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國 演 義

            〔明〕羅貫中


            第一百十九回

       假投降巧計成虛話  再受禪依樣畫葫蘆

  卻說鐘會請姜維計議收鄧艾之策。維曰:“可先令監軍衛〔王+灌去□〕收
艾。艾若殺〔王+灌去□〕,反情實矣。將軍卻起兵討之,可也。”會大喜,遂
令衛〔王+灌去□〕引數十人入成都,收鄧艾父子。〔王+灌去□〕手下人止之
曰:“此是鐘司徒令鄧征西殺將軍,以正反情也。切不可行。”〔王+灌去□〕
曰:“吾自有計。”遂先發檄文二三十道。其檄曰:“奉詔收艾,其余各無所問
。若早來歸,爵賞如先﹔敢有不出者,滅三族。”隨備檻車兩乘,星夜望成都而
來。

    比及雞鳴,艾部將見檄文者,皆來投拜于衛〔王+灌去□〕馬前。時鄧艾在
府中未起。〔王+灌去□〕引數十人突入大呼曰:“奉詔收鄧艾父子!”艾大驚
,滾下床來。〔王+灌去□〕叱武士縛于車上。其子鄧忠出問,亦被捉下,縛于
車上。府中將吏大驚,欲待動手搶奪,早望見塵頭大起,哨馬報說鐘司徒大兵到
了。眾各四散奔走。鐘會與姜維下馬入府,見鄧艾父子已被縛。會以鞭撻鄧艾之
首而罵曰:“養犢小兒,何敢如此!”姜維亦罵曰:“匹夫行險徼幸,亦有今日
耶!”艾亦大罵。會將艾父子送赴洛陽。會入成都,盡得鄧艾軍馬,威聲大震。
乃謂姜維曰:“吾今日方趁平生之愿矣!”維曰:“昔韓信不聽蒯通之說,而有
未央之禍﹔大夫種不從范蠡于五湖,卒伏劍而死:斯二子者,其功名豈不赫然哉
,徒以利害未明,而見几之不早也。今公大勛已就,威震其主,何不泛舟絕跡,
登峨嵋之嶺,而從赤松子游乎?”會笑曰:“君言差矣。吾年未四旬,方思進取
,豈能便效此退閑之事?”維曰:“若不退閑,當早圖良策。此則明公智力所能
,無煩老夫之言矣。”會撫掌大笑曰:“伯約知吾心也。”二人自此每日商議大
事。維密與后主書曰:“望陛下忍數日之辱,維將使社稷危而復安,日月幽而復
明。--必不使漢室終滅也。”

    卻說鐘會正與姜維謀反,忽報司馬昭有書到。會接書。書中言:“吾恐司徒
收艾不下,自屯兵于長安﹔相見在近,以此先報。”會大驚曰:“吾兵多艾數倍
,若但要我擒艾,晉公知吾獨能辦之。今日自引兵來,是疑我也!”遂與姜維計
議。維曰:“君疑臣則臣必死,豈不見鄧艾乎?”會曰:“吾意決矣!--事成
則得天下,不成則退西蜀,亦不失作劉備也。”維曰:“近聞郭太后新亡,可詐
稱太后有遺詔,教討司馬昭,以正弒君之罪。據明公之才,中原可席卷而定。”
會曰:“伯約當作先鋒。成事之后,同享富貴。”維曰:“愿效犬馬微勞。--
但恐諸將不服耳。”會曰:“來日元宵佳節,于故宮大張燈火,請諸將飲宴。如
不從者盡殺之。”維暗喜。次日,會、維二人請諸將飲宴。數巡后,會執杯大哭
。諸將驚問其故,會曰:“郭太后臨崩有遺詔在此,為司馬昭南闕弒君,大逆無
道,早晚將篡魏,命吾討之。汝等各自僉名,共成此事。”眾皆大驚,面面相覷
。會拔劍出鞘曰:“違令者斬!”眾皆恐懼,只得相從。畫字已畢,會乃困諸將
于宮中,嚴兵禁守。維曰:“我見諸將不服,請坑之。”會曰:“吾已令宮中掘
一坑,置大棒數千﹔如不從者,打死坑之。”

