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法發展史》

六)書學鼎盛的唐代 

    唐朝的建立結束了西晉以來近三百年的動亂局面,國初二十年形成了文治
武功的“貞觀之治”,此后從武則天到唐玄宗開元時期更是呈現出超越兩漢的
空前興盛氣象。
    唐代文化博大精深、輝煌燦爛,達到了中國封建文化的最高峰,可謂“書
至初唐而極盛。”唐代墨跡流傳至今者也比前代為多,大量碑版留下了寶貴的
書法作品。整個唐代書法,對前代既有繼承又有革新。初唐書家有虞世南、歐
陽詢、褚遂良、薛稷、陸柬之等,此后有創造性的還有李邕、張旭、顏真卿、
柳公權、釋懷素、鐘紹京、孫過庭。唐太宗李世民和詩人李白也是值得一提的
大書家。楷書、行書、草書發展到唐代都跨入了一個新的境地,時代特點十分
突出,對后代的影響遠遠超過了以前任何一個時代。

    ★著名碑刻:龍藏寺碑
    亦稱《正定府龍興寺碑》,立于隋開皇六年(公元586), 碑在河北正定龍
興寺。楷書,碑陽30行,行50字,碑陰題名五列,左側題名三列。
    《龍藏寺碑》書法寬博和諧,其用筆細勁輕松,具有流動感和輕重變化,
結體以方正為主,略呈扁形,左右開張,點畫精麗而有法可循,給人以清爽勻
稱的感覺。此碑為隋代刻碑中的精品,對唐代書法,特別是唐初諸大家的影響
甚大。

    ★唐代著名書法家
1. 歐陽詢(公元557-641) 
     歐陽詢,字信本,潭州臨湘(今湖南長沙)人。世稱歐陽率更。 
     虞世南說他“不擇紙筆,皆能如意”。而且他還能寫一手好隸書。 貞觀
五年《徐州都督房彥謙碑》就是其隸書作品。他的書法,以隸書為最。究其用
筆,圓兼備而勁險峭拔,“若草里驚蛇,云間電發。又如金剛怒目,力士揮拳
。”其中豎彎鉤等筆畫仍是隸筆。他所寫《化度寺邑禪師舍利塔銘》,《虞恭
公溫彥博碑》,《皇甫誕碑》被稱為“唐人楷書第一”。他的楷書無論用筆,
結體都有十分嚴肅的程式,最便于初學。后人所傳“歐陽結體三十六法”,就
是從他的楷書歸納出來的結字規律。他的行楷書《張翰思鱸貼》體勢縱長,筆
力勁健。墨跡傳世,尤為寶貴。歐陽詢的兒子歐陽通,書法一本家傳。父子均
名聲著于書壇,被稱為“大小歐陽”。小歐陽《道因法師碑》,隸意更濃,然
而鋒□過露,含蓄處不及其父.。
    其主要作品有:
    1)化度寺碑:
    全稱《化度寺故僧邕禪師舍利塔銘》。唐李百藥撰文,歐陽詢書。碑立于
    唐貞觀五年(公元631年),楷書35行,行書33字。原石久佚。 此碑書法筆
    力強健,結構緊密。早《九成宮》一年而書,故風格極相似,但謹嚴有余
    舒展不足。元趙孟俯評論云:“唐貞觀間能書者,歐陽率更為最善,而《
    邕禪師塔銘》又其最善者也。”清代金石家翁方綱對此碑書法評價極高,
    認為此碑勝于《九成宮醴泉銘》。贊譽雖嫌過頭,但可以說明此碑的書法
    確有其獨到的地方。
    2)九成宮醴泉銘:
    《九成宮醴泉銘碑》由魏征撰文,歐陽詢書。記載唐太宗在九成宮避暑時
    發現泉水之事。此碑立于唐貞觀六年(公元632年)。楷書24行,行49 字。
    此碑用筆方整,且能于方整中見險絕,字畫的安排緊湊,勻稱,間架開闊
    穩健。明陳繼儒曾評論說:“此帖如深山至人,瘦硬清寒,而神氣充腴,
    能令王者屈膝,非他刻可方駕也。”明趙涵《石墨鐫華》稱此碑為“正書
    第一”。
    3)虞恭公碑 :
    全稱《唐故特進尚書右仆射上柱國虞恭公溫公碑》,亦稱《溫彥博碑》。
    岑文本撰文,歐陽詢書,唐貞觀十一年(公元637)十月立。楷書36 行,行
    77字,碑額陽文篆書“唐故特進尚書右仆射虞恭公溫公碑”十六字。明趙
    涵《石墨鐫華》評云:“此碑字比《皇甫》,《九成》善小,而書法嚴整,
    不在二碑之下。”并嘆:“時信本已八十余,而楷法精妙如此。”誠然,
    歐陽詢所書《虞恭公碑》已達到了藝朮的化境,細觀次碑書法已脫離了“
    歐體”在《九成宮》,《化度寺》中所具有的凝厚嚴謹的特征,而更趨于
    自然流暢。此時歐陽詢作楷書已能隨心所欲,運筆自如。
    4)張翰思鱸帖:
    亦稱《季鷹帖》,歐陽詢書。行楷書,無款。紙本,縱25.2厘米,橫33厘
    米。后紙有瘦金體書跋:“唐太子率更令歐陽詢書張翰帖。筆法險勁,猛
    銳長驅,智永亦復避鋒。雞林嘗遣使求詢書,高宗聞而嘆曰:' 詢之書遠
    播四夷。晚年筆力益剛勁,有執法廷爭之風,孤峰崛起,四面削成,非虛
    譽也。'” 此帖的風格與歐陽詢的楷書風格基本上是一致的,同是以險取
    勝。字的重心壓在左側,而以千鈞之勢出一奇筆壓向右側,使每個字的結
    體形成一種逆反之勢,然后再向右用力使之化險為夷,真可謂“險中求穩,
    別有樂趣”。清乾隆帝評論道:“妙于取勢,綽有余妍。”是很有眼力的。
    此帖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5)皇甫誕碑:
    全稱《隋柱國左光祿大夫宏議明公皇甫府君之碑》,亦稱《皇甫君碑》。
    唐于志寧撰文,歐陽詢書。此碑現在陝西西安,無書寫年月。楷書28行,
    行59字。碑額篆書“隋柱國宏議明公皇甫府君碑”十二字。《墨林快事》
    謂此碑立于隋朝,當為歐陽詢早年所書。此碑在明代已斷為兩截。
    《皇甫誕碑》用筆緊密內斂,剛勁不撓。點畫重在提筆刻入,此為唐初未
    脫魏碑及隋碑的瘦勁書風所特有的筆法特點。楊士奇云:“詢書骨氣勁峭,
    法度嚴整,論者謂虞(世南)得晉之飄遺,歐(陽詢)得晉之嚴整。觀《皇甫
    誕碑》其振發動蕩,豈非逸哉?非所謂不逾矩者乎?”翁方綱說:是碑由
    隸成楷,因險絕而恰得方正,乃率更行筆最見神采,未遽藏鋒,是學唐楷
    第一必由之路也。”
    此碑用筆研潤,雖為歐陽詢早年作品,但已具備了“歐體”嚴整、險絕的
    基本特點。明王世貞云:“率更書皇甫府君碑,比之諸貼尤為險勁。是伊
    家蘭台(歐陽通)發源。”楊賓在《大瓢偶筆》中說:“信本碑版方嚴莫過
    于《邕禪師》,秀勁莫過于《醴泉銘》,險峭莫過于《皇甫誕碑》,而險
    絕尤為難,此《皇甫碑》所以貴也。” 
    6)夢奠帖 
    歐陽洵以楷書名,其實他的行書也很出色,其中以《夢奠帖》為最佳。
    《夢奠帖》全稱《仲尼夢奠帖》,七十八字,無款,但流傳有序。郭天錫
    在跋中曰:“此本勁險刻歷,森森然如武庫之戈戟,向背轉折深得二王風
    氣,世之歐行第一書也。”


