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ritings of Su Dong-Po from the Year 1080

------------------------------------------------------------------

This text began as chapter 20 of the 蘇軾詩集 into which I inserted 
chapter 20 of the 總案. To this I added as much as I could locate from
the 文集 dating from this same year 元豐三年庚申(1080), Su's first year
at 黃州. The aim was to make all of Su's writings along with the 
commentary in the 總案 available in chronological order. The 總案 is 
not punctuated so I attempted to add punctuation. There are probably 
many errors and I would be grateful for any corrections. I have used □
for characters not in the big5 set and added the components of the 
character at the end of the line.
Copyright 1993 David L. Steelman. Unaltered copies of this files 
may be distributed unaltered for nonprofit purposes only.
		--David L. Steelman 施鐵民
		steelman@mbc1.scu.edu.tw  (Copyright 1995)
------------------------------------------------------------------
Sources:

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總案

蘇軾詩集 北京中華

蘇軾文集 北京中華 1986

欒城集:國學基本叢書本台灣商務印書館

志林:Taiwan reprint of the mainland punctuated edition

東坡樂府箋:華正 七十四年

續資治通鑑長編:北京中華

*****************************************************************

蘇軾詩集卷二十

元豐三年庚申(1080)

正月一日,公挈邁出京。文集12-406子姑神記云:「元豐三年正月朔日,
予始出京師來黃州」。

正月四日,至陳州,弔文同之喪,撫視諸孤,止於其家,以待子由。

始見文同飛白書,作贊。文集21-614文與可飛白贊云:「嗚呼哀哉,與可
豈其多好,好奇也歟,抑其不試,故藝也。始余見其詩與文,又得見其行
草篆隸也,以為止此矣。既沒一年,而復見其飛白。美哉多乎,其盡萬物
之態也。霏霏乎其若輕雲之蔽月,翻翻乎其若長風之卷旆也。猗猗乎其若
遊絲之縈柳絮,□□(裊裊?)乎其若流水支舞荇帶也。離離乎其遠而相屬
,縮縮乎其近而不隘也。其公至於如此,而余乃今知之。則余之知與可者
故無幾,而其所不知者蓋不可勝計也。嗚呼哀哉。

正月十日,子由自南都來。面色清潤,目光炯然。公嘗云子由必先我得道
,蓋自此始矣。

  與王定國書十一手之三 (文集52-1514)

某啟。揚州有待其太保者,官於瘴地十餘年。北歸面色紅潤,無一點瘴氣
。只是用摩腳心法耳。此法,定國自己行之,更請加工不廢。每日飲少酒
,調節飲食,常令胃氣壯健。安道軟朱砂膏,某在湖洲服數兩,甚覺有益
。到彼可久服。子由昨來陳相別,面色殊清潤,目光炯然,夜中行氣臍腹
間,隆隆如雷聲。其所行持,亦吾輩所常論者,但此君有志節能力行耳。
粉白黛綠者,俱是火宅中狐狸,射干之流,願深以道眼看破。此外又有一
事,須少儉嗇,勿輕用錢物。一是遠地,恐萬一闕乏不繼。二是災難中節
用自貶,亦消厄致福之一端。所懷千萬,書不能盡一二也。

欒城集17-259服芙蓉賦敘云:「余少而多病....年三十有二,官於宛丘,
或憐而受之以道士服氣法。」子由以熙寧三年庚戌 (1070) 為道引之術,
至是行之已十一年。

正月十四日。xxx云:「今年正月十四日與子由別於陳州」
(與章惇朱壽昌書及欒城集  總案20-1下)

  陳州與文郎逸民飲別,攜手河隄上,作此詩 (詩集20-1017)

白酒無聲滑瀉油, 醉行堤上散無愁. 春風料峭羊角轉, 河水渺綿瓜蔓流 .
君已思歸夢巴峽, 我能未到說黃州. 此身聚散何窮已 ,未忍悲歌學楚 囚.


  子由自南都來陳三日而別 (詩集20-1018)

夫子自逐客, 上能哀楚囚. 奔馳二百里, 徑來寬我憂.
相逢知有得, 道眼清不流. 別來未一年, 落盡驕氣俘.
嗟我晚聞道, 款啟如孫休. 至言難久服, 放心不自收.
悟彼善知識, 妙藥應所投. 納之憂患場, 磨以百日愁.
冥頑雖難化, 鐫發亦已周. 平時種種心, 次第去莫流.
但餘無所還, 永與夫子遊. 此別何足道, 大江東西州.
畏蛇不下榻, 睡足吾無求. 便為齊安民, 何必歸故丘.


正月十八日

  正月十八日蔡洲道上遇雪, 次子由韻二首 (詩集20-1019)

  其一

蘭菊有生意, 微陽回寸根. 方憂集暮雪, 復喜迎朝暾.
憶我故居室, 浮光動南軒. 松竹半傾瀉, 未數葵與萱.
三徑瑤草合, 一瓶井花溫. 至今行吟處, 尚餘履舄痕.
一朝出從仕, 永懷李仲元. 晚歲益可羞, 犯雪方南奔.
山城買廢圃, 槁葉手自掀, 長使齊安人, 指說故侯園.


  其二

鉛膏染髭鬚, 旋露霜雪根. 不如閉目坐, 丹府夜自暾.
誰知憂患中, 方寸寓羲軒. 大雪從壓屋, 我非兒女萱.
平生學踵息, 坐覺兩鐙溫. 下馬作雪詩, 滿地鞭箠痕.
佇立望原野, 悲歌為黎元. 道逢射獵子, 搖指狐兔奔.
蹤跡尚可原, 窟穴何足掀. 寄謝李丞相, 吾將反丘園.


  過新息留示鄉人任師中 (詩集20-1021)

昔年嘗羨仁夫子, 卜居新息臨淮水. 怪君便爾忘故鄉, 稻熟魚肥信清美.
竹陂應起天為黑, 桐柏煙橫山半紫. 知君坐受兒女困, 悔不先歸弄清泚.
塵埃我亦失收身, 此行蹭蹬尤可鄙. 寄食方將依白足, 附書未免煩黃耳.
往雖不及來有年, 詔恩倘許歸田里. 卻下關山入蔡州, 為買烏犍三百尾.


  過淮 (詩集20-1022)

朝離新息縣, 初亂一水碧. 暮宿淮南村, 已度千山赤.
麇鼯號古戍, 霧雨暗破驛. 回頭梁楚郊, 永雨中原隔.
黃州在何許, 想像雲夢澤. 吾生如寄耳, 初不擇所適.
但有魚與稻, 生理已自畢. 獨喜小兒子, 少小事安佚.
相從艱難中, 肝肺如鐵石. 便應與晤語, 何止寄衰疾.


  書□公詩後並引 (詩集20-1023) 麻香

過加祿鎮南二十五里大許店, 休馬於逆旅祁宗祥家. 見壁上有幅紙題詩云
: 滿院秋光濃欲滴, 老僧倚仗青松側. 只怪高聲問不應, 嗔余踏破蒼苔色
. 其後題云滏水僧寶□. 宗祥謂余, 此光黃間狂僧也. 年百三十, 死於熙
寧十年(1077),既死, 人有見之者. 宗祥言其異事甚多. 作是詩以識之.公
本名清戒, 俗謂之戒和上云.

□公昔未化, 來往淮山曲. 壽逾兩甲子, 氣壓諸尊宿.
但嗟濁惡世, 不受龍象蹴. 我來不及見, 悵望空遺躅.
霜顱隱白毫, 鎖骨埋青玉. 皆云似達摩, 隻履還西竺
壁間餘清詩, 字勢頗拔俗. 為吟五字偈, 一洗凡眼肉.


