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lan Xinde's Ci (Poems) -

納蘭性德(1655-1685),本名成德,為避太子諱改性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康熙十五年進士,授乾清門侍衛。他是清大學士明珠的公子,文學成就以詞為最。共存詞三百四十二首,尤以小令見長,時人譽為“清代第一詞人”。著有《通志堂集》、《飲水詞》等。

納蘭性德詞全集《飲水詞》

|[big5] | [gb] | [jpg] |

 

夢江南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 ?急雪乍翻香閣絮,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菩薩蠻

蕭蕭幾葉風兼雨,離人偏識長更苦。欹枕數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驚被薄,淚與燈花落。無處不傷心,輕塵在玉琴。

 

 

菩薩蠻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見殘紅舞。不忍覆餘觴,臨風淚數行。
粉香看又別,空剩當時月。月也異當時,淒清照鬢絲。

 

菩薩蠻

春雲吹散湘簾雨,絮黏蝴蝶飛還住。人在玉樓中,樓高四面風。
柳煙絲一把,暝色籠鴛瓦。休近小闌幹,夕陽無限山。

 

 

菩薩蠻

隔花才歇簾纖雨,一聲彈指渾無語。梁燕自雙歸,長條脈脈垂。
小屏山色遠,妝薄鉛華淺。獨自立瑤階,透寒金縷鞋。

 

 

菩薩蠻

晶簾一片傷心白,雲鬟香霧成遙隔。無語問添衣,桐陰月已西。
西風鳴絡緯,不許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淚欲流。

 

 

臨江仙

點滴芭蕉心欲碎,聲聲催憶當初。欲眠還展舊時書。鴛鴦小字,猶記手生疏。
倦眼乍低緗帙亂,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燈孤。料應情盡,還道有情無?

 

 

臨江仙

昨夜箇人曾有約,嚴城玉漏三更。一u新月幾疏星。夜闌猶未寢,人靜鼠窺燈。
原是瞿唐風間阻,錯教人恨無情。小闌幹外寂無聲。幾回腸斷處,風動攎花鈴。

 

 

虞美人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陽何事近黃昏,不道人間猶有未招魂。
銀箋別夢當時句,密綰同心苣。為伊判作夢中人,長向畫圖清夜喚真真。

 

 

虞美人

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淒涼別後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過,山枕檀痕涴。憶來何事最銷魂,第一折技花樣畫羅裙。

 

 

虞美人

銀床淅瀝青梧老,屧粉秋蛩掃。采香行處蹙連錢,拾得翠翹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虞美人(秋夕信步)

愁痕滿地無人省,露濕琅玕影。閑階小立倍荒涼。還剩舊時月色在瀟湘。
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紅箋向壁字模糊,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

 

 

鬢雲松令

枕函香,花徑漏。依約相逢,絮語黃昏後。時節薄寒人病酒,鏟地梨花,徹夜東風瘦。
掩銀屏,垂翠袖。何處吹簫,脈脈情微逗。腸斷月明紅豆蔻,月似當時,人似當時否?

 

 

青衫濕 悼亡

近來無限傷心事,誰與話長更?從教分付,綠窗紅淚,早雁初鶯。
當時領略,而今斷送,總負多情。忽疑君到,漆燈風颭,癡數春星。

 

 

沁園春 (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淡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雲:“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後感賦)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閑時,並吹戲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只靈飆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發、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葉,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回腸。

 

 

於中好 七月初四夜風雨,其明日是亡婦生辰

塵滿疏簾素帶飄,真成暗度可憐宵。幾回偷拭青衫淚,忽傍犀奩見翠翹。
惟有恨,轉無聊。五更依舊落花朝。衰楊葉盡絲難盡,冷雨淒風打畫橋。

 

 

南鄉子 為亡婦題照

淚咽卻無聲,只向從前悔薄情,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泣盡風簷夜雨鈴。

 

 

金縷曲 亡婦忌日有感

此恨何時已。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料也覺、人間無味。不及夜台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竟抛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中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待結箇、他生知已。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堙C清淚盡,紙灰起。

 

 

蝶戀花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u說。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蝶戀花

又到綠楊曾折處,不語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連天無意緒,雁聲遠向蕭關去。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明日客程還幾許,沾衣況是新寒雨。

 

 

