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九十五回

        馬謖拒諫失街亭   武侯彈琴退仲達

  卻說魏主曹睿令張合為先鋒,與司馬懿一同征進﹔一面令辛毗、孫禮二人領兵五
萬,往助曹真。二人奉詔而去。且說司馬懿引二十萬軍,出關下寨,請先鋒張合至帳
下曰:“諸葛亮平生謹慎,未敢造次行事。若是吾用兵,先從子午谷逕取長安,早得
多時矣。他非無謀,但怕有失,不肯弄險。今必出軍斜谷,來取□【音“眉”,字形
左“眉”右“耳”﹔后以“眉”替之】城。若取眉城,必分兵兩路,一軍取箕谷矣。
吾已發檄文,令子丹拒守眉城,若兵來不可出戰﹔令孫禮、辛毗截住箕谷道口,若兵
來則出奇兵擊之。”合曰:“今將軍當于何處進兵?”懿曰:“吾素知秦嶺之西,有
一條路,地名街亭﹔傍有一城,名列柳城:此二處皆是漢中咽喉。諸葛亮欺子丹無備
,定從此進。吾與汝逕取街亭,望陽平關不遠矣。亮若知吾斷其街亭要路,絕其糧道
,則隴西一境,不能安守,必然連夜奔回漢中去也。彼若回動,吾提兵于小路擊之,
可得全勝﹔若不歸時,吾卻將諸處小路,盡皆壘斷,俱以兵守之。一月無糧,蜀兵皆
餓死,亮必被吾擒矣。”張合大悟,拜服于地曰:“都督神算也!”懿曰:“雖然如
此,諸葛亮不比孟達。將軍為先鋒,不可輕進。當傳與諸將:循山西路,遠遠哨探。
如無伏兵,方可前進。若是怠忽,必中諸葛亮之計。”張合受計引軍而行。


  卻說孔明在祁山寨中,忽報新城探細人來到。孔明急喚入問之,細作告曰:“司
馬懿倍道而行,八日已到新城,孟達措手不及﹔又被申耽、申儀、李輔、鄧賢為內應
:孟達被亂軍所殺。今司馬懿撤兵到長安,見了魏主,同張合引兵出關,來拒我師也
。”孔明大驚曰:“孟達作事不密,死固當然。今司馬懿出關,必取街亭,斷吾咽喉
之路。”便問:“誰敢引兵去守街亭?”言未畢,參軍馬謖曰:“某愿往。”孔明曰
:“街亭雖小,干系甚重:倘街亭有失,吾大軍皆休矣。汝雖深通謀略,此地奈無城
郭,又無險阻,守之極難。”謖曰:“某自幼熟讀兵書,頗知兵法。豈一街亭不能守
耶?”孔明曰:“司馬懿非等閑之輩﹔更有先鋒張合,乃魏之名將:恐汝不能敵之。
”謖曰:“休道司馬懿、張合,便是曹睿親來,有何懼哉!若有差失,乞斬全家。”
孔明曰:“軍中無戲言。”謖曰:“愿立軍令狀。”孔明從之。謖遂寫了軍令狀呈上
。孔明曰:“吾與汝二萬五千精兵,再撥一員上將,相助你去。”即喚王平分付曰:
“吾素知汝平生謹慎,故特以此重任相托。汝可小心謹守此地:下寨必當要道之處,
使賊兵急切不能偷過。安營既畢,便畫四至八道地理形狀圖本來我看。凡事商議停當
而行,不可輕易。如所守無危,則是取長安第一功也。戒之!戒之!”二人拜辭引兵
而去。