  游淨居寺並敘 (詩集20-1024)

淨居寺, 在光山縣南四十里大蘇山之南, 小蘇珊之北. 寺僧居仁為余言:
齊天保中, 僧惠思過此, 見父老, 問其姓, 曰蘇氏, 又得二山名. 乃嘆曰
: 吾師告我, 遇三蘇則住. 遂留結菴. 而父老境無有, 蓋山神也. 其後僧
知顗見思於此山而得法焉, 則世所謂思大和尚智者大師是也. 唐神龍中,
道岸禪師始建寺於其地. 廣明庚子之亂, 寺廢於兵火, 至乾興中乃復, 而
賜名曰梵天云.

十載遊名山, 自製山中衣. 原言畢婚嫁, 攜手老翠微.
不悟俗緣在, 失身蹈微機. 刑名非夙學, 陷阱損積微.
遂恐生死隔, 永與雲山違. 今日復何日, 芒鞋自輕飛.
稽首兩足尊, 舉頭雙涕揮. 靈山會未散, 八部猷光輝.
願從二聖往, 一洗千劫非. 俳徊竹溪月, 空翠搖煙霏.
鐘聲自送客, 山谷猶依依. 回首吾家山, 歲晚將焉歸.

正月二十日。詩集21-1077 正月二十日往岐亭云:「去年今日關山路,細
雨梅花正斷魂。」

  梅花二首 (詩集20-1026)

  其一

春來幽谷水潺潺, 的皪梅花草棘間. 一夜東風吹石裂, 半隨飛雪度關山.

  其二

何人把酒慰深幽, 開自無聊落更愁, 幸有清溪三百曲, 不辭相送到黃州.


  萬松亭並敘 (詩集20-1027)

麻城縣令張藙, 植萬松於道周, 以芘行者, 且以名其停. 去未十年, 而松
之存者十不及三四, 傷來者不嗣其意也, 故做是詩.

十年栽種百年規, 好德無人助我儀. 縣令若同倉庚氏, 停松應漲子孫枝.
天公不救斧斤厄, 野火解憐冰雪姿. 為問幾株能合抱, 殷勤記取角弓詩.


  戲作種松 (詩集20-1027)

我昔少年日, 種松滿東岡. 初移一寸根, 瑣細如插秧.
二年黃茅下, 一一攢麥芒. 三年出蓬艾, 滿山散牛羊.
不見十餘年, 想作龍蛇長. 夜風波浪碎, 朝露珠璣香.
我欲食其膏, 已伐百本桑. 人事多乖迕, 神藥竟渺茫.
□來齊安野, 夾路鬚髯倉. 會開龜蛇窟, 不惜斤釜瘡. 去曷
縱未得茯苓, 且當拾流肪. 釜盎百出入, 皎然散飛霜.
槁死三彭仇, 澡換五穀腸. 青骨凝綠髓, 丹田發幽光.
白髮何足道, 要使雙瞳方. 卻後五百年, 騎鶴還故鄉.


  張先生並敘 (詩集20-1028 參見志林3-57記張憨子)



先生不知其名, 黃洲故縣人, 本姓盧, 為張氏所養. 陽狂垢污, 寒暑不能侵. 常
獨行市中, 夜或不知其所止. 往來者欲見之, 多不能致. 余試使人召之, 欣然而
來. 既至, 立而不言, 與之言, 不應, 使之坐, 不可. 但俯仰熟視傳舍堂中, 久
之而去. 夫熟非傳舍者, 是中竟何有乎. 然余以有思維心追躡其意, 蓋未得也.

熟視空堂竟不言, 故應知我未天全. 肯來傳舍人皆說, 能致先生子亦賢.
脫屣不妨眠糞屋, 流凘爭看浴冰川. 士廉豈識桃椎妙, 妄意稱量未必然.

詩集23-1204 岐亭五首並敘云:「元豐三年1080正月,余始謫黃州。至岐
亭北二十五里山上,有白馬青蓋來迎者,則余故人陳慥季常也。為留五日
,賦詩一篇而去...」

  岐亭五首之一 (詩集23-1204)

昨日雲陰重,東風融雪汁。遠林草木暗,近舍煙火濕。
下有隱君子,嘯歌方自得。知我犯寒來,呼酒意頗急。
撫掌動鄰里,遶村促鵝鴨。房櫳鏘器聲,蔬果照巾羃。
久聞蔞蒿美,初見新芽赤。洗盞酌鵝黃,磨刀削熊白。
須臾我徑醉,坐睡落巾幘。醒時夜向闌,唧唧銅瓶泣。
黃州豈云遠,但恐朋友缺。我當安所主,君亦無此客。
朝來靜菴中,惟見峰巒集。
【誥案】公以元豐庚申正月二十五日,初至岐亭,遇季常,留靜菴五日,
乃作此詩時也。

文集13-420方山子傳云:「...余謫居于黃,過岐亭,適見焉。曰:嗚呼,
此吾故人陳慥季常也,何為而在此。方山子亦矍然問余所以至此者。余告
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環堵肅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
之意。余既聳然異之...」

文集53-1566與季常書(五)云:「...懸弧之日,請一書示諭,當作賀詩
,切祝...」(元豐三年六月作)

文集63-1944祭任師中文云:「...

I fail to see the point of the above two entries.  總案2ab

  臨江仙 (樂府118)

龍丘子[陳季常]自洛之蜀。載二侍女。戎裝駿馬。至溪山佳處。輒留數日
。見者以為異人。其後十年。築室黃岡之北。號曰靜安居士[陳季常]。作
此詞贈之。

細馬遠馱雙侍女。青巾玉帶紅靴。溪山好處便為家。誰知巴狹路。卻見洛
城花。面旋落英飛玉蕊。人間春日初斜。十年不見紫雲車。龍丘新洞。府
鉛鼎養丹砂。


  陳季常所蓄朱陳村嫁娶圖二首 (詩集20-1029)

  其一

何年顧陸丹青手, 畫作朱陳嫁娶圖. 聞道一村惟兩姓, 不將門戶買催盧.

  其二

我是朱陳舊使君, 勸農曾入杏花村. `而今風物那堪畫, 縣吏催租夜打門.


  少年時, 嘗過一村院. 見壁上有詩云: 夜涼疑有雨, 院靜似無僧.不知何
  人詩也. 宿黃州蟬智寺, 寺僧皆不在, 夜半雨作, 偶記此詩, 故作一絕.
  (詩集20-1031)

佛燈漸暗饑鼠出, 山雨忽來修竹鳴. 知是何人舊詩句, 已應知我此時情.