    時有心腹將丘建在側。--建乃護軍胡烈部下舊人也,時胡烈亦被監在宮。
--建乃密將鐘會所言,報知胡烈。烈大驚,泣告曰:“吾兒胡淵領兵在外,安
知會懷此心耶?汝可念向日之情,透一消息,雖死無恨。”建曰:“恩主勿憂,
容某圖之。”遂出告會曰:“主公軟監諸將在內,水食不便,可令一人往來傳遞
。”會素聽丘建之言,遂令丘建監臨。會分付曰:“吾以重事托汝,休得泄漏。
”建曰:“主公放心,某自有緊嚴之法。”建暗令胡烈親信人入內,烈以密書付
其人。其人持書火速至胡淵營內,細言其事,呈上密書。淵大驚,遂遍示諸營知
之。眾將大怒,急來淵營商議曰:“我等雖死,豈肯從反臣耶?”淵曰:“正月
十八日中,可驟入內,如此行之。”監軍衛〔王+灌去□〕深喜胡淵之謀,即整
頓了人馬,令丘建傳與胡烈。烈報知諸將。

    卻說鐘會請姜維問曰:“吾夜夢大蛇數千條咬吾,主何吉凶?”維曰:“夢
龍蛇者,皆吉慶之兆也。”會喜,信其言,乃謂維曰:“器仗已備,放諸將出問
之,若何?”維曰:“此輩皆有不服之心,久必為害,不如乘早戮之。”會從之
,即命姜維領武士往殺眾魏將。維領命,方欲行動,忽然一陣心疼,昏倒在地﹔
左右扶起,半晌方蘇。忽報宮外人聲沸騰。會方令人探時,喊聲大震,四面八方
,無限兵到。維曰:“此必是諸將作惡,可先斬之。”忽報兵已入內。會令閉上
殿門,使軍士上殿屋以瓦擊之,互相殺死數十人。宮外四面火起,外兵砍開殿門
殺入。會自掣劍立殺數人,卻被亂箭射倒。眾將梟其首。維拔劍上殿,往來沖突
,不幸心疼轉加。維仰天大叫曰:“吾計不成,乃天命也!”遂自刎而死。時年
五十九歲。宮中死者數百人。衛〔王+灌去□〕曰:“眾軍各歸營所,以待王命
。”魏兵爭欲報仇,共剖維腹,其膽大如雞卵。眾將又盡取姜維家屬殺之。鄧艾
部下之人,見鐘會、姜維已死,遂連夜去追劫鄧艾。早有人報知衛〔王+灌去□
〕。〔王+灌去□〕曰:“是我捉艾﹔今若留他,我無葬身之地矣。”護軍田續
曰:“昔鄧艾取江油之時,欲殺續,得眾官告免。今日當報此恨!”〔王+灌去
□〕大喜,遂遣田續引五百兵趕至綿竹,正遇鄧艾父子放出檻車,欲還成都。艾
只道是本部兵到,不作准備﹔欲待問時,被田續一刀斬之。鄧忠亦死于亂軍之中
。后人有詩嘆鄧艾曰:

        自幼能籌畫,多謀善用兵。凝眸知地理,仰面識天文。
        馬到山根斷,兵來石徑分。功成身被害,魂繞漢江云。

又有詩嘆鐘會曰:

        髫年稱早慧,曾作秘書郎。妙計傾司馬,當時號子房。
        壽春多贊畫,劍閣顯鷹揚。不學陶朱隱,游魂悲故鄉。

又有詩嘆姜維曰:

        天水夸英俊,涼州產異才。系從尚父出,朮奉武侯來。
        大膽應無懼,雄心誓不回。成都身死日,漢將有余哀。

    卻說姜維、鐘會、鄧艾已死,張翼等亦死于亂軍之中。太子劉〔王睿〕、漢
壽亭侯關彝,皆被魏兵所殺。軍民大亂,互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旬日后,賈
充先至,出榜安民,方始寧靖。留衛〔王+灌去□〕守成都,乃遷后主赴洛陽。
止有尚書令樊建、侍中張紹、光祿大夫譙周、秘書郎〔谷□〕正等數人跟隨。廖
化、董厥皆托病不起--后皆憂死。

    時魏景元五年--改為咸熙元年,春三月,吳將丁奉見蜀已亡,遂收兵還吳
。中書丞華〔西↑“檄”去“木”↓〕奏吳主孫休曰:“吳、蜀乃唇齒也,‘唇
亡則齒寒’:臣料司馬昭伐吳在即,乞陛下深加防御。”休從其言,遂命陸遜子
陸抗為鎮東大將軍,領荊州牧,守江口﹔左將軍孫異守南徐諸處隘口﹔又沿江一
帶,屯兵數百營,老將丁奉總督之,以防魏兵。