山花子

林下荒苔道韞家,生憐玉骨委塵沙。愁向風前無處說,數歸鴉。
半世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綿吹欲碎,繞天涯。

 

 

清平樂

淒淒切切,慘淡黃花節。夢堹z聲渾未歇,那更亂蛩悲咽。
塵生燕子空樓,抛殘弦索床頭。一樣曉風殘月,而今觸緒添愁。

 

 

清平樂

風鬟雨鬢,偏是來無准。倦倚玉蘭看月暈,容易語低香近。
軟風吹過窗紗,心期便隔天涯。從此傷春傷別,黃昏只對梨花。

 

 

如夢令

正是轆轤金井,滿砌落花紅冷。驀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難定。誰省,誰省。從此簟紋燈影。

 

 

如夢令

黃葉青苔歸路,屧粉衣香何處。消息竟沈沈,今夜相思幾許。秋雨,秋雨,一半因風吹去。

 

 

如夢令

纖月黃昏庭院,語密翻教醉淺。知否那人心?舊恨新歡相半。誰見?誰見?珊枕淚痕紅泫。

 

 

采桑子

彤霞久絕飛瓊字,人在誰邊。人在誰邊,今夜玉清眠不眠。
香銷被冷殘燈滅,靜數秋天。靜數秋天,又誤心期到下弦。

 

 

采桑子

誰翻樂府淒涼曲?風也蕭蕭,雨也蕭蕭,瘦盡燈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采桑子

冷香縈遍紅橋夢,夢覺城笳。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箜篌別後誰能鼓,腸斷天涯。暗捐韶華,一縷茶煙透碧紗。

 

 

采桑子

桃花羞作無情死,感激東風。吹落嬌紅,飛入窗間伴懊儂。
誰憐辛苦東陽瘦,也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處濃。

 

 

采桑子

海天誰放冰輪滿,惆悵離情。莫說離情,但值良宵總淚零。
只應碧落重相見,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剛作愁時又憶卿。

 

 

采桑子

撥燈書盡紅箋也,依舊無聊。玉漏迢迢,夢奡H花隔玉簫。
幾竿修竹三更雨,葉葉蕭蕭。分付秋潮,莫誤雙魚到謝橋。

 

 

采桑子

涼生露氣湘弦潤,暗滴花梢。簾影誰搖,燕蹴風絲上柳條。
舞z鏡匣開頻掩,檀粉慵調。朝淚如潮,昨夜香衾覺夢遙。

 

 

采桑子

土花曾染湘娥黛,鉛淚難消。清韻誰敲,不是犀椎是鳳翹。
只應長伴端溪紫,割取秋潮。鸚鵡偷教,方響前頭見玉簫。

 

 

采桑子

白衣裳憑朱闌立,涼月趖西。點鬢霜微,歲晏知君歸不歸?
殘更目斷傳書雁,尺素還稀。一味相思,准擬相看似舊時。

 

 

采桑子

謝家庭院殘更立,燕宿雕粱。月度銀牆,不辨花叢那瓣香?
此情已自成追憶,零落鴛鴦。雨歇微涼,十一年前夢一場。

 

 

采桑子

而今才道當時錯,心緒淒迷。紅淚偷垂,滿眼春風百事非。
情知此後來無計,強說歡期。一別如斯,落盡犁花月又西。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葯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落花時

夕陽誰喚下樓梯,一握香荑。回頭忍笑階前立,總無語,也依依。
箋書直恁無憑據,休說相思。勸伊好向紅窗醉,須莫及,落花時。

 

 

河傳

春淺,紅怨。掩雙環,微雨花間畫閑。無言暗將紅淚彈。闌珊,香銷輕夢還。
斜倚畫屏思往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記當時,垂柳絲,花枝,滿庭蝴蝶兒。

 

 

浣溪沙

記綰長條欲別難。盈盈自此隔銀灣。便無風雪也摧殘。
青雀幾時裁錦字,玉蟲連夜剪春幡。不禁辛苦況相關。

 

 

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沈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浣溪沙

蓮漏三聲燭半條,杏花微雨濕輕弰,那將紅豆寄無聊?
春色已看濃似酒,歸期安得信如潮,離魂入夜倩誰招?