  孔明尋思,恐二人有失,又喚高翔曰:“街亭東北上有一城,名列柳城,乃山僻
小路,此可以屯兵扎寨。與汝一萬兵,去此城屯扎。但街亭危,可引兵救之。”高翔
引兵而去。孔明又思:高翔非張合對手,必得一員大將,屯兵于街亭之右,方可防之
,遂喚魏延引本部兵去街亭之后屯扎。延曰:“某為前部,理合當先破敵,何故置某
于安閑之地?”孔明曰:“前鋒破敵,乃偏裨之事耳。今令汝接應街亭,當陽平關沖
要道路,總守漢中咽喉:此乃大任也,何為安閑乎?汝勿以等閑視之,失吾大事。切
宜小心在意!”魏延大喜,引兵而去。孔明恰才心安,乃喚趙云、鄧芝分付曰:“今
司馬懿出兵,與舊日不同。汝二人各引一軍出箕谷,以為疑兵。如逢魏兵,或戰、或
不戰,以驚其心。吾自統大軍,由斜谷逕取眉城﹔若得眉城,長安可破矣。”二人受
命而去。孔明令姜維作先鋒,兵出斜谷。

  卻說馬謖、王平二人兵到街亭,看了地勢。馬謖笑曰:“丞相何故多心也?量此
山僻之處,魏兵如何敢來!”王平曰:“雖然魏兵不敢來,可就此五路總口下寨﹔卻
令軍士伐木為柵,以圖久計。”謖曰:“當道豈是下寨之地?此處側邊一山,四面皆
不相連,且樹木極廣,此乃天賜之險也:可就山上屯軍。”平曰:“參軍差矣。若屯
兵當道,筑起城垣,賊兵總有十萬,不能偷過﹔今若棄此要路,屯兵于山上,倘魏兵
驟至,四面圍定,將何策保之?”謖大笑曰:“汝真女子之見!兵法云:‘憑高視下
,勢如破竹。’若魏兵到來,吾教他片甲不回!”平曰:“吾累隨丞相經陣,每到之
處,丞相盡意指教。今觀此山,乃絕地也:若魏兵斷我汲水之道,軍士不戰自亂矣。
”謖曰:“汝莫亂道!孫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若魏兵絕我汲水之道,蜀兵豈
不死戰?以一可當百也。吾素讀兵書,丞相諸事尚問于我,汝奈何相阻耶!”平曰:
“若參軍欲在山上下寨,可分兵與我,自于山西下一小寨,為犄角之勢。倘魏兵至,
可以相應。”馬謖不從。忽然山中居民,成群結隊,飛奔而來,報說魏兵已到。王平
欲辭去。馬謖曰:“汝既不聽吾令,與汝五千兵自去下寨。待吾破了魏兵,到丞相面
前須分不得功!”王平引兵離山十里下寨,畫成圖本,星夜差人去稟孔明,具說馬謖
自于山上下寨。


  卻說司馬懿在城中,令次子司馬昭去探前路:若街亭有兵守御,即當按兵不行。
司馬昭奉令探了一遍,回見父曰:“街亭有兵守把。”懿嘆曰:“諸葛亮真乃神人,
吾不如也!”昭笑曰:“父親何故自墮志氣耶?──男料街亭易取。”懿問曰:“汝
安敢出此大言?”昭曰:“男親自哨見,當道并無寨柵,軍皆屯于山上,故知可破也
。”懿大喜曰:“若兵果在山上,乃天使吾成功矣!”遂更換衣服,引百余騎親自來
看。是夜天晴月朗,直至山下,周圍巡哨了一遍,方回。馬謖在山上見之,大笑曰:
“彼若有命,不來圍山!”傳令與諸將:“倘兵來,只見山頂上紅旗招動,即四面皆
下。”

  卻說司馬懿回到寨中,使人打聽是何將引兵守街亭。回報曰:“乃馬良之弟馬謖
也。”懿笑曰:“徒有需名,乃庸才耳!孔明用如此人物,如何不誤事!”又問:“
街亭左右別有軍否?”探馬報曰:“離山十里有王平安營。”懿乃命張合引一軍,當
住王平來路。又令申耽、申儀引兩路兵圍山,先斷了汲水道路﹔待蜀兵自亂,然后乘
勢擊之。當夜調度已定。次日天明,張合引兵先往背后去了。司馬懿大驅軍馬,一擁
而進,把山四面圍定。馬謖在山上看時,只見魏兵漫山遍野,旌旗隊伍,甚是嚴整。
蜀兵見之,盡皆喪膽,不敢下山。馬謖將紅旗招動,軍將你我相推,無一人敢動。謖
大怒,自殺二將。眾軍驚懼,只得努力下山來沖魏兵。魏兵端然不動。蜀兵又退上山
去。馬謖見事不諧,教軍緊守寨門,只等外應。

