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詩經 卷四


詩經  卷四

小雅

鹿鳴之什·鹿鳴 161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
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賓,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樂且湛。我有旨酒,以燕樂嘉賓之心。

鹿鳴之什·四牡 162

四牡騑騑,周道倭遲。豈不懷歸?王事靡盬,我心傷悲。
四牡騑騑,嘽嘽駱馬,豈不懷歸?王事靡盬,不遑啟處。
翩翩者鵻,載飛載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將父。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
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

鹿鳴之什·皇皇者華 163

皇皇者華,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懷靡及。
我馬維駒,六轡如濡。載馳載驅,周爰咨諏。
我馬維騏,六轡如絲。載馳載驅,周爰咨謀。
我馬維駱,六轡沃若。載馳載驅,周爰咨度。
我馬維骃,六轡既均。載馳載驅,周爰咨詢。

鹿鳴之什·常棣 164

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每有良朋,況也詠嘆。
兄弟鬩于墻,外御其務。每有良朋,烝也無戎。
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儐爾籩豆,飲酒之飫。兄弟既具,和樂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湛。
宜爾室家,樂爾妻帑。是究是圖,亶其然乎?

鹿鳴之什·伐木 165

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穀,遷于喬木。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相彼鳥矣,猶求友聲;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伐木許許,釃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諸父。寧適不來,微我弗顧。於粲灑掃,陳饋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諸舅。寧適不來,微我有咎。
伐木于阪,釃酒有衍。籩豆有踐,兄弟無遠。民之失德,乾餱以愆。有酒湑我,無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飲此湑矣。

鹿鳴之什·天保 166

天保定爾,亦孔之固;俾爾單厚,何福不除?俾爾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爾,俾爾戩穀;罄無不宜,受天百祿。降爾遐福,維日不足。
天保定爾,以莫不興;如山如阜,如岡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嘗,于公先王。君曰:「卜爾,萬壽無疆。」
神之吊矣,詒爾多福;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群黎百姓,遍為爾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

鹿鳴之什·采薇 167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
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
憂心烈烈,載饑載渴;我戍未定,靡使歸聘。
采薇采薇!薇亦剛止。曰歸曰歸!歲亦陽止。
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
彼爾維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
戎車既駕,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捷。
駕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
四牡翼翼,象弭魚服;豈不曰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
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鹿鳴之什·出車 168

我出我車,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來矣!
召彼仆夫,謂之載矣!王事多難,維其棘矣!
我出我車,于彼郊矣!設此旐矣,建彼旄矣!
彼旟旐斯,胡不旆旆?憂心悄悄,仆夫況瘁。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旗旐央央。
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昔我往矣,黍稷方華;今我來思,雨雪載涂。
王事多難,不遑啟居。豈不懷歸?畏此簡書。
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
既見君子,我心則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
執訊獲醜,薄言還歸。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鹿鳴之什·杕杜 169

有杕之杜,有晥其實;王事靡盬,繼嗣我日。
日月陽止,女心傷止,征夫遑止!
有杕之杜,其葉萋萋;王事靡盬,我心傷悲。
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征夫歸止!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憂我父母。
檀車幝幝,四牡痯痯,征夫不遠!
匪載匪來,憂心孔疚;期逝不至,而多為恤。
卜筮偕止,會言近止,征夫邇止!

鹿鳴之什·魚麗 170

魚麗于罶,鲿鯊。君子有酒,旨且多。
魚麗于罶,魴鱧。君子有酒,多且旨。
魚麗于罶,鰋鯉。君子有酒,旨且有。
物其多矣,維其嘉矣。
物其旨矣,維其偕矣。
物其有矣,維其時矣。

南有嘉魚之什·南有嘉魚 171

南有嘉魚,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樂。
南有嘉魚,烝然汕汕。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君子有酒,嘉賓式燕綏之。
翩翩者鵻,烝然來思。君子有酒,嘉賓式燕又思。

南有嘉魚之什·南山有臺 172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樂只君子,萬壽無期。
南山有桑,北山有楊。樂只君子,邦家之光;樂只君子,萬壽無疆。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樂只君子,德音不已。
南山有栲,北山有杻。樂只君子,遐不眉壽?樂只君子,德音是茂。
南山有枸,北山有楰。樂只君子,遐不黃耇?樂只君子,保艾爾後。

南有嘉魚之什·蓼蕭 173

蓼彼蕭斯,零露湑兮。既見君子,我心寫兮。燕笑語兮,是以有譽處兮。
蓼彼蕭斯,零露瀼瀼。既見君子,為龍為光。其德不爽,壽考不忘。
蓼彼蕭斯,零露泥泥。既見君子,孔燕豈弟。宜兄宜弟,令德壽豈。
蓼彼蕭斯,零露濃濃。既見君子,鞗革沖沖,和鸞雝雝,萬福攸同。

南有嘉魚之什·湛露 174

湛湛露斯,匪陽不曦。厭厭夜飲,不醉無歸。
湛湛露斯,在彼豐草。厭厭夜飲,在宗載考。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顯允君子,莫不令德。
其桐其椅,其實離離。豈弟君子,莫不令儀。

南有嘉魚之什·彤弓 175

彤弓弨兮,受言藏之。我有嘉賓,中心貺之。鐘鼓既設,一朝饗之。
彤弓弨兮,受言載之。我有嘉賓,中心喜之。鐘鼓既設,一朝右之。
彤弓弨兮,受言櫜之。我有嘉賓,中心好之。鐘鼓既設,一朝酬之。

南有嘉魚之什·菁菁者莪 176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且有儀。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見君子,我心則喜。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泛泛楊舟,載沉載浮。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南有嘉魚之什·六月 177

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四牡骙骙,載是常服。
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國。
比物四驪,閑之維則。維此六月,既成我服。
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 出征,以佐天子。
四牡修廣,其大有颙。薄伐玁狁,以奏膚公。
有嚴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國。
玁狁匪茹,整居焦獲。侵鎬及方,至于涇陽。
織文鳥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啟行。
戎車既安,如輊如軒。四牡既佶,既佶且閑。
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來歸自鎬,我行永久。
飲御諸友,炰鱉膾鯉。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南有嘉魚之什·采芑 178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菑畝。方叔蒞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乘其四騏,四騏翼翼。路車有奭,簟茀魚服,鉤膺鞗革。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鄉。方叔蒞止,其車三千,旗旐央央。方叔率止,約軧錯衡,八鸞玱玱。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蔥珩。
鴥彼飛隼,其飛戾天,亦集爰止。方叔蒞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鉦人伐鼓,陳師鞠旅。顯允方叔,伐鼓淵淵,振旅闐闐。
蠢爾蠻荊,大邦為讎!方叔元老,克壯其猶。方叔率止,執訊獲醜。戎車嘽嘽,嘽嘽焞焞,如霆如雷。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

南有嘉魚之什·車攻 179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四牡龐龐,駕言徂東。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東有甫草,駕言行狩。
之子于苗,選徒囂囂。建旐設旄,搏獸于敖。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舄,會同有繹。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矢如破。
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徒御不驚,大庖不盈。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南有嘉魚之什·吉日 180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群醜。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從,天子之所。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賓客,且以酌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