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七回

        袁紹磐河戰公孫   孫堅跨江擊劉表

  卻說孫堅被劉表圍住,虧得程普、黃蓋、韓當三將死救得脫,折兵大半,奪路引
兵回江東。自此孫堅與劉表結怨。

  且說袁紹屯兵河內,缺少糧草。冀州牧韓馥,遣人送糧以資軍用。謀士逢紀說紹
曰:“大丈夫縱橫天下,何待人送糧為食!冀州乃錢糧廣盛之地,將軍何不取之?”
紹曰:“未有良策。”紀曰:“可暗使人馳書與公孫瓚,令進兵取冀州,約以夾攻,
瓚必興兵。韓馥無謀之輩,必請將軍領州事﹔就中取事,唾手可得。”紹大喜,即發
書到瓚處。瓚得書,見說共攻冀州,平分其地,大喜,即日興兵。紹卻使人密報韓馥
。馥慌聚荀諶、辛評二謀士商議。諶曰:“公孫瓚將燕、代之眾,長驅而來,其鋒不
可當。兼有劉備、關、張之助,難以抵敵。今袁本初智勇過人,手下名將極廣,將軍
可請彼同治州事,彼必厚待將軍,無患公孫瓚矣。”韓馥即差別駕關純去請袁紹。長
史耿武諫曰:“袁紹孤客窮軍,仰我鼻息,譬如嬰兒在股掌之上,絕其乳哺,立可餓
死。奈何欲以州事委之?此引虎入羊群也。”馥曰:“吾乃袁氏之故吏,才能又不如
本初。古者擇賢者而讓之,諸君何嫉妒耶?”耿武嘆曰:“冀州休矣!”于是棄職去
者三十余人。獨耿武與關純伏于城外,以待袁紹。數日后,紹引兵至。耿武、關純拔
刀而出,欲刺殺紹。紹將顏良立斬耿武,文丑砍死關純。紹入冀州,以馥為奮威將軍
,以田丰、沮授、許攸、逢紀分掌州事,盡奪韓馥之權。馥懊悔無及,遂棄下家小,
匹馬往投陳留太守張邈去了。

  卻說攻孫瓚知袁紹已據冀州,遣弟公孫越來見紹,欲紛其地。紹曰:“可請汝兄
自來,吾有商議。”越辭歸。行不到五十里,道旁閃出一彪軍馬,口稱:“我乃董丞
相家降也!”亂箭射死公孫越。從人逃回見公孫瓚,報越已死。瓚大怒曰:“袁紹誘
我起兵攻韓馥,他卻就里取事﹔今又詐董卓兵射死吾弟,此冤如何不報!”盡起本部
兵,殺奔冀州來。

  紹知瓚兵至,亦領軍出。二軍會于磐河之上,瓚軍于橋西。瓚立馬橋上,大呼曰
:“背義之徒,何敢賣我!”紹亦策馬至橋邊,指瓚曰:“韓馥無才,愿讓冀州與吾
,與爾何干?”瓚曰:“昔日以汝為忠義,推為盟主﹔今之所為,真狼心狗行之徒,
有何面目立于世間!”袁紹大怒曰:“誰可擒之?”言未畢,文丑策馬挺槍,直殺上
橋。公孫瓚就橋邊與文丑交鋒。戰不到十余合,瓚抵擋不住,敗陣而走。文丑乘勢追
趕。瓚走入陣中,文丑飛馬徑入中軍,往來沖突。瓚手下健將四員,一齊迎戰﹔被文
丑一槍,刺一將下馬,三將俱走。文丑直趕公孫瓚出陣后,瓚往山谷而逃。文丑驟馬
厲聲大叫:“快下馬受降!”瓚弓箭盡落,頭盔墮地﹔披發縱馬,奔轉山坡﹔其馬前
失,瓚翻身落于坡下。文丑急捻槍來刺。忽見草坡左側轉出一個少年將軍,飛馬挺槍
,直取文丑。公孫瓚扒上坡去,看那少年:生得身長八尺,濃眉大眼,闊面重頤,威
風凜凜,與文丑大戰五六十合,勝負未分。瓚部下救軍到,文丑撥回馬去了。那少年
也不追趕。瓚忙下土坡,問那少年姓名。那少年欠身答道:“某乃常山真定人也,姓
趙,名云,字子龍。本袁紹轄下之人。因見紹無忠君救民之心,故特棄彼而投麾下。
──不期于此處相見。”瓚大喜,遂同歸寨,整頓甲兵。

