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四十八回

        宴長江曹操賦詩   鎖戰船北軍用武

  卻說龐統聞言,吃了一驚﹔急回視其人,原來卻是徐庶。統見是故人,心下方定
。回顧左右無人,乃曰:“你若說破我計,可惜江南八十一州百姓,皆是你送了也!
”庶笑曰:“此間八十三萬人馬,性命如何?”統曰:“元直真欲破我計耶?”庶曰
:“吾感劉皇叔厚恩,未嘗忘報。曹操送死吾母,吾已說過終身不設一謀,今安肯破
兄良策?只是我亦隨軍在此,兵敗之后,玉石不分,豈能免難?君當教我脫身之朮,
我即緘口遠避矣。”統笑曰:“元直如此高見遠識,諒此有何難哉!”庶曰:“愿先
生賜教。”統去徐庶耳邊略說數句。庶大喜,拜謝。龐統別卻徐庶,下船自回江東。



  且說徐庶當晚密使近人去各寨中暗布謠言。次日,寨中三三五五,交投接耳而說
。早有探事人報知曹操,說:“軍中傳言西涼州韓遂、馬騰謀反,殺奔許都來。”操
大驚,急聚眾謀士商議曰:“吾引兵南征,心中所憂者,韓遂、馬騰耳。軍中謠言,
雖未辨虛實,然不可不防。”言未畢,徐庶進曰:“庶蒙丞相收錄,恨無寸功報效。
請得三千人馬,星夜往散關把住隘口。如有緊急,再行告報。”操喜曰:“若得元直
去,吾無憂矣。散關之上,亦有軍兵,公統領之。目下撥三千馬步軍,命臧霸為先鋒
,星夜前去,不可稽遲。”徐庶辭了曹操,與臧霸便行。──此便是龐統救徐庶之計
。后人有詩曰:

    曹操南征日日憂,馬騰韓遂起戈矛。
    鳳雛一語教徐庶,正似游魚脫釣鉤。

  曹操自遣徐庶去后,心中稍安,遂上馬先看沿江旱寨,次看水寨。乘大船一只,
于中央上建“帥”字旗號,兩傍皆列水寨,船上埋伏弓弩千張。操居于上。時建安十
三年冬十一月十五日,天氣晴明,平風靜浪。操令:“置酒設樂于大船之上,吾今夕
欲會諸將。”天色向晚,東山月上,皎皎如同白日。長江一帶,如橫素練。操坐大船
之上,左右侍御者數百人,皆錦衣繡襖,荷戈執戟。文武眾官,各依次而坐。操見南
屏山色如畫,東視柴桑之境,西觀夏口之江,南望樊山,北覷烏林,四顧空闊,心中
歡喜,謂眾官曰:“吾自起義兵以來,與國家除凶去害,誓愿掃清四海,削平天下﹔
所未得者江南也。今吾有百萬雄師,更賴諸公用命,何患不成功耶?收服江南之后,
天下無事,與諸公共享富貴,以樂太平。”文武皆起謝曰:“愿得早奏凱歌。我等終
身皆賴丞相福蔭。”操大喜,命左右行酒。飲至半夜,操酒酣,遙指南岸曰:“周瑜
、魯肅:不識天時。今幸有投降之人,為彼心腹之患,此天助吾也。”荀攸曰:“丞
相勿言,恐有泄漏。”操大笑曰:“座上諸公,與近侍左右,皆吾心腹之人也,言之
何礙?”又指夏口曰:“劉備、諸葛亮:汝不料螻蟻之力,欲撼泰山,何其愚耶!”
顧謂諸將曰:“吾今年五十四歲矣。如得江南,竊有所喜。昔日喬公與吾至契,吾知
其二女皆有國色。后不料為孫策、周瑜所娶。吾今新構銅雀台于漳水之上,如得江南
,當娶二喬置之台上,以娛暮年,吾愿足矣。”言罷大笑。唐人杜牧之有詩曰:

    折戟沉沙鐵未消,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曹操正笑談間,忽聞鴉聲望南飛鳴而去。操問曰:“此鴉緣何夜鳴?”左右答曰
:“鴉見月明,疑是天曉,故離樹而鳴也。”操又大笑。時操已醉,乃取槊立于船頭
上,以酒奠于江中,滿飲三爵,橫槊謂諸將曰:“我持此槊,破黃巾、擒呂布、滅袁
朮、收袁紹﹔深入塞北,直抵遼東,縱橫天下:頗不負大丈夫之志也。今對此景,甚
有慷慨。吾當作歌,汝等和之。”歌曰:

    對酒當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惟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皎皎如月,何時可輟?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宴,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
    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歌罷,眾和之,共皆歡笑。忽座間一人進曰:“大軍相當之際,將士用命之時,
丞相何故出此不吉之言?”操視之,乃揚州刺史,沛國相人:姓劉,名馥,字元穎。
馥起自合肥,創立州治,聚逃散之民,立學校,廣屯田,興治教,久事曹操,多立功
績。當下操橫槊問曰:“吾言有何不吉?”馥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
匝,無枝可依。’此不吉之言也。”操大怒曰:“汝安敢敗吾興!”手起一槊,刺死
劉馥。眾皆驚駭,遂罷宴。次日,操酒醒,懊恨不已。馥子劉熙,告請父尸歸葬。操
泣曰:“吾昨因醉誤傷汝父,悔之無及。可以三公厚禮葬之。”又撥軍士護送靈柩,
即日回葬。


