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四十四回

        孔明用智激周瑜   孫權決計破曹操

  卻說吳國太見孫權疑惑不決,乃謂之曰:“先姊遺言云:‘伯符臨終有言:內事
不決問張昭,外事不決問周瑜。’今何不請公瑾問之?”權大喜,即遣使往鄱陽請周
瑜議事。原來周瑜在鄱陽湖訓練水師,聞曹操大軍至漢上,便星夜回柴桑郡議軍機事
。使者未發,周瑜已先到。魯肅與周瑜最厚,先來接著,將前項事細述一番。周瑜曰
:“子敬休憂:瑜自有主張。今可速請孔明來相見。”魯肅上馬去了。

  周瑜方才歇息。忽報張昭、顧雍、張□【音“宏”,字形即以“角絲”旁替“宏
”之“寶蓋”﹔后以“宏”替之】、步騭四人來相探。瑜接入堂中坐定,敘寒溫畢。
張昭曰:“都督知江東之利害否?”瑜曰:“未知也。”昭曰:“曹操擁眾百萬,屯
于漢上,昨傳檄文至此,欲請主公會獵于江夏。雖有相吞之意,尚未露其形。昭等勸
主公且降之,庶免江東之禍。不想魯子敬從江夏帶劉備軍師諸葛亮至此,彼因自欲雪
憤,特下說詞以激主公。子敬卻執迷不誤。正欲待都督一決。”瑜曰:“公等之見皆
同否?”顧雍等曰:“所議皆同。”瑜曰:“吾亦欲降久矣。公等請回。明早見主公
,自有定議。”昭等辭去。

  少頃,又報程普、黃蓋、韓當等一班戰將來見。瑜迎入,各問慰訖。程普曰:“
都督知江東早晚屬他人否?”瑜曰:“未知也。”普曰:“吾等自隨孫將軍開基創業
,大小數百戰,方才戰得六郡城池。今主公聽謀士之言,欲降曹操,此真可恥可惜之
事!吾等寧死不辱。望都督勸主公決計興兵。吾等愿效死戰。”瑜曰:“將軍等所見
皆同否?”黃蓋忿然而起,以手拍額曰:“吾頭可斷,誓不降曹!”眾人皆曰:“吾
等皆不愿降。”瑜曰:“吾正欲與曹操決戰,安肯投降?將軍等請回。瑜見主公,自
有定議。”程普等別去。

  又未几,諸葛瑾、呂范等一班兒文官相候。瑜迎入,講禮畢。諸葛瑾曰:“舍弟
諸葛亮自漢上來,言劉豫州欲結東吳,共伐曹操,文武商議未定。因舍弟為使,瑾不
敢多言,專候都督來決此事。”瑜曰:“以公論之若何?”瑾曰:“降者易安,戰者
難保。”周瑜笑曰:“瑜自有主張。來日同至府下定議。”瑾等辭退。

  忽又報呂蒙、甘寧等一班兒來見。瑜請入,亦敘談此事。有要戰者,有要降者,
互相爭論。瑜曰:“不必多言,來日都到府下公議。”眾乃辭去。周瑜冷笑不止。

  至晚,人報魯子敬引孔明來拜。瑜出中門迎入。敘禮畢,分賓主而坐。肅先問瑜
曰:“今曹操驅眾南侵,和與戰二策,主公不能決,一聽于將軍。將軍之意若何?”
瑜曰:“曹操以天子為名,其師不可拒。且其勢大,未可輕敵。戰則必敗,降則易安
。吾意已決。來日見主公,便當遣使納降。”魯肅愕然曰:“君言差矣!江東基業,
已歷三世,豈可一旦棄于他人?伯符遺言,外事付托將軍。今正欲仗將軍保全國家,
為泰山之靠,奈何亦從懦夫之議耶?”瑜曰:“江東六郡,生靈無限﹔若罹兵革之禍
,必有歸怨于我,故決計請降耳。”肅曰:“不然:以將軍之英雄,東吳之險固,操
未必便能得志也。”二人互相爭辯,孔明只袖手冷笑。瑜曰:“先生何故哂笑?”孔
明曰:“亮不笑別人,笑子敬不識時務耳。”肅曰:“先生如何反笑我不識時務?”
孔明曰:“公瑾主意欲降操,甚為合理。”瑜曰:“孔明乃識時務之士,必與吾有同
心。”肅曰:“孔明,你也如何說此?”孔明曰:“操極善用兵,天下莫敢當。向只
有呂布、袁紹、袁朮、劉表敢與對敵。今數人皆被操滅,天下無人矣。獨有劉豫州不
識時務,強與爭衡﹔今孤身江夏,存亡未保。將軍決計降曹,可以保妻子,可以全富
貴。國祚遷移,付之天命,何足惜哉!”魯肅大怒曰:“汝教吾主屈膝受辱于國賊乎
!”