二月一日,到黃州貶所

  到黃州謝表 (文集23-654)

臣軾言。去歲十二月二十九日,準敕責降臣檢校尚書水部員外郎充黃州團
練副使本州安置不得僉殊公事,臣已於今月一日到本州訖者。狂愚冒犯,
固有常刑。仁聖矜憐,特從輕典。赦其必死,許以自新。祇服訓辭,惟知
感涕。中謝。伏念臣早緣科第,誤忝縉紳。親逢睿哲之興,遂有功名之意
。亦嘗召對便殿,考其所學之言;試守三州,觀其所行之實。而臣用意過
當,日趨於迷。賦命衰窮,天奪其魄;叛違義理,辜負恩私。茫如醉夢之
中,不知言語之出。雖至仁屢赦,而眾議不容。案罪責情,固宜伏斧鑕於
兩觀;推恩屈法,猶當禦魑魅於三危。豈謂尚玷散員,更叨善地。投畀麇
鼯之野,保全樗櫟之生。臣雖至愚,豈不知幸。此蓋伏遇皇帝陛下,德刑
並用,善惡兼容。欲使法行而知恩,是用小懲而大誡。天地能覆載之,而
不能容之於度外;父母能生育之,而不能出之於死中。扶惟此恩,何以為
報。惟當蔬食沒齒,杜門思愆。深悟積年之非,永為多士之戒。貪戀聖世
,不敢殺身;庶幾餘生,未為棄物。若獲盡力鞭箠之下,必將損軀矢石之
間。指天誓心,有死無易。臣無任。

  初到黃州 (詩集20-1031)

自笑平生為口忙, 老來事業轉荒唐. 長江繞郭知魚美, 好竹連山覺芛香.
逐客不妨員外置, 詩人例作水曹郎. 只慚無補絲毫事, 尚費官家壓酒囊.

時徐大受為黃州守禮,遇甚殷。文集57-1721 始與徐得之書十四首之一
云:「始謫黃州,舉目無親。君猷[徐得之]一見,相待如骨肉...」

黃州人物  總案3a

  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 (詩集20-1032)

幽人無事不出門, 偶逐東風轉良夜. 參差玉宇飛木末, 繚繞香煙來月下.
江雲有態清自媚, 竹露無聲浩如瀉. 已驚弱柳萬絲垂, 尚有殘梅一枝亞.
清詩獨吟還自和, 白酒以盡誰能借. 不惜青春忽忽過, 但恐歡意年年謝.
自知醉耳愛松風, 會揀霜林結茅舍. 俘俘大甑長炊玉, 溜溜小槽如壓蔗.
飲中真味老更濃, 醉裡狂言醒可怕. 閉門謝客對妻子, 倒冠落佩從嘲罵.

文集12-391黃州安國寺記云:「元豐二年十二月,余自吳興守得罪,上不
忍誅,以為黃州團練副使,使思過而自新焉。其明年二月,至黃。舍館粗
定,衣食稍給,閉門卻掃,收召魂魄,退伏思念,求所以自新之方...」
【誥案】此雖記安國寺語,而居羑演易之意已感遇於胸中。其作易傳九卷
論語說五卷,權輿於此矣。
(詩集20-1038次韻樂著作野步有「寂寞閑窗易粗通」句。)
(文集48-1380黃州上文潞公書云:「若有所得,遂因先子之學,作易傳九
卷...」)
(文集53-1566 與陳季常十六首之七 云:「易義須更半年功夫練之,乃可
出...」)


  次韻前篇 (詩集20-1033)

去年花落在徐州, 對月酣歌美清夜. 今年黃州見花發, 小院閉門風露下.
萬事如花不可期, 餘年似酒哪禁瀉. 憶昔扁舟溯巴峽, 落幡樊口高桅亞.
長江滾滾空自流, 白髮紛紛寧少借. 竟無五畝繼沮溺, 空有千篇凌鮑謝.
至金龜計負雲山, 未免孤衾眠客舍. 少年辛苦真食蓼, 老境安閑如啖蔗.
飢寒未至且安居, 憂患已空猶夢怕. 穿花踏月飲春酒, 免使醉歸官長罵.

文集52-1523與王定國四十一首之一云:「...某寓一僧舍,隨僧蔬食,甚
自幸也。感恩念咎之外,灰心杜口,不曾看謁人。所云出入,蓋往村寺沐
浴,及尋溪傍谷釣魚採藥,聊以自娛耳。」

總案引與李方叔書云:「得罪以來,深自閉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與
魚樵雜處。往往為醉人所推罵。自喜漸不為人識。」

文集49-1432 答李端叔書云:「軾頓首再拜。聞足下名久矣,又於相識處
,往往見所作詩文,雖不多,亦足以彷彿其為人矣。尋常不通書問,怠慢
之罪,猶可闊略,及足下斬然在疚,義不能以一字奉慰,舍弟子由至,先
蒙惠書,又復懶不即答,頑鈍廢禮,一至於此,而足下終不棄絕,遞中再
辱手書,待遇益隆,覽之面熱汗下也。足下才高識明,不應輕許於人,得
非用黃魯直、秦太虛輩語,真以為然耶。不肖為人所憎,而二子獨喜見譽
,如人嗜昌歜、羊棗,未易詰其所以然者。以二子為妄則不可,遂欲以移
之眾口,又大不可也。軾少年時,讀書作文,專為應舉而已。既及進士第
,貪得不已,又舉制策,其實何所有。而其科號為直言極諫,故每紛然誦
說古今,考論是非,以應齊名耳。人苦不自知,既以此得,因以為實能之
,故譊譊至今,坐此得罪幾死,所謂齊虜以口舌得官,真可笑也。然世人
遂以軾為欲立異同,則過矣。妄論利害,攙說得失,此正制科人習氣。譬
之候蟲時鳥,自鳴自已,何足為損益。軾每怪時人待事過重,而足下又復
稱說如此,愈非其實。得罪以來,深自閉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與
樵漁雜處。往往為醉人所推罵。輒自喜漸不為人識,平生親友無一字見及
,有書與之亦不答,自幸庶幾免矣。足下又復創相推與,甚非所望。木有
癭,十有暈,犀有通,以取妍於人,皆物之病也。謫居無事,默自觀省,
回視三十年以來所為,多其病者。足下所見皆故我,非今我也。無乃聞其
聲不考其情,取其華而遣其實乎。抑將又有取於此也。此事非相見不能盡
。自得罪候,不敢作文字。此書雖非文,然信筆書意,不覺累幅,亦不墟
示人。必喻此意。歲行盡,寒苦。惟萬萬節哀強食。不次。


  安國寺浴 (詩集20-1034)

老來百事懶, 身垢猶念浴. 衰髮不到耳, 尚煩月一沐.
山城足薪炭, 煙霧蒙湯古. 塵垢能幾何, 翛然脫羈枯.
披衣坐小閣, 散髮臨修竹. 心困萬緣空, 身安一床足.
豈惟忘淨穢, 兼以洗榮辱. 默歸毋多談, 此理觀要熟.


  安國寺尋春 (詩集20-1034)

臥聞百舌呼春風, 起尋花柳村村同. 城南古寺修竹合, 小房曲欄攲深紅.
看花嘆老憶年少, 對酒思家愁老翁. 病眼不羞雲母亂, 鬢絲強理搽煙中.
遙知二月王成外, 玉仙洪福花如海. 薄羅勻霧蓋新籹, 快馬爭風鳴雜佩.
玉川先生真可憐, 一生耽酒終無錢. 病過春風九十日, 獨抱添丁看花發.