2、虞世南(公元558-638) 
    字伯施,越州余姚(今屬浙江)人。官至秘書監,封永興縣字,故世稱“虞
永興”,享年八十一歲,賜禮部尚書。
    虞世南幼年學書于王羲之七世孫,著名書法家僧智永,受其親傳,妙得“
二王”及智永筆法。虞世南為人沉靜寡欲,志性剛烈,議論正直,深得唐太宗
器重。他的書法,筆勢圓融遒勁,外柔而內剛。論者以為如裙帶飄揚,而束身
矩步,有不可犯之色。
    虞世南傳世的書跡有: 
    1)孔子廟堂碑 
    為虞世南撰文并書寫。原碑立于唐貞觀初年。楷書35行,每行64字。
    碑額篆書陰文“孔子廟堂之碑”六字。碑文記載唐高祖五年,封孔子二十
    三世后裔孔德倫為褒聖侯,及修繕孔廟之事。為虞世南六十九歲時所書。
    此碑書法用筆俊朗圓潤,字形稍呈狹長而尤顯秀麗。橫平豎直,筆勢舒展,
    一片平和潤雅之象。
    2)汝南公主墓志:
    此帖無款,傳為虞世南書,亦有人認為是舊摹本。紙本,行書18行,共222
    字。此帖書法溫潤圓秀,用筆近似宋代米芾,故有米臨之說。明王世貞評此
    書:“瀟散虛和,姿態風流,有筆外意。”明李東陽也說此帖:“筆勢圓活,
    戈法獨存。”所謂戈法,就是虞世南研究“二王”書法所悟到的一種獨特筆
    法。相傳唐太宗臨右軍書法,寫到“戩”字時,虛其“戈”令世南補之,然
    后拿給魏征看。魏征說,聖上之書惟“戈法”逼真。可見虞世南書法造詣之
    深了。
    《汝南公主墓志》前几行確實與虞世南的楷書風格相一致,具備了含蓄深沉,
    外柔內剛,凜然不可犯的風度。可惜后半部則流于荒率,疑為偽作,不無道
    理。此帖現藏上海博物館。
 