  次日,瓚將軍馬分作左右兩隊,勢如羽翼。馬五千余匹,大半皆是白馬。因公孫
瓚曾與羌人戰,盡選白馬為先鋒,號為“白馬將軍”﹔羌人但見白馬便走,因此白馬
極多。袁紹令顏良、文丑為先鋒,各引弓弩手一千,亦分作左右兩隊﹔令在左者射公
孫瓚右軍,在右者射公孫瓚左軍。再令麴義引八百弓手,步兵一萬五千,列于陣中。
袁紹自引馬步軍數萬,于后接應。公孫瓚初得趙云,不知心腹,令其另領一軍在后。
遣大將嚴綱為先鋒。瓚自領中軍,立馬橋上,傍豎大紅圈金線“帥”字旗于馬前。從
辰時鳴鼓,直到巳時,紹軍不進。麴義令弓手皆伏于遮箭牌下,只聽炮響發箭。嚴綱
鼓噪吶喊,直取麴義。義軍見嚴綱兵來,都伏而不動﹔直到來得至近,一聲炮響,八
百弓弩手一齊俱發。綱急待回,被麴義拍馬舞刀,斬于馬下,瓚軍大敗。左右兩軍,
欲來救應,都被顏良、文丑引弓弩手射住。紹軍并進,直殺到界橋邊。麴義馬到,先
斬執旗將,把繡旗砍倒。公孫瓚見砍倒繡旗,回馬下橋而走。麴義引軍直沖到后軍,
正撞著趙云,挺槍越馬,直取麴義。戰不數合,一槍刺麴義于馬下。趙云一騎馬飛入
紹軍,左沖右突,如入無人之境。公孫瓚引軍殺回,紹軍大敗。

  卻說袁紹先使探馬看時,回報麴義斬將擎旗,追趕敗兵﹔因此不作准備,與田丰
引著帳下持戟軍士數百人,弓箭手數十騎,乘馬出觀,呵呵大笑曰:“公孫瓚無能之
輩!”正說之間,忽見趙云沖到面前。弓箭手急待射時,云連刺數人,眾軍皆走。后
面瓚軍團團圍裹上來。田丰慌對紹曰:“主公且于空牆中躲避!”紹以兜鍪扑地,大
呼曰:“大丈夫愿臨陣斗死,豈可入牆而望活乎!”眾軍士齊心死戰,趙云沖突不入
,紹兵大隊掩至,顏良亦引軍來到,兩路并殺。趙云保公孫瓚殺透重圍,回到界橋。
紹驅兵大進,復趕過橋,落水死者,不計其數。袁紹當先趕來,不到五里,只聽得山
背后喊聲大起,閃出一彪人馬,為首三員大將,乃是劉玄德、關云長、張翼德。──
因在平原探知公孫瓚與袁紹相爭,特來助戰。──當下三匹馬,三般兵器,飛奔前來
,直取袁紹。紹驚得魂飛天外,手中寶刀墜于馬下,忙撥馬而逃,眾人死救過橋。公
孫瓚亦收軍回寨。玄德、關、張動問畢,瓚曰:“若非玄德遠來救我,几乎狼狽。”
教與趙云見。玄德甚相敬愛,便有不舍之心。

  卻說袁紹輸了一陣,堅守不出。兩軍相拒月余,有人來長安報知董卓。李儒對卓
曰:“袁紹與公孫瓚,亦當今豪杰。現在磐河□殺,宜假天子之詔,差人往和解之。
二人感德,必順太師矣。”卓曰:“善。”次日便使太傅馬日磧、太仆趙岐,□詔前
去。二人來至河北,紹出迎于百里之外,再拜奉詔。次日,二人至瓚營宣諭,瓚乃遣
使至書于紹,互相講和。二人自回京復命。瓚即日班師,又表荐劉玄德為平原相。玄
德與趙云分別,執手垂淚,不忍相離。云嘆曰:“某曩日誤認公孫瓚為英雄﹔今觀所
為,亦袁紹等輩而!”玄德曰:“公且屈身事之,相見有日。”洒淚而別。