欒城集24-327黃州師中庵記云:「師中。姓任氏。諱伋。世家眉山。吾先
君子之友人也。故余知其為人。嘗通守齊安。去而其人思之不忘。故齊安
之人。知其為吏。師中平生好讀書。通達大義。而不治章句。性任俠喜事
。故其為吏通而不流。猛而不暴。所至。吏民畏而安之。不能欺也。始為
新息令。知其民之愛之。買田而居。新息之仁亦曰。此吾故君也。相與事
之不替。及來齊安。常游於定惠院。既去。郡人名岐亭曰任公。其後余兄
子瞻以譴遷齊安。人知祈與師中善也。復於任公亭之西為師中庵。曰。師
中必來訪子。將館於是。明年三月。師中沒於遂州。郡人聞之。相與哭於
定惠者凡百餘人。飯僧於亭。而祭師中於庵...元豐四年十二月日記」
【誥案】此記師中卒於元豐四年三月。其建庵當再三年春中。公到黃不久
事也。

  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貴也 (詩集20-1036)

江城地瘴蕃草木, 只有名花苦幽獨. 嫣然一笑竹離間, 桃李漫山總粗俗.
也知造物有深意, 故遣佳人在空谷. 自然富貴出天姿, 不待金盤薦華屋.
朱唇得酒暈生臉, 翠袖卷紗紅映肉. 林深霧暗繞光遲, 日暖風輕春睡足.
雨中有淚亦悽愴, 月下無人更清淑. 先生食飽無一事, 散步逍遙自捫腹.
不問人家與僧舍, 拄杖敲門看修竹. 忽逢絕豔照衰朽, 歎息無言揩病目.
陋邦何處得此花, 無乃好事移西屬. 村根千里不易致, 銜子飛來定鴻鵠.
天涯流落具可念, 為飲一尊歌此曲. 明朝酒醒還獨來, 雪落紛紛哪忍觸.


  次韻樂著作野步 (詩集20-1037)

老來幾不辨東西, 秋後霜林且強紅. 眼暈見花真是病, 耳虛聞蟻定非聰.
酒醒不覺春強半, 睡起常驚日過中. 植仗偶逢為黍客, 披衣閑詠舞雩風.
仰看落蕊收松粉, 俯見新芽摘杞叢. 楚雨還昏雲夢澤, 無潮不到武昌宮.
廢興古郡詩無數, 寂寞閑窗易粗通. 解組歸來成二老, 風流他日與君同.

宋史331-10665 云:樂京「知長葛縣。助役法行,京曰:『提舉常平官言
不便。』使之條析,又不報,且不肯治縣事,自列丐去。提舉官劾之,詔
奪著作佐郎。經十年,乃復官,監黃州酒稅...」 參見長編228-5559(24)
熙寧四年十二月

【誥案】史稱樂京奪官十年始監黃州酒稅,據此則京亦初至黃也。


  王齊萬秀才寓居武昌縣劉郎洑, 正與伍洲相對, 伍子胥奔吳所從渡江也
  (詩集20-1038)

君家稻田冠西蜀,搗玉楊珠三萬斛。寒江流柿起書樓,碧瓦朱藍照山谷。
傾家取樂不論命,散盡黃金如轉燭。惟餘舊書一百車,方舟載入荊江曲。
江上青山亦何有,伍洲遙望劉郎藪。明朝寒食當過君,請殺耕牛壓私酒。
與君飲酒細論文,酒酣訪古江之澤。仲謀公瑾不須吊,一酹波神英烈君。


  二月二十六日,雨中熟睡,至晚,強起出門,還作此詩,意思殊昏昏也
  (詩集20-1040)

卯酒困三杯,午餐便一肉。雨聲來不斷,睡味清且熟。
昏昏覺還臥,輾轉無由足。強起出門行,孤夢由可續。
泥深竹雞語,村暗鳩婦哭。明朝看此詩,睡語應難讀。


二月二十七日 (總案4a:翌日,雨霽)

  雨晴後,步至四望停下魚池上,遂自乾明寺前東岡上歸,二首
  (詩集20-1040)

  其一

雨過浮萍合,哇聲滿四鄰。海棠真一夢,梅子欲嘗新。
拄杖閑挑菜,鞦韆不見人。慇勤木芍藥,獨自殿餘春。

  其二

高亭廢已久,下有種魚塘。暮色千山入,春風百草香。
市橋人寂寂,古寺竹蒼蒼。鸛鶴來何處,號鳴滿夕陽。


寒食日,渡江至車湖,王齊愈、齊萬留飲數日始歸
詩集20-1039贈王文甫詩云:「明朝寒食當過君,請殺耕牛壓私酒。」
文集52-1536答秦太虛七首之四云:「...所居對岸武昌,山水佳絕。有蜀
人王生在邑中,往往為風濤所隔,不能即歸,則王生能為殺雞炊黍,至數
日不厭...」


陳慥書來請公寄居武昌

  與陳季常(陳慥)十六首之八 (文集53-1567)

示諭武昌一策,不勞營為,坐減半費,此真上策也。然某所慮,又恐好事
君子,便加粉飾,云擅去安置所而居於別路。傳聞京師,非細事也。雖復
往來無常,然多言者何所不至。偌大霈之後,恩旨稍寬,或可圖此,更希
為深慮之,仍且密之為上。


三月

  雨中看牡丹三首 (詩集20-1042)

  其一

霧雨不成點,映空疑有無。時於花上見,的皪走明珠。
秀色洗紅粉,暗香生雪膚。黃昏更蕭瑟,頭重欲相扶。

  其二

明日雨當止,晨光在松枝。清寒入花骨,肅肅初自持。
午景發濃艷,一笑當及時。依然暮還斂,亦自惜幽姿。

  其三

幽姿不可惜,後日東風起。酒醒何所見,金粉抱青子。
千花與百草,共盡無妍鄙。未忍污泥沙,牛酥煎落蕊。


  次韻樂著作送酒 (詩集20-1043)

少年多病怯杯觴,老去方知此味長。萬斛羈愁都似雪,一壺春酒若為湯。


  次韻樂著作慶觀醮 (詩集20-1043)

濁世紛紛肯下臨,夢尋飛步五雲深。無因上到通明殿,只許微聞玉珮音。


  杜沂游武昌,以酴醾花菩薩泉見餉,二首 (詩集20-1044)
  (詩集20-1044【誥案】杜沂當即杜道源)

  其一

酴醾不爭春,寂寞開最晚。青蛟走玉骨,羽蓋蒙珠幰。
不妝艷已絕,無風香自遠。淒涼吳宮闕,紅粉埋故苑。
至今微月夜,笙簫來翠巘。餘妍入此花,千載尚清婉。
怪君呼不歸,定為花所挽。昨宵雷雨惡,花盡君應反。

  其二

君言西山頂,自古流白泉。上為千牛乳,下有萬石鉛。
不愧惠山味,但無陸子賢。願君揚其名,庶托文字傳。
寒泉比吉士,清濁在其源。不食我心惻,於泉非所患。
嗟我本何有,虛名空自纏。不見子柳子,餘愚污溪山。


潘丙來訪,公亦屢過之,丙蓋無日不相從也。其姪潘大臨卒以詩鳴。

黃州處士潘革妻李氏生三子。
長子:潘鯁字昌言。元豐己末1079進士。
      二子:潘大臨字邠老
	    潘大觀
次子:潘丙字彥明。
三子:潘原字昌宗。
總案4b:潘推官母挽詞
文集59-1790與朱康叔二十首之十四云:「某與...潘丙解元至熟,罪有文
行...」


與潘丙渡樊口飲酒店中

文集52-1536答秦太虛七首之四云:「又有潘生者,作酒店樊口,棹小舟徑
至店下,村酒亦自醇釅...」
詩集21-1083東坡八首之七云:「潘子久不調,沽酒江南村。」
文集53-1584與潘彥明十首之六云:「酒坊果如意否...」


李常以詩來慰。作報書。

  與李公擇十七首之十一  (文集51-1500)

