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一百三回

        上方谷司馬受困   五丈原諸葛禳星

  卻說司馬懿被張翼、廖化一陣殺敗,匹馬單槍,望密林間而走。張翼收住后軍,
廖化當先追趕。看看趕上,懿著慌,繞樹而轉。化一刀砍去,正砍在樹上﹔及拔出刀
時,懿已走出林外。廖化隨后趕出,卻不知去向,但見樹林之東,落下金盔一個。廖
化取盔捎在馬上,一直望東追趕。──原來司馬懿把金盔棄于林東,卻反向西走去了
。廖化追了一程,不見蹤跡,奔出谷口,遇見姜維,同回寨見孔明。張嶷早驅木牛流
馬到寨,交割已畢,獲糧萬余石。廖化獻上金盔,錄為頭功。魏延心中不悅,口出怨
言。──孔明只做不知。

  且說司馬懿逃回寨中,心甚憂悶。忽使命□詔至,言東吳三路入寇,朝廷正議命
將抵敵,令懿等堅守勿戰。懿受命已畢,深溝高壘,堅守不出。


  卻說曹睿聞孫權分兵三路而來,亦起兵三路迎之:令劉劭引兵救江夏,田豫引兵
救襄陽,睿自與滿寵率大軍救合淝。滿寵先引一軍至巢湖口,望見東岸戰船無數,旌
旗整肅。寵入軍中奏魏主曰:“吳人必輕我遠來,未曾提備﹔今夜可乘虛劫其水寨,
必得全勝。”魏主曰:“汝言正合朕意。”即令驍將張球嶺五千兵,各帶火具,從湖
口攻之﹔滿寵引兵五千,從東岸攻之。是夜二更時分,張球、滿寵各引軍悄悄望湖口
進發﹔將近水寨,一齊吶喊殺入。吳兵慌亂,不戰而走﹔被魏軍四下舉火,燒毀戰船
、糧草、器具不計其數。諸葛瑾率敗兵逃走沔口。魏兵大勝而回。次日,哨軍報知陸
遜。遜集諸將議曰:“吾當作表申奏主上,請撤新城之圍,以兵斷魏軍歸路,吾率眾
攻其前:彼首尾不敵,一鼓可破也。”眾服其言。陸遜即具表,遣一小校密地□往新
城。小校領命,□著表文,行至渡口,不期被魏軍伏路的捉住,解赴軍中見魏主曹睿
。睿搜出陸遜表文,覽畢,嘆曰:“東吳陸遜真妙算也!”遂命將吳卒監下,令劉劭
謹防孫權后兵。

  卻說諸葛瑾大敗一陣,又值暑天,人馬多生疾病﹔乃修書一封,令人轉達陸遜,
議欲撤兵還國。遜看書畢,謂來人曰:“拜上將軍:吾自有主意。”使者回報諸葛瑾
。瑾問:“陸將軍作何舉動?”使者曰:“但見陸將軍催督眾人于營外種豆菽,自與
諸將在轅門射戲。”瑾大驚,親自往陸遜營中,與遜相見,問曰:“今曹睿親來,兵
勢甚盛,都督何以御之?”遜曰:“吾前遣人奉表于主上,不料為敵人所獲。機謀既
泄,彼必知備﹔與戰無益,不如且退。已差人奉表約主上緩緩退兵矣。”瑾曰:“都
督既有此意,即宜速退,何又遲延?”遜曰:“吾軍欲退,當徐徐而動。今若便退,
魏人必乘勢追趕:此取敗之道也。足下宜先督船只詐為拒敵之意,吾悉以人馬向襄陽
而進,為疑敵之計,然后徐徐退歸江東,魏兵自不敢近耳。”瑾依其計,辭遜歸本營
,整頓船只,預備起行。陸遜整肅部伍,張揚聲勢,望襄陽進發。早有細作報知魏主
,說吳兵已動,須用提防。魏將聞之,皆要出戰。魏主素知陸遜之才,諭眾將曰:“
陸遜有謀,莫非用誘敵之計?不可輕進。”眾將乃止。數日后,哨卒報來:“東吳三
路兵馬皆退矣。”魏主未信,再令人探之,回報果然退盡。魏主曰:“陸遜用兵,不
亞孫、吳。──東南未可平也。”因敕諸將,各守險要,自引大軍屯合淝,以伺其變
。