3、褚遂良(公元596-658或659) 
    字登善,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官至右仆射河南公,世稱褚河南。 
    他的書法學王羲之、虞世南。《唐人書評》說他的字是:“字里金生,行間
玉潤,法則溫雅,美麗多方。”他所寫的《雁塔聖教序》,最有自家之法。在此
碑中,他把虞、歐法融為一體,皆凹□*,波勢自然。從氣韻上看直追王逸少,但
用筆,結字,圓潤瘦勁之處卻是褚法。
    其主要代表有:
    1)倪寬贊:《倪寬贊》墨跡,傳為褚遂良書(亦有人認為是歐陽詢書),真偽
    尚無定論。然此書頗得褚書三昧。楷書50行,共340 字。宋趙孟堅評論此帖
    說:“容夷婉暢是河南晚年書。”明楊士奇評云:“評者認為字里金生,行
    間玉潤,法則溫雅,美麗多方。”而詹景鳳則謂:“燥而不潤,覓貶天趣。”
    此帖原跡現在台灣。
    2)雁塔聖教序:亦稱《慈恩寺聖教序》。凡二石,均在陝西西安慈恩寺大雁
    塔下。前石為序,全稱《大唐三藏聖教序》,唐太宗李世民撰文,褚遂良書□  □1 行,行42字。后石為記,全稱《大唐皇帝述三藏聖教記》,唐高宗李治撰
    文,褚遂良書,20行,行40字,文右行。
    在運筆上則采用方圓兼施,逆起逆止﹔橫畫豎入,豎畫橫起,首尾之間皆有
    起伏頓挫,提按使轉以及回鋒出鋒也都有了一定的規矩。唐張懷瑾評此書云:
    “美女嬋娟似不輕于羅綺,鉛華綽約甚有余態。”秦文錦亦評曰:“褚登善
    書,貌如羅琦嬋娟,神態銅柯鐵干。此碑尤婉媚遒逸,波拂如游絲。能將轉
    折微妙處一一傳出,摩勒之精,為有唐各碑之冠。”
    3)陰符經:大字墨跡,傳為褚遂良書。紙本,楷書96行,共461字。傳為褚
    遂良所書的《陰符經》尚有小楷和行書兩種刻本流傳于世,字跡皆很小,難
    窺廬山面目。此帖大盈寸,末題:“起居郎臣褚遂良奉敕書”。很有可能是
    唐代學褚書的偽作。即便如此,大字《陰符經》也不失為書法精品。此帖不
    但具備了褚體楷書的特點,還與“唐人寫經”極其相似行筆起落多參以寫經
    筆法,寫得自然古朴。元楊無咎云:“草書之法千變萬化,妙理無窮。今于
    褚中令楷書見之,或評之云,筆力雄瞻,氣勢古淡,皆言中其一。”石皆為
    楷書,萬文韶刻。現所選為前石拓本。《雁塔聖教序》是最能代表褚遂良楷
    書風格的作品,字體清麗剛勁,筆法嫻熟老成。褚遂良在書寫此碑時已進入
    了老年,至此他已為新型的唐楷創出了一整套規范。在字的結體上改變了歐,
    虞的長形字,創造了看似纖瘦,實則勁秀飽滿的字體.

4、薛稷(公元649-713) 
   字嗣通,蒲州汾陰(今山西萬榮)人。他是魏征的外甥,官至禮部尚書,太子
少保,世稱薛少保。
   他書法學虞世南和褚遂良,是褚的高足。唐人說:“買褚得薛,不失其節”,
足見他“銳精臨仿”。《廣川書跋》說他“其師承血脈,則于褚為近。至于用
筆纖瘦,結字疏通又自成一家”。這就是宋徽宗瘦金書之所由出。有《信行禪
師碑》傳世。
    其主要作品:
    1)信行禪師碑:唐李貞撰文,薛稷書,唐神龍二年(公元706年)八月立。
原石久佚,僅有清何紹基舊藏剪裱本,現存1800余字。此碑書法瘦勁妍媚,下
開宋徽宗“瘦金書”之先河。清吳荷屋云:“用筆之妙,雖青瑣瑤台合意之作
亦不過是過。”此碑明顯的汲取理褚書的特色,有一種清健娟秀的風韻。尤其
是豎法的微曲輕勾,純然是褚書的面目,然于筆的起落間又流露出自己的風格,
不失為唐楷佳品。

5、陸柬之(公元1045-1105) 
    江蘇吳縣人。他是虞世南的外甥。書法早年學其舅,后學“二王”。后人
稱其“晚擅出藍之譽”。他的書法遺跡傳世者甚少。《絳帖》有陸字廿五字,
又有行書陸機文賦一卷。其書法,趙孟俯以為“唐初善書者稱歐虞褚薛,以書
法論之,豈在四子下耶。然世罕有其跡,故知之者希耳。”我們看陸書《文賦》
墨跡,亦如陸機《文賦》論文所稱“籠天地于形內,挫萬物于筆端”,“播芳蕤
之馥馥,發青條之森森”,有逸氣,逸筆,直追“二王”。 
    其主要作品:
    1)文賦:行書,前李東陽篆“二陸文翰”,沈度隸“陸機文賦,陸柬之書
    ”, 現藏于台北故宮博物院。此卷流傳有緒。趙孟俯跋云:“右唐陸柬之
    行書文賦真跡,唐初善書者稱歐、虞、褚、薛,以書法論之,豈在四人之下
    耶。然世罕有其跡,故知之稀耳。”此卷書法多自蘭亭中來,超逸神俊。有
    跋云:“其戈波之法,雖得虞秘書而變化不拘,自成一體,殆有逼永和遺跡
    者矣。”