某啟。示及新詩,皆有遠別惘然之意,雖兄之愛我厚,然僕本以鐵心石腸
待公,何乃爾耶。吾儕雖老且窮,而道理貫心肝,忠義填骨髓,直須談笑
於死生之際,若見僕困窮便相於邑,則與不學道者大不相遠矣。兄造道深
,中必不爾,出于相好之篤而已。然朋友之義,專務規諫,輒以狂言廣兄
之意爾。兄雖懷坎壈於時,遇事有可尊主澤民者,便忘驅為之,禍福得喪
,付與造物。非兄,僕豈發此。看訖,便火之,不知者以為詬病也。

宋史344-10929:李常字公擇 (中國文學家大辭典2094)

  與(章惇)章子厚參政書二首之一 (文集49-1411)

    軾頓首再拜子厚參政諫議執事。去歲吳興,謂當再獲接奉,不意倉卒
就逮,遂以至今。即日,不審台候何似。
    軾得罪以來,不敢復與人事,雖骨肉至親,未肯有一字往來。忽蒙賜
書,存問甚厚,憂愛深切,感歎不可言也。恭聞拜命語議大政,士無賢不
肖,所共慶快。然軾始見公長安,則語相識,云:「子後奇偉絕世,自是
一代異人。至今功名將相,乃其餘事。」方是時,鷹軾者皆憮然。今日不
獨為足下喜朝之得人,亦自喜言之不妄也。
    軾所以得罪,其過惡未易以一二數也。平時惟子厚與子由極口見戒,
反覆甚苦,而軾強狠自用,不以為然。及在囹圄中,追悔無路,謂必死矣
。不意聖主寬大,復遣視息人間,若不改者,軾真非人也。來書所云:「
若痛自追悔往咎,清時終不以一眚見廢。」此乃有才之人,朝廷所喜。如
軾正復洗濯瑕垢,刻磨朽鈍,亦當安所施用,但深自感悔,一日百省,庶
幾天地之仁不念舊惡,使保首領,以從先大夫於九原足矣。世昔年粗亦受
知於聖主,使少循理安分,豈有今日。追思所犯,真無義理,語病狂之人
蹈河入海者無異。方其病作,不自覺知,亦窮命所迫,似有物使。及至狂
定之日,但有慚耳。而公乃疑其再犯,豈有此理哉。然翼時相識,但過相
稱譽,以成吾過,一旦有患難,無復有相哀者。惟子厚平居遺我以藥石,
及困急又有以收恤之,真與世俗異矣。
    黃州僻陋多雨,氣象昏昏也。魚稻薪炭頗賤,甚與窮者相宜。然軾平
生遺嘗作生計,子厚所知之。俸入所得,隨手輒盡。而子由有七女,債負
山積,賤累皆在渠處,未知何日到此。見寓僧舍,布衣蔬食,隨僧一餐,
差為簡便,以此畏其到也。窮達得喪,粗了其理,但祿廩相絕,恐年載間
,遂有飢寒之憂,不能不少念。然俗所謂水到渠成,至時必自有處置,安
能預為之愁煎乎。
    初到,一見太守,自餘杜門不出。閑居未免看書,惟佛經以遣日,不
復近筆硯矣。會見無期,臨紙惘然。冀千萬以時衛國自重。


  五禽言五首並敘(詩集20-1045)

梅聖俞嘗作四禽言。余謫黃洲,寓居定惠院。遶舍皆茂林修竹,荒池蒲葦。春
夏之交,鳴鳥百族,土人多以其聲之似者名之,遂用聖俞體作五禽言。

  其一

使君向蘄洲,更唱蘄洲鬼。我不識使君,寧知使君死。
人生作鬼會不免,使君已老知何晚。

其二

昨夜南山雨,西溪不可渡。溪邊布穀兒,勸我脫破褲。
不辭脫褲溪水寒,水中照見催租瘢。

其三

去年麥不熟,挾彈規我肉。今年麥上場,處處有殘粟。
豐年無象何處尋,聽取林間快活吟。

其四


力作力作,蠶絲一百箔。壟上麥頭昂,林間桑子落。
願儂一箔千兩絲,繅絲得蛹飼爾雛。

其五

姑惡,姑惡。姑不惡,妾命薄。君不見東海孝婦死作三年乾,
不如廣漢龐姑去卻還。

陳君式來訂交,日必造門

總案20-3a:陳君式,不詳何官
總案20-5a:本集送陳君式詩跋云:「子本不識,陳君式傾蓋如故。」
文集63-1946祭陳君式文云:「故致正大夫君式之靈。從政於黃。急吏緩民
。獨願交,日造我門。」

鄂守朱壽昌時致,餽遺答書。

  與朱康叔二十首之一 (文集59-1785)

某啟。武昌傳到手教,繼辱專使墜簡,感服併深。比日尊體佳勝。節物清
和,江山秀美,府事整辦,日有勝遊,恨不得陪從耳。雙壺珍貺,一洗旅
愁。甚幸。甚幸。佳果收藏有法。可愛。可愛。拙疾,乍倒不諳風土所致
,今已復常矣。子由尚未到,真寸步千里也。未由展奉,尚冀以時自重。
總案20-5a:康叔初來致問乃四月中事。

  書杜君懿藏諸葛筆 (文集70-2234)

杜叔元君懿善書,學李建中法。為宣州通判。善待諸葛氏,如遇士人,以
故為盡力,常得其善筆。余應舉時,君懿以二筆遺余,終試筆不敗。其後
二十五年,余來黃州,君懿死久矣,而見其子沂,猶蓄其父在宣州所得筆
也,良健可用。君懿膠筆法,每一百枝,用水銀粉一錢,上皆以沸湯調研
如稀糊。乃以研墨,膠筆永不蠹,且潤軟不燥也。非君懿善藏,亦不能如
此持久也。

五月,文同喪過黃州。

  與朱康叔二十首之十五 (文集59-1790)

與可船旦夕到此,為之泫然,想公亦爾也。子由到此,須留他住五七日,
恐知之。前曾錄國史補一紙,不知到否。因書,略示諭。蒙寄惠生煮酒四
器,正濟所乏,極為珍感。生酒,暑中不易調停,極佳。然閔仲叔不以口
腹累人。某每蒙公眷念,遠致珍物,勞人重費,豈不肖所安耶。所問菱翠
,至今虛位,雲乃權發遣耳,,何足掛齒牙。呵呵。馮君方想如所諭,極
煩留念。又蒙傳示祕訣,何以當此。寒月得暇,當試之。天覺亦不得書。
此君信意簡率,乃其常態,為可以疏數為厚薄也。酒法,是用綠豆為麴者
耶。亦曾見說來。不曾錄得方,如果佳,錄示為幸。鱘鮓,極珍,極珍。


  黃州再祭文與可文 (文集63-1942)

從表弟蘇軾,昭告于亡友湖州府君與可學士文兄之靈。嗚呼哀哉。我官於
岐,實始識君。甚口秀眉,忠信而文。志氣方剛,談詞如雲。一別五年,
君舉日聞。道德為膏,以自擢薰。藝學之多,蔚如秋蕡。脫口成張,粲莫
可耕。馳騁百家,錯落紛紜。使我羞歎,筆硯為焚。再見京師,默無所云
。杳兮清深,落其華芬。昔蓺我黍,今熟其饙。啜漓歌呼,得淳而醺。天
力自然,不施膠筋。坐了萬事,氣回三軍。笑我皇皇,獨違垢紛。俯仰三
州,眷戀桑枌。仁施草木,信及麚麇。昂然來歸,獨立無群。俛焉復去,
初無戚欣。大哉死生,悽愴蒿焄。君沒談笑,大釣徒勤。喪之西歸,我竄
江濆何以薦君,採江之芹。相比日月,有朝必曛。我在茫茫,凡幾合分。
盡此一觴,歸安於墳。嗚呼哀哉。


