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四十六回

        用奇謀孔明借箭   獻密計黃蓋受刑

  卻說魯肅領了周瑜言語,逕來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對坐。肅曰:“連日
措辦軍務,有失聽教。”孔明曰:“便是亮亦未與都督賀喜。”肅曰:“何喜?”孔
明曰:“公瑾使先生來探亮知也不知,便是這件事可賀喜耳。”唬得魯肅失色問曰:
“先生何由知之?”孔明曰:“這條計只好弄蔣干。曹操雖被一時瞞過,必然便省悟
,只是不肯任錯耳。今蔡、張二人既死,江東無患矣,如何不賀喜!吾聞曹操換毛介
、于禁為水軍都督,則這兩個手里,好歹送了水軍性命。”魯肅聽了,開口不得,把
這些言語支吾了半晌,別孔明而回。孔明囑曰:“望子敬在公瑾面前勿言亮先知此事
。恐公瑾心懷妒忌,又要尋事害亮。”魯肅應諾而去,回見周瑜,把上項事只得實說
了。瑜大驚曰:“此人決不可留!吾決意斬之!”肅勸曰:“若殺孔明,卻被曹操笑
也。”瑜曰:“吾自有公道斬之,教他死而無怨。”肅曰:“以何公道斬之?”瑜曰
:“子敬休問,來日便見。”

  次日,聚眾將于帳下,教請孔明議事。孔明欣然而至。坐定,瑜問孔明曰:“即
日將與曹軍交戰,水路交兵,當以何兵器為先?”孔明曰:“大江之上,以弓箭為先
。”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軍中正缺箭用,敢煩先生監造十萬枝箭,以
為應敵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卻。”孔明曰:“都督見委,自當效勞。敢問十
萬枝箭,何時要用?”瑜曰:“十日之內,可完辦否?”孔明曰:“操軍即日將至,
若候十日,必誤大事。”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辦?”孔明曰:“只消三日,便可
拜納十萬枝箭。”瑜曰:“軍中無戲言。”孔明曰:“怎敢戲都督!愿納軍令狀:三
日不辦,甘當重罰。”瑜大喜,喚軍政司當面取了文書,置酒相待曰:“待軍事畢后
,自有酬勞。”孔明曰:“今日已不及,來日造起。至第三日,可差五百小軍到江邊
搬箭。”飲了數杯,辭去。魯肅曰:“此人莫非詐乎?”瑜曰:“他自送死,非我逼
他。今明白對眾要了文書,他便兩脅生翅,也飛不去。我只分付軍匠人等,教他故意
遲延,凡應用物件,都不與齊備。如此,必然誤了日期。那時定罪,有何理說?公今
可去探他虛實,卻來回報。”

  肅領命來見孔明。孔明曰:“吾曾告子敬,休對公瑾說,他必要害我。不想子敬
不肯為我隱諱,今日果然又弄出事來。三日內如何造得十萬箭?子敬只得救我!”肅
曰:“公自取其禍,我如何救得你?”孔明曰:“望子敬借我二十只船,每船要軍士
三十人,船上皆用青布為幔,各束草千余個,分布兩邊。吾別有妙用。第三日包管有
十萬枝箭。只不可又教公瑾得知﹔若彼知之,吾計敗矣。”肅允諾,卻不解其意,回
報周瑜,果然不提起借船之事﹔只言孔明并不用箭竹、翎毛、膠漆等物,自有道理。
瑜大疑曰:“且看他三日后如何回覆我!”

