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六回

        焚金闕董卓行凶   匿玉璽孫堅背約

  卻說張飛拍馬趕到關下,關上矢石如雨,不得進而回。八路諸侯,同請玄德、關
、張賀功,使人去袁紹寨中報捷。紹遂移檄孫堅,令其進兵。堅引程普、黃蓋至袁朮
寨中相見。堅以杖畫地曰:“董卓與我,本無仇隙。今我奮不顧身,親冒矢石,來決
死戰者:上為國家討賊,下為將軍家門之私﹔而將軍卻聽讒言,不發糧草,致堅敗績
,將軍何安?”朮惶恐無言,命斬進讒之人,以謝孫堅。

  忽人報堅曰:“關上有一將,乘馬來寨中,要見將軍。”堅辭袁朮,歸到本寨,
喚來問時,乃董卓愛將李倔。堅曰:“汝來何為?”倔曰:“丞相所敬者,惟將軍耳
。今特使倔來結親:丞相有女,欲配將軍之子。”堅大怒,叱曰:“董卓逆天無道,
蕩覆王室,吾欲夷其九族,以謝天下,安肯與逆賊結親耶!吾不斬汝,汝當速去,早
早獻關,饒你性命!倘若遲誤,粉身碎骨!”

  李倔抱頭鼠竄,回見董卓,說孫堅如此無禮。卓怒,問李儒。儒曰:“溫侯新敗
,兵無戰心。不若引兵回洛陽,遷帝于長安,以應童謠。近日街市童謠曰:‘西頭一
個漢,東頭一個漢。鹿走入長安,方可無斯難。’臣思此言,‘西頭一個漢’,乃應
高祖旺于西都長安,傳一十二帝﹔‘東頭一個漢’,乃應關武旺于東都洛陽,今亦傳
一十二帝。天運合回。丞相遷回長安,方可無虞。”卓大喜曰:“非汝言,吾實不悟
。”遂引呂布星夜回洛陽,商議遷都。聚文武于朝堂,卓曰:“漢東都洛陽,二百余
年,氣數已衰。吾觀旺氣實在長安,吾欲奉駕西幸。汝等各宜促裝。”司徒楊彪曰:
“關中殘破零落。今無故捐宗廟,棄皇陵,恐百姓驚動。天下動之至易,安之至難。
望丞相鑒察。”卓怒曰:“汝阻國家大計耶?”太尉黃琬曰:“楊司徒之言是也。往
者王莽篡逆,更使赤眉之時,焚燒長安,盡為瓦礫之地﹔更兼人民流移,百無一二。
今棄宮室而就荒地,非所宜也。”卓曰:“關東賊起,天下播亂。長安有崤函之險﹔
更近隴右,木石磚瓦,克日可辦,宮室營造,不須月余。汝等再休亂言。”司徒荀爽
諫曰:“丞相若欲遷都,百姓騷動不寧矣。”卓大怒曰:“吾為天下計,豈惜小民哉
!”即日罷楊彪、黃琬、荀爽為庶民。卓出上車,只見二人望車而揖,視之,乃尚書
周毖、城門校尉伍瓊也。卓問有何事,毖曰:“今聞丞相欲遷都長安,故來諫耳。”
卓大怒曰:“我始出聽你兩個,保用袁紹﹔今紹已反,是汝等一黨!”叱武士推出都
門斬首。遂下令遷都,限來日便行。李儒曰:“今錢糧缺少,洛陽富戶極多,可籍沒

入官。但是袁紹等門下,殺其宗黨而抄其家貲,必得巨萬。”

  卓即差鐵騎五千,遍行捉拿洛陽富戶,共數千家,插旗頭上,大書“反臣逆黨”
,盡斬于城外,取其金貲。李倔、郭汜盡驅洛陽之民數百萬口,前赴長安。每百姓一
隊,間軍一隊,互相拖押﹔死于溝壑者,不可勝數。又縱軍士淫人妻女,奪人糧食﹔
哭啼之聲,震動天地。如有行得遲者,背后三千軍催督,軍手執白刃,于路殺人。卓
臨行,教諸門放火,焚燒居民房屋,并放火燒宗廟宮府。南北兩宮,火焰相接﹔長樂
宮廷,盡為焦土。又差呂布發掘先帝及后妃陵寢,取其金寶。軍士乘勢掘官民墳塚殆
盡。董卓裝載珠緞匹好物數千余車,劫了天子并后妃等,竟望長安去了。

