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一百回

        漢兵劫寨破曹真  武侯斗陣辱仲達

  卻說眾將聞孔明不追魏兵,俱入帳告曰:“魏兵苦雨,不能屯扎,因此回去,正
好乘勢追之。丞相如何不追?”孔明曰:“司馬懿善能用兵,今軍退必有埋伏。吾若
追之,正中其計。不如縱他遠去,吾卻分兵逕出斜谷而取祁山,使魏人不提防也。”
眾將曰:“取長安之地,別有路途﹔丞相只取祁山,何也?”孔明曰:“祁山乃長安
之首也:隴西諸郡,倘有兵來,必經由此地﹔更兼前臨渭濱,后靠斜谷,左出右入,
可以伏兵,乃用武之地。吾故欲先取此,得地利也。”眾將皆拜服。孔明令魏延、張
嶷、杜瓊、陳式出箕谷﹔馬岱、王平、張翼、馬忠出斜谷:俱會于祁山。調撥已定,
孔明自提大軍,令關興、廖化為先鋒,隨后進發。

  卻說曹真、司馬懿二人,在后監督人馬,令一軍入陳倉古道探視,回報說蜀兵不
來。又行旬日,后面埋伏眾將皆回,說蜀兵全無音耗。真曰:“連綿秋雨,棧道斷絕
,蜀人豈知吾等退軍耶?”懿曰:“蜀兵隨后出矣。”真曰:“何以知之?”懿曰:
“連日晴明,蜀兵不趕,料吾有伏兵也,故縱我兵遠去﹔待我兵過盡,他卻奪祁山矣
。”曹真不信。懿曰:“子丹如何不信?吾料孔明必從兩谷而來。吾與子丹各守一谷
口,十日為期。若無蜀兵來,我面涂紅粉,身穿女衣,來營中伏罪。”真曰:“若有
蜀兵來,我愿將天子所賜玉帶一條、御馬一匹與你。”即分兵兩路:真引兵屯于祁山
之西,斜谷口﹔懿引軍屯于祁山之東,箕谷口。各下寨已畢。懿先引一枝兵伏于山谷
中﹔其余軍馬,各于要路安營。懿更換衣裝,雜在眾軍之內,遍視各營。忽到一營,
有一偏將仰天而怨曰:“大雨淋了許多時,不肯回去﹔今又在這里頓住,強要賭賽,
卻不苦了官軍!”懿聞言,歸寨升帳,聚眾將皆到帳下,挨出那將來。懿叱之曰:“
朝廷養軍千日,用在一時。汝安敢出怨言,以慢軍心!”其人不招。懿叫出同伴之人
對証,那將不能抵賴。懿曰:“吾非賭賽﹔欲勝蜀兵,令汝各人有功回朝。汝乃妄出
怨言,自取罪戾!”喝令武士推出斬之。須臾,獻首帳下。眾將悚然。懿曰:“汝等
諸將皆要盡心以防蜀兵。聽吾中軍炮響,四面皆進。”眾將受令而退。


  卻說魏延、張嶷、陳式、杜瓊四將,引二萬兵,取箕谷而進。正行之間,忽報參
謀鄧芝到來。四將問其故,芝曰:“丞相有令:如出箕谷,提防魏兵埋伏,不可輕進
。”陳式曰:“丞相用兵何多疑耶?吾料魏兵連遭大雨,衣甲皆毀,必然急歸﹔安得
又有埋伏?今吾兵倍道而進,可獲大勝,如何又教休進?”芝曰:“丞相計無不中,
謀無不成,汝安敢違令?”式笑曰:“丞相若果多謀,不致街亭之失!”魏延想起孔
明向不聽其計,亦笑曰:“丞相若聽吾言,逕出子午谷,此時休說長安,連洛陽皆得
矣!今執定要出祁山,有何益耶?既令進兵,今又教休進,何其號令不明!”式曰:
“吾自有五千兵,逕出箕谷,先到祁山下寨,看丞相羞也不羞!”芝再三阻當,式只
不聽,逕自引五千兵出箕谷去了。鄧芝只得飛報孔明。

  卻說陳式引兵行不數里,忽聽的一聲炮響,四面伏兵皆出。式急退時,魏兵塞滿
谷口,圍得鐵桶相似。式左沖右突,不能得脫。忽聞喊聲大震,一彪軍殺入,乃是魏
延。救了陳式,回到谷中,五千兵只剩得四五百帶傷人馬。背后魏兵趕來,卻得杜瓊
、張嶷引兵接應,魏兵方退。陳、魏二人方信孔明先見如神,懊悔不及。