  卻說孔明在祁山,欲為久駐之計,乃令蜀兵與魏民相雜種田:軍一分,民二分,
并不侵犯,魏民皆安心樂業。司馬師入告其父曰:“蜀兵劫去我許多糧米,今又令蜀
兵與我民相雜屯田于渭濱,以為久計:似此真為國家大患。父親何不與孔明約期大戰
一場,以決雌雄?”懿曰:“吾奉旨堅守,不可輕動。”正議間,忽報魏延將著元帥
前日所失金盔,前來罵戰。眾將忿怒,俱欲出戰。懿笑曰:“聖人云:‘小不忍則亂
大謀。’但堅守為上。”諸將依令不出。魏延辱罵良久方回。孔明見司馬懿不肯出戰
,乃密令馬岱造成木柵,營中掘下深塹,多積干柴引火之物﹔周圍山上,多用柴草虛
搭窩鋪,內外皆伏地雷。置備停當,孔明附耳囑之曰:“可將葫蘆谷后路塞斷,暗伏
兵于谷中。若司馬懿追到,任他入谷,便將地雷干柴一齊放起火來。”又令軍士晝舉
七星號帶于谷口,夜設七盞明燈于山上,以為暗號。馬岱受計引兵而去。孔明又喚魏
延分付曰:“汝可引五百兵去魏寨討戰,務要誘司馬懿出戰。不可取勝,只可詐敗。
懿必追趕,汝卻望七星旗處而入﹔若是夜間,則望七盞燈處而走。只要引得司馬懿入
葫蘆谷內,吾自有擒之之計。”魏延受計,引兵而去。孔明又喚高翔分付曰:“汝將
木牛流馬或二三十為一群,或四五十為一群,各裝米糧,于山路往來行走。如魏兵搶
去,便是汝之功。”高翔領計,驅駕木牛流馬去了。孔明將祁山兵一一調去,只推屯
田﹔分付:“如別兵來戰,只許詐敗﹔若司馬懿自來,方并力只攻渭南,斷其歸路。
”孔明分撥已畢,自引一軍近上方谷下營。

  且說夏侯惠、夏侯和二人入寨告司馬懿曰:“今蜀兵四散結營,各處屯田,以為
久計﹔若不趁此時除之,縱令安居日久,深根固蒂,難以搖動。”懿曰:“此必又是
孔明之計。”二人曰:“都督若如此疑慮,寇敵何時得滅?我兄弟二人,當奮力決一
死戰,以報國恩。”懿曰:“既如此,汝二人可分頭出戰。”遂令夏侯惠、夏侯和,
各引五千兵去訖。懿坐待回音。

  卻說夏侯惠、夏侯和二人分兵兩路,正行之間,忽見蜀兵驅木牛流馬而來。二人
一齊殺將過去,蜀兵大敗奔走,木牛流馬盡被魏兵搶獲,解送司馬懿營中。次日又劫
擄得人馬百余,亦解赴大寨。懿將解到蜀兵,詰審虛實。蜀兵告曰:“孔明只料都督
堅守不出,盡命我等四散屯田,以為久計。──不想卻被擒獲。”懿即將蜀兵盡皆放
回。夏侯和曰:“何不殺之?”懿曰:“量此小卒,殺之無益。放歸本寨,令說魏將
寬厚仁慈,釋彼戰心:此呂蒙取荊州之計也。”遂傳令今后凡有擒到蜀兵,俱當善遣
之。──仍重賞有功將吏。諸將皆聽令而去。

