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司馬徽再荐名士  劉玄德三顧草廬

      卻說徐庶趲程赴許昌。曹操知徐庶已到,遂命荀或、程昱等一班謀士往迎之
      賢哉徐母,流芳千古:守節無虧,于家有補﹔教子多方,處身自若﹔氣
      徐庶見母已死,哭絕于地,良久方蘇。曹操使人□禮吊問,又親往祭奠。徐
      時操欲商議南征。荀或諫曰:“天寒未可用兵﹔姑待春暖,方可長驅大進。
      卻說玄德正安排禮物,欲往隆中謁諸葛亮,忽人報:“門外有一先生,峨冠
      次日,玄德同關、張并從人等來隆中。遙望山畔數人,荷鋤耕于田間,而作
      蒼天如圓蓋,陸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來爭榮辱:榮者自安安,辱


	襄陽城西二十里,一帶高岡枕流水:高岡屈曲壓云根,流水潺潺飛石髓
	勢若困龍石上蟠,形如單鳳松陰里﹔柴門半掩閉茅廬,中有高人臥不起
	修竹交加列翠屏,四時籬落野花馨﹔床頭堆積皆黃卷,座上往來無白丁
	叩戶蒼猿時獻果,守門老鶴夜聽經﹔囊里名琴藏古錦,壁間寶劍挂七星
	廬中先生獨幽雅,閑來親自勤耕稼:專待春雷驚夢回,一聲長嘯安天下
        玄德來到庄前,下馬親叩柴門,依童出問。玄德曰:“漢左將軍、宜城亭侯
        遂上馬,行數里,勒馬回觀隆中景物,果然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
        三人回至新野,過了數日玄德使人探聽孔明。回報曰:“臥龍先生已回矣。
	壯士功名尚未成,嗚呼久不遇陽春!君不見:東海老叟辭荊榛,后車遂
        歌罷,又有一人擊桌而歌。其歌曰:

	吾皇提劍清寰海,創業垂基四百載﹔桓靈季業火德衰,奸臣賊子調鼎鼎
	青蛇飛下御座傍,又見妖虹降玉堂﹔群盜四方如蟻聚,奸雄百輩皆鷹揚
	吾儕長嘯空拍手,悶來村店飲村酒﹔獨善其身盡日安。何須千古名不朽
        二人歌罷,撫掌大笑。玄德曰:“臥龍其在此間乎!”遂下馬入店。見二人
        玄德乃辭二人,上馬投臥龍岡來。到庄前下馬,扣門問童子曰:“先生今日
	鳳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棲﹔士伏處于一方兮,非主不依。
	樂躬耕于隴畝兮,吾愛吾廬﹔聊寄傲于琴書兮,以待天時。

        玄德待其歌罷,上草堂施禮曰:“備久慕先生,無緣拜會。昨因徐元直稱荐
	備久慕高名,兩次晉謁,不遇空回惆悵何似!竊念備漢朝苗裔,濫叨名
	一夜北風寒,萬里彤云厚﹔長空雪亂飄,改盡山河舊。
	仰面觀太虛,疑是玉龍斗:紛紛鱗甲飛,頃刻遍宇宙。
	--騎驢過小橋,獨嘆梅花瘦!

        玄德聞歌曰:“此真臥龍矣!”滾鞍下馬,向前施禮曰:“先生冒寒不易!
	一天風雪訪賢良,不遇空回意感傷。凍合溪橋山石滑,寒侵鞍馬路途長
	當頭片片梨花落,扑面紛紛柳絮狂。回首停鞭遙望處,爛銀堆滿臥龍岡
        玄德回新野之后,光陰荏苒,又早新春。乃令卜者□(諜,手旁)蓍,
        選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