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九十二回

        趙子龍力斬五將   諸葛亮智取三城

  卻說孔明率兵前至沔陽,經過馬超墳墓,乃令其弟馬岱挂孝,孔明親自祭之。祭
畢,回到寨中,商議進兵。忽哨馬報道:“魏主曹睿遣附馬夏侯懋,調關中諸路軍馬
,前來拒敵。”魏延上賬獻策曰:“夏侯懋乃膏粱子弟,懦弱無謀。延愿得精兵五千
,取路出褒中,循秦嶺以東,當子午谷而投北,不過十日,可到長安。夏侯懋若聞某
驟至,必然棄城望橫門邸閣而走。某卻從東方而來,丞相可大驅士馬,自斜谷而進:
如此行之,則咸陽以西,一舉可定也。”孔明笑曰:“此非萬全之計也。汝欺中原無
好人物,倘有人進言,于山僻中以兵截殺,非惟五千人受害,亦大傷銳氣。決不可用
。”魏延又曰:“丞相兵從大路進發,彼必盡起關中之兵,于路迎敵:則曠日持久,
何時而得中原?”孔明曰:“吾從隴右取平坦大路,依法進兵,何憂不勝!”遂不用
魏延之計。魏延怏怏不悅。孔明差人令趙云進兵。

  卻說夏侯懋在長安聚集諸路軍馬。時有西涼大將韓德,善使開山大斧,有萬夫不
當之勇,引西羌諸路兵八萬到來﹔見了夏侯懋,懋重賞之,就遣為先鋒。德有四子,
皆精通武藝,弓馬過人:長子韓瑛,次子韓瑤,三子韓瓊,四子韓琪。韓德帶四子并
西羌兵八萬,取路至鳳鳴山,正遇蜀兵。兩陣對圓。韓德出馬,四子列于兩邊。德厲
聲大罵曰:“反國之賊,安敢犯吾境界!”趙云大怒,挺槍縱馬,單搦韓德交戰。長
子韓瑛,躍馬來迎﹔戰不三合,被趙云一槍刺死于馬下。次子韓瑤見之,縱馬揮刀來
戰。趙云施逞舊日虎威,抖擻精神迎戰。瑤抵擋不住。三子韓瓊,急挺方天戟驟馬前
來夾攻。云全然不懼,槍法不亂。四子韓琪,見二兄戰云不下,也縱馬掄兩口日月刀
而來,圍住趙云。云在中央獨戰三將。少時,韓琪中槍落馬,韓陣中偏將急出救去。
云拖槍便走。韓瓊按戟,急取弓箭射之,連放三箭,皆被趙云用槍撥落。瓊大怒,仍
綽方天戟縱馬趕來﹔卻被趙云一箭射中面門,落馬而死。韓瑤縱馬舉寶刀便砍趙云。
云棄槍于地,閃過寶刀,生擒韓瑤歸陣,復縱馬取槍殺過陣來。韓德見四子皆喪趙云
之手,肝膽皆裂,先走入陣去。西涼兵素知趙云之名,今見其英勇如昔,誰敢交鋒?
趙云馬到處,陣陣到退。趙云匹馬單槍,往來沖突,如入無人之境。后人有詩贊曰:


    憶昔常山趙子龍,年登七十建奇功。
    獨誅四將來沖陣,猶似當陽救主雄。

鄧芝見趙云大勝,率蜀兵掩殺,西涼兵大敗而走。韓德險被趙云擒住,棄甲步行而逃
。云與鄧芝收軍回寨。芝賀曰:“將軍壽已七旬,英勇如昨。今日陣前力斬四將,世
所罕有!”云曰:“丞相以吾年邁,不肯見用,吾故聊以自表耳。”遂差人解韓瑤,
申報捷書,以達孔明。

