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九十四回

        諸葛亮乘雪破羌兵 司馬懿克日擒孟達

  卻說郭淮謂曹真曰:“西羌之人,自太祖時連年入貢,文皇帝亦有恩惠加之﹔我
等今可據住險阻,遣人從小路直入羌中求救,許以和親,羌人必起兵襲蜀之后。吾卻
以大兵擊之,首尾夾攻,豈不大勝?”真從之,即遣人星夜馳書赴羌。

  卻說西羌國王徹里吉,自曹操時年年入貢﹔手下有一文一武:文乃雅丹丞相,武
乃越吉元帥。時魏使□金珠并書到國,先來見雅丹丞相﹔送了禮物,具言求救之意。
雅丹引見國王,呈上書禮。徹里吉覽了書,與眾商議。雅丹曰:“我與魏國素相往來
,今曹都督求救,且許和親,理合依允。”徹里吉從其言,即令雅丹與越吉元帥起羌
兵一十五萬,皆慣使弓弩、槍刀、蒺藜、飛錘等器﹔又有戰車,用鐵葉裹釘,裝載糧
食軍器什物:或用駱駝駕車,或用騾馬駕車,號為“鐵車兵”。二人辭了國王,領兵
直扣西平關。守關蜀將韓禎,急差人□文報知孔明。

  孔明聞報,問眾將曰:“誰敢去退羌兵?”張苞、關興應曰:“某等愿往。”孔
明曰:“汝二人要去,奈路途不熟。”遂喚馬岱曰:“汝素知羌人之性,久居彼處,
可作向導。”便起精兵五萬,與興、苞二人同往。興、苞等引兵而去。行有數日,早
遇羌兵。關興先引百余騎登山坡看時,只見羌兵把鐵車首尾相連,隨處結寨﹔車上遍
排兵器,就似城池一般。興睹之良久,無破敵之策,回寨與張苞、馬岱商議。岱曰:
“且待來日見陣,觀看虛實,另作計議。”次早,分兵三路:關興在中,張苞在左,
馬岱在右,三路兵齊進。羌兵陣里,越吉元帥手挽鐵錘,腰懸寶雕弓,躍馬奮勇而出
。關興招三路兵逕進。忽見羌兵分在兩邊,中央放出鐵車,如潮涌一般,弓弩一齊驟
發。蜀兵大敗:馬岱、張苞兩軍先退﹔關興一軍,被羌兵一裹,直圍入西北角上去了
。

  興在垓心,左沖右突,不能得脫﹔鐵車密圍,就如城池。蜀兵你我不能相顧。興
望山谷中尋路而走。看看天晚,但見一簇皂旗,蜂擁而來:一員羌將,手提鐵錘大叫
曰:“小將休走!吾乃越吉元帥也!”關興急走到前面,盡力縱馬加鞭,正遇斷澗,
只得回馬來戰越吉。興終是膽寒,抵敵不住,望澗中而逃﹔被越吉趕到,一鐵錘打來
,興急閃過,正中馬胯。那馬望澗中便倒,興落于水中。忽聽得一聲響處,背后越吉
連人帶馬,平白地倒下水來。興就水中掙起看時,只見岸上一員大將,殺退羌兵。興
提刀待砍越吉,吉躍水而走。關興得了越吉馬,牽到岸上,整頓鞍轡,綽刀上馬。只
見那員將,尚在前面追殺羌兵。興自思此人救我性命,當與相見,遂拍馬趕來。看看
至近,只見云霧之中,隱隱有一大將,面如重棗,眉若臥蠶,綠袍金鎧,提青龍刀,
騎赤兔馬,手綽美髯:分明認得是父親關公。興大驚。忽見關公以手望東南指曰:“
吾兒可速望此路去。吾當護汝歸寨。”言訖不見。關興望東南急走。至半夜,忽一彪
軍到:乃張苞也,問興曰:“你曾見二伯父否?”興曰:“你何由知之?”苞曰:“
我被鐵車軍追急,忽見伯父自空而下,驚退羌兵,指曰:‘汝從這條路去救吾兒。’
因此引軍逕來尋你。”關興亦說前事,共相嗟異。二人同歸寨內。馬岱接著,對二人
說:“此軍無計可退。我守住寨柵,你二人去稟丞相,用計破之。”于是興、苞二人
,星夜來見孔明,備說此事。