  卻說魯肅私自撥輕快船二十只,各船三十余人,并布幔束草等物,盡皆齊備,候
孔明調用。第一日卻不見孔明動靜﹔第二日亦只不動。至第三日四更時分,孔明密請
魯肅到船中。肅問曰:“公召我來何意?”孔明曰:“特請子敬同往取箭。”肅曰:
“何處去取?”孔明曰:“子敬休問,前去便見。”遂命將二十只船,用長索相連,
逕望北岸進發。是夜大霧漫天,長江之中,霧氣更甚,對面不相見。孔明促舟前進,
果然是好大霧!前人有篇《大霧垂江賦》曰:

    大哉長江!西接s!"6k#,DO?XH}Nb#,114x>E:S!#;c0Y4(6xHk:##,~
  歷萬古以揚波至若龍伯、海若,江妃、水母,長鯨千丈,天蜈九首,
  鬼怪異類,咸集而有。蓋夫鬼神之所憑依,英雄之所戰守也。

    時也陰陽既亂,昧爽不分。訝長空之一色,忽大霧之四屯。雖輿
  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聞。初若溟蒙,才隱南山之豹﹔漸而充塞,欲
  迷北海之鯤。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蒼茫,浩乎無際。鯨鯢
  出水而騰波,蛟龍潛淵而吐氣。又如梅霖收溽,春陰釀寒﹔溟溟漠漠,
  浩浩漫漫。東失柴桑之岸,南無夏口之山。戰船千艘,俱沉淪于岩壑﹔
  漁舟一葉,驚出沒于波瀾。甚則穹昊無光,朝陽失色﹔返白晝為昏黃,
  變丹山為水碧。雖大禹之智,不能測其深淺﹔離婁之明,焉能辨乎咫
  尺?

    于是馮夷息浪,屏翳收功﹔魚鱉遁跡,鳥獸潛蹤。隔斷蓬萊之島,
  暗圍閶闔之宮。恍惚奔騰,如驟雨之將至﹔紛紜雜沓,若寒云之欲同。
  乃能中隱毒蛇,因之而為瘴癘﹔內藏妖魅,憑之而為禍害。降疾厄于
  人間,加風塵于塞外。小民遇之失傷,大人觀之感慨。蓋將返元氣于
  洪荒,混天地為大塊。

  當夜五更時候,船已近曹操水寨。孔明教把船只頭西尾東,一帶擺開,就船上擂
鼓吶喊。魯肅驚曰:“倘曹兵齊出,如之奈何?”孔明笑曰:“吾料曹操于重霧中必
不敢出。吾等只顧酌酒取樂,待霧散便回。”

  卻說曹操寨中,聽得擂鼓吶喊,毛介、于禁二人慌忙飛報曹操。操傳令曰:“重
霧迷江,彼軍忽至,必有埋伏,切不可輕動。可撥水軍弓弩手亂箭射之。”又差人往
旱寨內喚張遼、徐晃各帶弓弩軍三千,火速到江邊助射。比及號令到來,毛介、于禁
怕南軍搶入水寨,已差弓弩手在寨前放箭﹔少頃,旱寨內弓弩手亦到,約一萬余人,
盡皆向江中放箭:箭如雨發。孔明教把船吊回,頭東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
吶喊。待至日高霧散,孔明令收船及回。二十只船兩邊束草上,排滿箭枝。孔明令各
船上軍士齊聲叫曰:“謝丞相箭!”比及曹軍寨內報知曹操時,這里船輕水急,已放
回二十余里,追之不及。曹操懊悔不已。

  卻說孔明回船謂魯肅曰:“每船上箭約五六千矣。不費江東半分之力,已得十萬
余箭。明日即將來射曹軍,卻不甚便?”肅曰:“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今日如此大
霧?”孔明曰:“為將而不通天文,不識地利,不知奇門,不曉陰陽,不看陣圖,不
明兵勢,是庸才也。亮于三日前已算定今日有大霧,因此敢任三日之限。公瑾教我十
日完辦,工匠料物,都不應手,將這一件風流罪過,明白要殺我﹔我命系于天,公瑾
焉能害我哉!”魯肅拜服。

  船到岸時,周瑜已差五百軍在江邊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萬枝
。都搬入中軍帳交納。魯肅入見周瑜,備說孔明取箭之事。瑜大驚,慨然嘆曰:“孔
明神機妙算,吾不如也!”后人有詩贊曰:

    一天濃霧滿長江,遠近難分水渺茫。
    驟雨飛蝗來戰艦,孔明今日服周郎。

  少頃,孔明入寨見周瑜。瑜下帳迎之,稱羨曰:“先生神算,使人敬服。”孔明
曰:“詭譎小計,何足為奇?”瑜邀孔明入帳共飲。瑜曰:“昨吾主遣使來催督進軍
,瑜未有奇計,愿先生教我。”孔明曰:“亮乃碌碌庸才,安有妙計?”瑜曰:“某
昨觀曹操水寨,極其嚴整有法,非等閑可攻。思得一計,不知可否。先生幸為我一決
之。”孔明曰:“都督且休言。各自寫于手內,看同也不同。”瑜大喜,教取筆硯來
,先自暗寫了,卻送與孔明,孔明亦暗寫了。兩個移近坐榻,各出掌中之字,互相觀
看,皆大笑。原來周瑜掌中字,乃一“火”字,孔明掌中,亦一“火”字。瑜曰:“
既我兩人所見相同,更無疑矣。幸勿漏泄。”孔明曰:“兩家公事,豈有漏泄之理?
吾料曹操雖兩番經我這條計,然必不為備。今都督盡行之可也。”飲罷分散,諸將皆
不知其事。


  卻說曹操平白折了十五六萬箭,心中氣悶。荀攸進計曰:“江東有周瑜、諸葛亮
二人用計,急切難破﹔可差人去東吳詐降,為奸細內應,以通消息,方可圖也。”操
曰:“此言正合吾意。汝料軍中誰可行此計?”攸曰:“蔡瑁被誅,蔡氏宗族,皆在
軍中。瑁之族弟蔡中、蔡和現為副將。丞相可以恩結之,差往詐降東吳,必不見疑。
”操從之,當夜密喚二人入帳囑付曰:“汝二人可用些少軍士,去東吳詐降。但有動
靜,使人密報。事成之后,重加封賞。休懷二心!”二人曰:“吾等妻子俱在荊州,
安敢懷二心,丞相勿疑。某二人必取周瑜、諸葛亮之首,獻于麾下。”操厚賞之。次
日,二人帶五百軍士,駕船數只,順風望著南岸來。

  且說周瑜正理會進兵之事,忽報江北有船來到江口,稱是蔡瑁之弟蔡和、蔡中,
特來投降。瑜喚入。二人哭拜曰:“吾兄無罪,被操賊所殺。吾二人欲報兄仇,特來
投降。望賜收錄,愿為前部。”瑜大喜,重賞二人,即命與甘寧引軍為前部。二人拜
謝,以為中計。瑜密喚甘寧分付曰:“此二人不帶家小,非真投降,乃曹操使來為奸
細者。吾今欲將計就計,教他通報消息。汝可殷勤相待,就里提防。至出兵之日,先
要殺他兩個祭旗。汝切須小心,不可有誤。”甘寧領命而去。魯肅入見周瑜曰:“蔡
中、蔡和之降,多應是詐,不可收用。”瑜叱曰:“彼因曹操殺其兄,欲報仇而來降
,何詐之有?你若如此多疑,安能容天下之士乎?”肅默然而退,乃往告孔明。孔明
笑而不答。肅曰:“孔明何故哂笑?”孔明曰:“吾笑子敬不識公瑾用計耳。大江隔
遠,細作極難來往。操使蔡中、蔡和詐降,竊探我軍中事,公瑾將計就計,正要他通
報消息。兵不厭詐,公瑾之謀是也。”肅方才省悟。

  卻說周瑜夜坐帳中,忽見黃蓋潛入中軍來見周瑜。瑜曰:“公覆夜至,必有良謀
見教。”蓋曰:“彼眾我寡,不宜久持,何不用火攻之?”瑜曰:“誰教公獻此計?
”蓋曰:“某出自己意,非他人之所教也。”瑜曰:“吾正欲如此,故留蔡中、蔡和
詐降之人,以通消息﹔但恨無一人為我行詐降計耳。”蓋曰:“某愿行此計。”瑜曰
:“不受些苦,彼如何肯信?”蓋曰:“某受孫氏厚恩,雖肝腦涂地,亦無怨悔。”
瑜拜而謝之曰:“君若肯行此苦肉計,則江東之萬幸也。”蓋曰:“某死亦無怨。”
遂謝而出。