  卻說袁朮在南陽,聞袁紹新得冀州,遣使來求馬千匹。紹不與,朮怒。自此,兄
弟不睦。又遣使往荊州,問劉表借糧二十萬,表亦不與。朮恨之,密遣人遺書于孫堅
,使伐劉表。其書略曰:

    前者劉表截路,乃吾兄本初之謀也。今本初又與表私議欲襲江東。
  公可速興兵伐劉表,吾為公取本初,二仇可報。公取荊州,吾取冀州,
  切勿誤也!

堅得書曰:“叵耐劉表!昔日斷吾歸路,今不乘勢報恨,更待何年!”聚帳下程普、
黃蓋、韓當等商議。程普曰:“袁朮多詐,未可准信。”堅曰:“吾自欲報仇,豈望
袁朮之助乎?”便差黃蓋先來江邊安排戰船,多裝軍器糧草,大船裝載戰馬,克日興
師。江中細作探知,來報劉表。表大驚,急聚文武將士商議。蒯良曰:“不必憂慮。
可令黃祖部領江夏之兵為前驅,主公率荊襄之眾為援。孫堅跨江涉湖而來,安能用武
乎?”表然之,令黃祖設備,隨后便起大軍。

  卻說孫堅有四子,皆吳夫人所生:長子名策,字伯符﹔次子名權,字仲謀﹔三子
名翊,字叔弼﹔四子名匡,字季佐。吳夫人之妹,即為孫堅次妻,亦生一子一女:子
名朗,字早安﹔女名仁。堅又過房俞氏一子,名韶,字公禮。堅有一弟,名靜,字幼
台。堅臨行,靜引諸子列拜于馬前而諫曰:“今董卓專權,天子懦弱,海內大亂,各
霸一方﹔江東方稍寧,以一小恨而起重兵,非所宜也。愿兄詳之。”堅曰:“弟勿多
言。吾將縱橫天下,有仇豈可不報!”長子孫策曰:“如父親必欲往,兒愿隨行。”
堅許之,遂與策登舟,殺奔樊城。黃祖伏弓弩手于江邊,見船傍岸,亂箭俱發。堅令
諸軍不可輕動,只伏于船中來往誘之﹔一連三日,船數十次傍岸。黃祖軍只顧放箭,
箭已放盡。堅卻拔船上所得之箭,約十數萬。當日正值順風,堅令軍士一齊放箭。岸
上支吾不住,只得退走。堅軍登岸,程普、黃蓋分兵兩路,直取黃祖營寨。背后韓當
驅兵大進。三面夾攻,黃祖大敗,棄卻樊城,走入鄧城。堅令黃蓋守住船只,親自引
兵追襲。黃祖引軍出迎,布陣于野。堅列成陣勢,出馬于門旗之下。孫策也全副披挂
,挺槍立馬于父側。黃祖引二將出馬:一個是江夏張虎,一個是襄陽陳生。黃祖揚鞭
大罵:“江東鼠賊,安敢侵犯漢室宗親境界!”便令張虎搦戰。堅陣內韓當出迎。兩
騎交戰,戰三十余合,陳生見張虎力怯,飛馬來助。孫策望見,按住手中槍,扯弓搭
箭,正射中陳生面門,應弦落馬。張虎見陳生墜地,吃了一驚,措手不及,被韓當一
刀,削去半個腦袋。程普縱馬直來陣前捉黃祖。黃祖棄卻頭盔、戰馬,雜于步軍內逃
命。孫堅掩殺敗軍,直到漢水,命黃蓋將船只進泊漢江。