  卻說孔明令高翔佯作運糧,驅木牛流馬,往來于上方谷內﹔夏侯惠等不時截殺,
半月之間,連勝數陣。司馬懿見蜀兵屢敗,心中歡喜。一日,又擒到蜀兵數十人。懿
喚至帳下問曰:“孔明今在何處?”眾告曰:“諸葛丞相不在祁山,在上方谷西十里
下營安住。今每日運糧屯于上方谷。”懿備細問了,即將眾人放去﹔乃喚諸將分付曰
:“孔明今不在祁山,在上方谷安營。汝等于明日,可一齊并力攻取祁山大寨。吾自
引兵來接應。”眾將領命,各各准備出戰。司馬師曰:“父親何故反欲攻其后?”懿
曰:“祁山乃蜀人之根本,若見我兵攻之,各營必盡來救﹔我卻取上方谷燒其糧草,
使彼首尾不接:必大敗也。”司馬師拜服。懿即發兵起行,令張虎、樂琳各引五千兵
,在后救應。

  且說孔明正在山上,望見魏兵或三五千一行,或一二千一行,隊伍紛紛,前后顧
盼,料必來取祁山大寨,乃密傳令眾將:“若司馬懿自來,汝等便往劫魏寨,奪了渭
南。”眾將各各聽令。

  卻說魏兵皆奔祁山寨來,蜀兵四下一齊吶喊奔走,虛作救應之勢。司馬懿見蜀兵
都去救祁山寨,便引二子并中軍護衛人馬,殺奔上方谷來。魏延在谷口,只盼司馬懿
到來﹔忽見一枝魏兵殺到,延縱馬向前視之,正是司馬懿。延大喝曰:“司馬懿休走
!”舞刀相迎。懿挺槍接戰。不上三合,延撥回馬便走,懿隨后趕來。延只望七星旗
處而走。懿見魏延只一人,軍馬又少,放心追之﹔令司馬師在左,司馬昭在右,懿自
居中,一齊攻殺將來。魏延引五百兵皆退入谷中去。懿追到谷口,先令人入谷中哨探
。回報谷內并無伏兵,山上皆是草房。懿曰:“此必是積糧之所也。”遂大驅士馬,
盡入谷中。懿忽見草房上盡是干柴,前面魏延已不見了。懿心疑,謂二子曰:“倘有
兵截斷谷口,燒斷谷口,如之奈何?”言未已,只聽得喊聲大震,山上一齊丟下火把
來,燒斷谷口。魏兵奔逃無路。山上火箭射下,地雷一齊突出,草房內干柴都著,刮
刮雜雜,火勢沖天。司馬懿驚得手足無措,乃下馬抱二子大哭曰:“我父子三人皆死
于此處矣!”正哭之間,忽然狂風大作,黑氣漫空,一聲霹靂響處,驟雨傾盆。滿谷
之火,盡皆澆滅:地雷不震,火器無功。司馬懿大喜曰:“不就此時殺出,更待何時
!”即引兵奮力沖殺。張虎、樂琳亦各引兵殺來接應。馬岱軍少,不敢追趕。司馬懿
父子與張虎、樂琳合兵一處,同歸渭南大寨,──不想寨柵已被蜀兵奪了。郭淮、孫
禮正在浮橋上與蜀兵接戰。司馬懿等引兵殺到,蜀兵退去。懿燒斷浮橋,據住北岸。


  且說魏兵在祁山攻打蜀寨,聽知司馬懿大敗,失了渭南營寨,軍心慌亂﹔急退時
,四面蜀兵沖殺將來,魏兵大敗,十傷八九,死者無數,余眾奔過渭北逃生。孔明在
山上見魏延誘司馬懿入谷,一霎時火光大起,心中甚喜,以為司馬懿此番必死。不期
天降大雨,火不能著,哨馬報說司馬懿父子俱逃去了。孔明嘆曰:“‘謀事在人,成
事在天。’不可強也!”后人有詩嘆曰:

    谷口風狂烈焰飄,何期驟雨降青霄。
    武侯妙計如能就,安得山河屬晉朝!

