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四十七回

        闞澤密獻詐降書   龐統巧授連環計

  卻說闞澤字德潤,會稽山陰人也。家貧好學,與人佣工,嘗借人書來看。看過一
遍,更不遺忘。口才辯給,少有膽氣。孫權召為參謀,與黃蓋最相善。蓋知其能言有
膽,故欲使獻詐降書。澤欣然應諾曰:“大丈夫處世,不能立功建業,不几與草木同
腐乎!公既捐軀報主,澤又何惜微生!”黃蓋滾下床來,拜而謝之。澤曰:“事不可
緩,即今便行。”蓋曰:“書已修下了。”

  澤領了書,只就當夜扮作漁翁,駕小舟,望北岸而行。是夜寒星滿天。三更時分
,早到曹軍水寨。巡江軍士拿住,連夜報知曹操。操曰:“莫非是奸細么?”軍士曰
:“只一漁翁,自稱是東吳參謀闞澤,有機密事來見。”操便教引將入來。軍士引闞
澤至,只見帳上燈燭輝煌,曹操憑几危坐,問曰:“汝既是東吳參謀,來此何干?”
澤曰:“人言曹丞相求賢若渴,今觀此問,甚不相合──黃公覆,汝又錯尋思了也!
”操曰:“吾與東吳旦夕交兵,汝私行到此,如何不問?”澤曰:“黃公覆乃東吳三
世舊臣,今被周瑜于眾將之前,無端毒打,不勝忿恨。因欲投降丞相,為報仇之計,
特謀之于我。我與公覆,情同骨肉,逕來為獻密書。未知丞相肯容納否?”操曰:“
書在何處?”闞澤取書呈上。操拆書,就燈下觀看。書略曰:

    蓋受孫氏厚恩,本不當懷二心。然以今日事勢論之:用江東六郡
  之卒,當中國百萬之師,眾寡不敵,海內所共見也。東吳將吏,無論
  智愚,皆知其不可。周瑜小子,偏懷淺戇,自負其能,輒欲以卵敵石﹔
  兼之擅作威福,無罪受刑,有功不賞。蓋系舊臣,無端為所摧辱,心
  實恨之!伏聞丞相:誠心待物,虛懷納士﹔蓋愿率眾歸降,以圖建功
  雪恥。糧草車仗,隨船獻納。泣血拜白,萬勿見疑。

  曹操于几案上翻覆將書看了十余次,忽然拍案張目大怒曰:“黃蓋用苦肉計,令
汝下詐降書,就中取事,卻敢來戲侮我耶!”便教左右推出斬之。左右將闞澤簇下。
澤面不改容,仰天大笑。操教牽回,叱曰:“吾已識破奸計,汝何故哂笑?”澤曰:
“吾不笑你。吾笑黃公覆不識人耳。”操曰:“何不識人?”澤曰:“殺便殺,何必
多問!”操曰:“吾自幼熟讀兵書,深知奸偽之道。汝這條計,只好瞞別人,如何瞞
得我!”澤曰:“你且說書中那件事是奸計?”操曰:“我說出你那條破綻,教你死
而無怨:你既是真心獻書投降,如何不明約几時?如今你有何理說?”闞澤聽罷,大
笑曰:“虧汝不惶恐,敢自夸熟讀兵書!還不及早收兵回去!倘若交戰,必被周瑜擒
矣!無學之輩!可惜吾屈死汝手!”操曰:“何謂我無學?”澤曰:“汝不識機謀,
不明道理,豈非無學?”操曰:“你且說,我那几般不是處?”澤曰:“汝無待賢之
禮,吾何必言!但有死而已。”操曰:“汝若說得有理,我自然敬服。”澤曰:“豈
不聞‘背主作竊,不可定期’?倘今約定日期,急切下不得手,這里反來接應,事必
泄漏。但可覷便而行,豈可預期相定乎?汝不明此理,欲屈殺好人,真無學之輩也!
”操聞言,改容下席而謝曰:“某見事不明,誤犯尊威,幸勿挂懷。”澤曰:“吾與
黃公覆,傾心投降,如嬰兒之望父母,豈有詐乎?”操大喜曰:“若二人能建大功,
他日受爵,必在諸人之上。”澤曰:“某等非為爵祿而來,實應天順人耳。”操取酒
待之。