  且說鄧芝回見孔明,言魏延、陳式如此無禮。孔明笑曰:“魏延素有反相,吾知
彼常有不平之意﹔因憐其勇而用之。──久后必生患害。”正言間,忽流星馬報到,
說陳式折了四千余人,止有四五百帶傷人馬,屯在谷中。孔明令鄧芝再來箕谷撫慰陳
式,防其生變﹔一面喚馬岱、王平分付曰:“斜谷若有魏兵守把,汝二人引本部軍越
山嶺,夜行晝伏,速出祁山之左,舉火為號。”又喚馬忠、張翼分付曰:“汝等亦從
山僻小路,晝伏夜行,逕出祁山之右,舉火為號,與馬岱、王平會合,共劫曹真營寨
。吾自從谷中三面攻之,魏兵可破也。”四人領命分頭去了。孔明又喚關興、廖化分
付曰:如此如此。二人受了密計,引兵而去。孔明自領精兵倍道而行。正行間,又喚
吳班、吳懿授與密計,亦引兵先行。

  卻說曹真心中不信蜀兵來,以此怠慢,縱令軍士歇息﹔只等十日無事,要羞司馬
懿。不覺守了七日,忽有人報谷中有些小蜀兵出來。真令副將秦良引五千兵哨探,不
許縱令蜀兵近界。秦良領命,引兵剛到谷口,哨見蜀兵退去。良急引兵趕來,行到五
六十里,不見蜀兵,心下疑惑,教軍士下馬歇息。忽哨馬報說:“前面有蜀兵埋伏。
”良上馬看時,只見山中塵土大起,急令軍士提防。不一時,四壁廂喊聲大震:前面
吳班、吳懿引兵殺出,背后關興、廖化引兵殺來。左右是山,皆無走路。山上蜀兵大
叫:“下馬投降者免死!”魏兵大半多降。秦良死戰,被廖化一刀斬于馬下。孔明把
降兵拘于后軍,卻將魏兵衣甲與蜀兵五千人穿了,扮作魏兵,令關興、廖化、吳班、
吳懿四將引著,逕奔曹真寨來﹔先令報馬入寨說:“只有些小蜀兵,盡趕去了。”真
大喜。忽報司馬都督差心腹人至。真喚入問之。其人告曰:“今都督用埋伏計,殺蜀
兵四千余人。司馬都督致意將軍,教休將睹賽為念,務要用心提備。”真曰:“吾這
里并無一個蜀兵。”遂打發來人回去。忽又報秦良引兵回來了。真自出帳迎之。比及
到寨,人報前后兩把火起。真急回寨后看時,關興、廖化、吳班、吳懿四將,指麾蜀
軍,就營前殺將進來﹔馬岱、王平從后面殺來﹔馬忠、張翼亦引兵殺到。魏軍措手不
及,各自逃生。眾將保曹真望東而走,背后蜀兵趕來。曹真正奔走,忽然喊聲大震,
一彪軍殺到。真膽戰心驚,視之,乃司馬懿也。懿大戰一場,蜀兵方退。真得脫,羞
慚無地。懿曰:“諸葛亮奪了祁山地勢,吾等不可久居此處﹔宜去渭濱安營,再作良
圖。”真曰:“仲達何以知吾遭此大敗也?”懿曰:“見來人報稱子丹說并無一個蜀
兵,吾料孔明暗來劫寨,因此知之,故相接應。今果中計。切莫言睹賽之事,只同心
報國。”曹真甚是惶恐,氣成疾病,臥床不起。兵屯渭濱,懿恐軍心有亂,不敢教真
引兵。


  卻說孔明大驅士馬,復出祁山。勞軍已畢,魏延、陳式、杜瓊、張嶷入帳拜伏請
罪。孔明曰:“是誰失陷了軍來?”延曰:“陳式不聽號令,潛入谷口,以此大敗。
”式曰:“此事魏延教我行來。”孔明曰:“他倒救你,你反攀他!將令已違,不必
巧說!”即叱武士推出陳式斬之。須臾,懸首于帳前,以示諸將。──此時孔明不殺
魏延,欲留之以為后用也。孔明既斬了陳式正議進兵,忽有細作報說曹真臥病不起,
現在營中治療。孔明大喜,謂諸將曰:“若曹真病輕,必便回長安。今魏兵不退,必
為病重,故留于軍中,以安眾人之心。吾寫下一書,教秦良的降兵持與曹真,真若見
之,必然死矣!”遂喚降兵至帳下,問曰:“汝等皆是魏軍,父母妻子多在中原,不
宜久居蜀中。今放汝等回家,若何?”眾軍泣淚拜謝。孔明曰:“曹子丹與吾有約﹔
吾有一書,汝等帶回,送與子丹,必有重賞。”魏軍領了書,奔回本寨,將孔明書呈
與曹真。真扶病而起,拆封視之。其書曰:

    漢丞相、武鄉侯諸葛亮,致書于大司馬曹子丹之前:竊謂夫為將
  者,能去能就,能柔能剛﹔能進能退,能弱能強。不動如山岳,難測
  如陰陽﹔無窮如天地,充實如太倉﹔浩渺如四海,眩曜如三光。欲知
  天文之旱澇,先識地理之平康﹔察陣勢之期會,揣敵人之短長。嗟爾
  無學后輩,上逆穹蒼﹔助篡國之反賊,稱帝號于洛陽﹔走殘兵于斜谷,
  遭霖雨于陳倉﹔水陸困乏,人馬猖狂﹔拋盈郊之戈甲,棄滿地之刀槍﹔
  都督心崩而膽裂,將軍鼠竄而狼忙!無面見關中之父老,何顏入相府
  之廳堂!史官秉筆而記錄,百姓眾口而傳揚:仲達聞陣而惕惕,子丹
  望風而遑遑!吾軍兵強而馬壯,大將虎奮以龍驤﹔掃秦川為平壤,蕩
  魏國作丘荒!

曹真看畢,恨氣填胸﹔至晚,死于軍中。司馬懿用兵車裝載,差人送赴洛陽安葬。魏
主聞知曹真已死,即下詔催司馬懿出戰。懿提大軍來與孔明交鋒,隔日先下戰書。

  孔明謂諸將曰:“曹真必死矣。”遂批回“來日交鋒”,使者去了。孔明當夜教
姜維受了密計:如此而行﹔又喚關興分付:如此如此。次日,孔明盡起祁山之兵前到
渭濱:一邊是河,一邊是山,中央平川曠野,好片戰場!兩軍相迎,以弓箭射住陣角
。三通鼓罷,魏陣中門旗開處,司馬懿出馬,眾將隨后而出。只見孔明端坐于四輪車
上,手搖羽扇。懿曰:“吾主上法堯禪舜,相傳二帝,坐鎮中原,容汝蜀、吳二國者
,乃吾主寬慈仁厚,恐傷百姓也。汝乃南陽一耕夫,不識天數,強要相侵,理宜殄滅
!如省心改過,宜即早回,各守疆界,以成鼎足之勢,免致生靈涂炭,汝等皆得全生
!”孔明笑曰:“吾受先帝托孤之重,安肯不傾心竭力以討賊乎!汝曹氏不久為漢所
滅。汝祖父皆為漢臣,世食漢祿,不思報效,反助篡逆,豈不自恥?”懿羞慚滿面曰
:“吾與汝決一雌雄!汝若能勝,吾誓不為大將!汝若敗時,早歸故里,吾并不加害
。”

  孔明曰:“汝欲斗將?斗兵?斗陣法?”懿曰:“先斗陣法。”孔明曰:“先布
陣我看。”懿入中軍帳下,手執黃旗招展,左右軍動,排成一陣。復上馬出陣,問曰
:“汝識吾陣否?”孔明笑曰:“吾軍中末將,亦能布之。──此乃‘混元一氣陣也
’也。”懿曰:“汝布陣我看。”孔明入陣,把羽扇一搖,復出陣前,問曰:“汝識
我陣否?”懿曰:“量此‘八卦陣’,如何不識!”孔明曰:“識便識了,敢打我陣
否?”懿曰:“既識之,如何不敢打!”孔明曰:“汝盡管打來。”司馬懿回到本陣
中,喚戴陵、張虎、樂琳三將,分付曰:“今孔明所布之陣,按休、生、傷、杜、景
、死、驚、開八門。汝三人可從正東‘生門’打入,往西南‘休門’殺出,復從正北
‘開門’殺入:此陣可破。汝等小心在意!”于是戴陵在中,張虎在前,樂琳在后,
各引三十騎,從生門打入。兩軍吶喊相助。三人殺入蜀陣,只見陣如連城,沖突不出
。三人慌引騎轉過陣腳,往西南沖去,卻被蜀兵射住,沖突不出。陣中重重疊疊,都
有門戶,那里分東西南北?三將不能相顧,只管亂撞,但見愁云漠漠,慘霧蒙蒙。喊
聲起處,魏軍一個個皆被縛了,送到軍中。孔明坐于帳中,左右將張虎、戴陵、樂琳
并九十個軍,皆縛在帳下。孔明笑曰:“吾縱然捉得汝等,何足為奇!吾放汝等回見
司馬懿,教他再讀兵書,重觀戰策,那時來決雌雄,未為遲也。汝等性命既饒,當留
下軍器戰馬。”遂將眾人衣服脫了,以墨涂面,步行出陣。司馬懿見之大怒,回顧諸
將曰:“如此挫敗銳氣,有何面目回見中原大臣耶!”即指揮三軍,奮死掠陣。懿自
拔劍在手,引百余驍將,催督沖殺。兩軍恰才相會,忽然陣后鼓角齊鳴,喊聲大震,
一彪軍從西南上殺來,乃關興也。懿分后軍當之,復催軍向前□殺。忽然魏兵大亂:
原來姜維引一彪軍悄地殺來,蜀兵三路夾攻。懿大驚,急忙退軍。蜀兵周圍殺到,懿
引三軍望南死命沖出。魏兵十傷六七。司馬懿在渭濱南岸下寨,堅守不出。