  孔明遂命趙云、魏延各引一軍埋伏去訖﹔然后點三萬軍,帶了姜維、張翼、關興
、張苞,親自來到馬岱寨中歇定。次日上高阜處觀看,見鐵車連絡不絕,人馬縱橫,
往來馳驟。孔明曰:“此不難破也。”喚馬岱、張翼分付如此如此。二人去了,乃喚
姜維曰:“伯約知破車之法否?”維曰:“羌人惟恃一勇力,豈知妙計乎?”孔明笑
曰:“汝知吾心也。今彤云密布,朔風緊急,天將降雪,吾計可施矣。”便令關興、
張苞二人引兵埋伏去訖﹔令姜維領兵出戰:但有鐵車兵來,退后便走﹔寨口虛立旌旗
,不設軍馬:准備已定。

  是時十二月終,果然天降大雪。姜維引軍出,越吉引鐵車兵來。姜維即退走。羌
兵趕到寨前,姜維從寨后而去。羌兵直到寨外觀看,聽得寨內鼓琴之聲,四壁皆空豎
旌旗,急回報越吉。越吉心疑,未敢輕進。雅丹丞相曰:“此諸葛亮詭計,虛設疑兵
耳。可以攻之。”越吉引兵至寨前,但見孔明攜琴上車,引數騎入寨,望后而走。羌
兵搶入寨柵,直趕過山口,見小車隱隱轉入林中去了。雅丹謂越吉曰:“這等兵雖有
埋伏,不足為懼。”遂引大兵追趕。又見姜維兵在雪地之中奔走。越吉大怒,催兵急
追。山路被雪漫蓋,一望平坦。正趕之間,忽報蜀兵自山后而出。雅丹曰:“縱有些
小伏兵,何足懼哉!”只顧催趲兵馬,往前進發。忽然一聲響,如山崩地陷,羌兵俱
落于坑塹之中﹔背后鐵車正行得緊溜,急難收止,并擁而來,自相踐踏。后兵急要回
時,左邊關興,右邊張苞,兩軍沖出,萬弩齊發﹔背后姜維、馬岱、張翼三路兵又殺
到。鐵車兵大亂。越吉元帥望后面山谷間而逃,正逢關興﹔交馬只一合,被興舉刀大
喝一聲,砍死于馬下。雅丹丞相早被馬岱活捉,解投大寨來。羌兵四散逃竄。孔明升
帳,馬岱押過雅丹來。孔明叱武士去其縛,賜酒壓驚,用好言撫慰。雅丹深感其德。
曰:“吾主乃大漢皇帝,今命吾討賊,爾如何反助逆?吾今放汝回去,說與汝主:吾
國與爾乃鄰邦,永結盟好,勿聽反賊之言。”遂將所獲羌兵及軍馬器械,盡給還雅丹
,俱放回國。眾皆拜謝而去。孔明引三軍連夜投祁山大寨而來,命關興、張苞引軍先
行﹔一面差人□表奏報捷音。


  卻說曹真連日望羌人消息,忽有伏路軍來報說:“蜀兵拔寨收拾起程。”郭淮大
喜曰:“此因羌兵攻擊,故爾退去。”遂分兩路兵追趕。前面蜀兵亂走,魏兵隨后追
趕。先鋒曹遵正趕之間,忽然鼓聲大震,一彪軍閃出:為首大將乃魏延也,大叫:“
反賊休走!”曹遵大驚,拍馬交鋒﹔不三合,被魏延一刀斬于馬下。副先鋒朱贊引兵
追趕,忽然一彪軍閃出:為首大將乃趙云也。朱贊措手不及,被云一槍刺死。曹真、
郭淮見兩路先鋒有失,欲收回兵﹔背后喊聲大震,鼓角齊鳴:關興、張苞兩路兵殺出
,圍了曹真、郭淮,痛殺一陣。曹、郭二人,引敗兵沖路走脫。蜀兵全勝,直追到渭
水,奪了魏寨。曹真折了兩個先鋒,哀傷不已﹔只得寫本申朝,乞撥援兵。

  卻說魏主曹睿設朝,近臣奏曰:“大都督曹真,數敗于蜀,折了兩個先鋒,羌兵
又折了無數,其勢甚急。今上表求救,請陛下裁處。”睿大驚,急問退軍之策。華歆
奏曰:“須是陛下御駕親征,大會諸侯,人皆用命,方可退也。不然,長安有失,關
中危矣。”太傅鐘繇奏曰:“凡為將者,知過于人,則能制人。孫子云:‘知己知彼
,百戰百勝。’臣量曹真雖久用兵,非諸葛亮對手。臣以全家良賤保舉一人,可退蜀
兵。未知聖意准否?”睿曰:“卿乃大老元臣﹔有何賢士,可退蜀兵,早召來與朕分
憂。”鐘繇奏曰:“向者,諸葛亮欲興兵犯境,但懼此人,故散流言,使陛下疑而去
之,反敢長驅大進。今若復用之,則亮自退矣。”睿問何人。繇曰:“驃騎大將軍司
馬懿也。”睿嘆曰:“此事朕亦悔之。今仲達現在何地?”繇曰:“近聞仲達在宛城
閑住。”睿即降詔,遣使持節,復司馬懿官職,加為平西都督,就起南陽諸路軍馬,
前赴長安。睿御駕親征,令司馬懿克日到彼聚會。使命星夜望宛城去了。


