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上海市重点学科
教育部人文社科网
Oracle Bones
 
 
 
 
 
 
 
 

新闻快讯

 

甲骨文今再现济南大辛庄商遗址

新华网济南4月8日电(记者 董学清)我国自一百多年前从殷墟首次发现商代甲骨文举世震惊后,如今又获重大考古发现,大辛庄商代遗址再次出土甲骨文。

  8日在济南举行的大辛庄遗址重大考古发现新闻发布会上,主持此项考古发掘的山东大学考古系教授方辉介绍说,此次发掘区位于大辛庄遗址东南部,共开掘30个探方。

  这次发现的商代甲骨文集中出自4个探方的商代文化层中。现已清理出有字卜甲8片,其中的4片可拼合成为25字的一版,由兆辞、兆数和前辞组成。据初步研究,其内容是对某位“母”进行祭祀占卜的记录。不论是甲骨修整、钻凿形态,还是字形、文法,都应与安阳殷墟卜辞属于同一系统。

  根据出土层位、文字特征和其他资料综合分析,大辛庄甲骨文的年代应不晚于殷墟文化三期,距今约3200年。

  1899年,我国考古工作者在安阳殷墟文化遗址首次发现甲骨文,震惊全世界。此后,考古界一直苦苦寻找殷墟主体区域外的甲骨文,但没有发现同样的甲骨文。

  “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学勤教授显得格外激动。他说:“今天是我国考古界非常重要的一个日子。这是自殷墟首次发现甲骨文104年后的第二次发现,也是中国考古学史上具有界标意义的重大发现,必将对中国古代历史和甲骨文的研究产生深远影响。”

  李学勤教授说,从出土的甲骨文卜辞看,大辛庄遗址是商王朝在东方的一处中心性的聚落,很可能是一处方国都邑。这一发现对于重新审视大辛庄遗址的性质,认识商王朝与周边地区特别是东方地区的关系,探索商代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组织,提供了极其重要的资料。

  大辛庄遗址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是一处以商文化为主要内涵的古文化遗址。该遗址发现于20世纪30年代。此后,山东省文物管理部门和山东大学等多次对该遗址进行调查和勘探,初步探明遗址面积为30多万平方米,是山东已知面积最大的一处商代遗址。

  据悉,大辛庄遗址的考古发掘工作目前仍在进行中。

陕西眉县今年1月出土青铜器

新华网西安1月29日电(记者 冯国) 中国权威的考古专家29日在此间表示,19日在陕西眉县出土的27件铭文青铜器,是2003年中国考古的重大发现,也是21世纪的重大发现。

被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成员、北京大学考古系主任李伯谦称为“空前发现”的这批27件铭文青铜器,出土于陕西省眉县杨家村的一个窖藏里,是当地村民取土时发现的。其中一件青铜盘上的铭文长达350余字,比著名的《史墙盘》青铜器铭文还要长,其价值难以估量。《史墙盘》铭文284字,此前一直是1949年以来出土青铜器铭文最长的一件,被作为西周青铜器断代的标准器。这批珍贵的青铜文物不仅成套的组件体量大,而且件数多。被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三次大规模出土的铭文青铜器。它们主要有鼎、盘、壶、盂、觚与簋等,其中鼎12件,最大者直径约有六七十厘米,部分以大套小地叠放着。

经专家们初步鉴定,27件铭文青铜器都是西周晚期周宣王时代的标准青铜器,权属“单”氏家族。铸造人“(来加一个走之)”曾经长期主管周王朝的林业和渔业工作,还跟随周王打过仗。

“我看见这些文物,感到非常震憾,也很吃惊!”李伯谦说:“西周青铜器出土过许多次,但这次出土的青铜器价值超过了原来的。例如,此次出土的青铜盘铭文360余字,从周文王追述到周宣王,囊括了西周的12代王。”

据眉县文化馆的考古专家刘怀君介绍,在这批青铜器出土地点不足2公里的范围内,历史上曾经3次大规模出土西周青铜器。此次出土的青铜器百分之百的有铭文,总数不会少于3000字,实为罕见。1976年出土的微氏《史墙盘》铭文长284字,记述了从周文王以后的7个王的事绩。

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李学勤说:“此次27件铭文青铜器的出土无疑是重大发现。它不仅具有考古学的重大意义,为西周王侯和宣王晚期等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而且在历史学上也为西周历史画出了清晰的轮廓。”

考古专家29日为此专门举行了“陕西眉县出土青铜器座谈会”。会上,专家们就这批文物对“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影响和古代中国的礼器制度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香港发现青铜器,铭文记载大禹治水

曾因赶派专家赴香港竞拍猴牛虎首圆明园三国宝而名噪一时的保利集团下属保利艺术博物馆,近日又有特大发现。该馆专家今春在香港古董市场上偶然发现一具3000年历史的国宝级青铜器。据专家表示,这件被称为遂公的青铜器上的铭文证实是一篇专门论述“德治”的政论,被考古界誉为“金文之最”。