  少頃,有人入帳,于操耳邊私語。操曰:“將書來看。”其人以密書呈上。操觀
之,顏色頗喜。闞澤暗思:“此必蔡中、蔡和來報黃蓋受刑消息,操故喜我投降之事
為真實也。”操曰:“煩先生再回江東,與黃公覆約定,先通消息過江,吾以兵接應
。”澤曰:“某已離江東,不可復還。望丞相別遣機密人去。”操曰:“若他人去,
事恐泄漏。”澤再三推辭﹔良久,乃曰:“若去則不敢久停,便當行矣。”

  操賜以金帛,澤不受。辭別出營,再駕扁舟,重回江東,來見黃蓋,細說前事。
蓋曰:“非公能辯,則蓋徒受苦矣。”澤曰:“吾今去甘寧寨中,探蔡中、蔡和消息
。”蓋曰:“甚善。”澤至寧寨,寧接入。澤曰:“將軍昨為救黃公覆,被周公瑾所
辱,吾甚不平。”寧笑而不答。正話間,蔡和、蔡中至。澤以目送甘寧,寧會意,乃
曰:“周公瑾只自恃其能,全不以我等為念。我今被辱,羞見江左諸人!”說罷,咬
牙切齒,拍案大叫。澤乃虛與寧耳邊低語。寧低頭不言,長嘆數聲。蔡和、蔡中見澤
、寧皆有反意,以言挑之曰:“將軍何故煩惱?先生有何不平?”澤曰:“吾等腹中
之苦,汝豈知耶!”蔡和曰:“莫非欲背吳投曹耶?”闞澤失色。甘寧拔劍而起曰:
“吾事已為窺破,不可不殺之以滅口!”蔡和、蔡中慌曰:“二公勿憂。吾亦當以心
腹之事相告。”寧曰:“可速言之!”蔡和曰:“吾二人乃曹公使來詐降者。二公若
有歸順之心,吾當引進。”寧曰:“汝言果真乎?”二人齊聲曰:“安敢相欺?”寧
佯喜曰:“若如此,是天賜其便也!”二蔡曰:“黃公覆與將軍被辱之事,吾已報知
丞相矣。”澤曰:“吾已為黃公覆獻書丞相,今特來見興霸,相約同降耳。”寧曰:
“大丈夫既遇明主,自當傾心相投。”于是四人共飲,同論心事。二蔡即時寫書,密
報曹操,說甘寧與某同為內應。闞澤另自修書,遣人密報曹操。書中具言黃蓋欲來,
未得其便﹔但看船頭插青牙旗而來者,即是也。


  卻說曹操連得二書,心中疑惑不定,聚眾謀士商議曰:“江左甘寧,被周瑜所辱
,愿為內應﹔黃蓋受責,令闞澤來納降﹔俱未可深信。誰敢直入周瑜寨中,探聽實信
?”蔣干進曰:“某前日空往東吳,未得成功,深懷慚愧。今愿舍身再往,務得實信
,回報丞相。”操大喜,即時令蔣干上船。干駕小舟,逕到江南水寨邊,便使人傳報
。周瑜聽得干又到,大喜曰:“吾之成功,只在此人身上!”遂囑咐魯肅:“請龐士
元來,為我如此如此。”原來襄陽龐統,字士元,因避亂寓居江東。魯肅曾荐之于周
瑜,統未及往見。瑜先使肅問計于統曰:“破曹當用何策?”統密謂肅曰:“欲破曹
兵,須用火攻﹔但大江面上,一船著火,余船四散﹔除非獻‘連環計’,教他釘作一
處,然后功可成也。”肅以告瑜,瑜深服其論,因謂肅曰:“為我行此計者,非龐士
元不可。”肅曰:“只怕曹操奸猾,如何去得?”

  周瑜沉吟未決。正尋思沒個機會,忽報蔣干又來。瑜大喜,一面分付龐統用計﹔
一面坐于帳上,使人請干。干見不來接,心中疑慮,教把船于僻靜岸口系纜,乃入寨
見周瑜。瑜作色曰:“子翼何故欺吾太甚?”蔣干笑曰:“吾想與你乃舊日弟兄,特
來吐心腹事,何言相欺也?”瑜曰:“汝要說我降,除非海枯石爛!前番吾念舊日交
情,請你痛飲一醉,留你同榻﹔你卻盜吾私書,不辭而去,歸報曹操,殺了蔡瑁、張
允,致使吾事不成。今日無故又來,必不懷好意!吾不看舊日之情,一刀兩段!本待
送你過去,爭奈吾一二日間,便要破曹賊──待留你在軍中,又必有泄漏。”便教左
右:“送子翼往西山庵中歇息。待吾破了曹操,那時渡你過江未遲。”

