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一百五回

        武侯預伏錦囊計   魏主拆取承露盤

  卻說楊儀聞報前路有兵攔截,忙令人哨探。回報說魏延燒絕棧道,引兵攔路。儀
大驚曰:“丞相在日,料此人久后必反,誰想今日果然如此!今斷吾歸路,當復如何
?”費依曰:“此人必先捏奏太子,誣吾等造反,故燒絕棧道,阻遏歸路。吾等亦當
表奏天子,陳魏延反情,然后圖之。”姜維曰:“此間有一小逕,名槎山,雖崎嶇險
峻,可以抄出棧道之后。”一面寫表奏聞天子,一面將人馬望槎山小道進發。

  且說后主在成都,寢食不安,動止不寧﹔夜作一夢,夢見成都錦屏山崩倒﹔遂驚
覺,坐而待旦,聚集文武,入朝圓夢。譙周曰:“臣昨夜仰觀天文,見一星,赤色,
光芒有角,自東北落于西南,主丞相有大凶之事。今陛下夢山崩,正應此兆。”后主
愈加驚怖。忽報李福到,后主急召入問之。福頓首泣奏丞相已亡﹔將丞相臨終言語,
細述一遍。后主聞言大哭曰:“天喪我也!”哭倒于龍床之上。侍臣扶入后宮。吳太
后聞之,亦放聲大哭不已。多官無不哀慟,百姓人人涕泣。后主連日傷感,不能設朝
。忽報魏延表奏楊儀造反,群臣大駭,入宮啟奏后主。──時吳太后亦在宮中。──
后主聞奏大驚,命近臣讀魏延表。其略曰:

    征西大將軍、南鄭侯臣魏延,誠惶誠恐,頓首上言:楊儀自總兵
  權,率眾造反,劫丞相靈柩,欲引敵人入境。臣先燒絕棧道,以兵守
  御。謹此奏聞。

  讀畢,后主曰:“魏延乃勇將,足可拒楊儀等眾,何故燒絕棧道?”吳太后曰:
“嘗聞先帝有言:孔明識魏延腦后有反骨,每欲斬之﹔因憐其勇,故姑留用。今彼奏
楊儀等造反,未可輕信。楊儀乃文人,丞相委以長史之任,必其人可用。今日若聽此
一面之詞,楊儀等必投魏矣。此事當深慮遠議,不可造次。”眾官正商議間,忽報:
長史楊儀有緊急表到。近臣拆表讀曰:

    長史、綏軍將軍臣楊儀,誠惶誠恐,頓首謹表:丞相臨終,將大
  事委于臣,照依舊制,不敢變更,使魏延斷后,姜維次之。今魏延不
  遵丞相遺語,自提本部人馬,先入漢中,放火燒斷棧道,劫丞相靈車,
  謀為不軌。變起倉卒,謹飛章奏聞。

  太后聽畢,問:“卿等所見若何?”蔣琬奏曰:“以臣愚見:楊儀為人雖稟性過
急,不能容物,至于籌度糧草,參贊軍機,與丞相辦事多時,今丞相臨終,委以大事
,決非背反之人。魏延平日恃功務高,人皆下之﹔儀獨不假借,延心懷恨﹔今見儀總
兵,心中不服,故燒棧道,斷其歸路,又誣奏而圖陷害。臣愿將全家良賤,保楊儀不
反。──實不敢保魏延。”董允亦奏曰:“魏延自恃功高,常有不平之心,口出怨言
。向所以不反者,懼丞相耳。今丞相新亡,乘機為亂,勢所必然。若楊儀,才干敏達
,為丞相所任用,必不背反。”后主曰:“若魏延果反,當用何策御之。”蔣琬曰:
“丞相素疑此人,必有遺計授與楊儀。若儀無恃,安能退入谷口乎?延必中計矣。陛
下寬心。”不多時,魏延又表至,告稱楊儀背反。正覽表之間,楊儀又表到,奏稱魏
延背反。二人接連具表,各陳是非。忽報費依到。后主召入,依細奏魏延反情。后主
曰:“若如此,且令董允假節釋勸,用好言撫慰。”允奉詔而去。

