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九十七回

        討魏國武侯再上表 破曹兵姜維詐獻書

  卻說蜀漢建興六年秋九月,魏都督曹休被東吳陸遜大破于石亭,車仗馬匹,軍資
器械,并皆罄盡。休惶恐之甚,氣憂成病,到洛陽,疽發背而死。魏主曹睿敕令厚葬
。司馬懿引兵還,眾將接入問曰:“曹都督兵敗,即元帥之干系,何故急回耶?”懿
曰:“吾料諸葛亮知吾兵敗,必乘虛來取長安。倘隴西緊急,何人救之?吾故回耳。
”眾皆以為懼怯,哂笑而退。

  卻說東吳遣使致書蜀中,請兵伐魏,并言大破曹休之事:一者顯自己威風,二者
通和會之好。后主大喜,令人持書至漢中,報知孔明。時孔明兵強馬壯,糧草丰足,
所用之物,一切完備,正要出師。聽知此事,即設宴大會諸將,計議出師。忽一陣大
風,自東北角上而起,把庭前松樹吹折。眾皆大驚。孔明就占一課,曰:“此風主損
一大將!”諸將未信。正飲酒間,忽報鎮南將軍趙云長子趙統、次子趙廣,來見丞相
。孔明大驚,擲杯于地曰:“子龍休矣!”二子入見,拜哭曰:“某父昨夜三更病重
而死。”孔明跌足而哭曰:“子龍身故,國家損一棟梁,吾去一臂也!”眾將無不揮
涕。孔明令二子入成都面君報喪。后主聞云死,放聲大哭曰:“朕昔年幼,非子龍則
死于亂軍之中矣!”即下詔追贈大將軍,謚封順平侯,敕葬于成都錦屏山之東﹔建立
廟堂,四時享祭。后人有詩曰:

    常山有虎將,智勇匹關張:漢水功勛在,當陽姓字鄣。
    兩番扶幼主,一念答先皇。青史書忠烈,應流百世芳。


  卻說后主思念趙云昔日之功,祭葬甚厚﹔封趙統為虎賁中郎,趙廣為牙門將,就
令守墳。二人辭謝而去。忽近臣奏曰:“諸葛丞相將軍馬分撥已定,即日將出師伐魏
。”后主問在朝諸臣,諸臣多言未可輕動。后主疑慮未決。忽奏丞相令楊儀□出師表
至。后主宣入,儀呈上表章。后主就御案上拆視,其表曰: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
  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
  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
  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并日而食。
  ──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
  意。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于西,又務于東,兵法“乘勞”:此
  進趨之時也。謹陳其事如左:

    高帝明并日月,謀臣淵深,然涉險被創,危然后安﹔今陛下未及
  高帝,謀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長策取勝,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
  也。劉繇、王朗,各據州郡,論安言計,動引聖人,群疑滿腹,眾難
  塞胸﹔今歲不戰,明年不征,使孫策坐大,遂并江東:此臣之未解二
  也。曹操智計,殊絕于人,其用兵也,仿怫孫、吳,然困于南陽,險
  于烏巢,危于祁連,逼于黎陽,几敗北山,殆死潼關,然后偽定一時
  耳﹔況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曹操五攻昌霸
  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任夏侯而夏侯敗亡,
  先帝每稱操為能,猶有此失﹔況臣弩下,何能必勝:此臣之未解四也。
  自臣到漢中,中間期年耳,然喪趙云、陽群、馬玉、閻芝、丁立、白
  壽、劉合、鄧銅等,及驅長屯將七十余人,突將無前,叢叟、青羌,
  散騎武騎一千余人,此皆數十年之內,所糾合四方之精銳,非一州之
  所有﹔若復數年,則損三分之二也。──當何以圖敵:此臣之未解五
  也。今民窮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則住與行,勞費正等﹔而
  不及今圖之,欲以一州之地,與賊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于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
  已定。──然后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
  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后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
  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至于
  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后主覽表甚喜,即敕令孔明出師。孔明受命,豈三十萬精兵,令魏延總督前部先
鋒,逕奔陳倉道口而來。

  早有細作報入洛陽。司馬懿奏知魏主,大會文武商議。大將軍曹真出班奏曰:“
臣昨守隴西,功微罪大,不勝惶恐。今乞引大軍往擒諸葛亮。臣近得一員大將,使六
十斤大刀,騎千里征宛馬,開兩石鐵胎弓,暗藏三個流星錘百發百中,有萬夫不當之
勇,乃隴西狄道人,姓王,名雙,字子全。臣保此人為先鋒。”睿大喜,便召王雙上
殿。視之,身長九尺,面黑睛黃,熊腰虎背。睿笑曰:“朕得此大將,有何慮哉!”
遂賜錦袍金甲,封為虎威將軍、前部大先鋒。曹真為大都督。真謝恩出朝,遂引十五
萬精兵,會合郭淮、張合,分道守把隘口。