  孔明收得勝之兵,回到祁山時,永安城李嚴遣都尉苟安解送糧米,至軍中交割。
苟安好酒,于路怠慢,違限十日。孔明大怒曰:“吾軍中專以糧為大事,誤了三日,
便該處斬!汝今誤了十日,有何理說?”喝令推出斬之。長史楊儀曰:“苟安乃李嚴
用人,又兼錢糧多出于西川,若殺此人,后無人敢送糧也。”孔明乃叱武士去其縛,
杖八十放之。苟安被責,心中懷恨,連夜引親隨五六騎,逕奔魏寨投降。懿喚入,苟
安拜告前事。懿曰:“雖然如此,孔明多謀,汝言難信。汝能為我干一件大功,吾那
時奏准天子,保汝為上將。”安曰:“但有甚事,即當效力。”懿曰:“汝可回成都
布散流言,說孔明有怨上之意,早晚欲稱為帝,使汝主召回孔明:即是汝之功矣。”
苟安允諾,逕回成都,見了宦官,布散流言,說孔明自倚大功,早晚必將篡國。宦官
聞知大驚,即入內奏帝,細言前事。后主驚訝曰:“似此如之奈何?”宦官曰:“可
詔還成都,削其兵權,免生叛逆。”后主下詔,宣孔明班師回朝。蔣琬出班奏曰:“
丞相自出師以來,累建大功,何故宣回?”后主曰:“朕有機密事,必須與丞相面議
。”即遣使□詔星夜宣孔明回。使命逕到祁山大寨,孔明接入,受詔已畢,仰天嘆曰
:“主上年幼,必有佞臣在側!吾正欲建功,何故取回?我如不回,是欺主矣。若奉
命而退,日后再難得此機會也。”姜維問曰:“若大軍退,司馬懿乘勢掩殺,當復如
何?”孔明曰:“吾今退軍,可分五路而退。今日先退此營,假如營內一千兵,卻掘
二千灶,明日掘三千灶,后日掘四千灶:每日退軍,添灶而行。”楊儀曰:“昔孫臏
擒龐涓,用添兵減灶之法而取勝﹔今丞相退兵,何故增灶?”孔明曰:“司馬懿善能
用兵,知吾兵退,必然追趕﹔心中疑吾有伏兵,定于舊營內數灶﹔見每日增灶,兵又
不知退與不退,則疑而不敢追。吾徐徐而退,自無損兵之患。”遂傳令退軍。


  卻說司馬懿料苟安行計停當,只待蜀兵退時,一齊掩殺。正躊躇間,忽報蜀寨空
虛,人馬皆去。懿因孔明多謀,不敢輕追,自引百余騎前來蜀營內踏看,教軍士數灶
,仍回本寨﹔次日,又教軍士趕到那個營內,查點灶數。回報說:“這營內之灶,比
前又增一分。”司馬懿謂諸將曰:“吾料孔明多謀,今果添兵增灶,吾若追之,必中
其計﹔不如且退,再作良圖。”于是回軍不追。孔明不折一人,望成都而后。次后,
川口土人來報司馬懿,說孔明退兵之時,未見添兵,只見增灶。懿仰天長嘆曰:“孔
明效虞詡之法,瞞過吾也!其謀略吾不如之!”遂引大軍還洛陽。正是:棋逢對手難
相勝,將遇良才不敢驕。未知孔明退回成都,竟是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