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 Man Moves a Mountain

愚公移山
列子﹒湯問篇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萬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陽之北。   
    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懲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
    室而謀曰:吾與汝畢力平險,指通豫南,達于漢陰,可乎?雜然相
    許。其妻獻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損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
    且焉置土石?雜曰:投諸渤海之尾,隱土之北。遂率子孫荷擔者
    三夫,扣石墾壤,箕畚運于渤海之尾。鄰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遺男
    ,始齔,跳往助之。寒暑易節,始一反焉。河曲智叟,笑而止之,
    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殘年餘力,曾不能毀山之一毛,其如土石
    何?北山愚公長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徹,曾不若孀妻弱子。雖
    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孫。
    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河曲智叟亡以應。
    操蛇之神聞之,懼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誠,命夸娥氏二子
    負二山,一厝朔東,一厝朔南。自此,冀之南,漢之陰,無隴斷焉。


『柳條兒曰』:英語、皮膚二山,方千里,高萬仞,乃我輩榮華富 貴之根本障隘也。雖“子子孫孫,無窮匱也”,皮膚之山總存焉。 學倭人,發憤圖強乎?或子子孫孫開餐館乎? 柳條兒 植字。 3-26-1995


English | Story Page | Classic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