    建寧太守霍弋聞成都不守,素服望西大哭三日。諸將皆曰:“既漢主失位,
何不速降?”弋泣謂曰:“道路隔絕,未知吾主安急若何。若魏主以禮待之,則
舉城而降,未為晚也﹔萬一危辱吾主,則主辱臣死,何可降乎?”眾然其言,乃
使人到洛陽,探聽后主消息去了。

    且說后主至洛陽時,司馬昭已自回朝。昭責后主曰:“公荒淫無道,廢賢失
政,理宜誅戮。”后主面如土色,不知所為。文武皆奏曰:“蜀主既失國紀,幸
早歸降,宜赦之。”昭乃封禪為安樂公,賜住宅,月給用度,賜絹萬匹,僮婢百
人。子劉瑤及群臣樊建、譙周、〔谷□〕正等,皆封侯爵。后主謝恩出內。昭因
黃皓蠹國害民,令武士押出市曹,凌遲處死。時霍弋探聽得后主受封,遂率部下
軍士來降。次日,后主親詣司馬昭府下拜謝。昭設宴款待,先以魏樂舞戲于前,
蜀官感傷,獨后主有喜色。昭令蜀人扮蜀樂于前,蜀官盡皆墮淚,后主嬉笑自若
。酒至半酣,昭謂賈充曰:“人之無情,乃至于此!雖使諸葛孔明在,亦不能輔
之久全,何況姜維乎?”乃問后主曰:“頗思蜀否?”后主曰:“此間樂,不思
蜀也。”須臾,后主起身更衣,〔谷□〕正跟至廂下曰:“陛下如何答應不思蜀
也?倘彼再問,可泣而答曰:‘先人墳墓,遠在蜀地,乃心西悲,無日不思。’
晉公必放陛下歸蜀矣。”后主牢記入席。酒將微醉,昭又問曰:“頗思蜀否?”
后主如〔谷□〕正之言以對,欲哭無淚,遂閉其目。昭曰:“何乃似〔谷□〕正
語耶?”后主開目驚視曰:“誠如尊命。”昭及左右皆笑之。如因此深喜后主誠
實,并不疑慮。后人有詩嘆曰:

    追歡作樂笑顏開,不念危亡半點哀。快樂異鄉忘故國,方知后主是庸才。

    卻說朝中大臣因昭收川有功,遂尊之為王,表奏魏主曹奐。時奐名為天子,
實不能主張,政皆由司馬氏,不敢不從,遂封晉公司馬昭為晉王,謚父司馬懿為
宣王,兄司馬師為景王。昭妻乃王肅之女,生二子:長子司馬炎,人物魁偉,立
發垂地,兩手過膝,聰明英武,膽量過人﹔次曰司馬攸,情性溫和,恭儉孝悌,
昭甚愛之,因司馬師無子,嗣攸以繼其后。昭常曰:“天下者,乃吾兄之天下也
。”于是司馬昭受封晉王,欲立攸為世子。山濤諫曰:“廢長立幼,違禮不祥。
”賈充、何曾、裴秀亦諫曰:“長子神武,有超世之才﹔人望既茂,天表如此:
非人臣之相也。”昭猶豫未決。太尉王祥、司空荀〔豈頁〕諫曰:“前代立少,
多致亂國。愿殿下思之。”昭遂立長子司馬炎為世子。

    大臣奏稱:“當年襄武縣,天降一人,身長二丈余,腳跡長三尺二寸,白發
蒼髯,著黃單衣,裹黃巾,拄藜頭杖,自稱曰:‘吾乃民王也。今來報汝:天下
換主,立見太平。’如此在市游行三日,忽然不見。--此乃殿下之瑞也。殿下
可戴十二旒冠冕,建天下旌旗,出警入蹕,乘金根車,備門馬,進王妃為王后,
立世子為太子。”昭心中暗喜﹔回到宮中,正欲飲食,忽中風不語。次日,病危
,太尉王祥、司徒何曾、司馬荀〔豈頁〕及諸大臣入宮問安,昭不能言,以手指
太子司馬炎而死。時八月辛卯日也。何曾曰:“天下大事,皆在晉王﹔可立太子
為晉王,然后祭葬。”是日,司馬炎即晉王位,封何曾為晉丞相,司馬望為司徒
,石苞為驃騎將軍,陳騫為車騎將軍,謚父為文王。