五月十一日,夢食石芝

  石芝并引(詩集20-1047)

元豐三年五月十一日癸酉,夜夢遊何人家。開堂西門,有小園古井。井上皆蒼石。石上生
紫藤如龍蛇,枝葉如赤箭。主人言,此石芝也。余率爾折食一枝,重皆驚笑。其味如雞蘇
而甘,明日作此詩。

空堂明月輕且新,幽人睡息來初勻。了然非夢亦非覺,有人夜呼祁孔賓。
披衣相從到何許,朱欄碧井開瓊戶。忽驚石上堆龍蛇,玉芝紫筍生無數。
鏘然敲折青珊瑚,味如蜜藕和雞蘇。主人相顧一撫掌,滿堂坐客皆盧胡。
亦知洞府嘲輕脫,終勝嵇康羨王烈。神山一合五百年,風吹石髓堅如鐵。


  遊武昌寒溪西山寺 (詩集20-1049)

連山蟠武昌,翠木蔚樊口。我來已百日,欲濟空搔首。
坐看鷗鳥沒,夢逐麇麚走。今朝橫江來,一葦寄衰朽。
高談破巨浪,飛屨輕重阜。去人曾幾何,絕壁寒溪吼。
風泉兩部樂,松竹三益友。徐行欣有得,芝朮在蓬莠。
西上九曲停,眾山皆培塿。卻看江北路,雲水渺何有。
離離見吳宮,莽莽直楚藪。空傳孫郎石,無復陶公柳。
爾來風流人,惟有漫浪叟。買田吾已決,乳水況宜酒。
所須修竹林,深處安井臼。相將踏勝絕,更裹三日糗。

  與陳季常十六首之七 (文集53-1566)

鄭尋檢到,領手教。具審到家尊履康勝,羈孤結戀之懷,至今未平也。數
日前,率然與道源(杜沂)過江,游寒溪西山,奇勝殆過於所聞。獨以坐無
狂先生,為深憾耳。呵呵。室禦侮昌田,曲盡利害,非老成人,吾豈得聞
此。送還人諸物已領。易義須更半年功夫練之,乃可出。想秋未相見,必
得拜呈也。近得李長吉二詩,錄去,幸秘之。目疾必已差,茂木清陰,自
可愈此。餘惟萬萬順時自重。

文集58-1757與杜道源二首之一云:「謫寄窮陋,首見故人,釋然無復有流
落之歎。衰病迂拙,所向累人,自非卓然獨見,不以進退為意者,誰肯辱
與往還...」


  武昌銅劍歌并引 (詩集20-1050)

供奉官鄭文(鄭元輿 見總案20-3a),嘗官於武昌。江岸裂,出古銅劍,文
得之以遺余。冶鑄精巧,非鍛冶所成者。

雨餘江清風卷沙,雷公躡雲捕黃蛇。蛇行空中如枉矢,電光煜煜燒蛇尾。
或投以塊鏗有聲,雷飛上天蛇入水。水上青天如削鐵,神物欲出山自裂。
細看兩脅生碧花,猶是西江老蛟血。蘇子得之何所為,蒯緱彈鋏詠新詩。
君不見凌煙功臣長久尺,腰間玉具高拄頤。


五月二十七日,子由舟次磁湖,遇大風,不得進

欒城集10-142舟次磁湖以風浪留二日不得進答子瞻見寄詩云:「黃州不到
六十里,白浪俄生百萬重。」


  今年正月十四日,雨子由別於陳州,五月,子由復至齊安,以詩迎之
  (詩集20-1051)

驚塵急雪滿貂裘,淚灑東風別宛丘。又向邯鄲枕中見,卻來雲夢澤南州。
睽離動作三年計,牽挽當為十日留。早晚青山映黃髮,相看萬事一時休。




  曉至巴口迎子由 (詩集20-1052)

去年御史俯,舉動觸四壁。幽幽百尺井,仰天無一席。
隔牆聞歌呼,自恨計之失。留詩不忍寫,苦淚漬紙筆。
餘生復何幸,樂事有今日。江流鏡面淨,煙雨輕冪冪。
孤舟如鳧黳,點破千頃碧。聞君在磁湖,欲見隔咫尺。
朝來好風色,旗腳西北擲。行當中流見,笑眼清光溢。
此邦疑可老,修竹帶泉石。欲買柯氏林,玆謀待君必。


  遷居臨皋亭 (詩集20-1053)

我生天地間,一蟻寄大磨。區區欲右行,不救風輪左。
雖云走仁義,未免違寒餓。劍米有危炊,針氈無穩坐。
豈無佳山水,借眼風雨過。歸田不待老,永訣凡幾個。
幸玆廢棄餘,疲馬解鞍馱。全家占江驛,絕境天為破。
飢貧相乘除,未見可弔賀。澹然無憂樂,苦語不成些。

  志林 (蘇東坡傳第185頁)

東坡居士酒醉飯飽,倚于几上,白雲左繞,清江右迴,重門洞開,林巒岔
入。當是時若有思而無所思,以受萬物之備。慚愧。慚愧。

  與范子豐八首之八  (文集50-1453)

臨皋亭下不數十步,便是大江,其辦是峨眉雪水,吾飲食沐浴皆取焉,何
必歸鄉哉。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閒者便是主人。問范子豐新地園池,與
此孰勝。所不如者,上無兩稅及助役錢耳。

  與朱康叔二十首之五 (文集59-1786)

已遷居江上臨皋亭,甚清曠。風晨月夕,杖履野步,酌江水飲之,皆公恩
庇之餘波,想味風義,以慰孤寂。尋得去年六月所寫詩一軸寄去,以為一
笑。酷暑,萬乞保練。


六月

  與子由同游寒溪西山 (詩集20-1054)

散人出入無町畦,朝游湖北暮淮西。高安酒官雖未上,兩腳垂欲穿塵泥。
與君聚散若雲雨,共惜此日相提攜。千搖萬兀到樊口,一箭放溜先鳧黳。
層層草木暗西嶺,瀏瀏霜雪鳴寒溪。空山古寺亦何有,歸路萬頃青玻璃。
我今漂泊等鴻雁,江南江北無常棲。幅巾不擬過城市,欲踏徑路開新蹊。
卻憂別後不忍到,見子行跡空餘悽。吾儕流落豈天意,自坐迂闊非人擠。
行逢山水輒羞歎,此去未免勤鹽齏。何當一遇李八百,相哀白髮分刀圭。


  樊山記 (總案6b,志林4-75)

自余所居臨皋亭下,亂流而西。泊於樊山,為樊口。或曰燔山,歲旱燔之
,起龍致雨。或曰樊氏居之。不知孰是。其上為蘆洲。孫仲謀汎江遇大風
,柂師請所之,仲謀欲往蘆洲。其僕谷利以刀擬柂師,泊樊口,遂自樊口
通路歸武昌。今猶為之吳王峴,有洞穴,土紫色,可以磨鏡。循山而南至
寒溪寺,上九曲山,山頂即位壇九曲停,皆孫氏遺跡。西山寺泉水白而甘
,名菩薩泉。泉所出石,如人垂手也。山下有陶母廟。陶公治武昌,既病
登舟而死於樊口。尋纙故蹟,使人悽然。


朱壽昌餽酒,作報書

  與朱康叔二十首之三 (文集59-1786)