6、李邕(公元678-747)
    字泰和,揚州江都人,官至北海太守,人稱李北海。他的字從“二王”入手
,能入乎內而出乎其外。李后主說:“李邕得右將軍之氣而失于體格。”恰道出
李邕善學之處。《宣和書譜》說:“邕精于翰墨,行草之名由著。初學又將軍行
法,既得其妙,乃復擺脫舊習,筆力一新。”《葉有道碑》、《岳麓寺碑》、《
云麾將軍碑》為其代表作。他的筆力遒勁舒放,給人以險峭爽朗的感覺。蘇東坡
,米芾都吸取了他的一些特點,元代的趙孟俯也極力追求他的筆意,從中學到了
“風度閑雅”的書法境界。他對后世產生了較大影響。
    其主要作品:
    1)麓山寺碑:亦稱《岳麓寺碑》,李邕撰文并書,唐開元十八年 (公元730
    年) 立,在湖南長沙岳麓公園。行楷書28行,滿行56字,碑額陽文篆書“麓
    山寺碑”四字。
    《麓山寺碑》是李邕行楷書的代表作。筆法挺拔,氣勢縱橫。黃庭堅評其書
    曰:“氣勢豪逸,真復奇崛,所恨功力太深耳。少令功損相半,使子敬復生
    不過如此。”此碑筆力雄健,如五岳之不可撼,歷來于《李思訓碑》并稱為
    李邕的書法杰作。
    2)李思訓碑: 全稱《唐故云麾將軍右武衛大將軍贈秦州都督彭國公謚曰昭
    公李府君神道碑并序》,亦稱《云麾將軍碑》,李邕撰文并書。《李思訓碑》
    唐開元八年(公元 720年)六月立。行楷書30行,行70字。此碑書法勁健,凜
    然有勢。明楊慎在《楊升庵集》中云:“李北海書《云麾將軍碑》為其第一。
    其融液屈衍紆徐妍溢一法《蘭亭》。但放筆差增其豪,丰體使益其媚,如盧
    詢下朝,風度閑雅,縈轡回策,盡有蘊藉。”

7、張旭 
    字伯高,吳郡人,世稱張長史,生卒年月不詳。
    他得書法得之于“二王”而又能獨創新意。他的楷書端正謹嚴。規矩至極,
黃山谷譽為“唐人正書無能出其右者”。若說他的楷書是繼承多于創造,那么他
的草書則是書法上了不起的創新與發展了。韓愈說:“旭善草書,不治他技故旭
之書,變動如鬼神,不可端睨。”杜甫在《八仙歌》中寫道:“張旭三杯草聖傳,
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云煙。”他能把書法藝朮升華到,用抽象的點線去
表現書法家思想情感高度的藝朮境界。在書法藝朮中,他的字貌似怪而不怪,關
鍵在于點畫用筆完全符合傳統規矩。可以說,他是用傳統技法表現自己的個性,
而在書法上成了有創造力的無愧于自己時代的書法家。博大清新,縱逸豪放之處,
遠遠超過了前代書法家的作品,具有強烈的盛唐氣象。
    其主要作品:
    1)肚痛帖:無款,傳為唐張旭書。草書6行,共30字。明王世貞跋云:“張
    長史《肚痛帖》及《千字文》數行,出鬼入神,倘恍不可測。”此《肚痛帖
    》僅30字,寫來洋洋洒洒一氣貫之。從刻帖中可以看出,寫此幅字時是蘸飽
    一筆一次寫數字至墨竭為止,再蘸一筆。這樣做可以保持字與字之間的氣貫,
    還可以控制筆的粗細輕重變化,使整幅作品氣韻生成,產生“神虯出霄漢,
    夏云出嵩華”的氣勢。
    2)郎官石拄記: 亦稱《郎官廳壁記》,唐陳九言撰文,張旭書。唐開元二
    十九年(公元 741年)立,在陝西西安。《郎官石拄記》書,原石久佚,傳世
    僅王世貞舊藏“宋拓孤本”,彌足珍貴。《古今法書苑》謂:“張顛草書見
    于世者,其縱放奇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獨楷書,精勁嚴重,出于自然。書一
    藝耳,至于極者乃能如此。其楷字概罕見于世則此序尤為可貴也。”明趙涵
    《石墨鐫華》謂此記“筆法出歐陽率更,兼永興,河南,雖骨力不遞,而法
    度森嚴。”有贊云:“長史草書,頹然天放﹔略有點畫處而意態自足,號稱
    神逸”,“長史真書《郎官石柱記》作字簡遠,如晉宋間人。”此石宋時已
    有刻本。明董其昌曾刻入《戲鴻堂帖》。
    3)古詩四貼:《古詩四帖》傳為張旭所書。 紙本,草書,寫在五色箋上,
    共40行。 縱28.8厘米,橫192.3厘米。前兩首詩是庾信的“步虛詞”,后兩
    首為謝靈運的“王子晉贊”和“岩下一老公四五少年贊”。原跡現藏遼寧省
    博物館。
    盛唐時期,以張旭為代表的一派草書風靡一時,它打破了魏晉時期拘謹的草
    書風格。把草書在原有的基礎結構上,將上下兩字的筆畫緊密相連,所謂“
    連綿還繞”,有時兩個字看起來象一個字,有時一個字看起來卻象兩個字。
    在章法安排上,也是疏密懸殊很大。在書寫上,也一反魏晉“匆匆不及草書
    ”的四平八穩的傳統書寫速度,而采取了奔放、寫意的抒情形式。正如唐代
    文學家韓愈《送高閑上人序》中所云:“張旭善草書,不治它技,喜怒窘窮
    ,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于心,必于從草書焉發之
    。”此幅草書,通篇氣勢奔放,運筆無往不收,如“錐划沙”,無纖巧浮華
    之筆。
    4)終年帖:唐張旭書。唐蔡希綜《法書論》云:“( 張旭)乘興之后,方肆
    其筆,或施于壁,或札于屏,則群象自由,有若飛動,議者以為張公亦小王
    之再出。”由此可見,他的草書迥異于“不激不厲”的大王書風,而取法于
    “縱逸不羈”的王獻之。其駭目驚心的壁書和屏書,今已蕩然無存,草書作
    品《終年帖》等尚可從摹刻本中看到。此帖作為張旭的作品是公認的。如此
    難得的墨跡,留給后世的是那如駿馬奔馳,倏忽千里,如云煙繚繞,變幻多
    姿的藝朮形象。
    5)十五日帖:唐張旭書。 唐代韓愈曾贊道:“往時旭善草書,觀于物見,
    山水崖谷,鳥獸虫魚,草木之華實,日月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歌舞
    戰斗,天地萬物之變,可喜可愕,一寓于書,故旭之書,變動猶鬼神,不可
    端倪。”這是歷代書論中指出書法寫神達情的最精彩的論述。他仿佛告訴人
    們,正因為有了張旭的狂草,中國書法的感情容量才得以深邃的擴展。《文
    論》嘗云:“深識書者,惟觀神采,不見字形。”以此論欣賞張旭草書,會
    發現書論和書作是如此合拍。