  次日,水軍都督毛介、于禁詣帳下,請曰:“大小船只,俱已配搭連鎖停當。旌
旗戰具,一一齊備。請丞相調遣,克日進兵。”操至水軍中央大戰船上坐定,喚集諸
將,各各聽令。水旱二軍,俱分五色旗號:水軍中央黃旗毛介、于禁,前軍紅旗張□
【音“合”,字形左“合”右“耳”﹔后以“合”替之】,后軍皂旗呂虔,左軍青旗
文聘,右軍白旗呂通。馬步前軍紅旗徐晃,后軍皂旗李典,左軍青旗樂進,右軍白旗
夏侯淵。水陸路都接應使:夏侯敦、曹洪﹔護衛往來監戰使:許褚、張遼。其余驍將
,各依隊伍。令畢,水軍寨中發擂三通,各隊伍戰船,分門而出。是日西北風驟起,
各船拽起風帆,沖波激浪,穩如平地。北軍在船上,踴躍施勇,刺槍使刀。前后左右
各軍,旗幡不雜。又有小船五十余只,往來巡警催督。操立于將台之上,觀看調練,
心中大喜,以為必勝之法﹔教且收住帆幔,各依次序回寨。操升帳謂眾謀士曰:“若
非天命助吾,安得鳳雛妙計?鐵索連舟,果然渡江如履平地。”程昱曰:“船皆連鎖
,固是平穩﹔但彼若用火攻,難以回避,不可不防。”操大笑曰:“程仲德雖有遠慮
,卻還有見不到處。”荀攸曰:“仲德之言甚是。丞相何故笑之?”操曰:“凡用火
攻,必藉風力。方今隆冬之際,但有西風北風,安有東風南風耶?吾居于西北之上,
彼兵皆在南岸,彼若用火,是燒自己兵也,吾何懼哉?若是十月小春之時,吾早已提
備矣。”諸將皆拜伏曰:“丞相高見,眾人不及。”操顧諸將曰:“青、徐、燕、代
之眾,不慣乘舟。今非此計,安能涉大江之險!”只見班部中二將挺身出曰:“小將
雖幽、燕之人,也能乘舟。今愿借巡船二十只,直至北江口,奪旗鼓而還,以顯北軍
亦能乘舟也。”

  操視之,乃袁紹手下舊將焦觸、張南也。操曰:“汝等皆生長北方,恐乘舟不便
。江南之兵,往來水上,習練精熟,汝勿輕以性命為兒戲也。”焦觸、張南大叫曰:
“如其不勝,甘受軍法。”操曰:“戰船盡已連鎖,惟有小舟。每舟可容二十人,只
恐未便接戰。”觸曰:“若用大船,何足為奇?乞討小舟二十余只。某與張南各引一
半,只今日直抵江南水寨,須要奪旗斬將而還。”操曰:“吾與汝二十只船,差撥精
銳軍五百人,皆長槍硬弩。到來日天明,將大寨船出到江面上,遠為之勢。更差文聘
亦領三十只巡船接應汝回。”焦觸、張南欣喜而退。次日四更造飯,五更結束已定,
早聽得水寨中擂鼓鳴金。船皆出寨,分布水面。長江一帶,青紅旗號交雜。焦觸、張
南領哨船二十只,穿寨而出,望江南進發。

  卻說南岸隔夜聽得鼓聲喧震,遙望曹操調練水軍,探事人報知周瑜。瑜往山頂觀
之,操軍已收回。次日,忽又聞鼓聲震天,軍士急登高觀望,見有小船沖波而來,飛
報軍中。周瑜問帳下誰敢先出。韓當、周泰二人齊出曰:“某當權為先鋒破敵。”瑜
喜,傳令各寨嚴加守御,不可輕敵。韓當、周泰各引哨船五只,分左右而出。

  卻說焦觸、張南憑一勇之氣,飛棹小船而來。韓當獨披掩心,手執長槍,立于船
頭。焦觸船先到,便命軍士亂箭望韓當船上射來。當用牌遮隔。焦觸拈長槍與韓當交
鋒。當手起一槍,刺死焦觸。張南隨后大叫趕來。隔斜里周泰船出。張南挺槍立于船
頭,兩邊弓矢亂射。周泰一臂挽牌,一手提刀。兩船相離七八尺,泰即飛身一躍,直
躍過張南船上,手起刀落,砍張南于水中,亂殺駕舟軍士。眾船飛棹而回。韓當、周
泰催船追趕,到半江中,恰與文聘船相迎。兩邊便擺定船□殺。

  卻說周瑜引眾將立于山頂,遙望江北水面艨艟戰船,排合江上,旗幟號帶,皆有
次序﹔回看文聘與韓當、周泰相持。韓當、周泰奮力攻擊,文聘抵敵不住,回船而走
。韓、周二人,急催船追趕。周瑜恐二人深入重地,便將白旗招□【音“展”,字形
左“風”右“占”,(風)吹物使顫動。】,令眾鳴金。二人乃揮棹而回。周瑜于山
頂看隔江戰船,盡入水寨。瑜顧謂眾將曰:“江北戰船,如蘆葦之密﹔操又多謀﹔當
用何計以破之?”眾未及對,忽見曹軍寨中,被風吹折中央黃旗,飄入江中。瑜大笑
曰:“此不祥之兆也!”正觀之際,忽狂風大作,江中波濤拍岸。一陣風過,刮起旗
角于周瑜臉上拂過。瑜猛然想起一件事在心,大叫一聲,往后便倒,口吐鮮血。諸將
急救起時,卻早不省人事。正是:一時忽笑又忽叫,難使南軍破北軍。畢竟周瑜性命
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