  卻說王平見魏兵到,引軍殺來,正遇張合﹔戰有數十余合,平力窮勢孤,只得退
去。魏兵自辰時困至戌時,山上無水,軍不得食,寨中大亂。嚷到半夜時分,山南蜀
兵大開寨門,下山降魏。馬謖禁止不住。司馬懿又令人于沿山放火,山上蜀兵愈亂。
馬謖料守不住,只得驅殘兵殺下山西逃奔。司馬懿放條大路,讓過馬謖。背后張合引
兵追來。趕到三十余里,前面鼓角齊鳴,一彪軍出,放過馬謖,攔住張合﹔視之,乃
魏延也。延揮刀縱馬,直取張合。合回軍便走。延驅兵趕來,復奪街亭。趕到五十余
里,一聲喊起,兩邊伏兵齊出:左邊司馬懿,右邊司馬昭,卻抄在魏延背后,把延困
在垓心。張合復來,三路兵合在一處。魏延左沖右突,不得脫身,折兵大半。正危急
間,忽一彪軍殺入,乃王平也。延大喜曰:“吾得生矣!”二將合兵一處,大殺一陣
,魏兵方退。二將慌忙奔回寨時,營中皆是魏兵旌旗。申耽、申儀從營中撒謊殺出。
王平、魏延逕奔列柳城,來投高翔。此時高翔聞知街亭有失,盡起列柳城之兵,前來
救應,正遇延、平二人,訴說前事。高翔曰:“不如今晚去劫魏寨,再復街亭。”當
時三人在山坡下商議已定。待天色將晚,兵分三路。魏延引兵先進,逕到街亭,不見
一人,心中大疑,未敢輕進,且伏在路口等候。忽見高翔兵到,二人共說魏兵不知在
何處。正沒理會,又不見王平兵到。忽然一聲炮響,火光沖天,鼓聲震地:魏兵齊出
,把魏延、高翔圍在垓心。二人往來沖突,不得脫身。忽聽得山坡后喊聲如雷,一彪
軍殺入,乃是王平,救了高、魏二人,逕奔列柳城來。比及奔到城下時,城邊早有一
軍殺到,旗上大書“魏都督郭淮”字樣。原來郭淮與曹真商議,恐司馬懿得了全功,
乃分淮來取街亭﹔聞知司馬懿、張合成了此功,遂引兵逕襲列柳城。正遇三將,大殺
一陣。蜀兵傷者極多。魏延恐陽平關有失,慌與王平、高翔望陽平關來。

  卻說郭淮收了軍馬,乃謂左右曰:“吾雖不得街亭,卻取了列柳城,亦是大功。
”引兵逕到城下叫門,只見城上一聲炮響,旗幟皆豎,當頭一面大旗,上書“平西都
督司馬懿”。懿撐起懸空板,倚定護心木欄干,大笑曰:“郭伯濟來何遲也?”淮大
驚曰:“仲達神機,吾不及也!”遂入城。相見已畢,懿曰:“今街亭已失,諸葛亮
必走。公可速與子丹星夜追之。”郭淮從其言,出城而去。懿喚張合曰:“子丹、伯
濟,恐吾全獲大功,故來取此城池。吾非獨欲成功,乃僥幸而已。吾料魏延、王平、
馬謖、高翔等輩,必先去據陽平關。吾若去取此關,諸葛亮必隨后掩殺,中其計矣。
兵法云:‘歸師勿掩,窮寇莫追。’汝可從小路抄箕谷退兵。吾自引兵當斜谷之兵。
若彼敗走,不可相拒,只宜中途截住:蜀兵輜重,可盡得也。”張合受計,引兵一半
去了。懿下令:“竟取斜谷,由西城而進。──西城雖山僻小縣,乃蜀兵屯糧之所,
又南安、天水、安定三郡總路。──若得此城,三郡可復矣。”于是司馬懿留申耽、
申儀守列柳城,自領大軍望斜谷進發。