  孔明曰:“愚有一計:并不勞牽羊擔酒,納土獻印﹔亦不須親自渡江﹔只須遣一
介之使,扁舟送兩個人到江上。操若得此兩人,百萬之眾,皆卸甲卷旗而退矣。”瑜
曰:“用何二人,可退操兵?”孔明曰:“江東去此兩人,如大木飄一葉,太倉減一
粟耳。而操得之,必大喜而去。”瑜又問:“果用何二人?”孔明曰:“亮居隆中時
,即聞操于漳河新造一台,名曰銅雀,極其壯麗﹔廣選天下美女以實其中。操本好色
之徒,久聞江東喬公有二女,長曰大喬,次曰小喬,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
。操曾發誓曰:‘吾一愿掃平四海,以成帝業﹔一愿得江東二喬,置之銅雀台,以樂
晚年,雖死無恨矣。’今雖引百萬之眾,虎視江南,其實為此二女也。將軍何不去尋
喬公,以千金買此二女,差人送與曹操,操得二女,稱心滿意,必班師矣。此范蠡獻
西施之計,何不速為之?”瑜曰:“操欲得二喬,有何証驗?”孔明曰:“曹操幼子
曹植,字子建,下筆成文。操嘗命作一賦,名曰《銅雀台賦》。賦中之意,單道他家
合為天子,誓取二喬。”瑜曰:“此賦公能記否?”孔明曰:“吾愛其文華美,嘗竊
記之。”瑜曰:“試請一誦。”孔明即時誦《銅雀台賦》云:

    從明后以嬉游兮,登層台以娛情。見太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所
  營。建高門之嵯峨兮,浮雙闕乎太清。立中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
  城。臨漳水之長流兮,望園果之滋榮。立雙台于左右兮,有玉龍與金
  鳳。攬“二喬”【注】于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俯皇都之宏麗兮,
  瞰云霞之浮動。欣群才之來萃兮,協飛熊之吉夢。仰春風之和穆兮,
  聽百鳥之悲鳴。天云垣其既立兮,家愿得乎雙逞。揚仁化于宇宙兮,
  盡肅恭于上京。惟桓文之為盛兮,豈足方乎聖明?

    休矣!美矣!惠澤遠揚。翼佐我皇家兮,寧彼四方。同天地之規
  量兮,齊日月之輝光。永貴尊而無極兮,等君壽于東皇。御龍旗以遨
  游兮,回鸞駕而周章。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愿斯台之永
  固兮,樂終古而未央!

    【注:“二喬”──《銅雀台賦》里作“二橋”,原是指兩條橋。
    這里,諸葛亮故意說成“二喬”來激怒周瑜。(“喬”姓古時本
    就寫作“橋”,后來才改作“喬”。)】