  卻說蜀兵前隊哨至陳倉,回報孔明,說:“陳倉口已筑起一城,內有大將郝昭守
把,深溝高壘,遍排鹿角,十分謹嚴﹔不如棄了此城,從太白嶺鳥道出祁山甚便。”
孔明曰:“陳倉正北是街亭﹔必得此城,方可進兵。”命魏延引兵到城下,四面攻之
。連日不能破。魏延復來告孔明,說城難打。孔明大怒,欲斬魏延。忽帳下一人告曰
:“某雖無才,隨丞相多年,未嘗報效。愿去陳倉城中,說郝昭來降,不用張弓只箭
。”眾視之,乃部曲靳祥也。孔明曰:“汝用何言以說之?”祥曰:“郝昭與某,同
是隴西人氏,自幼交契。某今到彼,以利害說之,必來降矣。”孔明即令前去。靳祥
驟馬逕到城下,叫曰:“郝伯道故人靳祥來見。”城上人報知郝昭。昭令開門放入,
登城相見。昭問曰:“故人因何到此?”祥曰:“吾在西蜀孔明帳下,參贊軍機,待
以上賓之禮。特令某來見公,有言相告。”昭勃然變色曰:“諸葛亮乃我國仇敵也!
吾事魏,汝事蜀:各事其主,昔時為昆仲,今時為仇敵!汝再不必多言,便請出城!
”靳祥又欲開言,郝昭已出敵樓上了。魏軍急催上馬,趕出城外。祥回頭視之,見昭
倚定護心木欄杆。祥勒馬以鞭指之曰:“伯道賢弟,何太情薄耶?”昭曰:“魏國法
度,兄所知也。吾受國恩,但有死而已,兄不必下說詞。早回見諸葛亮,教快來攻城
:吾不懼也!”祥回告孔明曰:“郝昭未等某開言,便先阻卻。”孔明曰:“汝可再
去見他,以利害說之。”祥又到城下,請郝昭相見。昭出到敵樓上。祥勒馬高叫曰:
“伯道賢弟,聽吾忠言:汝據守一孤城,怎拒數十萬之眾?今不早降,后悔無及!且
不順大漢而事奸魏,抑何不知天命、不辨清濁乎?愿伯道思之。”郝昭大怒,拈弓搭
箭,指靳祥喝曰:“吾前言已定,汝不必再言!可速退!──吾不射汝!”

  靳祥回見孔明,具言郝昭如此光景。孔明大怒曰:“匹夫無禮太甚!豈欺吾無攻
城之具耶?”隨叫土人問曰:“陳倉城中,有多少人馬?”土人告曰:“雖不知的數
,約有三千人。”孔明笑曰:“量此小城,安能御我!休等他救兵到,火速攻之!”
于是軍中起百乘云梯,一乘上可立十數人,周圍用木板遮護。軍士各把短梯軟索,聽
軍中擂鼓,一齊上城。郝昭在敵樓上,望見蜀兵裝起云梯,四面而來,即令三千軍各
執火箭,分布四面﹔待云梯近城,一齊射知。孔明只道城中無備,故大造云梯,令三
軍鼓噪吶喊而進﹔不期城上火箭齊發,云梯盡著,梯上軍士多被燒死。城上矢石如雨
,蜀兵皆退。孔明大怒曰:“汝燒吾云梯,吾卻用‘沖車’之法!”于是連夜安排下
沖車。次日,又四面鼓噪吶喊而進。郝昭急命運石鑿眼,用葛繩穿定飛打,沖車皆被
打折。孔明又令人運土填城壕,教廖化引三千鍬□軍,從夜間掘地道,暗入城去。郝
昭又于城中掘重壕橫截之。如此晝夜相攻,二十余日,無計可破。孔明正在營中憂悶
,忽報:“東邊救兵到了,旗上書:‘魏先鋒大將王雙’。”孔明問曰:“誰可迎之
?”魏延出曰:“某愿往。”孔明曰:“汝乃先鋒大將,未可輕出。”又問:“誰敢
迎之?”裨將謝雄應聲而出。孔明與三千軍去了。孔明又問曰:“誰敢再去?”裨將
龔起應聲要去。孔明亦與三千兵去了。孔明恐城內郝昭引兵沖出,乃把人馬退二十里
下寨。

  卻說謝雄引軍前行,正遇王雙﹔戰不三合,被雙一刀劈死。蜀兵敗走,雙隨后趕
來。龔起接著,交馬只三合,亦被雙所斬。敗兵回報孔明。孔明大驚,忙令廖化、王
平、張嶷三人出迎。兩陣對圓,張嶷出馬,王平、廖化壓住陣角。王雙縱馬來與張嶷
交馬,數合不分勝負。雙詐敗便走,嶷隨后趕去。王平見張嶷中計,忙叫曰:“休趕
!”嶷急回馬時,王雙流星錘早到,正中其背。嶷伏鞍而走,雙回馬趕來。王平、廖
化截住,救得張嶷回陣。王雙驅兵大殺一陣,蜀兵折傷甚多。嶷吐血數口,回見孔明
,說:“王雙英雄無敵﹔如今將二萬兵就陳倉城外下寨,四圍立起排柵,筑起重城,
深挖壕塹,守御甚嚴。”孔明見折二將,張嶷又被打傷,即喚姜維曰:“陳倉道口這
條路不可行。別求何策?”維曰:“陳倉城池堅固,郝昭守御甚密,又得王雙相助,
實不可取。不若令一大將,依山傍水,下寨固守﹔再令良將守把要道,以防街亭之攻
﹔卻統大軍去襲祁山,某卻如此如此用計,可捉曹真也。”孔明從其言,即令王平、
李恢,引二枝兵守街亭小路﹔魏延引一軍守陳倉口。馬岱為先鋒,關興、張苞為前后
救應使,從小逕出斜谷望祁山進發。