8、 顏真卿(公元709-785) 
    唐京兆萬年人,字清臣。開元進士,遷殿中侍御史,為楊國忠所惡,出為
平原太守,故世稱顏平原。安史之亂,顏抗賊有功,入京歷任吏部尚書,太子
太師,封魯郡開國公,故又世稱顏魯公。德宗時李希烈叛,宰相盧杞銜恨使真
卿往勸諭,為希烈所留,忠貞不屈,被縊殺。真卿為琅琊氏后裔,家學淵博,
工于尺牘﹔從褚遂良,張旭得筆法,其正楷端庄雄偉,氣勢開張,行書遒勁舒
和,一變古法,自成一格,人稱“顏體”。宋歐陽修評云:“顏公書如忠臣烈
士道德君子,其端庄尊重,人初見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愛也。其見寶于世者
不必多,然雖多而不厭也”。
    其主要作品:
    1)東方朔畫像贊:《東方朔畫像贊》的楷書作品有兩件, 其一傳為王羲
    之小楷,另一為顏真卿的大楷。此碑額篆“漢太中大夫東方先生畫贊并序
    ”,唐天寶十三年十二月立于德州,時年顏真卿四十六歲。碑陽贊12行,
    陰記17行,行楷30字。額亦二,一篆書,一隸書,皆十三字。蘇東坡曾學
    此碑,并題云:“顏魯公平生寫碑,唯此碑為清雄。字間不失清遠,其后
    見王右軍本,乃知字字臨此書,雖大小相懸,而氣韻良是。”明人有云:
    “書法峭拔奮張,固是魯公得意筆也。”原石多經剜刻,面目全非。傳世
    有宋拓佳本。
    2)多寶塔感應碑: 乃顏真卿墨跡,作于天寶十一年他四十三歲時,楷書。
    碑文結體嚴密,筆畫粗細變化不大,是他繼承傳統的作品,與他后來所書
    的《顏家廟碑》,《麻姑仙壇記》風格迥異,而與唐人寫經有明顯的相似
    之處,說明顏真卿在向前輩書法家學習的同時,也非常注重從民間的書法
    藝朮吸取營養。 
    《書畫跋》:“此是魯公最勻穩書,亦盡秀媚多姿,第微帶俗,正是近世
    撰史家鼻祖。”此碑最便于初學書法者臨習,現藏于系西安碑林。
    3)顏勤禮碑:大歷十四年,顏真卿撰并書。除《集古錄》, 《金石錄》
    著錄外,他書無言及者。1922年10月在長安出土,現藏于西安碑林。此碑
    是顏真卿為其曾祖所立,因久埋土中,故未受損,歷歷如新,雄邁遒勁能
    傳顏書之本來面目,宜于初學。
    4)祭侄文稿:行草墨跡,顏真卿書。縱28。2厘米,橫72。3厘米,25行,□    30字。此帖本是稿本,原不是作為書法作品來寫的,但正因為無意作書,
    所以使此幅字寫得神采飛動,筆勢雄奇,姿態橫生,得自然之妙。張晏評
    云:“告不如書簡,書簡不如起草。蓋以告是官作,雖楷端終為繩約﹔書
    簡出于一時之意興,則頗能放縱矣﹔而起草又出于無心,是其手心兩忘,
    真妙見于此也。”元代鮮于樞評此帖為“天下第二行書”。在此帖真跡中,
    所有的渴筆和牽帶的地方都歷歷可見,能讓人看出行筆的過程和筆鋒變換
    之妙,對于學習行草書有很大的益處。原跡現藏台灣故宮博物院。
    5)中興頌: 全稱《大唐中興頌》,元結撰文,顏真卿書于摩崖,時年六
    十三歲,楷書,現在湖南祁陽縣浯溪。元結是唐代著名文學家,罷官后居
    于浯溪,溪邊山岩峰巒疊障,石壁嶙峋,《中興頌》就刻在其中最大的一
    塊石壁上。此文記平安祿山之亂,頌唐中興之事。此刻石書風磊落奇偉,
    石質堅硬,經千年尚保存完整。《集古錄》稱贊此摩崖刻石“書字尤奇偉
    而文辭古雅”。《廣川書跋》評為:“太師以書名,中興頌尤瑰瑋,故世
    貴之”。
    6)麻姑仙壇記: 全稱《有唐撫州南城縣麻姑山仙壇記》,顏真卿撰文并
    書。唐大歷六年(公元771)四月立。碑舊在江西臨川,明季毀于火。楷書,
    據傳世剪裱本計共901字。 此碑楷書,庄嚴雄秀,歷來為人所重,是顏體
    代表作之一,為顏真卿六十多歲時的作品。此時顏真卿楷書風格已基本完
    善,不但結體緊結,開張一任自然,而且在筆畫上也從光亮規整向“屋漏
    痕”的意趣邁進了。歐陽修《集古錄》中說:“此碑遒峻緊結,尤為精悍,
    筆畫巨細皆有法。”
    7)顏家廟碑: 全稱《唐故通議大夫行薛王右柱國贈秘書少監國子祭酒太
    子少保顏君廟碑銘并序》,顏真卿撰文并書。唐建中元年(公元780) 七月
    立,碑在陝西西安。四面刻楷書,兩面各24行,行47字,兩側各6 行,每
    行52字,額篆書“顏氏家廟之碑”六字,為李陽冰書。明趙涵《石墨鐫華
    》云:“此書結法與《東方贊》正同,勁節直氣,隱隱筆畫間。”王世貞
    云:“余嘗評顏魯公《家廟碑》以為今隸中之有玉筋體者。風華骨格,庄
    密挺秀。真書家至寶。”
    8)爭座位稿:亦稱《論座帖》,《與郭仆射書》,是唐廣德二年(公元764)
    顏真卿與郭英之書信稿。行草書,傳有七紙,約64行,宋時曾歸長安安師
    文,安氏以此上石,石現在陝西西安碑林,墨跡不傳。蘇軾曾于安氏處見
    真跡贊曰:“此比公他書猶為奇特,信手自書,動有姿態。”此帖為顏真
    卿行草書精品,后世行草書有成就者大都對此帖下過一定的功夫。通觀全
    篇書法,一氣貫之,字字相屬,虎虎有生氣。此稿系顏真卿因不滿權奸的
    驕橫跋扈而奮筆直書的作品,故通篇剛烈之氣躍然紙上。此帖本是一篇草
    稿,作者凝思于詞句間,本不著意于筆墨,卻寫得滿紙郁勃之氣橫溢,成
    為書法史上的名作。后世以此帖與《蘭亭序》合稱“雙壁”。
    9)自書告身:楷書墨跡,傳為顏真卿自書,然疑為偽托。 共386字。 
    書法蒼勁謹嚴,結銜小字亦一絲不苟,清淡絕倫。詹景風稱此書:“書法
    高古蒼勁,一筆有千鈞之力,而體合天成。其使轉真如北人用馬,南人用
    舟,雖一筆之內,時富三轉。”董其昌謂:“此卷之奇古豪放者絕少。”
    此帖字里行間可體會出顏書行筆的氣韻和結體的微妙變化,是后人學習楷
    書不可多得的良范。原跡現在日本。


