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詩經 卷八


詩經  卷八

周頌

清廟之什·清廟 266

於穆清廟,肅雍顯相。濟濟多士,秉文之德。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不顯不承?無射於人斯。

清廟之什·維天之命 267

維天之命,於穆不已。於乎不顯!文王之德之純。假以溢我,我其收之。駿惠我文王,曾孫篤之。

清廟之什·維清 268

維清緝熙,文王之典。肇禋。迄用有成,維周之禎。

清廟之什·烈文 269

烈文辟公,錫茲祉福,惠我無疆,子孫保之。無封靡于爾邦,維王其崇之。念茲戎功,繼序其皇之。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不顯維德,百辟其刑之。於乎!前王不忘。

清廟之什·天作 270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彼徂矣,岐有夷之行。子孫保之。

清廟之什·昊天有成命 271

昊天有成命,二後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緝熙,單厥心,肆其靖之。

清廟之什·我將 272

我將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儀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伊嘏文王,既右饗之。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清廟之什·時邁 273

時邁其邦,昊天其子之,實右序有周。薄言震之,莫不震疊。懷柔百神,及河喬岳。允王維後。
明昭有周,式序在位。載戢干戈,載櫜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允王保之。

清廟之什·執競 274

執競武王,無競維烈。不顯成康?上帝是皇。自彼成康,奄有四方,斤斤其明。鐘鼓喤喤,磬筦將將,降福穰穰。降福簡簡,威儀反反。既醉既飽,福祿來反。

清廟之什·思文 275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爾極。貽我來牟,帝命率育,無此疆爾界,陳常于時夏。

臣工之什·臣工 276

嗟嗟臣工,敬爾在公。王厘爾成,來咨來茹。嗟嗟保介,維莫之春。亦又何求?如何新畬?於皇來牟,將受厥明。明昭上帝,迄用康年。命我眾人,庤乃錢镈,奄觀铚艾。

臣工之什·噫嘻 277

噫嘻成王,既昭假爾。率時農夫,播厥百穀。駿發爾私,終三十里。亦服爾耕,十千維耦。

臣工之什·振鷺 278

振鷺于飛,于彼西雍。我客戾止,亦有斯容。在彼無惡,在此無斁。庶幾夙夜,以永終譽。

臣工之什·豐年 279

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臣工之什·有瞽 280

有瞽有瞽,在周之庭。設業設虡,崇牙樹羽,應田縣鼓,鞉磬柷圉。既備乃奏,簫管備舉。喤喤厥聲,肅雍和鳴,先祖是聽。我客戾止,永觀厥成。



臣工之什·潛 281

猗與漆沮,潛有多魚。有鳣有鮪,鰷鲿鰋鯉。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臣工之什·雍 282

有來雍雍,至止肅肅。相維辟公,天子穆穆。於薦廣牡,相予肆祀。假哉皇考,綏予孝子。宣哲維人,文武維後。燕及皇天,克昌厥後。綏我眉壽,介以繁祉。既右烈考,亦右文母。

臣工之什·載見 283


載見辟王,曰求厥章。龍旗陽陽,和鈴央央,鞗革有鸧,休有烈光。率見昭考,以孝以享,以介眉壽。永言保之,思皇多祜。烈文辟公,綏以多福,俾緝熙于純嘏。

臣工之什·有客 284

有客有客,亦白其馬。有萋有且,敦琢其旅。有客宿宿,有客信信。言授之縶,以縶其馬。薄言追之,左右綏之。既有淫威,降福孔夷。

臣工之什·武 285

於皇武王,無競維烈。允文文王,克開厥後。嗣武受之,勝殷遏劉,耆定爾功。

閔予小子之什·閔予小子 286

閔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於乎皇考!永世克孝。

念茲皇祖,陟降庭止。維予小子,夙夜敬止。於乎皇王!繼序思不忘。

閔予小子之什·訪落 287

訪予落止,率時昭考。於乎悠哉!朕未有艾,將予就之,繼猶判渙。維予小子,未堪家多難。紹庭上下,陟降厥家。休矣皇考,以保明其身。

閔予小子之什·敬之 288

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茲。維予小子,不聰敬止。日就月將,學有緝熙于光明。佛時仔肩,示我顯德行。