 

 

浣溪沙

風髻抛殘秋草生。高梧濕月冷無聲。當時七夕記深盟。
信得羽衣傳鈿合,悔教羅襪葬傾城。人間空唱雨淋鈴。

 

 

浣溪沙

一半殘陽下小樓,朱簾斜控軟金u。倚欄無緒不能愁。
有箇盈盈騎馬過,薄妝淺黛亦風流。見人羞澀卻回頭。

 

 

攤破浣溪沙

風絮飄殘已化萍,泥蓮剛倩藕絲縈;珍重別拈香一瓣,記前生。
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又到斷腸回首處,淚偷零。

 

 

相見歡

落花如夢淒迷,麝煙微,又是夕陽潛下小樓西。
愁無限,消瘦盡,有誰知?閑教玉籠鸚鵡念郎詩。

 

 

減字木蘭花

燭花搖影,冷透疏衾剛欲醒。待不思量,不許孤眠不斷腸。
茫茫碧落,天上人間情一諾。銀漢難通,穩耐風波願始從。

 

 

減字木蘭花

相逢不語,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暈紅潮,斜溜鬟心只鳳翹。
待將低喚,直為凝情恐人見。欲訴幽懷,轉過回闌叩玉釵。

 

 

木蘭花令 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浪淘沙

夜雨做成秋,恰上心頭,教他珍重攎風流。端的為誰添病也,更為誰羞?
密意未曾休,密願難酬。珠簾四卷月當樓。暗憶歡期真似夢,夢也須留。

 

 

浪淘沙

紅影濕幽窗,瘦盡春光。雨餘花外卻斜陽。誰見薄衫低髻子,抱膝思量。
莫道不淒涼,早近持觴。暗思何事斷人腸。曾是向他春夢堙A瞥遇回廊。

 

 

鷓鴣天 離恨

背立盈盈故作羞,手挼梅蕊打肩頭。欲將離恨尋郎說,待得郎歸恨卻休。
雲澹澹,水悠悠,一聲橫笛鎖空樓。何時共泛春溪月,斷岸垂楊一葉舟。

 

 

生查子
東風不解愁,偷展湘裙衩。獨夜背紗籠,影著纖腰畫。
爇盡水沈煙,露滴鴛鴦瓦。花骨冷宜香,小立櫻桃下。

 

 

生查子
惆悵彩雲飛,碧落知何許?不見合歡花,空倚相思樹。
總是別時情,那得分明語。判得最長宵,數盡厭厭雨。

 

 

荷葉杯
知己一人誰是?已矣。贏得誤他生。有情終古似無情,別語悔分明。
莫道芳時易度,朝暮。珍重好花天。為伊指點再來緣,疏雨洗遺鈿。

 

憶江南 宿雙林禪院有感

心灰盡,有髮未全僧。風雨消磨生死別,似曾相識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搖落後,清吹那堪聽。淅瀝暗飄金井葉,乍聞風定又鐘聲,薄福薦傾城。

 

 

玉連環影

何處幾葉蕭蕭雨。濕盡簷花,花底人無語。掩屏山,玉爐寒。誰見兩眉愁聚倚闌幹。

 

 

浣溪沙

消息誰傳到拒霜?兩行斜雁碧天長,晚秋風景倍淒涼。
銀蒜押簾人寂寂,玉釵敲燭信茫茫。黃花開也近重陽。

 

 

浣溪沙

誰道飄零不可憐,舊遊時節好花天,斷腸人去自經年。
一片暈紅才著雨,幾絲柔綠乍和煙。倩魂銷盡夕陽前。

 

 

南鄉子

煙暖雨初收,落盡繁花小院幽。摘得一雙紅豆子,低頭,說著分攜淚暗流。
人去似春休,卮酒曾將酹石尤。別自有人桃葉渡,扁舟,一種煙波各自愁。

 

 

天仙子

月落城烏啼未了,起來翻為無眠早。薄霜庭院怯生衣,心悄悄,紅闌繞,此情待共誰人曉?

 

 

蝶戀花

眼底風光留不住,和暖和香,又上雕鞍去。欲倩煙絲遮別路,垂楊那是相思樹。
惆悵玉顏成間阻,何事東風,不作繁華主。斷帶依然留乞句,斑騅一繫無尋處。

 

 

謁金門

風絲裊,水浸碧天清曉。一鏡濕雲清未了,雨晴春草草。
夢婸期魚眻翩C簾外落花紅小。獨睡起來情悄悄,寄愁何處好?