  卻說韓德引敗軍回見夏侯懋,哭告其事。懋自統兵來迎趙云。探馬報入蜀寨,說
夏侯懋引兵到。云上馬綽槍,引千余軍,就鳳鳴山前擺成陣勢。當日,夏侯懋戴金盔
,坐白馬,手提大砍刀,立在門旗之下。見趙云躍馬挺槍,往來馳騁,懋欲自戰。韓
德曰:“殺吾四子之仇,如何不報!”縱馬輪開山大斧,直取趙云。云奮怒挺槍來迎
﹔戰不三合,槍起處,刺死韓德于馬下,急撥馬直取夏侯懋。懋慌忙閃入本陣。鄧芝
驅兵掩殺,魏兵又折一陣,退十余里下寨。懋連夜與眾將商議曰:“吾久聞趙云之名
,未嘗見面﹔今日年老,英雄尚在,方信當陽長□之事。似此無人可敵,如之奈何?
”參軍程武──乃程昱之子也──進言曰:“某料趙云有勇無謀,不足為慮。來日都
督再引兵出,先伏兩軍于左右﹔都督臨陣先退,誘趙云到伏兵處﹔都督卻登山指揮四
面軍馬,重疊圍住,云可擒矣。”懋從其言,遂遣董禧引三萬軍伏于左,薛則引三萬
軍伏于右:二人埋伏已定。

  次日,夏侯懋復整金鼓旗幡,率兵而進。趙云、鄧芝出迎。芝在馬上謂趙云曰:
“昨夜魏兵大敗而走,今日復來,必有詐也。老將軍防之。”子龍曰:“量此乳臭小
兒,何足道哉!吾今日必當擒之!”便躍馬而出。魏將潘遂出迎,戰不三合,撥馬便
走。趙云趕去,魏陣中八員將一齊來迎。放過夏侯懋先走,八將陸續奔走。趙云乘勢
追殺,鄧芝引兵繼進。趙云深入重地,只聽得四面喊聲大震。鄧芝急收軍退回,左有
董禧,右有薛則,兩路兵殺到。鄧芝兵少,不能解救。趙云被困在垓心,東沖西突,
魏兵越厚。時趙云手下止有千余人,殺到山坡之下,只見夏侯懋在山上指揮三軍。趙
云投東則望東指,投西則望西指:因此趙云不能突圍──乃引兵殺上山來。半山中擂
木炮石打將下來,不能上山。趙云從辰時殺至酉時,不得脫走,只得下馬少歇,且待
月明再戰。卻才卸甲而坐,月光方出,忽四下火光沖天,鼓聲大震,矢石如雨,魏兵
殺到,皆叫曰:“趙云早降!”云急上馬迎敵。四面軍馬漸漸逼近,八方弩箭交射甚
急,人馬皆不能向前。云仰天嘆曰:“吾不服老,死于此地矣!”忽東北角上喊聲大
起,魏兵紛紛亂竄:一彪軍馬殺到,為首大將持丈八點鋼矛,馬項下挂一顆人頭。云
視之,乃張苞也。苞見了趙云,言曰:“丞相恐老將軍有失,特遣某引五千兵接應。
聞老將軍被困,故殺透重圍。正遇魏將薛則攔路,被某殺之。”云大喜,即與張苞殺
出西北角來。只見魏兵棄戈奔走:一彪軍從外吶喊殺入,為首大將提偃青龍月刀,手
挽人頭。云視之,乃關興也。興曰:“奉丞相之命,恐老將軍有失,特引五千兵前來
接應。卻才陣上逢著魏將董禧,被吾一刀斬之,梟首在此。丞相隨后便到也。”云曰
:“二將軍已建奇功,何不趁今日擒住夏侯懋,以定大事?”張苞聞言,遂引兵去了
。興曰:“我也干功去。”遂亦引兵去了。云回顧左右曰:“他兩個是吾子侄輩,尚
且爭先干功﹔吾乃國家上將,朝廷舊臣,反不如此小兒耶?吾當舍老命以報先帝之恩
!”于是引兵來捉夏侯懋。當夜三路兵夾攻,大破魏軍一陣。鄧芝引兵接應,殺得尸
橫遍野,血流成河。夏侯懋乃無謀之人,更兼年幼,不曾經戰,見軍大亂,遂引帳下
驍將百余人,望南安郡而走。眾軍見無主,盡皆逃竄。興、苞二將聞夏侯懋望南安去
了,連夜趕來。懋走入城中,令緊閉城門,驅兵守御。興、苞二人趕到,將城圍住﹔
趙云隨后也到:三面攻打。少時,鄧芝亦引兵到。一連圍了十日,攻打不下。忽報丞
相留后軍住沔陽,左軍屯陽平,右軍屯石城,自引中軍來到。趙云、鄧芝、關興、張
苞皆來拜問孔明,說連日攻城不下。