  蔣干再欲開言,周瑜已入帳后去了。左右取馬與蔣干乘坐,送到西山背后小庵歇
息,撥兩個軍人伏侍。干在庵內,心中憂悶,寢食不安。是夜星露滿天,獨步出庵后
,只聽得讀書之聲。信步尋去,見山岩畔有草屋數椽,內射燈光。干往窺之,只見一
人挂劍燈前,誦孫、吳兵書。干思此必異人也,叩戶請見。其人開門出迎,儀表非俗
。干問姓名,答曰:“姓龐,名統,字士元。”干曰:“莫非鳳雛先生否?”統曰:
“然也。”干喜曰:“久聞大名,今何僻居此地?”答曰:“周瑜自恃才高,不能容
物,吾故隱居于此。公乃何人?”干曰:“吾蔣干也。”統乃邀入草庵,共坐談心。
干曰:“以公之才,何往不利?如肯歸曹,干當引進。”統曰:“吾亦欲離江東久矣
。公既有引進之心,即今便當一行。如遲則周瑜聞之,必將見害。”

  于是與干連夜下山,至江邊尋著原來船只,飛棹投江北。既至操寨,干先入見,
備述前事。操聞鳳雛先生來,親自出帳迎入,分賓主坐定,問曰:“周瑜年幼,恃才
欺眾,不用良謀。操久聞先生大名,今得惠顧,乞不吝教誨。”統曰:“某素聞丞相
用兵有法,今愿一睹軍容。”操教備馬,先邀統同觀旱寨。統與操并馬登高而望。統
曰:“傍山依林,前后顧盼,出入有門,進退曲折,雖孫、吳再生,穰苴復出,亦不
過此矣。”操曰:“先生勿得過譽,尚望請教。”于是又與同觀水寨。見向南分二十
四座門,皆有艨艟戰艦,列為城郭,中藏小船,往來有巷,起伏有序,統笑曰:“丞
相用兵如此,名不虛傳!”因指江南而言曰:“周郎!周郎!克欺必亡!”

  操大喜。回寨,請入帳中,置酒共飲,同說兵機。統高談雄辯,應答如流。操深
敬服,殷勤相待。統佯醉曰:“敢問軍中有良醫否?”操問何用。統曰:“水軍多疾
,須用良醫治之。”時操軍因不服水土,俱生嘔吐之疾,多有死者。操正慮此事,忽
聞統言,如何不問?統曰:“丞相教練水軍之法甚妙,但可惜不全。”操再三請問。
統曰:“某有一策,使大小水軍,并無疾病,安穩成功。”操大喜,請問妙策。統曰
:“大江之中,潮生潮落,風浪不息。北兵不慣乘舟,受此顛播,便生疾病。若以大
船小船各皆配搭,或三十為一排,或五十為一排,首尾用鐵環連鎖,上鋪闊板,休言
人可渡,馬亦可走矣。乘此而行,任他風浪潮水上下,復何懼哉?”曹操下席而謝曰
:“非先生良謀,安能破東吳耶?”統曰:“愚淺之見,丞相自裁之。”操即時傳令
,喚軍中鐵匠,連夜打造連環大釘,鎖住船只。諸軍聞之,俱各喜悅。后人有詩曰:


    赤壁鏖兵用火攻,運籌決策盡皆同。
    若非龐統連環計,公瑾安能立大功?

  龐統又謂操曰:“某觀江左豪杰,多有怨周瑜者。某憑三寸舌,為丞相說之,使
皆來降。周瑜孤立無援,必為丞相所擒。瑜既破,則劉備無所用矣。”操曰:“先生
果能成大功,操請奏聞天子,封為三公之列。”統曰:“某非為富貴,但欲救萬民耳
。丞相渡江,慎勿殺害。”操曰:“吾替天行道,安忍殺戮人民?”統拜求榜文,以
安宗族。操曰:“先生家屬,見居何處?”統曰:“只在江邊。若得此榜,可保全矣
。”操命寫榜僉押付統。統拜謝曰:“別后可速進兵,休待周郎知覺。”操然之。

  統拜別,至江邊,正欲下船,忽見岸上一人,道袍竹冠,一把扯住統曰:“你好
大膽!黃蓋用苦肉計,闞澤下詐降書,你又來獻連環計,只恐燒不盡絕!你們把出這
等毒手來,只好瞞曹操,也須瞞我不得!”嚇得龐統魂飛魄散。正是:莫道東南能制
勝,誰云西北獨無人?畢竟此人是誰,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