  卻說孔明自出師以來,累獲全勝,心中甚喜﹔正在祁山寨中,會聚議事,忽報鎮
守永安宮李嚴令子李丰來見。孔明只道東吳犯境,心甚驚疑,喚入帳中問之。丰曰:
“特來報喜。”孔明曰:“有何喜?”丰曰:“昔日孟達降魏,乃不得已也。彼時曹
丕愛其才,時以駿馬金珠賜之,曾同輦出入,封為散騎常侍,領新城太守,鎮守上庸
、金城等處,委以西南之任。自丕死后,曹睿即位,朝中多人嫉妒,孟達日夜不安,
常謂諸將曰:‘我本蜀將,勢逼于此。’今累差心腹人,持書來見家父,教早晚代稟
丞相:前者五路下川之時,曾有此意﹔今在新城,聽知丞相伐魏,欲起金城、新城、
上庸三處軍馬,就彼舉事,逕取洛陽﹔丞相取長安,兩京大定矣。今某引來人并累次
書信呈上。”孔明大喜,厚賞李丰等。忽細作人報說:“魏主曹睿,一面駕幸長安﹔
一面詔司馬懿復職,加為平西都督,起本處之兵,于長安聚會。”孔明大驚。參軍馬
謖曰:“量曹睿何足道!若來長安,可就而擒之。丞相何故驚訝?”孔明曰:“吾豈
懼曹睿耶?所患者惟司馬懿一人而已。今孟達欲舉大事,若遇司馬懿,事必敗矣。達
非司馬懿對手,必被所擒。孟達若死,中原不易得也。”馬謖曰:“何不急修書,令
孟達提防?”孔明從之,即修書令來人星夜回報孟達。

  卻說孟達在新城,專望心腹人回報。一日,心腹人到來,將孔明回書呈上。孟達
拆封視之。書略曰:

    近得書,足知公忠義之心,不忘故舊,吾甚喜慰。若成大事,則
  公漢朝中興第一功臣也。然極宜謹密,不可輕易托人。慎之!戒之!
  近聞曹睿復詔司馬懿起宛、洛之兵,若聞公舉事,必先至矣。須萬全
  提備,勿視為等閑也。

  孟達覽畢,笑曰:“人言孔明心多,今觀此事可知矣。”乃具回書,令心腹人來
答孔明。孔明喚入帳中。其人呈上回書。孔明拆封視之。書曰:

    適承鈞教,安敢少怠。竊謂司馬懿之事,不必懼也:宛城離洛陽
  約八百里,至新城一千二百里。若司馬懿聞達舉事,須表奏魏主:往
  復一月間事,達城池已固,諸將與三軍皆在深險之地。司馬懿即來,
  達何懼哉?丞相寬懷,惟聽捷報!

  孔明看畢,擲書于地而頓足曰:“孟達必死于司馬懿之手矣!”馬謖問曰:“丞
相何謂也?”孔明曰:“兵法云:‘攻其不備,出其不意。’豈容料在一月之期?曹
睿既委任司馬懿,逢寇即除,何待奏聞?若知孟達反,不須十日,兵必到矣,安能措
手耶?”眾將皆服。孔明急令來人回報曰:“若未舉事,切莫教同事者知之﹔知則必
敗。”其人拜辭,歸新城去了。