  卻說司馬懿在渭北寨內傳令曰:“渭南寨柵,今已失了。諸將如再言出戰者斬。
”眾將聽令,據守不出。郭淮入告曰:“近日孔明引兵巡哨,必將擇地安營。”懿曰
:“孔明若出武功,依山而東,我等皆危矣﹔若出渭南,西止五丈原,方無事也。”
令人探之,回報果屯五丈原。司馬懿以守加額曰:“大魏皇帝之洪福也!”遂令諸將
:“堅守勿出,彼久必自變。”


  且說孔明自引一軍屯于五丈原,累令人搦戰,魏兵只不出。孔明乃取巾幗并婦人
縞素之服,盛于大盒之內,修書一封,遣人送至魏寨。諸將不敢隱蔽,引來使入見司
馬懿。懿對眾啟盒視之。內有巾幗婦人之衣,并書一封。懿拆視其書,略曰:

    仲達既為大將,統領中原之眾,不思披堅執銳,以決雌雄,乃甘
  窟守土巢,謹避刀箭,與婦人又何異哉!今遣人送巾幗素衣至,如不
  出戰,可再拜而受之。倘恥心未泯,猶有男子胸襟,早與批回,依期
  赴敵。

  司馬懿看畢,心中大怒,──乃佯笑曰:“孔明視我為婦人耶!”即受之,令重
待來使。懿問曰:“孔明寢食及事之煩簡若何?”使者曰:“丞相夙興夜寐,罰二十
以上者親覽焉。所啖之食,日不過數升。”懿顧謂諸將曰:“孔明食少事煩,其能久
乎?”使者辭去,回到五丈原,見了孔明,具說:“司馬懿受了巾幗女衣,看了書札
,并不嗔怒,只問丞相寢食及事之煩簡,絕不提起軍旅之事。某如此應付,彼言:‘
食少事煩,豈能長久?’”孔明嘆曰:“彼深知我也!”主簿楊□【音“擁”(陽平
),字形左“禺”右“頁”】諫曰:“某見丞相常自校簿書,竊以為不必。夫為治有
體,上下不可相侵。譬之治家之道,必使仆執耕,婢典爨,私業無曠,所求皆足,其
家主從容自在,高枕飲食而已。若皆身親其事,將形疲神困,終無一成。豈其智之不
如婢仆哉?失為家主之道也。是故古人稱:坐而論道,謂之三公﹔作而興之,謂之士
大夫。昔丙吉憂牛喘,而不問橫道死人﹔陳平不知錢谷之數,曰:‘自有主者。’今
丞相親理細事,汗流終日,豈不勞乎?──司馬懿之言,真至言也。”孔明泣曰:“
吾非不知。但受先帝托孤之重,惟恐他人不似我盡心也!”眾皆垂淚。自此孔明自覺
神思不寧。諸將因此未敢進兵。

  卻說魏將皆知孔明以巾幗女衣辱司馬懿,懿受之不戰。眾將不忿,入帳告曰:“
我等皆大國名將,安忍受蜀人如此之辱!即請出戰,以決雌雄。”懿曰:“吾非不敢
出戰,而甘心受辱也。奈天子明詔,令堅守勿動。今若輕出,有違君命矣。”眾將俱
忿怒不平。懿曰:“汝等既要出戰,待我奏准天子,同力赴敵,何如?”眾皆允諾。
懿乃寫表遣使,直至合淝軍前,奏聞魏主曹睿。睿拆表覽之。表略曰:

    臣才薄任重,伏蒙明旨,令臣堅守不戰,以待蜀人之自敝﹔奈今
  諸葛亮遺臣以巾幗,待臣如婦人,恥辱至甚!臣謹先達聖聰:旦夕將
  效死一戰,以報朝廷之恩,以雪三軍之恥。臣不勝激切之至!