閔予小子之什·小毖 289

予其懲,而毖後患。莫予荓蜂,自求辛螫。肇允彼桃蟲,拚飛維鳥。未堪家多難,予又集于蓼。

閔予小子之什·載芟 290

載芟載柞,其耕澤澤。千耦其耘,徂隰徂畛。侯主侯伯,侯亞侯旅,侯強侯以。有嗿其馌,思媚其婦,有依其士。

有略其耜,俶載南畝,播厥百穀,實函斯活。驛驛其達,有厭其杰,厭厭其苗,綿綿其麃。載獲濟濟,有實其積,萬億及秭。

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有飶其香,邦家之光。有椒其馨,胡考之寧?匪且有且,匪今斯今,振古如茲。

閔予小子之什·良耜 291

畟畟良耜,俶載南畝,播厥百穀,實函斯活。或來瞻女,載筐及筥。其馕伊黍,其笠伊糾,其镈斯趙,以薅荼蓼。荼蓼朽止,黍稷茂止。獲之挃挃,積之栗栗。其崇如墉,其比如櫛。以開百室。百室盈止,婦子寧止。殺時犉牡,有捄其角。以似以續,續古之人。

閔予小子之什·絲衣 292

絲衣其紑,載弁俅俅。自堂徂基,自羊徂牛。鼐鼎及鼒。兕觥其觩,旨酒思柔。不吳不敖,胡考之休?



閔予小子之什·酌 293

於鑠王師,遵養時晦。時純熙矣,是用大介。我龍受之,蹻蹻王之造。載用有嗣,實維爾公。允師。

閔予小子之什·桓 294

綏萬邦,婁豐年,天命匪解。桓桓武王,保有厥士,于以四方,克定厥家。於昭于天,皇以間之。

閔予小子之什·賚 295

文王既勤止,我應受之,敷時繹思。我徂維求定,時周之命。於繹思。

閔予小子之什·般 296

於皇時周,陟其高山。嶞山喬岳,允猶翕河。敷天之下,裒時之對,時周之命。


魯頌



駉 297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驪有黃,以車彭彭。思無疆,思馬斯臧。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騅有駓,有騂有騏,以車伾伾。思無期,思馬斯才。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驒有駱,有騮有雒。以車繹繹。思無期,思馬斯作。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駰有騢,有駠有魚,以車繹繹。思無邪,思馬斯徂。

有駜 298

有駜有駜,駜彼乘黃。夙夜在公,在公明明。振振鷺,鷺于下。鼓咽咽,醉言舞。于胥樂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牡。夙夜在公,在公飲酒。振振鷺,鷺于飛。鼓咽咽,醉言歸。于胥樂兮。
有駜有駜,駜彼乘駽。夙夜在公,在公載燕。自今以始,歲其有。君子有穀,詒孫子。于胥樂兮。

泮水 299

思樂泮水,薄采其芹。魯侯戾止,言觀其旗。其旗茷茷,鸞聲噦噦。無小無大,從公于邁。
思樂泮水,薄采其藻。魯侯戾止,其馬蹻蹻。其馬昭昭,其音昭昭。載色載笑,匪怒伊教。
思樂泮水,薄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既飲旨酒,永錫難老。順彼長道,屈此群醜。
穆穆魯侯,敬明其德。敬慎威儀,維民之則。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明明魯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宮,淮夷攸服。矯矯虎臣,在泮獻馘;淑問如皋陶,在泮獻囚。
濟濟多士,克廣德心。桓桓于征,狄彼東南。烝烝皇皇,不吳不揚。不告于讻,在泮獻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車孔博,徒御無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爾猶,淮夷卒獲。
翩彼飛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懷我好音。憬彼淮夷,來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金。