  周瑜聽罷,勃然大怒,離座指北而罵曰:“老賊欺吾太甚!”孔明急起止之曰:
“昔單于屢侵疆界,漢天子許以公主和親,今何惜民間二女乎?”瑜曰:“公有所不
知:大喬是孫伯符將軍主婦,小喬乃瑜之妻也。”孔明佯作惶恐之狀,曰:“亮實不
知。失口亂言,死罪!死罪!”瑜曰:“吾與老賊誓不兩立!”孔明曰:“事須三思
,免致后悔。”瑜曰:“吾承伯符寄托,安有屈身降操之理?適來所言,故相試耳。
吾自離鄱陽湖,便有北伐之心,雖刀斧加頭,不易其志也。望孔明助一臂之力,同破
操賊。”孔明曰:“若蒙不棄,愿效犬馬之勞,早晚拱聽驅策。”瑜曰:“來日入見
主公,便議起兵。”孔明與魯肅辭出,相別而去。


  次日清晨,孫權升堂。左邊文官張昭、顧雍等三十余人﹔右邊武官程普、黃蓋等
三十余人。衣冠濟濟,劍佩鏘鏘,分班侍立。少頃,周瑜入見。禮畢,孫權問慰罷。
瑜曰:“近聞曹操引兵屯漢上,馳書至此,主公尊意若何?”權即取檄文與周瑜看。
瑜看畢,笑曰:“老賊以我江東無人,敢如此相侮耶!”權曰:“君之意若何?”瑜
曰:“主公曾與眾文武商議否?”權曰:“連日議此事:有勸我降者,有勸我戰者﹔
吾意未定,故請公瑾一決。”瑜曰:“誰勸主公降?”權曰:“張子布等皆主其意。
”瑜即問張昭曰:“愿聞先生所以主降之意。”昭曰:“曹操挾天子而征四方,動以
朝廷為名﹔近又得荊州,威勢愈大。吾江東可以拒操者,長江耳。今操艨艟戰艦,何
止千百?水陸并進,何可當之?不如且降,更圖后計。”瑜曰:“此迂儒之論也!江
東自開國以來,今歷三世,安忍一旦廢棄!”權曰:“若此,計將安出?”瑜曰:“
操雖托名漢相,實為漢賊。將軍以神武雄才,仗父兄余業,據有江東,兵精糧足,正
當橫行天下,為國家除殘去暴,奈何降賊耶?且操今此來,多犯兵家之忌:北土未平
,馬騰、韓遂為其后患,而操久于南征,一忌也﹔北軍不熟水戰,操舍鞍馬,仗舟楫
,與東吳爭衡,二忌也﹔又時值隆冬盛寒,馬無□草,三忌也﹔驅中國士卒,遠涉江
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四忌也:操兵犯此數忌,雖多必敗。將軍擒操,正在今日
。瑜請得精兵數千,進屯夏口,為將軍破之!”權矍然起曰:“老賊欲廢漢自立久矣
,所懼二袁、呂布、劉表與孤耳。今數雄已滅,惟孤尚存。孤與老賊,誓不兩立!卿
言當伐,甚合孤意。此天以卿授我也。”瑜曰:“臣為將軍決一血戰,萬死不辭。只
恐將軍狐疑不定。”權拔佩劍砍面前奏案一角曰:“諸官將有再言降操者,與此案同
!”言罷,便將此劍賜周瑜,即封瑜為大都督,程普為副都督,魯肅為贊軍校尉。如
文武官將有不聽號令者,即以此劍誅之。瑜受了劍,對眾言曰:“吾奉主公之命,率
眾破曹。諸將官吏來日俱于江畔行營聽令。如遲誤者,依七禁令、五十四斬施行。”
言罷,辭了孫權,起身出府。眾文武各無言而散。