  孔明遂乘小車親到城邊周圍看了一遍,回寨升帳而坐。眾將環立聽令。孔明曰:
“此郡壕深城峻,不易攻也。吾正事不在此城,汝等如只久攻,倘魏兵分道而出,以
取漢中,吾軍危矣。”鄧芝曰:“夏侯懋乃魏之駙馬,若擒此人,勝斬百將。今困于
此,豈可棄之而去?”孔明曰:“吾自有計。──此處西連天水郡,北抵安定郡:二
處太守,不知何人?”探卒答曰:“天水太守馬遵,安定太守崔諒。”孔明大喜,乃
喚魏延受計,如此如此﹔又喚關興、張苞受計,如此如此﹔又喚心腹軍士二人受計,
如此行之。各將領命,引兵而去。孔明卻在南安城外,令軍運柴草堆于城下,口稱燒
城。魏兵聞之,皆大笑不懼。


  卻說安定太守崔諒,在城中聞蜀兵圍了南安,困住夏侯懋,十分慌懼,即點軍馬
約共四千,守住城池。忽見一人自正南而來,口稱有機密事。崔諒喚入問之,答曰:
“某是夏侯都督帳下心腹將裴緒。今奉都督將令,特來求救于天水、安定二郡。南安
甚急,每日城上縱火為號,專望二郡救兵并不見到﹔因復差某殺出重圍,來此告急。
可星夜起兵為外應。都督若見二郡兵到,卻開城門接應也。”諒曰:“有都督文書否
?”緒貼肉取出,汗已濕透﹔略教一視,急令手下換了乏馬,便出城望天水而去。不
二日,又有報馬到,告天水太守已起兵救援南安去了,教安定早早接應。崔諒與府官
商議。多官曰:“若不去救,失了南安,送了夏侯駙馬,皆我兩郡之罪也:只得救之
。”諒即點起人馬,離城而去,只留文官守城。崔諒提兵向南安大路進發,遙望見火
光沖天,催兵星夜前進。離南安尚有五十余里,忽聞前后喊聲大震,哨馬報道:“前
面關興截住去路,背后張苞殺來!”安定之兵,四下逃竄。諒大驚,乃領手下百余人
,往小路死戰得脫,奔回安定。方到城壕邊,城上亂箭射下來。蜀將魏延在城上叫曰
:“吾已取了城也!何不早降?”原來魏延扮作安定軍,夤夜賺開城門,蜀兵盡入,
因此得了安定。

  崔諒慌投天水郡來。行不到一程,前面一彪軍擺開。大旗之下,一人綸巾羽扇,
道袍鶴氅,端坐于車上。諒視之,乃孔明也,急撥回馬走。關興、張苞兩路兵追到,
只叫:“早降!”崔諒見四面皆是蜀兵,不得已遂降,同歸大寨。孔明以上賓相待。
孔明曰:“南安太守與足下交厚否?”諒曰:“此人乃楊阜之族弟楊陵也﹔與某鄰郡
,交契甚厚。”孔明曰:“今欲煩足下入城,說楊陵擒夏侯懋,可乎?”諒曰:“丞
相若令某去,可暫退軍馬,容某入城說之。”孔明從其言,即時傳令,教四面軍馬各
退二十里下寨。崔諒匹馬到城邊叫開城門,入到府中,與楊陵禮畢,細言其事。陵曰
:“我等受魏主大恩,安忍背之?可將計就計而行。”遂引崔諒到夏侯懋處,備細說
知。懋曰:“當用何計?”楊陵曰:“只推某獻城門,賺蜀兵入,卻就城中殺之。”