9、柳公權( 公元778-865) 
    字誠懸,京兆華原(今陝西耀縣)人。官至太子太師,世稱柳少師。《舊唐
書》講:“公權初學王書,遍閱近代書法,體勢勁媚,自成一家。當時公卿大
臣家碑版,不得公權手書者,人以為不孝。外夷入貢,皆別署貨幣,曰此購柳
書。”他學顏字,但能自創新意。世稱“顏筋柳骨”,指出他們書法的不同點。
柳字避開了顏字肥壯的豎畫,把橫豎畫寫得大體均勻而瘦硬。他又吸取了北碑
中方筆字斬釘截棱角分明的長處,把點畫寫得好象刀切一樣爽利深挺。他又吸
取虞,歐楷書結體上的緊密,顏真卿楷書結體的縱勢,寫出了獨樹一幟的柳體。 
   其代表作有:大和三年 《李晟碑》(石在陝西高陵),會昌元年《大達法師
玄秘塔碑》(石在西安碑林),《苻嶙碑》(無立石年月,柳碑中最完全者),敦
煌石室藏舊拓《金剛經》,《神策軍碑》等。“書貴瘦硬方通神”,柳公權的
書法就是以此取勝的。
    1)金剛經:
    是柳公權早期的書法作品,原石于宋代已被毀,現僅見敦煌石窟發現的“
    唐拓孤本”。柳公權早年曾廣采眾家之長,而且特別注意向前輩書家學習。
    從《金剛經》中,我們可以看出他取法諸家的痕跡。《廣川書跋》云:“
    此經本出于西明寺。柳書謂有鐘(繇),王(羲之),歐(陽詢),虞(世南),
    褚(遂良),陸(柬之)體。今考其書,誠為絕藝,尤可貴也。”此語基本上
    道出了此帖的藝朮價值,對于研究柳公權楷書形成的過程及發展線索,無
    疑是很有幫助的。
    2)神策軍碑:全稱《皇帝巡幸左神策軍紀聖德碑并序》,柳公權書。唐會
    昌三年(公元843年)立,原碑久佚。《神策軍碑》 是柳公權楷書的代表作
    之一。此碑較人們熟知的《玄秘塔》的書法風格更成熟,更具有特色。結
    體布局平穩勻整,保留了左緊右舒的傳統結構。運筆方圓兼施,運用自如。
    筆畫敦厚,沉著穩健,氣勢磅礡。典型地表現了柳體楷書渾厚中見開闊的
    藝朮特點。正如岑宗旦《書評》云,柳書“如轅門列兵,森然環衛”。讀
    此碑可以使人加深對“顏筋柳骨”這句話的藝朮特征的理解。“神策軍碑
    ”原石立在封建王朝的禁內,一般人難以進去摹拓,因此拓本傳世極少。
    3)玄秘塔碑: 全稱《唐故左街僧錄內供奉三教談論引駕大德安國寺上座
    賜紫大達法師玄秘塔碑銘并序》,唐裴休撰文,柳公權書并篆額。《玄秘
    塔碑》立于唐會昌元年 (公元841年)十二月,碑在陝西西安碑林。楷書28
    行,行54字。
    劉熙載《藝概》謂:“柳書《玄秘塔》出自顏真卿《郭家廟》”,王世貞
    云:“柳法遒媚勁健,與顏司徒媲美”。《玄秘塔》是柳公權六十四歲時
    所書。王澍《虛舟題跋》說此書是“誠懸極矜練之作”。《玄秘塔》結字
    的特點主要是內斂外拓,這種結字容易緊密,挺勁﹔運筆健勁舒展,干淨
    利落,四面周到,有自己獨特的面目。