  卻說曹真因思前番被司馬懿奪了功勞,因此到洛陽分調郭淮、孫禮東西把守﹔又
聽的陳倉告急,已令王雙去救。聞知王雙斬將立功,大喜,乃令中護軍大將費耀,權
攝前部總督,諸將各自守把隘口。忽報山谷中捉得細作來見。曹真令押入,跪于帳前
。其人告曰:“小人不是奸細,有機密來見都督,誤被伏路軍捉來,乞退左右。”真
乃教去其縛,左右暫退。其人曰:“小人乃姜伯約心腹人也。蒙本官遣送密書。”真
曰:“書安在?”其人于貼肉衣內取出呈上。真拆視曰:

    罪將姜維百拜,書呈大都督曹麾下:維念世食魏祿,忝守邊城﹔
  叨竊厚恩,無門補報。昨日誤遭諸葛亮之計,陷身于巔崖之中。思念
  舊國,何日忘之!今幸蜀兵西出,諸葛亮甚不相疑。賴都督親提大兵
  而來:如遇敵人,可以詐敗﹔維當在后,以舉火為號,先燒蜀人糧草,
  卻以大兵翻身掩之,則諸葛亮可擒也。非敢立功報國,實欲自贖前罪。
  倘蒙照察,速賜來命。

  曹真看畢,大喜曰:“天使吾成功也!”遂重賞來人,便令回報,依期會合。真
喚費耀商議曰:“今姜維暗獻密書,令吾如此如此。”耀曰:“諸葛亮多謀,姜維智
廣,或者是諸葛亮所使,恐其中有詐。”真曰:“他原是魏人,不得已而降蜀,又何
疑乎?”耀曰:“都督不可輕去,只守定本寨。某愿引一軍接應姜維。如成功,盡歸
都督﹔倘有奸計,某自支當。”真大喜,遂令費耀引五萬兵,望斜谷而進。行了兩三
程,屯下軍馬,令人哨探。當日申時分,回報:“斜谷道中,有蜀兵來也。”耀忙催
兵進。蜀兵未及交戰先退。耀引兵追之,蜀兵又來。方欲對陣,蜀兵又退:如此者三
次,俄延至次日申時。魏軍一日一夜,不曾敢歇,只恐蜀兵攻擊。方欲屯軍造飯,忽
然四面喊聲大震,鼓角齊鳴,蜀兵漫山遍野而來。門旗開處,閃出一輛四輪車,孔明
端坐其中,令人請魏軍主將答話。耀縱馬而出,遙見孔明,心中暗喜,回顧左右曰:
“如蜀兵掩至,便退后走。若見山后火起,卻回身殺去,自有兵來相應。”分付畢,
躍馬出呼曰:“前者敗將,今何敢又來!”孔明曰:“喚汝曹真來答話!”耀罵曰:
“曹都督乃金枝玉葉,安肯與反賊相見耶!”孔明大怒,把羽扇一招,左有馬岱,右
有張嶷,兩路兵沖出。魏兵便退。行不到三十里,望見蜀兵背后火起,喊聲不絕。費
耀只道號火,便回身殺來。蜀兵齊退。耀提刀在前,只望喊處追趕。將次近火,山路
中鼓角喧天,喊聲震地,兩軍殺出:左有關興,右有張苞。山上矢石如雨,往下射來
。魏兵大敗。費耀知是中計,急退軍望山谷中而走,人馬困乏。背后關興引生力軍趕
來,魏兵自相踐踏及落澗身死者,不知其數。耀逃命而走,正遇山坡口一彪軍,乃是
姜維。耀大罵曰:“反賊無信!吾不幸誤中汝奸計也!”維笑曰:“吾欲擒曹真,誤
賺汝矣!速下馬受降!”耀驟馬奪路,望山谷中而走。忽見谷口火光沖天,背后追兵
又至。耀自刎身死,余眾皆降。孔明連夜驅兵,直出祁山前下寨,收住軍馬,重賞姜
維。維曰:“某恨不得殺曹真也!”孔明亦曰:“可惜大計小用矣。”

  卻說曹真聽知折了費耀,悔之不及,遂與郭淮商議退兵之策。于是孫禮、辛毗星
夜具表申奏魏主,言蜀兵又出祁山,曹真損兵折將,勢甚危急。睿大驚,即召司馬懿
入內曰:“曹真損兵折將,蜀兵又出祁山。卿有何策,可以退之?”懿曰:“臣已有
退諸葛亮之計。不用魏軍揚武耀威,蜀兵自然走矣。”正是:已見子丹無勝朮,全憑
仲達有良謀。未知其計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