  “盛世出重器”——中国史学界因一件国宝级青铜礼器的发现而获得重大突破:“大禹是人还是虫”的百年争论有了铁证,大禹治水的文献记载亦因之提前近700年;“德治”观念在2900年前就形成,其最核心内容就是“有德于民”,即为百姓做实事,这与“以德治国”思想的内涵千古相通。

  中国保利集团公司总经理贺平表示,遂公的偶然发现与圆满回归,被专家们认为是将改写中国古代思想史、推进中国古史研究的一件大事。回想昔日遂公辗转他乡、待价而沽的境遇,人们不禁为之唏嘘,为之庆幸!

  保利博物馆馆长蒋迎春昨日还引领记者参观了这件尚未面向世人展示的国宝文物,这件国宝青铜器已被该馆精心收藏置放,近期将在该馆亮相。

  蒋迎春透露,这次这件被考古界誉为“金文之最”的长篇铭文的西周遂公也是发现于香港,是保利艺术博物馆专家今春在香港古董市场上偶然发现。

  据介绍,当时盖已失,只存器身,其大半为土锈所掩,显露出的部分铭文深奥难懂,内在价值并不为人所知。内地文物专家表示,该件国宝之谜的破解是新世纪以来青铜器铭文中最重大的成果。在中国已出土的万篇先秦青铜器铭文中,大多是标识器主、纪述功战婚嫁等事件。而这件国宝的铭文既非记名,亦非纪事,而是一篇专门论述“德治”的政论!

 经内地文物专家李学勤、马承源、陈佩芬、裘锡圭、朱凤瀚、李零等鉴定,这件是西周中期青铜器珍品,上所铸90字长篇铭文,叙述了大禹治水和为政以德等内容,实乃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据专家们考证,这件遂公是西周中期某一代国君遂公所作的青铜礼器,距今已有2850年历史。宝器的表面装饰一周凤鸟纹带及瓦绫纹,口两侧设一对兽首形耳,装饰简洁而典雅,具有西周中晚期青铜器的典型风格。其内底上铸铭文10行98字,字体优美,行款疏朗:字数不算很多,但字字珠玑,几无废言。铭文开篇即言:“天命禹敷土,随(堕)山,浚川——”,记述大禹治水的故事,随后又以大段文字阐述德与德政,并教诲民众以德行事。

殷墟新出土甲骨600余片

新华社郑州10月31日电(记者桂娟)备受考古界关注的安阳殷墟小屯村南甲骨坑发掘整理工作日前结束。经初步整理,此次共出土甲骨600余片,其中无字甲骨近400片,刻辞甲骨228片,为甲骨文与商史研究增添了新的资料。

刻辞甲骨包含了祭祀、征伐、田猎、天象、农业、卜旬等内容,其中部分甲骨属历组卜辞。学术界对于历组卜辞的年代争论由来已久,一种意见认为是武丁晚期到祖庚、祖甲时期,另一种意见则认为历组卜辞是武乙、文丁时期的,此次增添的新材料,可能为研究这一问题提供新的证据和契机。

一直参与发掘整理工作的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队员岳占伟说,这次发掘的甲骨集中出土在1973年发掘区的东部,与其紧连。编号为H57灰坑呈长方形,形制规整,四壁光洁,填土施夯。这里除出土100余块保存较完整的大块整版牛肩胛骨外,很少其他遗物。考古人员还发现,坑的下层是垫土层,为放置甲骨,当时的人们还有意辅垫了一层土。专家由此判定该坑是殷人挖的专门用于储存甲骨的窖穴。

据介绍,因出土甲骨文而闻名世界的安阳殷墟,较大规模地出土甲骨文曾有3次,即1936年发掘小屯村北YH127甲骨窖穴,1973年发掘小屯村南地甲骨窖穴,1991年发掘洹南花园庄东地H3甲骨窖穴。这次出土甲骨的数量虽少,不能与前3次相提并论,但仍不失为殷墟百年考古中重要的甲骨坑发掘。这4次发掘的甲骨坑均在殷墟宫殿宗庙区域内。

这次发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为了配合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于今年6月开始进行的。共清理殷代房基17座、灰坑60个、墓葬20座、祭祀坑2个、奠祭坑1个。除了出土大量甲骨外,此次考古还首次发现了一个重达9.5公斤的商代铜块,并在殷墟宫庙区内发现了迄今所知殉人最多的祭祀坑,人骨架达16个,这为研究殷墟宫庙区的布局提出了新的思路。
来源:新华社 2002年10月31日