某啟。專使至,復領手教,契愛愈厚,可量感服。仍審比日起居休勝,為
慰。舍弟已部賤累到此平安,皆出餘庇,不煩念及。珍惠雙壺,送與子由
屢醉,公之德也。隆暑,萬萬以時自重。行膺殊用,人還,上謝。


九日,子由赴筠州鹽酒務,因和磁湖阻風韻以送之,遂渡劉郎洑,飲別於
王齊愈家

  次韻答子由 (詩集20-1056)

平生弱羽寄衝風,此去歸飛識所從。好語似珠穿一一,妄心如膜退重重。
山僧有味寧知子,瀧吏無言只笑儂。尚有讀書清淨業,未容春睡敵千鍾。

  與朱康叔(朱壽昌)二十首之四 (文集59-1786)

某再拜。近奉書並舍弟書,想必達。胡掾(胡定之)至,領手教,具審起居
佳勝。兼承以舍弟及賤累至,特有厚貺羊麵酒果,一一捧領訖,但有慚怍
。舍弟離此數日,來教,尋附洪州遞與之。
總案20-7a:胡掾即岐亭鹽酒胡定之也。其家寄寓黃州。


  與陳季常十六首之五 (文集53-1566)

王佳人力來,及專人,並獲二箴。及承雄篇贊詠,異夢證成仙果,甚喜幸
也。某雖竊吃靈芝,而君為國鑄造,藥力縱在君前,陰功必在君後也。呵
呵。但累書聽流言以誣平人,不得無折損也。懸弧之日,請一舒示諭,當
作賀詩。切祝。切祝。比日起居佳否。何日決可一游郡城。企望日深矣。
臨皋雖有一室,可憩從者,但西日可畏。承天(寺)極相近,或門前一大舸
亦可居,到後相度。未間,萬萬以時自重。


  與陳季常十六首之六 (文集53-1566)

欲借易家文字及史記索隱、正義。如許,告季常危帶來。季常未腸為王公
屈,今乃特欲為我入州,州中士大夫聞之聳然,使不肖增重矣。不知果能
命駕否。春甕但不惜,不須更為遺恨也。


  陳季常自岐亭見訪,郡中及舊州諸豪爭欲邀致之,戲作陳孟公詩一首
  (詩集20-1057)

孟公好飲寧論斗,醉後關門防客走。不妨閑過左阿君,百謫終為賢太首。
老居閭裡自浮沈,笑問伯松何苦心。忽然載酒從陋巷,為愛揚雄作酒箴。
長安富兒求一過,千金壽君君笑唾。汝家安得客孟公,從來只識陳驚坐。

  與朱康叔二十首之十四 (文集59-1789)

令子必在左右。計安勝,不敢奉書。舍弟已到官。聞筠州大水,城內丈餘
,不知虛的野。屏贊、硯銘,無用之物,公好事知過,不敢不寫,裝成送
去,乞一覽。少事不免上干:聞有潘原秀才,以買撲事被禁。(是潘正名買
撲。)某與其兄潘丙解元至熟,最有文行。原自是佳士,有舉業,望賜全庇
,暑月得早出。為此人父母篤老,聞之,憂恐萬端。公以仁孝名世,必能
哀之。恃舊干瀆,不敢逃罪。  天覺出藍之作,本以為公家寶,而公乃輕
以與人,謹收藏以鎮篋笥。然尋常不揆輒以亂道塵獻,想工亦隨手將與人
耳。呵呵。


七月

  定惠院顒師為余竹下開嘯軒 (詩集20-1058)

啼鴃催天明,喧喧相詆譙。暗蛩泣夜永,唧唧自相弔。
飲風蟬至潔,長吟不改調。食土蚓無腸,亦自終夕叫。
鳶貪聲最鄙,鵲喜意可料。皆緣不平鳴,慟哭等嬉笑。
阮生已粗率,孫子亦未妙。道人開此軒,清坐默自照。
衝風振河海,不能號無竅。累盡吾何言,風來竹自嘯。

  與言上人一首 (文集61-1892)

去歲吳興倉卒為別,至今耿耿。譴居窮陋,往還斷盡。遠辱不遺,尺書見
及,感怍殊深。比日法體佳勝。札翰愈精健,詩必稱是,不蒙見示,何也
。雪齋清境,發於夢想,此間但有荒山大江,修竹古木,每飲村酒,醉後
曳杖放腳,不知遠近,亦曠然天真,與武林舊遊,未易議優劣也。何時會
合一笑,惟萬萬自愛。

八月六日,與邁棹小舟至赤壁

  與參寥子二十一首之五 (文集61-1860)

覽太虛提名,皆予昔日游行處,閉目想之,了然可數。始予與辯才別五年
,乃自徐州遷於湖,至高郵,見太虛、參寥,遂載與俱。辯才聞予至,欲
扁舟相過,以結夏末果。太虛、參寥又相與適越,云秋盡當還,而予倉卒
去郡,遂不復見。明年,予謫居黃州,辯才、參寥遣人致問,且以題名相
示。時去中秋不十日,秋潦方漲,水面千里,月出房、心間,風露浩然。
所居去江無十步,獨與兒子邁棹小舟至赤壁,西望武昌,山谷喬木蒼然,
雲濤際天,因錄以寄參寥,使以示辯才。有便至高郵,亦可錄以寄太虛也
。

  秦太虛提名記並題名 (文集12-398)

  元豐二年終秋後一日,余自吳興道杭,東還會稽。龍井有辯才大師,以
  書邀余入山。比出郭,日已夕。航湖至普寧,遇道人參寥,問龍井所遣
  籃輿,則曰,以不時主去矣。是夕天宇開霽,林間月明,可數毫髮,遂
  棄舟從參寥杖策並湖而行,出雷峰,度南屏,濯足於惠陰澗,入靈石塢
  ,得支徑,上風篁領,憩于龍井亭,酌泉據石而飲之。自普寧凡經佛寺
  十五,皆寂不聞人聲,道傍廬舍,或燈火隱顯,草木深鬱,流水激激悲
  鳴,殆非人間之境。行二鼓矣,始至壽聖院,謁辯才於潮音堂,明日乃
  還。高郵秦觀題。
  覽太虛提名,皆予昔日游行處,閉目想之,了然可數。始予與辯才別五
年,乃自徐州遷於湖,至高郵,見太虛、參寥,遂載與俱。辯才聞予至,
欲扁舟相過,以結夏末果。太虛、參寥又相與適越,云秋盡當還,而予倉
卒去郡,遂不復見。明年,予謫居黃州,辯才、參寥遣人致問,且以題名
相示。時去中秋不十日,秋潦方漲,水面千里,月出房、心間,風露浩然
。所居去江無十步,獨與兒子邁棹小舟至赤壁,西望武昌,山谷喬木蒼然
,雲濤際天,因錄以寄參寥,使以示辯才。有便至高郵,亦可錄以寄太虛
也 。

八月十五日

  西江月 黃州中秋 (樂府箋121)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
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琖悽然北望。

  與王定國(王鞏)四十一首之十 (文集52-1519)

某啟。近附桂洲遞奉書,必達。邇來江淮間酷暑,殆非人所堪,況於嶺外
乎。惟道懷清曠,必有以解煩釋懣者。入秋以來,翛然清遠,計尊候安勝
。僕凡百如昨,不煩念及。子由在高安,不住得書,無恙。近亦有南都來
者云,張公及貴聚並安,見報,舉者更宜省事緘口。區驅之至,不罪。不
罪。馬朝請過此,議論脫然,必知所以待定國者。展奉未可期。惟萬萬自
重。不一一。


  與王定國四十一首之十一 (文集52-1519)