  崔諒依計而行,出城見孔明,說:“楊陵獻城門,放大軍入城,以擒夏侯懋。楊
陵本欲自捉,因手下勇士不多,未敢輕動。”孔明曰:“此事至易:今有足下原降兵
百余人,于內暗藏蜀將扮作安定軍馬,帶入城去,先伏于夏侯懋府下﹔卻暗約楊陵,
待半夜之時,獻開城門,里應外合。”崔諒暗思:“若不帶蜀將去,恐孔明生疑。且
帶入去,就內先斬之,舉火為號,賺孔明入來,殺之可也。”因此應允。孔明囑曰:
“吾遣親信將關興、張苞隨足下先去,只推救軍殺入城中,以安夏侯懋之心﹔但舉火
,吾當親入城去擒之。”時值黃昏,關興、張苞受了孔明密計,披挂上馬,各執兵器
,雜在安定軍中,隨崔諒來到南安城下。楊陵在城上撐起懸空板,倚定護心欄,問曰
:“何處軍馬?”崔諒曰:“安定救軍來到。”諒先射一號箭上城,箭上帶著密書曰
:“今諸葛亮先遣二將,伏于城中,要里應外合﹔且不可驚動,恐泄漏計策。待入府
中圖之。”楊陵將書見了夏侯懋,細言其事。懋曰:“既然諸葛亮中計,可教刀斧手
百余人,伏于府中。如二將隨崔太守到府下馬,閉門斬之﹔卻于城上舉火,賺諸葛亮
入城。伏兵齊出,亮可擒矣。”安排已畢,楊陵回到城上言曰:“既是安定軍馬,可
放入城。”關興跟崔諒先行,張苞在后。楊陵下城,在門邊迎接。興手起刀落,斬楊
陵于馬下。崔諒大驚,急撥馬奔到吊橋邊,張苞大喝曰:“賊子休走!汝等詭計,如
何瞞得丞相耶!”手起一槍,刺崔諒于馬下。關興早到城上,放起火來。四面蜀兵齊
入。夏侯懋措手不及,開南門并力殺出。一彪軍攔住,為首大將,乃是王平﹔交馬只
一合,生擒夏侯懋于馬上,余皆殺死。

  孔明入南安,招諭軍民,秋毫無犯。眾將各各獻功。孔明將夏侯懋囚于車中。鄧
芝問曰:“丞相何故知崔諒詐也?”孔明曰:“吾已知此人無降心,故意使入城。彼
必盡情告與夏侯懋,欲將計就計而行。吾見來情,足知其詐,復使二將同去,以穩其
心。此人若有真心,必然阻當﹔彼忻然同去者,恐吾疑也。他意中度二將同去,賺入
城內殺之未遲﹔又令吾軍有托,放心而進。吾已暗囑二將,就城門下圖之。城內必無
准備,吾軍隨后便到:此出其不意也。”眾將拜服。孔明曰:“賺崔諒者,吾使心腹
人詐作魏將裴緒也。吾又去賺天水郡,至今未到,不知何故。今可乘勢取之。”乃留
吳懿守南安,劉琰守安定,替出魏延軍馬去取天水郡。

  卻說天水郡太守馬遵,聽知夏侯懋困在南安城中,乃聚文武官商議。功曹梁緒、
主簿尹賞、主記梁虔等曰:“夏侯駙馬乃金枝玉葉,倘有疏虞,難逃坐視之罪。太守
何不盡起本部兵以救之?”馬遵正疑慮間,忽報夏侯駙馬差心腹將裴緒到。緒入府,
取公文付馬遵,說:“都督求安定、天水兩郡之兵,星夜救應。”言訖,匆匆而去。
次日又有報馬到,稱說:“安定兵已先去了,教太守火急前來會合。”馬遵正欲起兵
,忽一人自外而入曰:“太守中諸葛亮之計矣!”眾視之,乃天水冀人也,姓姜名維
,字伯約。父名炯,昔日曾為天水郡功曹,因羌人亂,沒于王事。維自幼博覽群書,
兵法武藝,無所不通﹔奉母至孝,郡人敬之﹔后為中郎將,就參本郡軍事。當日姜維
謂馬遵曰:“近聞諸葛亮殺拜夏侯懋,困于南安,水泄不通,安得有人自重圍之中而
出?又且裴緒乃無名下將,從不曾見﹔況安定報馬,又無公文:以此察之,此人乃蜀
將詐稱魏將。賺得太守出城,料城中無備,必然暗伏一軍于左近,乘虛而取天水也。
”馬遵大悟曰:“非伯約之言,則誤中奸計矣!”維笑曰:“太守放心。某有一技,
可擒諸葛亮,解南安之危。”正是:運籌又遇強中手,斗智還逢意外人。未知其計如
何,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