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 BanQiao's Ci (Poems) -

[Cheng Ban-chiao]





Return to [Poetry Page] | [Zheng BanQiao Page] |

念奴嬌 鄭板橋

 
  

01 其一  ☉ 石頭城     懸岩千尺,借歐刀吳斧,削成城郭。     千里金城回不盡,萬里洪濤噴薄。     王浚樓船,旌麾直指,風利何曾泊。     船頭列炬,等閑燒斷鐵索。     而今春去秋來,一江煙雨,萬點征鴻掠。     叫盡六朝興廢事,叫斷孝陵殿閣。     山色蒼涼,江流悍急,潮打空城腳。  數聲漁笛,蘆花風起作作。 【注釋】 歐刀吳斧﹕《後漢書.虞詡傳》,“寧臥歐刀,以示遠近。”歐刀,行刑的刀。 吳斧指吳剛砍桂樹的斧。 風利何曾泊﹕據《晉書.王浚傳》,晉帝要浚到秣陵後受王渾調度,船過秣陵, 浚指著船帆對王渾的信使說“風利不得泊也”,自管下金陵搶功去了。 其二  ☉ 周瑜宅     周郎年少,正雄姿歷落,江東人杰。     八十萬軍飛一炬,風卷灘前黃葉。     樓艫雲崩,旌旗電掃, 射江流血。     咸陽三月,火光無此橫絕。     想他豪竹哀絲,回頭顧曲,虎帳談兵歇。     公瑾伯符天挺秀,中道君臣惜別。     吳蜀交疏,炎劉鼎沸,老魅成奸黠。     至今遺恨,秦淮夜夜幽咽。 【注釋】 公瑾伯符﹕周瑜和孫策的字。 炎劉﹕指漢家朝廷。漢尚火德,故稱炎。 老魅﹕指曹操。 其三  ☉ 桃葉渡     橋低紅板,正秦淮水長,綠楊飄撇。     管領春風陪舞燕,帶露含淒惜別。     煙軟梨花,雨嬌寒食,芳草催時節。     畫船簫鼓,歌聲繚繞空闊。     究竟桃葉桃根,古今豈少,色藝稱雙絕?     一縷紅絲偏系左,閨閣幾多埋沒。     假使夷光,苧蘿終老,誰道傾城哲?     王郎一曲,千秋艷說江楫。 【注釋】 管領春風﹕韋康贈薛濤詩,“掃眉才子知多少,管領春風總不如。” 夷光﹕西施的別名。 傾城哲﹕《詩經.大雅.瞻 》,“哲夫成城,哲婦傾城。” 其四  ☉ 勞勞亭     勞勞亭畔,被西風一吹,逼成衰柳。     如線如絲無限恨,和風和煙  。     江上征帆,尊前別淚,眼底多情友。     寸言不盡,斜陽脈脈淒瘦。     半生圖利圖名,閑中細算,十件常輸九。     跳盡胡孫妝盡戲,總被他家哄誘。     馬上旌笳,街頭乞叫,一樣歸烏有。     達將何樂?窮更不如株守。 【注釋】   ﹕把人折磨,令之愁怨。黃庭堅《宴桃源.書趙伯充家小姬 領巾》,“天氣 把人  ,落絮游絲時候。” 其五  ☉ 莫愁湖     鴛鴦二字,是紅閨佳話,然乎否否?     多少英雄兒女態,釀出禍胎冤藪。     前殿金蓮,後庭玉樹,風雨催殘驟。     盧家何幸,一歌一曲長久!     即今湖柳如煙,湖雲似夢,湖浪濃于酒。     山下藤蘿飄翠帶,隔水殘霞舞袖。     桃葉身微,莫愁家小,翻借詞人口。     風流何罪?無榮無辱無咎。 其六  ☉ 長干里     逶迤曲巷,在春城斜角,綠楊蔭里。     赭白青黃牆砌石,門映碧溪流水。     細雨餳簫,斜陽牧笛,一徑穿桃李。     風吹花落,落花風又吹起。     更兼處處繰車,家家社燕,江介風光美。     四月櫻桃紅滿市,雪片鰣魚刀 。   淮水秋清,鐘山暮紫,老馬耕閑地。     一丘一壑,吾將終老于此。 【注釋】 餳簫﹕賣麥芽糖的人吹的簫。 繰車﹕即繅車,繅絲工具。明清江南文人詩詞中,此詞屢有出現,但是今天的選 集之類的書中的解釋,什麼“有輪可轉”等等,都在閉眼渾說,因此這里要多寫 幾句。兄弟查過明代宋應星的《天工開物》(內有繅車圖),並和親眼見過手工 繅車的前輩對證過。所謂的“輪”,其實是兩個相同的竹木長方形框架,可以繞 著它們共同的、垂直于長邊的中軸線旋轉。繅絲時,把十來個繭放進沸水鍋中, 用竹片攪拌。等絲頭出來後,把兩個框架撐開,接上絲頭,再轉動它們,絲就慢 慢地繞上了框架的短邊。收絲時,把框架合攏,繞過框架的周長變短,就可以很 容易地把絲取下來。