  次日,周瑜鳴鼓大會諸將于帳下。孔明亦在座。周瑜曰:“操引百萬之眾,連絡
三百余里,非一日可破。今令諸將各領三個月糧草,准備御敵。”言未訖,黃蓋進曰
:“莫說三個月﹔便支三十個月糧草,也不濟事!若是這個月破的,便破﹔若是這個
月破不的,只可依張子布之言,棄甲倒戈,北面而降之耳!”周瑜勃然變色,大怒曰
:“吾奉主公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者必斬。今兩軍相敵之際,汝敢出此言,
慢我軍心,不斬汝首,難以服眾!”喝左右將黃蓋斬訖報來。黃蓋亦怒曰:“吾自隨
破虜將軍,縱橫東南,已歷三世,那有你來?”瑜大怒,喝令速斬。甘寧進前相告曰
:“公覆乃東吳舊臣,望寬恕之。”瑜喝曰:“汝何敢多言,亂吾法度!”先叱左右
將甘寧亂棒打出。眾官皆跪告曰:“黃蓋罪固當誅,但于軍不利。望都督寬恕,權且
記罪。破曹之后,斬亦未遲。”瑜怒未息。眾官苦苦告求。瑜曰:“若不看眾官面皮
,決須斬首!今且免死!”命左右拖翻,打一百脊杖,以正其罪。眾官又告求免。瑜
推翻案桌,叱退眾官,喝教行杖。將黃蓋剝了衣服,拖翻在地,打了五十脊杖。眾官
又復苦苦求免。瑜躍起指蓋曰:“汝敢小覷我耶!且記下五十棍!再有怠慢,二罪俱
罰!”恨聲不絕而入帳中。

  眾官扶起黃蓋,打得皮開肉綻,鮮血迸流,扶歸本寨,昏絕几次。動問之人,無
不下淚。魯肅也往看問了,來至孔明船中,謂孔明曰:“今日公瑾怒責公覆,我等皆
是他部下,不敢犯顏苦諫﹔先生是客,何故袖手旁觀,不發一語?”孔明笑曰:“子
敬欺我。”肅曰:“肅與先生渡江以來,未嘗一事相欺。今何出此言?”孔明曰:“
子敬豈不知公瑾今日毒打黃公覆,乃其計耶?如何要我勸他?”肅方悟。孔明曰:“
不用苦肉計,何能瞞過曹操?今必令黃公覆去詐降,卻教蔡中、蔡和報知其事矣。子
敬見公瑾時,切勿言亮先知其事,只說亮也埋怨都督便了。”肅辭去,入帳見周瑜。
瑜邀入帳后。肅曰:“今日何故痛責黃公覆?”瑜曰:“諸將怨否?”肅曰:“多有
心中不安者。”瑜曰:“孔明之意若何?”肅曰:“他也埋怨都督忒情薄。”瑜笑曰
:“今番須瞞過他也。”肅曰:“何謂也?”瑜曰:“今日痛打黃蓋,乃計也。吾欲
令他詐降,先須用苦肉計,瞞過曹操,就中用火攻之,可以取勝。”肅乃暗思孔明之
高見,卻不敢明言。


  且說黃蓋臥于帳中,諸將皆來動問。蓋不言語,但長吁而已。忽報參謀闞澤來問
。蓋令請入臥內,叱退左右。闞澤曰:“將軍莫非與都督有仇?”蓋曰:“非也。”
澤曰:“然則公之受責,莫非苦肉計乎?”蓋曰:“何以知之?”澤曰:“某觀公瑾
舉動,已料著八九分。”蓋曰:“某受吳侯三世厚恩,無以為報,故獻此計,以破曹
操。吾雖受苦,亦無所恨。吾遍觀軍中,無一人可為心腹者。惟公素有忠義之心,敢
以心腹相告。”澤曰:“公之告我,無非要我獻詐降書耳。”蓋曰:“實有此意。未
知肯否?”闞澤欣然領諾。正是:勇將輕身思報主,謀臣為國有同心。未知闞澤所言
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