某啟。馬公(馬處厚)過此嘉便,無好物寄去,收拾得茶少許,謾充信而已
。新詩文近日必更多。君學術日益,如川之方增,幸更著鞭多讀書史,仍
手自抄為妙。造次。造次。某自謫居以來,可了得易傳九卷,論語說五卷
。今又下手作書傳。迂拙之學,聊以遣日,且以為子孫藏耳。子由亦了卻
詩傳,又成秋集傳。閑知之,為一笑耳。桂洲遞中有和仲奉和詩四首,
不知到未。且一報之。
總案20-8a:各殊意馬處厚乃往知賓州者也


九月九日

  南鄉子  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樂府箋156)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
也愁。


  與王定國四十一首之十二 (文集52-1520)

某遞中領書及新詩,感謝無窮。得知君無恙,久居蠻夷中,不鬱鬱足矣。
其他不足云也。馬處厚行,曾奉書,必便達。不知今者為在何許,且盤桓
桂州耶,為遂還任耶。重九登棲霞樓,望君凄然,歌千秋歲,滿坐識與不
識,皆懷君。遂作一詞云:「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欲見洲。酒力漸消風
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樽斷送秋。萬事回
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其卒章,則徐州逍遙堂終夜與君和
詩也。來詩要我畫竹,此竟安用,勉為君作一紙奉寄。子由甚安。吾儕何
嘗不禪,而今乃始疑子由之禪為鬼為佛,何耶。丹砂若果可致,為便寄示
。吾藥奇甚,聊以為閑中詭異之觀,絕不感服也。張公久不得書,彼必得
安問。乍冷,萬萬以時自重。夜坐,最終作此書,仍以君遺我墨書也。不
宣。


九月十五日

  商君功罪 (文集65-2004)

商君知法,使民務本力農,湧於公戰,怯於私鬥,食足兵強,以成帝業。
然其民見刑而不見德,知利而不知義,卒以此亡。故帝秦者商君也,亡秦
者亦商君也。其生有南面之福,既足以報其帝秦之功矣;而死有車列之禍
,蓋僅足以償其亡秦之罰。理勢自然,無足怪者。後之君子,有商君之罪
,而無商君之功,饗商君之福,而未受其禍者,無為之懼矣。元豐三年九
月十五日,讀戰國策書。
總案20-8a:此論專指王安石...


  赤壁記 (總案20-8b,志林4-75)

黃州守居之數百步為赤壁。或云即周瑜破曹公處。斷崖壁立。江水深碧。
二鶻巢其上。上有二蛇。或見之。遇風浪靜。輒乘小舟至其下。捨舟登岸
。入徐公洞。非有洞穴也。但山崦深邃耳。圖經云。是徐邈也。岸多細石
。往往有溫瑩如玉者。深淺紅黃之色。或細紋孺人手指螺紋也。既數游。
得二百七十枚。


九月二十五日

  與朱康叔二十首之十八 (文集59-1791)

今日偶讀國史,見杜羔一事,頗與公相類。嗟嘆不足,故書以奉寄,然幸
勿示人,恐有嫌者。江令乃爾,深可罪。然猶望工憐其才短不逮而已。屢
有干瀆,蒙不怪,幸甚。幸甚。章憲今日恐到此,知之。

杜羔有至性,其父河北一尉而卒。母非嫡,經亂不知所之。會堂兄養為澤
潞判官嘗鞫獄於私第。有老婦辯對,見羔出入,竊語人曰:「此少年狀類
吾夫。」訊之,乃羔母也。自此迎侍而歸。又往訪先人之墓,邑中故老已
盡,不知所在。館於佛寺,日夜悲泣。忽視屋柱煤煙之下,見數行字,拂
而視之,乃父遺跡云:「我子孫若求吾墓,當於某村家問之。」羔哭而往
。果有老父年八十餘,指其丘隴,因得歸葬。羔官至工部尚書,致仕。此
出唐李肇國史補。近偶觀書,嘆其事頗與朱康叔相似,因書以遺之。元豐
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記。


  與王元直二首之一(文集53-1587)

黃州真在井底。杳不聞鄉國信息,不審比日起居何如,郎娘各安否。此中
凡百粗遣,江邊弄水挑菜,便過一日。每見一邸報,虛數人下獄得罪。方
朝廷綜核名實,雖才者猶不堪其任,況僕頑鈍如此,其廢棄固宜。但猶有
少望,或聖恩許歸田里,得款段一僕,與子眾丈揚宗之流,往來瑞草橋,
夜還何村,與君對坐莊門喫瓜子炒豆,不知當復有此日否。存道奄忽,使
我至今酸辛,其嘉亦安在。人還,詳示數字。餘惟萬萬保愛。


  和何長官六言次韻五首 (詩集20-1059)

其一

作邑君真伯厚,去官我豈曼容。一廛願託仁政,六字難賡變風。

其二

五噫已初東洛,三復願比南容。學道未逢潘盎,草書猶似揚風。

其三

石渠何須反顧,水驛幸足相容。長江大欲見庇,探支八月涼風。

其四

清風出號地賴,明月自寫天容。貧家何以娛客,但知抹月批風。

其五

青山自是絕色,無人誰與為容。說向室朝公子,何殊馬耳東風。


  觀張施政所蓄辰砂 (詩集20-1061)

將軍結髮戰蠻溪,篋有殊珍勝象犀。漫說玉床收箭鏃,何曾金鼎識刀圭。
近聞猛士收丹穴,欲助君王鑄裊蹄。多少空巖人不見,自隨初日吐虹蜺。


次韻子由病酒肺疾發

億子少年時,肺病疲坐臥。喊呀或終日,勢若風雨過。
虛陽作浮漲,客冷仍下墮。妻孥恐悵望,膾炙不登坐。
終年禁晚食,半夜發清餓。胃強鬲苦滿,肺斂腹輒破。
三彭恣啖囓,二豎肯逋播。寸田可治生,誰勸耕黃糯。
探懷得真藥,不待君臣佐。初如雪花積,漸作櫻珠大。
隔牆聞三嚥,隱隱如轉磨。自玆失故疾,陽唱陰折和。
神仙多歷試,中路或坎坷。平生不盡器,痛飲知無奈。
舊人眼看盡,老伴餘幾箇。殘年一斗粟,待子同舂簸。
云何不自珍,醉病又一挫。真源結梨棗,世味等糠莝。
耕耘當待穫,願子勸自課。相將賦遠遊,仙語不用些。


鐵拄杖並敘

柳真齡字安期,閩人也。家寶一鐵拄杖,如柳栗木,牙節宛轉天成,中空
有簧,行輒微響。柳云得之浙中,相傳王審知以遺錢鏐,鏐以贈一僧。柳
嘔得知以遺余,作此詩謝之。

柳公手中黑蛇滑,千年老根生乳節。忽聞鏗然爪甲聲,四坐驚顧知是鐵。
含簧腹中細泉語,迸火石上飛星裂。公言此物老有神,自昔閩王餉吳越。
不知流落幾人手,坐看變滅如春雪。忽然贈我意安在,兩腳未許甘衰歇。
便尋轍跡訪崆峒,徑渡洞庭探禹穴。披榛覓藥採芝菌,刺虎□蛟擉蛇蠍。 金從
會教化作兩錢錐,歸來見公未華髮。問我鐵君無恙否,取出磨挲向公說。



David Steelman 施鐵民
E-Mail: scut024@twnmoe10.edu.tw
	steelman@mbc1.scu.edu.tw
P.O. Box 1840, Taipei, Taiwan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