  卻說魏延燒斷棧道,屯兵南谷,把住隘口,自以為得計﹔不想楊儀、姜維星夜引
兵抄到南谷之后。儀恐漢中有失,令先鋒何平引三千兵先行。儀同姜維等引兵扶柩望
漢中而來。

  且說何平引兵逕到南谷之后,擂鼓吶喊。哨馬飛報魏延,說楊儀令先鋒何平引兵
自槎山小路來搦戰。延大怒,急披挂上馬,提刀引兵來迎。兩陣對圓,何平出馬大罵
曰:“反賊魏延安在?”延亦罵曰:“汝助楊儀造反,何敢罵我!”平叱曰:“丞相
新亡,骨肉未寒,汝焉敢造反!”乃揚鞭指川兵曰:“汝等軍士,皆是西川之人,川
中多有父母妻子,兄弟親朋﹔丞相在日,不曾薄待汝等,今不可助反賊,宜各回家鄉
,聽候賞賜。”眾軍聞言,大喊一聲,散去大半。延大怒,揮刀縱馬,直取何平。平
挺槍來迎。戰不數合,平詐敗而走,延隨后趕來。眾軍弓弩齊發,延撥馬而回。見眾
軍紛紛潰散,延轉怒,拍馬趕上,殺了數人,卻只止遏不住﹔只有馬岱所領三百人不
動。延謂岱曰:“公真心助我,事成之后,決不相負。”遂與馬岱追殺何平。平引兵
飛奔而去。魏延收聚殘軍,與馬岱商議曰:“我等投魏,若何?”岱曰:“將軍之言
,不智甚也。大丈夫何不自圖霸業,乃輕屈膝于人耶?吾觀將軍智勇足備,兩川之士
,誰敢抵敵?吾誓同將軍先取漢中,隨后進攻西川。”

  延大喜,遂同馬岱引兵直取南鄭。姜維在南鄭城上,見魏延、馬岱耀武揚威,風
擁而來。維急令拽起吊橋。延、岱二人大叫:“早降!”姜維令人請楊儀商議曰:“
魏延勇猛,更兼馬岱相助,雖然軍少,何計退之?”儀曰:“丞相臨終,遺一錦囊,
囑曰:‘若魏延造反,臨陣對敵之時,方可開拆,便有斬魏延之計。’今當取出一看
。”遂出錦囊拆封看時,題曰:“待與魏延對敵,馬上方許拆開。”維大喜曰:“既
丞相有戒約,長史可收執。吾先引兵出城,列為陣勢,公可便來。”姜維披挂上馬,
綽槍在手,引三千軍,開了城門,一齊沖出,鼓聲大震,排成陣勢。維挺槍立馬于門
旗之下,高聲大罵曰:“反賊魏延!丞相不曾虧你,今日如何背反?”延橫刀勒馬而
言曰:“伯約,不干你事。只教楊儀來!”儀在門旗影里,拆開錦囊視之,如此如此
。儀大喜,輕騎而出,立馬陣前,手指魏延而笑曰:“丞相在日,知汝久后必反,教
我提備,今果應其言。汝敢在馬上連叫三聲‘誰敢殺我’,便是大丈夫,吾就獻漢中
城池與汝。”延大笑曰:“楊儀匹夫聽著!若孔明在日,吾尚懼他三分﹔他今已亡,
天下誰敢敵我?休道連叫三聲,便叫三萬聲,亦有何難!”遂提馬按轡,于馬上大叫
曰:“誰敢殺我?”一聲未畢,腦后一人厲聲而應曰:“吾敢殺汝!”手起刀落,斬
魏延于馬下。眾皆駭然。斬魏延者,乃馬岱也。原來孔明臨終之時,授馬岱以密計,
只待魏延喊叫時,便出其不意斬之﹔當日,楊儀讀罷錦囊計策,已知伏下馬岱在彼,
故依計而行,果然殺了魏延。后人有詩曰:

    諸葛先機識魏延,已知日后反西川。
    錦囊遺計人難料,卻見成功在馬前。

  卻說董允未及到南鄭,馬岱已斬了魏延,與姜維合兵一處。楊儀具表星夜奏聞后
主。后主降旨曰:“既已名正其罪,仍念前功,賜棺槨葬之。”楊儀等扶孔明靈柩到
成都,后主引文武官僚,盡皆挂孝,出城二十里迎接。后主放聲大哭。上至公卿大夫
,下及山林百姓,男女老幼,無不痛哭,哀聲震地。后主命扶柩入城,停于丞相府中
。其子諸葛瞻守孝居喪。

  后主還朝,楊儀自縛請罪。后主令近臣去其縛曰:“若非卿能依丞相遺教,靈柩
何日得歸,魏延如何得滅。大事保全,皆卿之力也。”遂加楊儀為中軍師。馬岱有討
逆之功,即以魏延之爵爵之。儀呈上孔明遺表。后主覽畢,大哭,降旨卜地安葬。費
依奏曰:“丞相臨終,命葬于定軍山,不用牆垣磚石,亦不用一切祭物。”后主從之
。擇本年十月吉日,后主自送靈柩至定軍山安葬。后主降詔致祭,謚號忠武侯﹔令建
廟于沔陽,四時享祭。后杜工部有詩曰:

    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
    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
    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又杜工部詩曰:

    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
    三分割據紆籌策,萬古云霄一羽毛。
    仲伯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蕭曹。
    運移漢祚終難復,志決身殲軍務勞。

  …… …… …… ……

【植字:諸葛不亮】 
[Beginning of this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