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梅花(國畫)張大千

前段時間﹐我與文友合作創作二十八集電視連續劇《一代畫王·張大千》劇本﹐在查閱有關資料時﹐卻獲悉被推崇為中國畫「五百年來第一人」的國畫大師張大千﹐不但是我國當代最著名的國畫大師﹐而且還是一位仿摹名作、繪製贗品的高手。

張大千在他成名之初﹐被人們稱奇的並不是創作作品﹐而是他摹仿名師名畫而作的贗品。他曾自嘲地說自己是個用紙用筆的「騙子」。他不僅能仿與他同代名家大師的名作﹐而且能仿摹石濤、八大山人等古人之名畫。除了浙江、梅清及清初「四王」(王鑒、王翠、王時敏、王原祁)以外的那些畫派﹐他無所不能仿、無不以假亂真。特別是他仿摹石濤畫的贗品﹐其構圖特點、表現手法、畫意神韻﹐簡直是惟妙惟俏﹐與真跡毫無二致﹐活脫脫「石濤復生」。他這種惡作劇﹐不知使多少名家大師及收藏家、鑒賞家大上其當。

一誘黃賓虹中計

上海著名畫家黃賓虹和著名鑒賞家羅振玉是張大千的老師曾農髯、李梅庵的好朋友。黃、羅兩位先生收藏的古玩字畫中﹐以石濤的字畫最為豐富﹐是當時公認的收藏和鑒賞石濤作品的權威。然而﹐爭強好勝的張大千﹐一心想與二位前輩開玩笑。

有一次﹐張大千向黃賓虹求借他收藏的一幅石濤精品﹐以此一來飽眼福﹐二來可臨摹﹐然而卻被黃先生婉言謝絕。張大千不服氣﹐連夜仿摹了石濤一幅手卷﹐故意放在老師曾農髯那裡。

有天黃賓虹去看望曾農髯﹐無意間在曾的畫案上發現這幅仿石濤畫。黃賓虹以為是真跡﹐鑒賞之餘﹐愛不釋手﹐說他要收購這幅畫。老師曾農髯便讓張大千去黃賓虹家﹐讓他們直接洽談。

張大千到了黃家﹐見黃賓虹捧著他的假石濤畫﹐一心要收購﹐心中不免暗暗得意。他心想﹐用假畫騙前輩的錢於心不忍﹐也不是君子所為﹐還是換他的畫吧。於是對黃先生說﹕晚輩豈敢要先生的錢。這樣好了﹐我拿這幅畫換我上次要借的那幅石濤畫吧﹗黃賓虹非常爽快地答應了﹐立即將那幅真跡精品交給了張大千。

就這樣﹐張大千一幅仿摹假畫換得了著名畫家、鑒賞專家黃賓虹的石濤真品。

二騙羅振玉上當

著名鑒賞家羅振玉精於鑒賞古玩字畫﹐大名鼎鼎﹐譽滿神州。要使羅振玉上當中計﹐是件極不容易的事﹐而年輕氣盛的張大千為此也頗費一番心思。

古時候的名畫﹐最受人看重的當然也是最有藝術價值的﹐通常是掛在主人客廳的中堂﹐而最不值錢的是掛在臥房床頭裡的畫。臥室外人不入﹐只能自賞﹐不過是填填空處、遮遮牆壁而已。取材往往也大都是一些花草、蟲魚、動物之類的小品。

張大千心裡自然明白﹐要想用山水大幅騙過羅振玉那是難上加難。於是﹐便刻意仿摹了幾幅石濤的床頭小畫﹐其中一幅仿的是虎﹐其形其態與石濤真跡別無二致。畫好了後通過朋友﹐故意轉了幾個彎兒﹐在似乎不經意中讓羅振玉看了這幾幅仿畫。

羅振玉果然上當﹐並出高價收購了這幾幅「假石濤」。

羅振玉新得了幾幅石濤「真跡」﹐自然十分高興﹐雅興大發﹐在家中宴請畫友前來共賞﹐主客共飽眼福。張大千聞之﹐也去故意湊熱鬧。

待客人散盡後﹐張大千這才神秘兮兮地對羅振玉說﹕「羅先生﹐我看這幾幅小畫有點不妥……」話還沒說完﹐羅振玉一下想起張大千用仿石濤畫誘使黃賓虹中計之事﹐猛然醒悟﹐頓時氣得目瞪口呆﹐兩眼發直﹐大呼上當。

