張府君清頌之
碑》,現在山東曲阜孔廟中。是魏碑后期佳作之一。《張猛龍碑》運筆剛健挺
勁、斬釘截鐵,可看作是《始平公》的風格的延續和發展。如橫、直划的方筆
起筆,折處的方棱及三角形的點等,都保留了《始平公》的舊貌﹔但也并非筆
筆都方,而是變化多端,有方有圓,比《始平公》更精美細膩。此外,較之早
期魏碑,我們不難看出魏碑由粗到細的演變過程。
    6)石門銘:
    北魏摩崖碑,王遠書。在陝西褒城縣。此銘書法飛動疏宕,出自《石門頌
》,《西狹頌》等碑。有拓本及石印本。近人康有為以臨此銘而擅書名。他曾
有“《石門銘》為飛逸渾穆之宗,《鄭文公》,《瘞鶴銘》輔之”的說法。
    7)瘞鶴銘:
    南北朝摩崖刻石。刻石的時代和書寫者的姓名,向來沒有定說。《瘞鶴銘
》的原刻,在江蘇鎮江焦山崖石上,曾崩落在長江中。清代康熙中,移置在山
上的定慧寺。銘文筆勢開擴,點畫飛動,前人評價很高。北宋黃庭堅愛臨此銘,
他的詩有“大字無過瘞鶴銘”之句。
    8)張黑女墓志銘 
    又名《張玄墓志》。原石不復存在,清道光年間何紹基于山東發現此碑裱
本而聞世。因海內孤本,故極為珍貴。現藏上海博物館。《張黑女墓志銘》書
于北魏晉泰元年(五三一),是北魏晚期精美之作。此碑運筆中側互用,逆筆中
鋒,藏露皆備,有剛柔相濟的圓潤之趣。其結體呈橫勢而寬綽,含有一定隸意。
清何紹基評云:“化篆分入楷,遂爾無神不妙,無妙不臻,然遒厚精古,未有
可比肩《黑女》者”。
     9)泰山金剛經:
    即《經石峪》,在山東泰安。南北朝時刻于泰山一小瀑布下的大塊平整山
石上,藏于水下約千年,后經發現,使泉水改道,才暴露出來。何人所作,至
今尚無定論。字徑由一尺二,三到一尺七,八寸,現存一千零六十七個字,前
人評為“大字鼻祖,榜書之宗”。康有為評為“榜書第一”。字形在楷法中兼
含隸意,故有人稱為“隸楷書”。
----
新語絲電子文庫(www.xy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