4月22日下午,教育部社政司靳诺司长来中心视察指导工作。
靳司长详细询问了有关基地建设的一系列具体情况,包括古文字信息处理的最终指向即跟整个语言文字应用工作到底存在什么关系等。中心主任臧克和教授向司领导汇报了有关学科个性以及建设中遇到的实际问题 靳司长还视察了古文字信息处理过程中所开发建设中的资料库,视察了《古文字诂林》编纂室、资料室,询问了中心古文字信息化处理的有关工作情况。对基地的建设和发展,社政司领导作了现场指导。

4月25日,教育部语信司司长李宇明来我校讲学,作为中心学术委员,李司长到中心检查工作,并就有关工作作了指示。中心主任臧克和教授向李司长汇报并讨论了今年年内召开学术会议的问题:1、语信司与中心协办;2、会议主要议题等《汉字规范字表》基本拿出初稿来再予以确定。

5月9日,国家语委费锦昌先生来中心,就《规范汉字表》的样稿征求意见。中心的4位研究人员参加了座谈讨论,并发表了一些参考性意见。这次会议是为中心和语信司协办的关于整个字表的研讨会议做准备。

教育部语信司《汉字规范字表》课题系列学术研讨会2002年首次会议于5月15日—20日在井冈山召开。会议主要内容是关于汉字规范过程中的“异体字”问题。6月下旬安排的安徽会议主要是关于“简化字”的讨论,中心的汉字发展史研究室的部分研究人员共有4人次参加了系列研讨。

中心毛世桢研究员出席2002年“首届全国普通话水平测试学术研讨会”,并在大会上作主题学术报告。

5月22日,芝加哥大学东亚系孙大维博士来中心访学。参观了中心的有关古文字资料库,并交流了海内外有关古文字研究信息处理的情况。

5月26日,韩国釜山经商大学中文系主任朴容来教授率考察团来中心参观访问,双方就今后进一步的合作交流进行了座谈,具体落实7月—8月来中心接受汉语文字培训的有关事宜。

7月13日——16日,文字中心臧克和、刘志基和张再兴同志应邀参加了教育部语信司(暨国家语委)在哈尔滨召开的“古今全汉字库建设和ISO10646中国语言国际音标扩充问题商讨会”。通过本次会议,文字中心正式介入了国家语委组织的“古今全汉字库”汉字编码国际标准制定工作。
   本次会议是在计算机汉字编码国际标准不断扩充,中国传统文化在信息时代的保存传播、发扬光大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的情况下召开的。近两三年中,国际ISO组织几次对GBK字符集进行扩充,ISO10646汉字EXT A增加了6582字(进入Windows2000系统),汉字EXT B(已为Windows XP系统容纳)的推出,则使汉字字符集扩展至70205字。目前,汉字EXT C1的扩充也已完成,紧接着要进行EXT C2的扩充。这种形势意味着,长期以来制约着中文信息处理汉字编码空间太小的问题即将或者说正在成为历史,将具有3000多年历史积淀的汉字系统完整的纳入国际标准字符集,进而推动中国文化真正走向世界的梦想已经有可能逐步实现。语信司李宇明司长在大会发言中对该项工作的意义作了这样的表述:这关系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保存光大,关系到汉语文字的生存权。然而,由于历史汉字,特别是古文字具有高度的复杂性,如何编制古今全汉字字符集,就成为一个重大研究课题。同时申明会议的目标:为古今全汉字库建设做三件事:沟通、规划、商办。
   应邀参加该次会议的代表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信息产业方面的代表;二是历史汉字研究方面的代表;三是方言研究方面代表。
   由于国际音标的问题相对比较简单,该次会议的主要议题还是集中在古今全汉字库建设工作的研讨方面。通过各方的情况沟通,专题研讨,大家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汉字编码国际标准的制定,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缺少汉字研究界的参与。特别是古文字标准的制定,一定要有古文字研究界来主要决策。
   会议除了研讨及一些具体工作分工外,还决定,由国家语委牵头,成立全汉字库建设工作组,分现代汉字组和古文字组两组。古文字组由本中心人员与北师大人员为主干组建,拟在11月上旬本中心学术会议上正式宣布成立。
   制定古文字编码国际标准,要求对古文字系统全面、精确、量化的把握,要作到这一点,首先需要实现古文字的计算机信息处理。而本中心在这方面的工作已有多年积累。就拿本次会议后我们向国家语委提交的为新的汉字编码国际标准扩充集(EXT C2)提供的金文字形来说,由于我们已经实现了商周金文的数字化处理,所提供的每一个字形都提供了字频及相关出处(见附件2)。会议期间,本中心就古文字信息处理工作做了汇报交流;会议后,国家语委又要求中心派代表参加11月在越南召开的ISO国际组织中日韩工作组会议。总之,综合各种情况来看,在今后若干年内,中心将在国家的汉字国际标准制定工作方面发挥应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