10、釋懷素 (公元725-785) 
    是唐代的草書家,字藏真,俗姓錢,湖南長沙人。相傳他為練字種了一萬
多棵芭蕉,用蕉葉代紙、勤學精研﹔又用漆盤、漆板代紙,寫至再三,盤板都
穿,禿筆成塚,以“狂草”出名。“運筆迅速,如驟雨旋風,飛動圓轉,隨手
萬變,而法度具備”。前人評其狂草繼承張旭又有新的發展,謂“以狂繼顛”
,并稱“顛張醉素”。對后世影響也很大。懷素晚年草書趨于平淡。
    其主要作品:
    1)論書帖:
    草書墨跡,紙本,縱38.5厘米,橫40.5厘米,9行,共85字。
    懷素草書,一般說是繼承和發展了張旭的草書,所以有“以狂繼顛”的說法。
    董追《廣川書跋》云:“懷素于書法,自言得筆法三昧。觀唐人評書,謂
    不減張旭,素雖馳騁繩墨外,而回旋進退莫不中節”,“今其書自謂真出
    鐘(鐘繇), 草出張( 張芝)。”但無論如何,他的草書總是以奔放縱逸為
    基本面目的。而《論書帖》則與我們常見的懷素的草書大有不同。他的《
    書帖》寫得“勻穩熟”,“出入規矩,絕狂怪之形”。是今草中有章草遺
    意的佳作。
    2)小草千字文:
    小草千字文墨跡。貞元十五(公元799年書)懷素千字文有多種,而以“ 小
    字貞元本”為最佳,又稱《千金帖》絹本,八十四行,一零四五字。
    明莫如中說:“懷素絹本千字文真跡,其點畫變態,意匠縱橫,初若漫不
    經思,而動遵型范,契合化工,有不可名言其妙者”,此本為懷素晚年所
    書,當為絢爛之極而復歸平淡之作,故歷來為書林所重。
    3)聖母帖:
    懷素草書。王世貞評說:“素師諸帖皆遒瘦而露骨,此書獨勻穩清熟,妙
    不可言。”
    4)自敘帖:
    《自敘帖》紙本,縱28.3厘米,橫775厘米﹔126行,共698字。帖前有李東
     陽篆書引首“藏真自敘”四字。原跡現在台灣故宮博物院。
    《自敘帖》 是懷素晚年草書的代表作。通篇為狂草,筆筆中鋒,如錐划沙
     盤,縱橫斜直無往不收﹔上下呼應如急風驟雨,可以想見當年操觚之時,
     心手相師,豪情勃發,一氣貫之的情景。明代安岐謂此帖:“墨氣紙色精
     彩動人,其中縱橫變化發于毫端,奧妙絕倫有不可形容之勢。” 

11、鐘紹京
    鐘紹京,唐虔州贛(今江西贛州)人,字可大。“以工書直鳳閣”,唐武則
天時甚為所重。他嗜書成癖,家藏王羲之、王獻之、褚遂良真跡至數十百卷。
宋曾鞏《元丰類稿》云:“紹京字畫妍媚,遒勁有法,誠少與為比。”宋米芾
《書史》稱鐘紹京書“筆勢圓勁”。明董其昌說:“紹京筆法精妙,回腕藏鋒
,得子敬神髓。趙文敏正書實祖之。”有《轉輪王經》、《靈飛經》等作品傳
世。