睿覽訖,乃謂多官曰:“司馬懿堅守不出,今何故又上表求戰?”衛尉辛毗曰:“司
馬懿本無戰心,必因諸葛亮恥辱,眾將忿怒之故,特上此表,欲更乞明旨,以遏諸將
之心耳。”睿然其言,即令辛毗持節至渭北寨傳諭,令勿出戰。司馬懿接詔入帳,辛
毗宣諭曰:“如再有敢言出戰者,即以違旨論。”眾將只得奉詔。懿暗謂辛毗曰:“
公真知我心也!”于是令軍中傳說:魏主命辛毗持節,傳諭司馬懿勿得出戰。蜀將聞
知此事,報與孔明。孔明笑曰:“此乃司馬懿安三軍知法也。”姜維曰:“丞相何以
知之?”孔明曰:“彼本無戰心﹔所以請戰者,以示武于眾耳。豈不聞:‘將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安有千里而請戰者乎?此乃司馬懿因將士忿怒,故借曹睿之意,以
制眾人。今又播傳此言,欲懈我軍心也。”

  正論間,忽報費依到。孔明請入問之,依曰:“魏主曹睿聞東吳三路進兵,乃自
引大軍至合淝,令滿寵、田豫、劉邵分兵三路迎敵。滿寵設計盡燒東吳糧草戰具,吳
兵多病。陸遜上表于吳王,約會前后夾攻,不意□表人中途被魏兵所獲,因此機關泄
漏,吳兵無功而退。”孔明聽知此信,長嘆一聲,不覺昏倒于地﹔眾將急救,半晌方
蘇。孔明嘆曰:“吾心昏亂,舊病復發,恐不能生矣!”是夜,孔明扶病出帳,仰觀
天文,十分驚慌﹔入帳謂姜維曰:“吾命在旦夕矣!”維曰:“丞相何出此言?”孔
明曰:“吾見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隱,相輔列曜,其光昏暗:天象如此,吾
命可知!”維曰:“天象雖則如此,丞相何不用祈禳之法挽回之?”孔明曰:“吾素
諳祈禳之法,但未知天意若何。汝可引甲士四十九人,各執皂旗,穿皂衣,環繞帳外
﹔我自于帳中祈禳北斗。若七日內主燈不滅,吾壽可增一紀﹔如燈滅,吾必死矣。閑
雜人等,休教放入。凡一應需用之物,只令二小童搬運。”姜維領命,自去准備。時
值八月中秋,是夜銀河耿耿,玉露零零,旌旗不動,刁斗無聲。姜維在帳外引四十九
人守護。孔明自于帳中設香花祭物,地上分布七盞大燈,外布四十九盞小燈,內安本
命燈一盞。孔明拜祝曰:“亮生于亂世,甘老林泉﹔承昭烈皇帝三顧之恩,托孤之重
,不敢不竭犬馬之勞,誓討國賊。不意將星欲墜,陽壽將終。謹書尺素,上告穹蒼:
伏望天慈,俯垂鑒聽,曲延臣算,使得上報君恩,下救民命,克復舊物,永延漢祀。
非敢妄祈,實由情切。”拜祝畢,就帳中俯伏待旦。次日,扶病理事,吐血不止。─
─日則計議軍機,夜則步罡踏斗。

  卻說司馬懿在營中堅守,忽一夜仰觀天文,大喜,謂夏侯霸曰:“吾見將星失位
,孔明必然有病,不久便死。你可引一千軍去五丈原哨探。若蜀人攘亂,不出接戰,
孔明必然患病矣。吾當乘勢擊之。”霸引兵而去。孔明在帳中祈禳已及六夜,見主燈
明亮,興中甚喜。姜維入帳,正見孔明披發仗劍,踏罡步斗,壓鎮將星。忽聽得寨外
吶喊,方欲令人出問,魏延飛步入告曰:“魏兵至矣!”延腳步急,竟將主燈扑滅。
孔明棄劍而嘆曰:“死生有命,不可得而禳也!”魏延惶恐,伏地請罪﹔姜維忿怒,
拔劍欲殺魏延。正是:萬事不由人做主,一心難與命爭衡。未知魏延性命如何,且看
下文分解。

【植字:諸葛不亮】 
[Beginning of this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