    安葬已畢,炎召賈充、裴秀入宮問曰:“曹操曾云:‘若天命在吾,吾其為
周文王乎!’果有此事否?”充曰:“操世受漢祿,恐人議論篡逆之名,故出此
言。--乃明教曹丕為天子也。”炎曰:“孤父王比曹操何如?”充曰:“操雖
功蓋華夏,下民畏其威而不懷其德。子丕繼業,差役甚重,東西驅馳,未有寧歲
。后我宣王、景王,累建大功,布恩施德,天下歸心久矣。文王并吞西蜀,功蓋
寰宇,又豈操之可比乎?”炎曰:“曹丕尚紹漢統,孤豈不可紹魏統耶?”賈充
、裴秀二人再拜而奏曰:“殿下正當法曹丕紹漢故事,復筑受禪壇,布告天下,
以即大位。”

    炎大喜,次日帶劍入內。此時,魏主曹奐連日不曾設朝,心神恍惚,舉止失
措。炎直入后宮,奐慌下御榻而迎。炎坐畢,問曰:“魏之天下,誰之力也?”
奐曰:“皆晉王父祖之賜耳。”炎笑曰:“吾觀陛下,文不能論道,武不能經邦
。何不讓有才德者主之?”奐大驚,口噤不能言。傍有黃門侍郎張節大喝曰:“
晉王之言差矣!昔魏武祖皇帝,東蕩西除,南征北討,非容易得此天下﹔天子有
德無罪,何故讓與人耶?”炎大怒曰:“此社稷乃大漢之社稷也。曹操挾天子以
令諸侯,自立魏王,篡奪漢室。吾祖父三世輔魏,得天下者,非曹氏之能,實司
馬氏之力也,四海咸知。吾今日豈不堪紹魏之天下乎?”節又曰:“欲行此事,
是篡國之賊也!”炎大怒曰:“吾與漢家報仇,有何不可!”叱武士將張節亂瓜
打死于殿下。奐泣淚跪告。炎起身下殿而去。奐謂賈充、裴秀曰:“事已急矣,
如之奈何?”充曰:“天數盡矣,陛下不可逆天,當照漢獻故事,重修受禪壇,
具大禮,禪位與晉王:上合天心,下順民情,陛下可保無虞矣。”

    奐從之,遂令賈充筑受禪壇。以十二月甲子日,奐親捧傳國璽,立于壇上,
大會文武。后人有詩嘆曰:

    魏吞漢室晉吞曹,天運循環不可逃。張節可憐忠國死,一拳怎障泰山高。
請晉王司馬炎登壇,授與大禮。奐下壇,具公服立于班首。炎端坐于壇上。賈充
、裴秀列于左右,執劍,令曹奐再拜伏地聽命。充曰:“自漢建安二十五年,魏
受漢禪,已經四十五年矣﹔今天祿永終,天命在晉。司馬氏功德彌隆,極天際地
,可即皇帝正位,以紹魏統。--封汝為陳留王,出就金墉城居止﹔當時起程,
非宣詔不許入京。”奐泣謝而去。太傅司馬孚拜于奐前曰:“臣身為魏臣,終不
背魏也。”炎見孚如此,封孚為安平王。孚不受而退。是日,文武百官,再拜于
壇下,山呼萬歲。炎紹魏統,國號大晉,改元為泰始元年,大赦天下。魏遂亡。
后人有詩嘆曰:

    晉國規模如魏王,陳留蹤跡似山陽。重行受禪台前事,回首當年止自傷。

    晉帝司馬炎,追謚司馬懿為宣帝,伯父司馬師為景帝,父司馬昭為文帝,立
七廟以光祖宗。那七廟?漢征西將軍司馬鈞,鈞生豫章太守司馬量,量生潁川太
守司馬雋,雋生京兆尹司馬防,防生宣帝司馬懿,懿生景帝司馬師、文帝司馬昭
:是為七廟也。大事已定,每日設朝計議伐吳之策。正是:漢家城郭已非舊,吳
國江山將復更。未知怎生伐吳,且看下文分解。

輸入:  老貓 
[Beginning of this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