  卻說卓將趙岑,見卓已棄洛陽而去,便獻了汜水關。孫堅驅兵先入。玄德、關、
張殺入虎牢關,諸侯各引軍入。

  且說孫堅飛奔洛陽,遙望火焰沖天,黑煙鋪地,二三百里,并無雞犬人煙﹔堅先
發兵救滅了火,令眾諸侯各于荒地上屯住軍馬。曹操來見袁紹曰:“今董賊西去,正
可乘勢追襲﹔本初按兵不動,何也?”紹曰:“諸兵疲困,進恐無益。”操曰:“董
賊焚燒宮室,劫遷天子,海內震動,不知所歸:此天亡之時也,一戰而天下定矣。諸
公何疑而不進?”眾諸侯皆言不可輕動。操大怒曰:“豎子不足與謀!”遂自引兵萬
余,領夏侯敦、夏侯淵、曹仁、曹洪、李典、樂進,星夜來趕董卓。

  且說董卓行至滎陽地方,太守徐榮出接。李儒曰:“丞相新棄洛陽,防有追兵。
可教徐榮伏軍滎陽城外山塢之旁:若有兵追來,可竟放過﹔待我這里殺敗,然后截住
掩殺。──令后來者不敢復追。”卓從其計,又令呂布引精兵典后。布正行間,曹操
一軍趕上。呂布大笑曰:“不出李儒所料也!”將軍馬擺開。曹操出馬,大叫:“逆
賊!劫遷天子,流徙百姓,將欲何往?”呂布罵曰:“背主懦夫,何得妄言!”夏侯
敦挺槍躍馬,直取呂布。戰不數合,李倔引一軍,從左邊殺來,操急令夏侯淵迎敵。
右邊喊聲又起,郭汜引軍殺到,操急令曹仁迎敵。三路軍馬,勢不可當。夏侯敦抵敵
呂布不住,飛馬回陣。布引鐵騎掩殺,操軍大敗,回望滎陽而走。走至一荒山腳下,
時約二更,月明如晝。方才聚集殘兵,正欲埋鍋造飯,只聽得四圍喊聲,徐榮伏兵盡
出。曹操慌忙策馬,奪路奔逃,正遇徐榮,轉身便走。榮搭上箭,射中操肩膊。操帶
箭逃命,踅過山坡。兩個軍士伏于草中,見操馬來,二槍齊發,操馬中槍而倒。操翻
身落馬,被二卒擒住。只見一將飛馬而來,揮刀砍死兩個步軍,下馬救起曹操。操視
之,乃曹洪也。操曰:“吾死于此矣,賢弟可速去!”洪曰:“公急上馬!洪愿步行
。”操曰:“賊兵趕上,汝將如何?”洪曰:“天下可無洪,不可無公。”操曰:“
吾若再生,汝之力也。”操上馬,洪脫去衣甲,拖刀跟馬而走。約走至四更余,只見
前面一條大河,阻住去路,后面喊聲漸近。操曰:“命已至此,不得復活矣!”洪急
扶操下馬,脫去袍鎧,負操渡水。才過彼岸,追兵已到,隔水放箭。操帶水而走。比
及天明,又走三十余里,土岡下少歇。忽然喊聲起處,一彪人馬趕來:卻是徐榮從上
流渡河來追。操正慌急間,只見夏侯敦、夏侯淵引數騎飛至,大喝:“徐榮無傷吾主
!”徐榮便奔夏侯敦,敦挺槍來戰。交馬數合,敦刺徐榮于馬下,殺散余兵。隨后曹
仁、李典、樂進各引兵尋到,見了曹操,憂喜交集﹔聚集殘兵五百余人,同回河內。
卓兵自往長安。

  卻說眾諸侯分屯洛陽。孫堅救滅宮中余火,屯兵城內,設帳于建章殿基上。堅令
軍士掃除宮殿瓦礫。凡董卓所掘陵寢,盡皆掩閉。于太廟基上,草創殿屋三間,請眾
諸侯立列聖神位,宰太牢祀之。祭必,皆散。堅歸寨中,是夜星月交輝,乃按劍露坐
,仰觀天文。見紫微垣中白氣漫漫,堅嘆曰:“帝星不明,賊臣亂國,萬民涂炭,京
城一空!”言訖,不覺淚下。

  傍有軍士指曰:“殿南有五色毫光起于井中。”堅喚軍士點起火把,下井打撈。
撈起一婦人尸首,雖然日久,其尸不爛:宮樣裝束,項下帶一錦囊。取開看時,內有
朱紅小匣,用金鎖鎖著。啟視之,乃一玉璽:方圓四寸,上鐫五龍交紐﹔傍缺一角,
以黃金鑲之﹔上有篆文八字云:“受命于天,既壽永昌”。堅得璽,乃問程普。普曰
:“此傳國玉璽也。此玉是昔日卞和于荊山之下,見鳳凰棲于石上,載而進之楚文王
。解之,果得玉。秦二十六年,令良工琢為璽,李斯篆此八字于其上。二十八年,始
皇巡狩至華陰,有人持璽遮道,與從者曰:‘持此還祖龍。’言訖不見,此璽復歸于
秦。明年,始皇崩。后來子嬰將玉璽獻與漢高祖。后至王莽篡逆,孝元皇太后將璽打
王尋、蘇獻,崩其一角,以金鑲之。光武得此寶于宜陽,傳位至今。近聞十常侍作亂
,劫少帝出北邙,回宮失此寶。今天授主公,必有登九五之分。此處不可久留,宜速
回江東,別圖大事。”堅曰:“汝言正合吾意。明日便當托疾辭歸。”商議已定,密
諭軍士勿得泄漏。