其主要作品有:轉輪王經

12、孫過庭(公元648-703) 
    孫過庭,精于書法,尤以正、行、草書擅長。唐張懷瑾《書斷》稱他:“
博雅有文章,草書憲章二王,工于用筆,勁拔剛斷”。唐《續書評》云:“過
庭草書如懸崖絕壑,筆勢勁健。”《宣和書譜》說他:“得名翰墨,間作草書
咄咄逼羲獻,尤妙于用筆。”傳世作品有《書譜》和草書《千字文》等。另有
論書著作《書譜》。
    其代表作有:
    書譜:
    是孫過庭撰文并書寫的一篇書法理論文章,也是歷代傳頌的書法名作精品,
    它是中國書學史上一篇划時代的書法論著。孫過庭提出了他著名的書法觀:
    “古不乖時,今不同弊”,為書法美學理論奠定了基礎。《書譜》在書法
    藝朮上的成就也相當高,孫過庭的書法上追“二王”旁采意草融二者為一
    體并出之己意,筆筆規范,極具法度,有魏晉遺風。宋米芾評道:“凡唐
    草得'二王 '法者,無出其右。” 
    《書譜》墨跡為一卷,歷代均有摹刻本,真跡現在台灣。

13、李世民(公元599-649) 
    我國書法史上,以行書刻碑的首創人物是唐太宗李世民。《溫泉銘》便是
行書入碑的代表作。李世民是我國歷史上一位杰出的帝王,他不僅將封建社會
推向鼎盛時期,而且身體力行地倡導書法,促使唐代書法成為我國書法史上輝
煌的一頁。他親自為王羲之寫傳記,不惜重金搜購大王墨跡三千六百紙。
    李世民“以書師虞世南”(《宣和書譜》),常與虞世南論書,并云:“吾
臨古人之書,殊不學其形勢,唯求其骨力,而形勢自生”。這反映了唐太宗的
書法觀,亦是相當開放的。唐太宗書法師承魏晉,《書小史》稱其“工隸書、
飛白,得二王法,尤善臨古帖,殆于逼真。”《晉祠銘》為其書法杰作,當時
各國使節都將精拓本帶回去,廣泛宣傳。

    主要作品
    1)溫泉銘:《溫泉銘》是唐太宗為驪山溫泉撰寫的一塊行書碑文。此碑立
于貞觀二十二年(六四八),即唐太宗臨死前一年。原石早佚,一九oo年發現于
敦煌石窟,現藏于法國巴黎圖書館。《溫泉銘》書風激躍跌宕,字勢多奇拗。
俞復在貼后跋云:“伯施(虞世南)、信本(歐陽詢)、登善(褚遂良)諸人,各出
其奇,各詣其極,但以視此本,則于書法上,固當北面稱臣耳。”對其評價極
高。此碑書法不同于初唐四家的平穩和順,而有王獻之的欹側奔放。有人認為
太宗書法在大王和小王之間,但從作品看似更多地得之于王獻之。
    2) 晉祠銘:
    晉祠銘》全稱《晉祠之銘并序》,唐太宗撰文并書。碑高195厘米,寬120
厘米。 碑額高106厘米,上刻“貞觀廿年正月廿六日”飛白書九字。貞觀二十
一年(公元647)八月刻,碑現存山西太原晉祠貞觀寶翰亭內。此碑行書28 行,
行44字至50字不等。
    楊賓《大瓢偶筆》云:“今觀此碑,絕以筆力為主,不知分間布白為何事,
而雄厚渾成自無一筆失度。”清錢大昕云:“書法與懷仁《聖教序》極相似,
蓋其心摹手追乎右軍者深矣。”清人王佑作詩贊曰:“平生書法王右軍,鸞翔
鳳翥龍蛇繞,一時學士滿瀛州,虞褚歐柳都拜倒。”
    此碑書法渾然天成,筆畫結實爽利,無做作之態,實開八大山人之行楷書
先河。

14、李白(公元701-762) 
    李白,字太白,號清蓮居士。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省秦安東),隋末其先
人流寓碎葉(今巴爾喀什湖南面的楚河流域),李白即出生于此。雖然李白的書
名為詩名所掩,但是在歷代書史專著里仍然有著記載。宋黃山谷曾經評說:“
李白在開元,天寶間,不以能書傳。今其行,草殊不減古人”。清人周星蓮《
臨池管見》也說太白書“新鮮秀活,呼吸清淑,擺脫塵凡,飄飄乎有仙氣。”
可見作為唐代最杰出的浪漫主義詩人,在他的書法作品中也充滿著浪漫主義的
寫意情調。
    書法作品
    1)上陽台帖:
    《上陽台帖》墨跡,李白書。行草書,5行,24字,有款,款署“太白”二
字。帖前隔水上有宋徽宗趙佶瘦金書題簽“唐李太白上陽台”七字。
   《上陽台帖》為李白書自詠四言詩,也是其唯一傳世的書法真跡。《上陽台
帖》用筆縱放自如,快健流暢,于蒼勁中見挺秀,意態萬千。結體亦參差跌宕,
顧盼有情,奇趣無窮。帖后有宋徽宗趙佶一跋,跋文為:“太白嘗作行書'乘興
踏月,西入酒家,可覺人物兩望,身在世外'一帖,字畫飄逸,豪氣雄健,乃知
白不特以詩鳴也。”元代張晏跋曰:“謫仙(李白)嘗云:歐、虞、褚、陸真奴書
耳。自以流出于胸中,非若他人極習可到。觀其飄飄然有凌云之態,高出塵寰得
物外之妙。嘗遍觀晉,唐法帖,而忽展此書,不覺令人清爽。”

    元代書法家歐陽玄在觀賞了詩仙李白的此帖后,題詩云:
                唐家公子錦袍仙          文采風流六百年
                可見屋梁明月色          空余翰墨化云煙

----
新語絲電子文庫(www.xy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