  卻說孔明自令馬謖等守街亭去后,猶豫不定。忽報王平使人送圖本至。孔明喚入
,左右呈上圖本。孔明就文几上拆開視之,拍案大驚曰:“馬謖無知,坑陷吾軍矣!
”左右問曰:“丞相何故失驚?”孔明曰:“吾觀此圖本,失卻要路,占山為寨。倘
魏兵大至,四面圍合,斷汲水道路,不須二日,軍自亂矣。若街亭有失,吾等安歸?
”長史楊儀進曰:“某雖不才,愿替馬幼常回。”孔明將安營之法,一一分付與楊儀
。──正待要行,忽報馬到來,說:“街亭、列柳城,盡皆失了!”孔明跌足長嘆曰
:“大事去矣!──此吾之過也!”急喚關興、張苞分付曰:“汝二人各引三千精兵
,投武功山小路而行。如遇魏兵,不可大擊,只鼓噪吶喊,為疑兵驚之。彼當自走,
亦不可追。待軍退盡,便投陽平關去。”又令張翼先引軍去修理劍閣,以備歸路。又
密傳號令,教大軍暗暗收拾行裝,以備起程。又令馬岱、姜維斷后,先伏于山谷中,
待諸軍退盡,方始收兵。又差心腹人,分路報與天水、南安、安定三郡官吏軍民,皆
入漢中。又遣心腹人到冀縣搬取姜維老母,送入漢中。

  孔明分撥已定,先引五千兵退去西城縣搬運糧草。忽然十余次飛馬報到,說:“
司馬懿引大軍十五萬,望西城蜂擁而來!”時孔明身邊別無大將,只有一班文官,所
引五千軍,已分一半先運糧草去了,只剩二千五百軍在城中。眾官聽得這個消息,盡
皆失色。孔明登樓望之,果然塵土沖天,魏兵分兩路望西城縣殺來。孔明傳令,教“
將旌旗盡皆隱匿﹔諸軍各守城鋪,如有妄行出入,及高言大語者,斬之!大開四門,
每一門用二十軍士,扮作百姓,洒掃街道。如魏兵到時,不可擅動,吾自有計。”孔
明乃披鶴氅,戴綸巾,引二小童攜琴一張,于城上敵樓前,憑欄而坐,焚香操琴。

  卻說司馬懿前軍哨到城下,見了如此模樣,皆不敢進,急報與司馬懿。懿笑而不
信,遂止住三軍,自飛馬遠遠望之。果見孔明坐于城樓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
左有一童子,手捧寶劍﹔右有一童子,手執麈尾。城門內外,有二十余百姓,低頭洒
掃,傍若無人。懿看畢大疑,便到中軍,教后軍作前軍,前軍作后軍,望北山路而退
。次子司馬昭曰:“莫非諸葛亮無軍,故作此態?父親何故便退兵?”懿曰:“亮平
生謹慎,不曾弄險。今大開城門,必有埋伏。我兵若進,中其計也。汝輩豈知?宜速
退。”于是兩路兵盡皆退去。孔明見魏軍遠去,撫掌而笑。眾官無不駭然,乃問孔明
曰:“司馬懿乃魏之名將,今統十五萬精兵到此,見了丞相,便速退去,何也?”孔
明曰:“此人料吾生平謹慎,必不弄險﹔見如此模樣,疑有伏兵,所以退去。吾非行
險,蓋不得已而用之。此人必引軍投山北小路去也。吾已令興、苞二人在彼等候。”
眾皆驚服曰:“丞相之機,神鬼莫測。若某等之見,必棄城而走矣。”孔明曰:“吾
兵止有二千五百,若棄城而走,必不能遠遁。得不為司馬懿所擒乎?”后人有詩贊曰
:

    瑤琴三尺勝雄師,諸葛西城退敵時。
    十五萬人回馬處,土人指點到今疑。

言訖,拍手大笑,曰:“吾若為司馬懿,必不便退也。”遂下令,教西城百姓,隨軍
入漢中:司馬懿必將復來。于是孔明離西城望漢中而走。天水、安定、南安三郡官吏
軍民,陸續而來。