 

 

金人捧露盤 淨業寺觀蓮,有懷蓀友

藕風輕,蓮露冷,斷虹收,正紅窗、初上簾u。田田翠蓋,趁斜陽魚浪香浮。此時畫閣垂楊岸,睡起梳頭。
舊遊蹤,招提路,重到處,滿離憂。想芙蓉湖上悠悠。紅衣狼藉,臥看桃葉送蘭舟。午風吹斷江南夢,夢媯湢搳C

 

 

夢江南

新來好,唱得虎頭詞。一片冷香惟有夢,十分清瘦更無詩。標格早梅知。

 

 

清平樂 憶梁汾

才聽夜雨,便覺秋如許。繞砌蛩螿人不語,有夢轉愁無據。
亂山千疊橫江,憶君遊倦何方。知否小窗紅燭。照人此夜淒涼.

 

 

金縷曲 慰西溟

何事添淒咽?但由他、天公簸弄,莫教磨涅。失意每多如意少,終古幾人稱屈。須知道、福因才折。獨臥藜床看北斗,背高城、玉笛吹成血。聽譙鼓,二更徹。
丈夫未肯因人熱,且乘閑、五湖料理,扁舟一葉。淚似秋霖揮不四,灑向野田黃蝶。須不羨、承明班列。馬跡車塵忙未了,任西風、吹冷長安月。又蕭寺,花如雪。

 

 

金縷曲 薑西溟言別,賦此贈之

誰復留君住?嘆人生、幾翻離合,便成遲暮。最憶西窗同翦燭,卻話家山夜雨。不道只、暫時相聚。袞袞長江蕭蕭木,送遙天、白雁哀鳴去。黃葉下,秋如許。
曰歸因甚添愁緒。料強似、冷煙寒月,棲遲梵宇。一事傷心君落魄,兩鬢飄蕭未遇。有解憶、長安兒女。裘敝入門空太息,信古來、才命真相負。身世恨,共誰語。

 

 

點絳唇

小院新涼,晚來頓覺羅衫薄。不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蕭寺憐君,別緒應蕭索。西風惡,夕陽吹角,一陣槐花落。

 

 

百字令 宿漢兒村

無情野火,趁西風燒遍、天涯芳草。榆塞重來冰雪堙A冷入鬢絲吹老。牧馬長嘶,征笳亂動,拼入愁懷抱。定知今夕,庾郎瘦損多少。
便是腦滿腸肥,尚難消受,此荒煙落照。何況文園憔悴後,非復酒壚風調。回樂峰寒,受降城遠,夢向家山繞。茫茫百感,憑高唯有清嘯。

 

 

浣溪沙
欲寄愁心朔雁邊,西風濁酒慘離顏。黃花時節碧雲天。
古戍烽煙迷斥堠,夕陽村落解鞍韉。不知征戰幾人還。

 

 

浣溪沙

身向雲山那畔行。北風吹斷馬嘶聲。深秋遠塞若為情。
一抹晚煙荒戍壘,半竿斜日舊關城。古今幽恨幾時平。

 

 

浣溪沙

已慣天涯莫浪愁,寒雲衰草漸成秋。漫因睡起又登樓。
伴我蕭蕭惟代馬,笑人寂寂有牽牛。勞人只合一生休。

 

 

浣溪沙

萬堻惜s萬堥F,誰將綠鬢鬥霜華。年來強半在天涯。
魂夢不離金屈戍,畫國親展玉鴉叉。生憐瘦減一分花。

 

 

浣溪沙

楊柳千條送馬蹄,北來征雁舊南飛,客中誰與換春衣。
終古閑情歸落照,一春幽夢逐遊絲,信回剛道別多時。

 

 

相見歡

微雲一抹遙峰,冷溶溶,恰與個人清曉畫眉同。
紅蠟淚,青綾被,水沈濃,卻與黃茅野店聽西風。

 

 

南歌子 古戍

古戍飢鳥集,荒城野雉飛。何年劫火剩殘灰,試看英雄碧血,滿龍堆。
玉帳空分壘,金笳已罷吹。東風回首盡成非,不道興亡命也,豈人為。

 

 

浪淘沙 望海

蜃闕半模糊,踏浪驚呼。任將蠡測笑江湖。沐日光華還浴月,我欲乘桴。
釣得六鱉無?竿拂珊瑚。桑田清淺問麻姑。水氣浮天天接水,那是蓬壺?