張大千這個玩笑未免開得有些過火。此後很久﹐羅振玉一直不理睬張大千﹐在心裡耿耿於懷。

三戲陳半丁難堪

畫家兼收藏家陳半丁﹐在當時的中國北方最有名望﹐收藏的名畫精品在北方首屈一指﹐又是一言九鼎的鑒賞權威。而年過二十歲的青年張大千﹐在畫壇上還是個無名的「後生小子」。

有一次﹐陳半丁剛剛搜求到一冊石濤畫頁﹐視為精品﹐貴若掌珠。他喜不自禁﹐特地設下宴席﹐八方邀請藝林名家到家中品酒賞畫。被邀請的名家大師有王雪濤、徐燕孫、陳師曾等人。張大千對石濤的畫向來喜愛﹐聽到這個消息後﹐自然不肯放過﹐便不請自到﹐逕直趕到陳家向陳半丁請教﹐要看一看他收藏的石濤畫冊﹐一飽眼福。陳半丁對這位不速之客的「後生小子」自然沒怎麼放在眼裡﹐叫他等客人來齊後一起觀看。

當陳家的客廳裡聚齊應邀來的所有嘉賓﹐陳半丁這才叫家人將畫冊取出﹐慢慢地展現在明亮的燈光下。頓時﹐客廳裡一片讚嘆聲、叫好聲。陳半丁手摸下巴﹐矜持地微笑著﹐好不得意。客人們的讚嘆叫好﹐實際上是對他的畫冊鑒賞力的肯定。

張大千走過去﹐踮腳朝桌上的畫冊一瞥﹐卻「噗哧」一下笑出聲來。眾嘉賓對這位「後生小子」的無禮舉動很不高興﹐紛紛投來責備的目光。

陳半丁問張大千「有何賜教」。張大千說﹔「原來是這個冊子呀﹐我早就知道了。」陳不信﹐他無法想像這麼名貴的畫冊怎麼會讓一個無名小卒輕易見到。要張大千說說畫冊內容。於是張大千立馬說出第一頁畫的是什麼﹐第二頁畫的是什麼﹐第三頁畫的是什麼……題的什麼款﹐鈐的什麼印等﹐一一道來。陳半丁和客人們一邊翻看一邊對照﹐越看越驚奇。果然﹐這畫冊的內容與張大千所說毫無二致。

陳半丁百思不得其解﹐便問道﹕「這畫冊你也收藏過﹖」張大千得意地說﹕「我哪有錢買得起這價值連城的畫冊﹐這是我仿摹畫的﹗」陳半丁愣了半晌﹐接著板起臉﹐訓斥年輕人說大話﹐為人不誠實。張大千見大家都不信自己能仿真石濤畫﹐便拿起筆﹐當著眾名家的面﹐當場仿摹了一幅畫冊上的石濤畫﹐這才令陳半丁和眾賓客目瞪口呆﹐幡然信服。

這件事不僅令陳半丁尷尬得難以下台﹐連在場的所有名家大師臉上都不好看。堂堂中國北方畫壇巨匠、鑒賞權威﹐竟被一個無名小輩開了一個大玩笑。

類似這樣上張大千仿摹畫的故事還有很多﹐年輕氣盛的張大千無所不能仿﹐有仿必亂真﹐確是畫壇上一位仿摹高手。

但張大千畢竟是張大千﹐他要畫自己的畫﹐師古而不泥古。有人曾請他在所仿石濤畫上題跋﹐他欣然命筆﹕「昔年唯恐其不入﹐今則唯恐其不出」。他不拘於石濤、八大山人等幾位清代大師﹐而進一步上溯唐、宋、元、明﹐縱橫百家﹐恣意揮灑﹐取唐人的氣勢﹐宋人的法度﹐元、明的意境﹐上下千年﹐融會貫通﹐終成為飲譽國內外的中國畫一代畫家﹐得到後人敬仰。

.z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