  黃祖聚敗軍,來見劉表,備言堅勢不可當。表慌請蒯良商議。良曰:“目今新敗
,兵無戰心﹔只可深溝高壘,以避其鋒﹔卻遣令人求救于袁紹,此圍自可解也。”蔡
瑁曰:“子柔之言,直拙計也。兵臨城下,將至壕邊,豈可束手待斃!某雖不才,愿
請軍出城,以決一戰。”劉表許之。蔡瑁引軍萬余,出襄陽城外,于峴山布陣。孫堅
將得勝之兵,長驅大進。蔡瑁出馬。堅曰:“此人是劉表后妻之兄也,誰與吾擒之?
”程普挺鐵脊矛出馬,與蔡瑁交戰。不到數合,蔡瑁敗走。堅驅大軍,殺得尸橫遍野
。蔡瑁逃入襄陽。蒯良言瑁不聽良策,以至大敗,按軍法當斬。劉表以新娶其妹,不
肯加刑。

  卻說孫堅分兵四面,圍住襄陽攻打。忽一日,狂風驟起,將中軍“帥”字旗杆吹
折。韓當曰:“此非吉兆,可暫班師。”堅曰:“吾屢戰屢勝,取襄陽只在旦夕﹔豈
可因風折旗竿,遽而罷兵!”遂不聽韓當之言,攻城愈急。蒯良謂劉表曰:“某夜觀
天象,見一將星欲墜。以分野度之,當應在孫堅。主公可速致書袁紹,求其相助。”
劉表寫書,問誰敢突圍而出。健將呂公,應聲愿往。蒯良曰:“汝既敢去,可聽吾計
:與汝軍馬五百,多帶能射者沖出陣去,即奔峴山。他必引軍來追,汝分一百人上山
,尋石子准備﹔一百人執弓弩伏于林中。但有追兵到時,不可徑走﹔可盤旋曲折,引
到埋伏之處,矢石俱發。若能取勝,放起連珠號炮,城中便出接應。如無追兵,不可
放炮,趲程而去。今夜月不甚明,黃昏便可出城。”呂公領了計策,栓束軍馬。黃昏
時分,密開東門,引兵出城。孫堅在帳中,忽聞喊聲,急上馬引三十余騎,出營來看
。軍士報說:“有一彪人馬殺將出來,望峴山而去。”堅不會諸將,只引三十余騎趕
來。呂公已于山林叢雜處,上下埋伏。堅馬快,單騎獨來,前軍不遠。堅大叫:“休
走!”呂公勒回馬來戰孫堅。交馬只一合,呂公便走,閃入山路去。堅隨后趕入,卻
不見了呂公。堅方欲上山,忽然一聲鑼響,山上石子亂下,林中亂箭齊發。堅體中石
、箭,腦漿迸流,人馬皆死于峴山之內﹔壽止三十七歲。

  呂公截住三十騎,并皆殺盡,放起連珠號炮。城中黃祖、蒯越、蔡瑁分頭引兵殺
出,江東諸軍大亂。黃蓋聽得喊聲震天,引水軍殺來,正迎著黃祖。戰不兩合,生擒
黃祖。程普保著孫策,急待尋路,正遇呂公。程普縱馬向前,戰不到數合,一矛刺呂
公于馬下。兩軍大戰,殺到天明,各自收軍。劉表軍自入城。孫策回到漢水,方知父
親被亂箭射死,尸首已被劉表軍士扛抬入城去了,放聲大哭。眾軍俱號泣。策曰:“
父尸在彼,安得回鄉!”黃蓋曰:“今活捉黃祖在此,得一人入城講和,將黃祖去換
主公尸首。”言未畢,軍吏桓階出曰:“某與劉表有舊,愿入城為使。”策許之。桓
階入城見劉表,具說其事。表曰:“文台尸首,吾已用棺木盛貯在此。可速放回黃祖
,兩家各罷兵,再休侵犯。”桓階拜謝欲行,階下蒯良出曰:“不可!不可!吾有一
言,令江東諸軍片甲不回。──請先斬桓階,然后用計。”正是:追敵孫堅方殞命,
求和桓階又遭殃。未知桓階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植字:Figh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