 

 

好事近

馬首望青山,零落繁華如此。再向斷煙衰草,認蘚碑題字。
休尋折戟話當年,只灑悲秋淚。斜日十三陵下,過新豐獵騎。

 

 

采桑子 九日

深秋絕塞誰相憶,木葉蕭蕭。鄉路迢迢。六曲屏山和夢遙。
佳時倍惜風光別,不為登高。只覺魂銷。南雁歸時更寂寥。

 

 

南樓令 塞外重九

古木向人秋,驚蓬掠鬢稠。是重陽、何處堪愁。記得當年惆悵事,正風雨,下南樓。
斷夢幾能留,香魂一哭休。怪涼蟬、空滿衾裯。霜落烏啼渾不睡,偏想出,舊風流。

 

 

點絳唇 黃花城早望

五夜光寒,照來積雪平於棧。西風何限,自起披衣看。
對此茫茫,不覺成長嘆。何時旦,曉星欲散,飛起平沙雁。

 

 

蝶戀花 出塞

今古河山無定拒。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滿目荒涼誰可語?西風吹老丹楓樹。
從前幽怨應無數。城赤髐遄A青塚黃昏路。一往情深深幾許?深山夕照深秋雨。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如夢令

萬帳窮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歸夢隔狼河,又被河聲攪碎。還睡,還睡,解道醒來無味。

 

 

菩薩蠻

朔風吹散三更雪,倩魂猶戀桃花月。夢好莫催醒,由他好處行。
無端聽畫角,枕畔紅冰薄。塞馬一聲嘶,殘星拂大旗。

 

 

菩薩蠻

為春憔悴留春住,那禁半霎催歸雨。深巷賣櫻桃,雨餘紅更嬌。
黃昏清淚閣,忍便花飄泊。消得一聲鶯,東風三月情。

 

 

菩薩蠻

問君何事輕離別,一年能幾團圓月。楊柳乍如絲,故園春盡時。
春歸歸不得,兩槳松花隔。舊事逐寒潮,啼鵑恨未消

 

 

菩薩蠻

榛荊滿眼山城路,征鴻不為愁人住。何處是長安,濕雲吹雨寒。
絲絲心欲碎,應是悲秋淚。淚向客中多,歸時又奈何。

 

 

菩薩蠻

黃雲紫塞三千里,女牆西畔啼鳥起。落日萬山寒,蕭蕭獵馬還。
笳聲聽不得,入夜空城黑。秋夢不歸家,殘燈落碎花。

 

 

清平樂

煙輕雨小,望堳C難了。一縷斷虹垂樹杪,又是亂山殘照。
憑高目斷征途,暮雲千里平蕪。日夜河流東下,錦書應托雙魚。

 

 

清平樂

參橫月落,客緒從誰托。望堮a山雲漠漠,似有紅樓一角。
不如意事年年,消磨絕塞風煙。輸與五陵公子,此時夢繞花前。

 

 

清平樂 彈琴峽題壁

泠泠徹夜,誰是知音者?如夢前朝何處也,一曲邊愁難寫。
極天關塞雲中,人隨雁落西風。喚取紅襟翠袖,莫教淚灑英雄。

 

 

於中好

誰道陰山行路難。風毛雨血萬人歡。松梢露點沾鷹紲,蘆葉溪深沒馬鞍。
依樹歇,映林看。黃羊高宴簇金盤。蕭蕭一夕霜風緊,卻擁貂裘怨早寒。

 

 

於中好

別緒如絲睡不成,那堪孤枕夢邊城。因聽紫塞三更雨,卻憶紅樓半夜燈。
書鄭重,恨分明,天將愁味釀多情。起來呵手封題處,偏到鴛鴦兩字冰。

 

 

於中好

雁貼寒雲次第飛,向南猶自怨歸遲。誰能瘦馬關山道,又到西風撲鬢時。
人杳杳,思依依,更無芳樹有鳥啼。憑將掃黛窗前月,持向今朝照別離。

 

 

生查子

短焰剔殘花,夜久邊聲寂。倦舞卻聞雞,暗覺青綾濕。
天水接冥濛,一角西南白。欲渡浣花溪,遠夢輕無力。

 