  卻說司馬懿望武功山小路而走。忽然山坡后喊殺連天,鼓聲震地。懿回顧二子曰
:“吾若不走,必中諸葛亮之計矣。”只見大路上一軍殺來,旗上大書:“右護衛使
虎翼將軍張苞”。魏兵皆棄甲拋戈而走。行不到一程,山谷中喊聲震地,鼓角喧天,
前面一杆大旗,上書:“左護衛使龍驤將軍關興”。山谷應聲,不知蜀兵多少﹔更兼
魏軍心疑,不敢久停,只得盡棄輜重而去。興、苞二人皆遵將令,不敢追襲,多得軍
器糧草而歸。司馬懿見山谷中皆有蜀兵,不敢出大路,遂回街亭。此時曹真聽知孔明
退兵,急引兵追趕。山背后一聲炮響,蜀兵漫山遍野而來:為首大將,乃是姜維、馬
岱。真大驚,急退軍時,先鋒陳造已被馬岱所斬。真引兵鼠竄而還。蜀兵連夜皆奔回
漢中。


  卻說趙云、鄧芝伏兵于箕谷道中。聞孔明傳令回軍,云謂芝曰:“魏軍知吾兵退
,必然來追。吾先引一軍伏于其后,公卻引兵打吾旗號,徐徐而退。吾一步步自有護
送也。”

  卻說郭淮提兵再回箕谷道中,喚先鋒蘇□【音“擁(陽平)”,字形左“禺”右
“頁”﹔后以“勇”替之】分付曰:“蜀將趙云,英勇無敵。汝可小心提防。彼軍若
退,必有計也。”蘇勇欣然曰:“都督若肯接應,某當生擒趙云。”遂引前部三千兵
,奔入箕谷。看看趕上蜀兵,只見山坡后閃出紅旗白字,上書:“趙云”。蘇勇急收
兵退走。行不到數里,喊聲大震,一彪軍撞出﹔為首大將,挺槍躍馬,大喝曰:“汝
識趙子龍否!”蘇勇大驚曰:“如何這里又有趙云?”措手不及,被云一槍刺死于馬
下。余軍潰散。云迤邐前進,背后又一軍到,乃郭淮部將萬政也。云見魏兵追急,乃
勒馬挺槍,立于路口,待來將交鋒。──蜀兵已去三十余里。──萬政認得是趙云,
不敢前進。云等得天色黃昏,方才撥回馬緩緩而進。郭淮兵到,萬政言趙云英勇如舊
,因此不敢近前。淮傳令教軍急趕,政令數百騎壯士趕來。行至一大林,忽聽得背后
大喝一聲曰:“趙子龍在此!”驚得魏兵落馬者百余人,余者皆越嶺而去。萬政勉強
來敵,被云一箭射中盔纓,驚跌于澗中。云以槍指之曰:“吾饒汝性命回去!快教郭
淮趕來!”萬政脫命而回。云護送車仗人馬,望漢中而去,沿途并無遺失。曹真、郭
淮復奪三郡,以為己功。

  卻說司馬懿分兵而進。此時蜀兵盡回漢中去了,懿引一軍復到西城,因問遺下居
民及山僻隱者,皆言孔明止有二千五百軍在城中,又無武將,只有几個文官,別無埋
伏。武功山小民告曰:“關興、張苞,只各有三千軍,轉山吶喊,鼓噪驚追,又無別
軍,并不敢□殺。”懿悔之不及,仰天嘆曰:“吾不如孔明也!”遂安撫了諸處官民
,引兵逕還長安,朝見魏主。睿曰:“今日復得隴西諸郡,皆卿之功也。”懿奏曰:
“今蜀兵皆在漢中,未盡剿滅。臣乞大兵并力收川,以報陛下。”睿大喜,令懿即便
興兵。忽班內一人出奏曰:“臣有一計,足可定蜀降吳。”正是:蜀中將相方歸國,
魏地君臣又逞謀。未知獻計者是誰,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