  周瑜回到下處,便請孔明議事。孔明至。瑜曰:“今日府下公議已定,愿求破曹
良策。”孔明曰:“孫將軍心尚未穩,不可以決策也。”瑜曰:“何謂心不穩?”孔
明曰:“心怯曹兵之多,懷寡不敵眾之意﹔將軍以軍數開解,使其了然無疑,然后大
事可成。”瑜曰:“先生之論甚善。”乃復入見孫權。權曰:“公瑾夜至,必有事故
。”瑜曰:“來日調撥軍馬,主公心有疑否?”權曰:“但憂曹操兵多,寡不敵眾耳
。他無所疑。”瑜笑曰:“瑜特為此來開解主公。主公因見操檄文,言水陸大軍百萬
,故懷疑懼,不復料其虛實。今以實較之:彼將中國之兵,不過十五六萬,且已久疲
﹔所得袁氏之眾,亦止七八萬耳,尚多懷疑未服。夫以久疲之卒,御狐疑之眾,其數
雖多,不足畏也。瑜得五萬兵,自足破之。愿主公勿以為慮。”權撫瑜背曰:“公瑾
此言,足釋吾疑。子布無謀,深失孤望﹔獨卿及子敬,與孤同心耳。卿可與子敬、程
普即日選軍前進。孤當續發人馬,多載資糧,為卿后應。卿前軍倘不如意,便還就孤
。孤當親與曹賊決戰,更無他疑。”周瑜謝出,暗忖曰:“孔明早已料著吳侯之心。
其計畫又高我一頭。久必為江東之患,不如殺之。”乃令人連夜請魯肅入帳,言欲殺
孔明之事。肅曰:“不可:今操賊未破,先殺賢士,是自去其助也。”瑜曰:“此人
助劉備,必為江東之患。”肅曰:“諸葛瑾乃其親兄,可令招此人同事東吳,豈不妙
哉?”瑜善其言。

  次日平明,瑜赴行營,升中軍帳高坐。左右立刀斧手,聚集文官武將聽令。原來
程普年長于瑜,今瑜爵居其上,心中不樂﹔是日乃托病不出,令長子程咨自代。瑜令
眾將曰:“王法無親,諸君各守乃職。方今曹操弄權,甚于董卓:囚天子于許昌,屯
暴兵于境上。吾今奉命討之,諸君幸皆努力向前。大軍到處,不得擾民。賞勞罰罪,
并不徇縱。”令畢,即差韓當、黃蓋為前部先鋒,領本部戰船,即日起行,前至三江
口下寨,別聽將令﹔蔣欽、周泰為第二隊﹔凌統、潘璋為第三隊﹔太史慈、呂蒙為第
四隊﹔陸遜、董襲為第五隊﹔呂范、朱治為四方巡警使,催督六部官軍,水陸并進,
克期取齊。調撥已畢,諸將各自收拾船只軍器起行。程咨回見父程普,說周瑜調兵,
動止有法。普大驚曰:“吾素欺周郎懦弱,不足為將﹔今能如此,真將才也!我如何
不服!”遂親詣行營謝罪。瑜亦遜謝。

  次日,瑜請諸葛瑾,謂曰:“令弟孔明有王佐之才,如何屈身事劉備?今幸至江
東,欲煩先生不惜齒牙余論,使令弟棄劉備而事東吳,則主公既得良輔,而先生兄弟
又得相見,豈不美哉?先生幸即一行。”瑾曰:“瑾自至江東,愧無寸功。今都督有
命,敢不效力?”即時上馬,逕投驛亭來見孔明。孔明接入,哭拜,各訴闊情。瑾泣
曰:“弟知伯夷、叔齊乎?”孔明暗思:“此必周郎教來說我也。”遂答曰:“夷、
齊古之聖賢也。”瑾曰:“夷、齊雖至餓死首陽山下,兄弟二人亦在一處。我今與你
同胞共乳,乃各事其主,不能旦暮相聚,視夷、齊之為人,能無愧乎?”孔明曰:“
兄所言者,情也﹔弟所守者,義也。弟與兄皆漢人。今劉皇叔乃漢室之冑,兄若能去
東吳,而與弟同事劉皇叔,則上不愧為漢臣,而骨肉又得相聚,此情義兩全之策也。
不識兄意以為如何?”瑾思曰:“我來說他,反被他說了我也。”遂無言回答,起身
辭去。回見周瑜,細述孔明之言。瑜曰:“公意若何?”瑾曰:“吾受孫將軍厚恩,
安肯相背?”瑜曰:“公既忠心事主,不必多言。吾自有伏孔明之計。”正是:智與
智逢宜必合,才和才角又難容。畢竟周瑜何計伏孔明,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