 

滿庭芳

堠雪翻鴉,河冰躍馬,驚風吹度龍堆。陰燐夜泣,此景總堪悲。待向中宵起舞,無人處、那有村雞。只應是,金笳暗拍,一樣淚沾衣。
須知今古事,棋枰勝負,翻覆如斯。嘆紛紛蠻觸,回首成非。剩得幾行青史,斜陽下、斷碣殘碑。年華共,混同江水,流去幾時回。

 

 

踏莎行

倚柳題箋,當花側帽,賞心應比驅馳好。錯教雙鬢受東風,看吹綠影成絲早。
金殿寒鴉,玉階春草,就中冷暖和誰道?小樓明月鎮長閑,人生何事緇塵老。

 

 

浣溪沙

十奡禰載酒遊,青簾低映白萍洲。西風聽徹采菱謳。
沙岸有時雙袖擁,畫船何處一竿收。歸來無語晚妝樓。

 

 

漁父

收卻綸竿落照紅,秋風寧為翦芙蓉。
人淡淡,水濛濛,吹入蘆花短笛中。

 

 

點絳唇 詠風蘭

別樣幽芬,更無濃艷開處。淩波欲去,且為東風住。
忒煞蕭疏,怎耐秋如許?還還留取,冷香半縷,第一湘江雨。

 

 

眼兒媚 詠梅

莫把瓊花比澹妝,誰似白霓裳。別樣清幽,自然標格,莫近軸。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與淒涼。可憐遙夜,冷煙和月,疏影橫窗。

 

 

臨江仙 孤雁

霜冷離鴻驚失伴,有人同病相憐。擬憑尺素寄愁邊,愁多書屢易,雙淚落燈前。
莫對月明思往事,也知消減年年。無端嘹唳一聲傳,西風吹只影,剛是早秋天。

 

 

卜運算元 新柳

嬌軟不勝垂,瘦怯那禁舞。多事年年二月風,翦出鵝黃縷。
一種可憐生,落日和煙雨。蘇小門前長短條,即漸迷行處。

 

 

臨江仙 寒柳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疏疏一樹五更寒。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最是繁絲搖落後,轉教人憶春山。湔裙夢斷續應難。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采桑子

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
謝娘別後誰能惜,飄泊天涯。寒月悲笳,萬埵霅溼v海沙。

 

 

減字木蘭花 新月

晚妝欲罷,更把纖眉臨鏡畫。准待分明,和雨和煙兩不勝。
莫教星替,守取團圓終必遂。此夜紅樓,天上人間一樣愁。

 

 

望江南 詠弦月

初八月,半鏡上青霄。斜倚畫闌嬌不語,暗移梅影過紅橋,裙帶北風飄。

 

 

浣溪沙 薑女廟

海色殘陽影斷霓,寒濤日夜女郎祠。翠鈿塵網上蛛絲。
澄海樓高空極目,望夫石在且留題。六王如夢祖龍非。

 

 

浣溪沙 紅橋懷古,和王阮亭韻

無恙年年汴水流。一聲水調短亭秋。舊時明月照揚州。
曾是長隄牽錦纜,綠楊清瘦至今愁。玉u斜路近迷樓。

 

 

于中好 詠史

馬上吟成促渡江,分明閑氣屬閨房。生憎久閉金鋪暗,花冷回心玉一床。
添哽咽,足淒涼。誰教生得滿身香。只今西海年年月,猶為蕭家照斷腸。

 

 

采桑子

那能寂寞芳菲節,欲話生平。夜已三更。一闋悲歌淚暗零。
須知秋葉春花促,點鬢星星。遇酒須傾,莫問千秋萬歲名。

 

 

點絳唇

一種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庚郎未老,何事傷心早?
素壁斜輝,竹影橫窗掃。空房悄,鳥啼欲曉,又下西樓了。

 

 

朝中措

蜀弦秦柱不關情,盡日掩雲屏。已惜輕翎退粉,更嫌弱絮為萍。
東風多事,餘寒吹散,烘暖微酲。看盡一簾紅雨,為誰親繫花鈴?