  卻說司馬懿在宛城閑住,聞知魏兵累敗于蜀,乃仰天長嘆。懿長子司馬師,字子
元﹔次子司馬昭,字子尚:二人素有大志,通曉兵書。當日侍立于側,見懿長嘆,乃
問曰:“父親何為長嘆?”懿曰“汝輩豈知大事耶?”司馬師曰:“莫非嘆魏主不用
乎?”司馬昭笑曰:“早晚必來宣召父親也。”言未已,忽報天使持節至。懿聽詔畢
,遂調宛城諸路軍馬。忽又報金城太守申儀家人,有機密事求見。懿喚入密室問之,
其人細說孟達欲反之事。更有孟達心腹人李輔并達外甥鄧賢,隨狀出首。司馬懿聽畢
,以手加額曰:“此乃皇上齊天之洪福也!諸葛亮兵在祁山,殺得內外人皆膽落﹔今
天子不得已而幸長安,若旦夕不用吾時,孟達一舉,兩京休矣!此賊必通諸葛亮:吾
先擒之,諸葛亮定然心寒,自退兵也。”長子司馬師曰:“父親可急寫表申奏天子。
”懿曰:“若等聖旨,往復一月之間,事無及矣。”即傳令教人馬起程,一日要行二
日之路,如遲立斬﹔一面令參軍梁畿□檄星夜去新城,教孟達等准備征進,使其不疑
。梁畿先行,懿隨后發兵。行了二日,山坡下轉出一軍,乃是右將軍徐晃。晃下馬見
懿,說:“天子駕到長安,親拒蜀兵,今都督何往?”懿低言曰:“今孟達造反,吾
去擒之耳。”晃曰:“某愿為先鋒。”懿大喜,合兵一處。徐晃為前部,懿在中軍,
二子押后。又行了二日,前軍哨馬捉住孟達心腹人,搜出孔明回書,來見司馬懿。懿
曰:“吾不殺汝,汝從頭細說。”其人只得將孔明、孟達往復之事,一一告說。懿看
了孔明回書,大驚曰:“世間能者所見皆同。吾機先被孔明識破。幸得天子有福,獲
此消息:孟達今無能為矣。”遂星夜催軍前行。

  卻說孟達在新城,約下金城太守申儀、上庸太守申耽,克日舉事。耽、儀二人佯
許之,每日調練軍馬,只待魏兵到,便為內應﹔卻報孟達言:軍器糧草,俱未完備,
不敢約期起事。達信之不疑。忽報參軍梁畿來到,孟達迎入城中。畿傳司馬懿將令曰
:“司馬都督今奉天子詔,起諸路軍以退蜀兵。太守可集本部軍馬聽候調遣。”達問
曰:“都督何日起程?”畿曰:“此時約離宛城,望長安去了。”達暗喜曰:“吾大
事成矣!”遂設宴待了梁畿,送出城外,即報申儀、申耽知道,明日舉事,換上大漢
旗號,發諸路軍馬,逕取洛陽。忽報:“城外塵土沖天,不知何處兵來。”孟達登城
視之,只見一彪軍,打著“右將軍徐晃”旗號,飛奔城下。達大驚,急扯起吊橋。徐
晃坐下馬收拾不住,直來到壕邊,高叫曰:“反賊孟達,早早受降!”達大怒,急開
弓射之,正中徐晃頭額,魏將救去。城上亂箭射下,魏兵方退。孟達恰待開門追趕,
四面旌旗蔽日,司馬懿兵到。達仰天長嘆曰:“果不出孔明所料也!”于是閉門堅守
。

  卻說徐晃被孟達射中頭額,眾軍救到寨中,取了箭頭,令醫調治﹔當晚身死,時
年五十九歲。司馬懿令人扶柩還洛陽安葬。次日,孟達登城遍視,只見魏兵圍得鐵桶
相似。達行坐不安,驚疑未定,忽見兩路兵自外殺來,旗上大書“申耽”、“申儀”
。孟達只道是救軍到,忙引本部兵大開城門殺出。耽、儀大叫曰:“反賊休走!早早
受死!”達見事變,撥馬望城中便走,城上亂箭射下。李輔、鄧賢二人在城上大罵曰
:“吾等已獻了城也!”達奪路而走,申耽趕來。達人困馬乏,措手不及,被申耽一
槍刺于馬下,梟其首級。余軍皆降。李輔、鄧賢大開城門,迎接司馬懿入城。撫民勞
軍已畢,遂遣人奏知魏主曹睿。睿大喜,教將孟達首級去洛陽城市示眾﹔加申耽、申
儀官職,就隨司馬懿征進﹔命李輔、鄧賢守新城、上庸。

  卻說司馬懿引兵到長安城救外下寨。懿入城來見魏主。睿大喜曰:“朕一時不明
,誤中反間之計,悔之無及。今達造反,非卿等制之,兩京休矣!”懿奏曰:“臣聞
申儀密告反情,意欲表奏陛下,恐往復遲滯,故不待聖旨,星夜而去。若待奏聞,則
中諸葛亮之計也。”言罷,將孔明回孟達密書奉上。睿看畢,大喜曰:“卿之學識,
過于孫、吳矣!”賜金鉞斧一對,后遇機密重事,不必奏聞,便宜行事。就令司馬懿
出關破蜀。懿奏曰:“臣舉一大將,可為先鋒。”睿曰:“卿舉何人?”懿曰:“右
將軍張□【音“合”,字形左“合”右“耳”﹔后以“合”替之】,可當此任。”睿
笑曰:“朕正欲用之。”遂命張合為前部先鋒,隨司馬懿離長安來破蜀兵。正是:既
有謀臣能用智,又求猛將助施威。未知勝負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