  誰想數中一軍,是袁紹鄉人,欲假此為進身之計,連夜偷出營寨,來報袁紹。紹
與之賞賜,暗留軍中。次日,孫堅來辭袁紹曰:“堅抱小疾,欲歸長沙,特來別公。
”紹笑曰:“吾知公疾:乃害傳國璽耳。”堅失色曰:“此言何來?”紹曰:“今興
兵討賊,為國除害。玉璽乃朝廷之寶,公既獲得,當隊眾留于盟主處,侯誅了董卓,
復歸朝廷。今匿之而去,意欲何為?”堅曰:“玉璽何由在吾處?”紹曰:“作速取
出,免自生禍。”堅指天為誓曰:“吾若果得此寶,私自藏匿,異日不得善終,死于
刀箭之下!”眾諸侯曰:“文台如此說誓,想必無之。”紹喚軍士出曰:“打撈之時
,有此人否?”堅大怒,拔所佩之劍,要斬那軍士。紹亦拔劍曰:“斬吾軍人,乃欺
我也。”紹背后顏良、文丑皆拔劍出鞘。堅背后程普、黃蓋、韓當亦掣刀在手。眾諸
侯一齊勸住。堅隨即上馬,拔寨往洛陽而去。紹大怒,遂寫書一封,差心腹人連夜往
荊州,送與刺史劉表,教就路上截住奪之。

  次日,人抱曹操追董卓,戰于滎陽,大敗而回。紹令人接至寨中,會眾置酒,與
操解悶。飲宴間,操嘆曰:“吾始興大義,為國除賊。諸公既仗義而來,操之初意,
欲煩本初引河內之眾,臨孟津﹔酸棗諸將固守成皋,據敖倉,塞繯轅、太谷,制其險
要﹔公路率南陽之軍,駐丹、析,入武關,以震三輔:皆深溝高壘,勿與戰,益為疑
兵,示天下形勢,以順誅逆,可立定也。今遲疑不進,大失天下之望。操竊恥之!”
紹等無言可對。既而席散,操見紹等各懷異心,料不能成事,自引軍投揚州去了。公
孫瓚謂劉備、關、張曰:“袁紹無能為也,久必有變。吾等且歸。”遂拔寨北行。至
平原,令玄德為平原相,自去守地養軍。兗州太守劉岱,問東郡太守喬瑁借糧。瑁推
辭不與,岱引軍突入瑁營,殺死喬瑁,盡降其眾。袁紹見眾人各自分散,就領兵拔寨
,離洛陽,投關東去了。

  卻說荊州刺史劉表,字景升,山陽高平人也,乃漢室宗親﹔幼好結納,與名士七
人為友,時號“江夏八俊”。那七人?──汝南陳翔,字仲麟﹔同郡范滂,字孟博﹔
魯國孔昱,字世元﹔渤海范康,字仲真﹔山陽檀敖,字文友﹔同郡張儉,字元節﹔南
陽岑桎,字公孝。劉表與此七人為友﹔有延平人蒯良、蒯越,襄陽人蔡瑁為輔。當時
看了袁紹書,隨令蒯越、蔡瑁引兵一萬來截孫堅。堅軍方到,蒯越將陣擺開,當先出
馬。孫堅問曰:“蒯異度何故引兵截吾去路?”越曰:“汝既為漢臣,如何私匿傳國
之寶?可速留下,放汝歸去!”堅大怒,命黃蓋出戰。蔡瑁舞刀來迎。斗到數合,蓋
揮鞭打瑁,正中護心鏡。瑁撥回馬走,孫堅乘勢殺過界口。山背后金鼓齊鳴,乃劉表
親自引軍來到。孫堅就馬上施禮曰:“景升何故信袁紹之書,相逼臨郡?”表曰:“
汝匿傳國璽,將欲反耶?”堅曰:“吾若有此物,死于刀箭之下!”表曰:“汝若要
我聽信,將隨軍行李,任我搜看。”堅怒曰:“汝有何力,敢小覷我!”方欲交兵,
劉表便退。堅縱馬趕去,兩山后伏兵齊起,背后蔡瑁、蒯越趕來,將孫堅困在垓心。
正是:玉璽得來無用處,反因此寶動刀兵。畢竟孫堅怎得脫身,且聽下文分解。

【植字:Figh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