要真是個輪子,取絲要麻煩多了。這一段和欣賞詩詞沒什麼 大關系,只是一說到江南舊景,兄弟就有點口無遮攔:-)。 其七  ☉ 台城     秋之為氣,正一番風雨,一番蕭瑟。     落日雞鳴山下路,為問台城舊跡。     老蔓藏蛇,幽花賤血,壞堞零煙碧。   有人牧馬,城頭吹起 篥。     當初面代犧牲,食惟菜果,恪守沙門律。     何事餓來翻掘鼠,雀卵攀巢而吸?     再曰荷荷,跏趺竟逝,得亦何妨失?     酸心硬語,英雄淚在胸臆。 【注釋】 再曰荷荷﹕梁武帝晚年信佛吃素,侯景兵亂,宮內食盡,武帝索蜜不得,曰“荷 荷”〔此處為怨恨聲〕而卒。 跏趺﹕結跏趺坐的簡稱,僧人修禪時把腳掌搭在大腿上的坐法。 其八  ☉ 胭脂井     轆轆轉轉,把繁華舊夢,轉歸何處?     只有青山圍故國,黃葉西風菜圃。     拾橡瑤階,打魚宮沼,薄暮人歸去。     銅瓶百丈,哀音歷歷如訴。     過江咫尺迷樓,宇文化及,便是韓擒虎。     井底胭脂聯臂出,問爾蕭娘何處?     清夜游詞,後庭花曲,唱徹江關女。     詞場本色,帝王家數然否? 【注釋】 迷樓﹕隋煬帝在揚州建迷樓儲美女淫樂。 蕭娘﹕隋煬帝的皇後。據野史,煬帝曾奪宇文化及的愛妾沙夫人,宇文化及弒帝 後,淫蕭後以報復。 其九  ☉ 高座寺     暮雲明滅,望破樓隱隱,臥鐘殘院。     院外青山千萬疊,階下流泉清淺。     鴉噪松廊,鼠翻經匣,僧與孤雲遠。     空梁蛇脫,舊巢無復歸燕。     可憐六代興亡,生公寶志,絕不關恩怨。     手種菩提心劍戟,先墮釋迦輪轉。     青史譏彈,傳燈笑柄,枉作騎牆漢。     恆沙無量,人間劫數自短。 【注釋】 生公寶志﹕生公,六朝時高僧,有“生公說法,頑石點頭”之稱。寶志,齊武帝 時高僧。武帝將其收付獄中,旦日又見游行市里,既而檢校,則猶在獄中。 其十  ☉ 孝陵     東南王氣,掃偏安舊習,江山整肅。     老檜蒼松盤寢殿,夜夜蛟龍來宿。     翁仲衣冠,獅麟頭角,靜鎖苔痕綠。     斜陽斷碣,幾人系馬而讀。     聞說物換星移,神山風雨,夜半幽靈哭。     不記當年開國日,元主泥人淚簇。     蛋殼乾坤,丸泥世界,疾卷如風燭殘。     老僧山畔,烹泉只取一掬。 其十一 ☉ 方景兩先生廟     乾坤欹側,藉豪英幾輩,半空撐住。     千古龍逢源不死,七竅比干肺腑。     竹杖麻衣,朱袍白刃,樸拙為艱苦。     信心而出,自家不解何故。     也知稷契皋夔,閎顛散適,岳降維申甫。     彼自承平吾破裂,題目原非一路。     十族全誅,皮囊萬段,魂魄雄而武。     世間鼠輩,如何妝得老虎! 【注釋】 閎顛散適﹕這個“散”,指的就是西周老臣散宜生。 岳降維申甫﹕《詩經.大雅.嵩高》,“維岳降神,生甫及申。” 其十二 ☉ 宏光     宏光建國,是金蓮玉樹,後來狂客。     草木山川何限痛,只解征歌選色。     燕子銜箋,春燈說謎,夜短嫌天窄。     海雲分付,五更攔住紅日。     更兼馬阮當朝,高劉作鎮,犬豕包巾幘。     賣盡江山猶恨少,只得東南半壁。     國事興亡,人家成敗,運數誰逃得?     太平隆萬,此曹久已生出。 【注釋】 宏光﹕南明福王的年號。應為“弘光”,避乾隆(弘歷帝)諱而改。 馬阮、高劉﹕“馬阮”指宦官馬士英、阮大鋮。福王時分淮揚為四鎮,令高杰、 劉澤清、黃得功和劉良佐統領。孔尚任一曲《桃花扇》,把這幾個人如何誤國、 如何投敵,唱得天下盡知。 隆萬﹕隆慶,明穆宗的年號;萬歷,明神宗的年號。

Source: Fry

《竹詩》 咬定青山不放鬆,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 任爾東西南北風。 無 題 名利竟如何 幾月磋跎 幾番風雨幾晴和 愁水愁風愁不盡 總是南柯 無 題 一朝勢落成春夢 倒不如 蓬門僻巷 教幾個 小小蒙童


Return to [ Poetry Page] | [Zheng BanQiao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