 

 

天仙子 淥水亭秋夜

水浴涼蟾風入袂,魚鱗觸損金波碎。好天良夜酒盈樽,心自醉,愁難睡,西南月落城鳥起。

 

 

浣溪沙

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媥苭郊矷C

 

 

浣溪沙

伏雨朝寒悉不勝,那能還傍杏花行。去年高摘鬥輕盈。
漫惹爐煙雙袖紫,空將酒暈一衫青。人間何處問多情。

 

 

虞美人

殘燈風滅爐煙冷,相伴唯孤影。判叫狼藉醉清樽,為問世間醒眼是何人。
難逢易散花間酒,飲罷空搔首。閑愁總付醉來眠,只恐醒時依舊到樽前。

 

 

風流子 秋郊射獵

平原草枯矣,重陽後,黃葉樹騷騷。記玉勒青絲,落花時節,曾逢拾翠,忽聽吹簫。今來是、燒痕殘碧盡,霜影亂紅凋。秋水映空,寒煙如績,皂雕飛處,天慘雲高。
人生須行樂,君知否。容易兩鬢蕭蕭。自與東君作別,揭a無聊。算功名何許,此身博得,短衣射虎,沽酒西郊。便向夕陽影堙A倚馬揮毫。

 

 

清平樂

將愁不去,秋色行難住。六曲屏山深院宇,日日風風雨雨。
雨晴籬菊初香,人言此日重陽。回首涼雲暮葉,黃昏無限思量。

 

 

琵琶仙 中秋

碧海年年,試問取、冰輪為誰圓缺?吹到一片秋香,清輝了如雪。愁中看好天良夜,知道盡成悲咽。只影而今,那堪重對,舊時明月。
花徑堙B戲捉迷藏,曾惹下蕭蕭井梧葉。記否輕紈小扇,又幾番涼熱。只落得、填膺百感,總茫茫、不關離別。一任紫玉無情,夜寒吹裂。

 

 

菩薩蠻

曉寒瘦著西南月,丁丁漏箭餘香咽。春已十分宜,東風無是非。
蜀魂羞顧影,玉照斜紅冷。誰唱《後庭花》,新年憶舊家。

 

 

於中好

獨背諓隄上小樓,誰家玉笛韻偏幽。一行白雁遙天暮,幾點黃花滿地秋。
驚節序,嘆沈浮,穠華如夢水東流。人間所事堪惆悵,莫向橫塘問舊遊。

 

 

於中好

小構園林寂不嘩,疏籬曲徑仿山家。晝長吟罷風流子,忽聽楸枰響碧紗。
添竹石,伴煙霞。擬憑尊酒慰年華。休嗟髀堣等穻蛂A努力春來自種花。

 

 

水調歌頭 題西山秋爽圖

空山梵音靜,水月影俱沈。悠然一境人外,都不許塵侵。歲晚憶曾遊處,猶記半竿斜照,一抹映疏林。絕頂茅庵堙A老衲正孤吟。
雲中錫,溪頭釣,澗邊琴。此生著歲兩屐,誰識臥遊心。准擬乘風歸去,錯向槐安回首,何日得投簪。布襪青鞋約,但向畫圖尋。

 

 

明月棹孤舟 海澱

一片亭亭空凝佇。趁西風霓裳偏舞。白鳥驚飛,菰蒲葉亂,斷續浣紗人語。
丹碧駁殘秋夜雨。風吹去采菱越女。轆轤聲斷,昏鴉欲起,多少博山情緒。

 

 

昭君怨

暮雨絲絲吹濕,倦柳愁荷風急。瘦骨不禁秋,總成愁。
別有心情怎說。未是訴愁時節。譙鼓已三更,夢須成。

 

 

赤棗子

風淅淅,雨績績。難怪春愁細細添。記不分明疑是夢,夢來還隔一重簾。

 

 

臨江仙

絲雨如塵雲著水,嫣香碎拾吳宮。百花冷暖避東風,酷憐嬌易散,燕子學偎紅。
人說病宜隨月減,懨懨卻與春同。可能留蝶抱花叢,不成雙夢影,翻笑杏梁空。

 

 

酒泉子

謝欲荼蘼,一片月明如水。篆香消,猶未睡,早鴉啼。
嫩寒無賴羅衣薄,休傍闌杆角。最愁人,燈欲落,雁還飛。


Complete Nalan Xinde [GB] Selected Nalan Xinde | Return to Poetry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