閟宮 300

閟宮有恤,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無災無害;彌月不遲,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稚菽麥。奄有下國,俾民稼穡。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纘禹之緒。后稷之孫,實維大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至于文武,纘大王之緒。致天之屆,于牧之野。

無貳無虞,上帝臨女。敦商之旅,克咸厥功。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于魯;大啟爾宇,為周室輔。乃命魯公,俾侯于東;錫之山川,土田附庸。

周公之孫,莊公之子,龍旗承祀,六轡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周公皇祖,亦其福女。

秋而載嘗,夏而楅衡。白牡騂剛,犧尊將將。毛炰胾羹,籩豆大房;萬舞洋洋,孝孫有慶。俾爾熾而昌,俾爾壽而臧。保彼東方,魯邦是常。

不虧不崩,不震不騰。三壽作朋,如岡如陵。公車千乘,朱英綠縢,二矛重弓。公徒三萬,貝胄朱綅,烝徒增增。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則莫我敢承。

俾爾昌而熾,俾爾壽而富。黃髪臺背,壽胥與試。俾爾昌而大,俾爾耆而艾。萬有千歲,眉壽無有害。泰山巖巖,魯邦所詹。奄有龜蒙,遂荒大東,至于海邦。

淮夷來同,莫不率從,魯侯之功。保有鳧繹,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蠻貊,及彼南夷,莫不率從。莫敢不諾,魯侯是若。天錫公純嘏,眉壽保魯;居常與許,復周公之宇。魯侯燕喜,令妻壽母,宜大夫庶士,邦國是有。

既多受祉,黃髪兒齒。徂來之松,新甫之柏,是斷是度,是尋是尺。松桷有舄,路寢孔碩。新廟奕奕,奚斯所作。孔曼且碩,萬民是若。


商頌

那 301

猗與那與!置我鞉鼓。奏鼓簡簡,衎我烈祖。湯孫奏假,綏我思成。鞉鼓淵淵,嘒嘒管聲。既和且平,依我磬聲。於赫湯孫,穆穆厥聲。庸鼓有斁,萬舞有奕。我有嘉客,亦不夷懌。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溫恭朝夕,執事有恪。顧予烝嘗,湯孫之將。

烈祖 302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錫無疆,及爾斯所。既載清酤,賚我思成。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無言,時靡有爭。綏我眉壽,黃耇無疆。約軧錯衡,八鸞鸧鸧,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將。自天降康,豐年穰穰。來假來饗,降福無疆。顧予烝嘗,湯孫之將。

玄鳥 303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後,奄有九有。商之先後,受命不殆,在武丁孫子。武丁孫子,武王靡不勝。龍旗十乘,大糦是承。邦畿千里,維民所止,肇域彼四海。四海來假,來假祁祁。景員維河,殷受命咸宜,百祿是何。

長髪 304

浚哲維商,長髪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國是疆,幅隕既長。有娀方將,帝立子生商。
玄王桓撥,受小國是達,受大國是達。率履不越,遂視既發。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帝命不違,至於湯齊。湯降不遲,聖敬日躋。昭假遲遲,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圍。
受小球大球,為下國綴旒,何天之休?不競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百祿是遒。
受小共大共,為下國駿厖,何天之龍?敷奏其勇。不震不動,不戁不竦,百祿是總。
武王載旆,有虔秉鉞。如火烈烈,則莫我敢曷。苞有三蘗,莫遂莫達,九有有截。韋顧既伐,昆吾夏桀。
昔在中葉,有震且業。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實維阿衡,實左右商王。

殷武 305

撻彼殷武,奮伐荊楚,穼入其阻,裒荊之旅。有截其所,湯孫之緒。
維女荊楚,居國南鄉。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辟,設都于禹之績。歲事來辟,勿予禍適。稼穡匪解。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不僭不濫,不敢怠遑。命于下國,封建厥福。
商邑翼翼,四方之極。赫赫厥聲,濯濯厥靈。壽考且寧,以保我後生。
陟彼景山,松柏丸丸。是斷是遷,方斫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閑,寢成孔安!

 

Home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