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 物 庄 園

[ 英 ] 喬 治 • 奧 威 爾 著
張 毅 高 孝 先 譯
唐 薇 輸 入

                              三

    收 割 牧 草 時 , 他 們 干 得 多 賣 力 ! 但 他 們 的 汗 水 并 沒 有 白 流 , 因 為 這 次 丰 收 比 他 們 先
前 期 望 的 還 要 大 。

這 些 活 時 常 很 艱 難 : 農 具 是 為 人 而 不 是 為 動 物 設 計 的 , 沒 有 一 個 動 物 能 擺 弄 那 些 需
要 靠 兩 條 后 腿 站 著 才 能 使 用 的 器 械 , 這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缺 陷 。 但 是 , 豬 确 實 聰 明 , 他 們 能
想 出 排 除 每 個 困 難 的 辦 法 。 至 于 馬 呢 , 他 們 對 這 些 田 地 了 如 指 掌 , 實 際 上 , 他 們 比 瓊 斯 及
其 伙 計 們 對 刈 草 和 耕 地 精 通 得 多 。 豬 其 實 并 不 干 活 , 只 是 指 導 和 監 督 其 他 動 物 。 他 們 憑
著 非 凡 的 學 識 , 很 自 然 地 承 擔 了 領 導 工 作 。 鮑 克 瑟 和 克 拉 弗 情 愿 自 己 套 上 割 草 机 或 者 馬
拉 耙 机 ( 當 然 , 這 時 候 根 本 不 會 用 嚼 子 或 者   繩 ) , 邁 著 沉 穩 的 步 伐 , 堅 定 地 一 圈 一 圈
地 行 進 , 豬 在 其 身 后 跟 著 , 根 据 不 同 情 況 , 要 么 吆 喝 一 聲 “ 吁 、 吁 , 同 志 ! ” 要 么 就 是
“ 喔 、 喔 , 同 志 ! ” 在 搬 運 和 堆 積 牧 草 時 , 每 個 動 物 無 不 盡 力 服 從 指 揮 。 就 連 鴨 子 和 雞
也 整 天 在 大 太 陽 下 , 辛 苦 地 用 嘴 巴 銜 上 一 小 撮 牧 草 來 來 回 回 忙 個 不 停 。 最 后 , 他 們 完 成
了 收 獲 , 比 瓊 斯 那 伙 人 過 去 干 的 活 的 時 間 提 前 了 整 整 兩 天 ! 更 了 不 起 的 是 , 這 是 一 個 庄
園 里 前 所 未 有 的 大 丰 收 。 沒 有 半 點 遺 落 ; 雞 和 鴨 子 憑 他 們 敏 銳 的 眼 光 竟 連 非 常 細 小 的 草
梗 草 葉 也 沒 有 放 過 。 也 沒 有 一 個 動 物 偷 吃 哪 怕 一 口 牧 草 。

整 個 夏 季 , 庄 園 里 的 工 作 象 時 鐘 一 樣 運 行 得 有 條 有 理 , 動 物 也 都 幸 福 愉 快 , 而 這 一
切 , 是 他 們 從 前 連 想 都 不 敢 想 的 。 而 今 , 既 然 所 有 食 物 都 出 自 他 們 自 己 勞 作 , 自 己 生 產 ,
而 不 是 吝 嗇 的 主 人 施 舍 的 嗟 來 之 食 , 因 而 他 們 吃 的 是 自 己 所 有 的 食 物 , 每 嚼 一 口 都 是 一
种 無 比 的 享 受 。 盡 管 他 們 還 沒 有 什 么 經 驗 , 但 隨 著 寄 生 的 人 的 离 去 , 每 一 個 動 物 便 有 了
更 多 的 食 物 , 也 有 了 更 多 的 閑 暇 。 他 們 遇 到 過 不 少 麻 煩 , 但 也 都 順 利 解 決 了 。 比 如 , 這
年 年 底 , 收 完 玉 米 后 , 因 為 庄 園 里 沒 有 打 谷 机 和 脫 粒 机 , 他 們 就 有 那 种 古 老 的 方 式 , 踩
來 踩 去 地 把 玉 米 粒 弄 下 來 , 再 靠 嘴 巴 把 秣 殼 吹 掉 。 面 對 困 難 , 豬 的 机 靈 和 鮑 克 瑟 的 力 大
無 比 總 能 使 他 們 順 利 度 過 難 關 。 動 物 們 對 鮑 克 瑟 贊 嘆 不 已 。 即 使 在 瓊 斯 時 期 , 鮑 克 瑟 就
一 直 是 個 勤 勞 而 持 之 以  的 好 勞 力 , 而 今 , 他 更 是 一 個 頂 三 個 , 那 一 雙 強 勁 的 肩 膀 , 常
常 象 是 承 擔 了 庄 園 里 所 有 的 活 計 。 從 早 到 晚 , 他 不 停 地 拉 呀 推 呀 , 總 是 出 現 在 工 作 最 艱
苦 的 地 方 。 他 早 就 和 一 只 小 公 雞 約 好 , 每 天 早 晨 , 小 公 雞 提 前 半 小 時 叫 醒 他 , 他 就 在 正
式 上 工 之 前 先 干 一 些 志 愿 活 , 而 這 些 活 看 起 來 也 是 最 急 需 的 。 無 論 遇 到 什 么 困 難 和 挫 折 ,
鮑 克 瑟 的 回 答 總 是 : “ 我 要 更 加 努 力 工 作 ” , 這 句 話 也 是 他 一 直 引 用 的 座 右 銘 。


但 是 , 每 個 動 物 都 只 能 量 力 而 行 , 比 如 雞 和 鴨 子 , 收 獲 時 單 靠 他 們 撿 拾 零 落 的 谷 粒 ,
就 節 約 了 五 蒲 式 耳 的 玉 米 。 沒 有 誰 偷 吃 , 也 沒 有 誰 為 自 己 的 口 糧 抱 怨 , 那 些 過 去 習 以 為
常 的 爭 吵 、 咬 斗 和 嫉 妒 也 几 乎 一 掃 而 光 。 沒 有 或 者 說 几 乎 沒 有 動 物 開 小 差 逃 工 。 不 過 ,
倒 真 有 這 樣 的 事 : 莫 麗 不 太 習 慣 早 晨 起 來 , 她 還 有 一 個 坏 毛 病 , 常 常 借 故 蹄 子 里 夾 了 個
石 子 , 便 丟 下 地 里 的 活 , 早 早 溜 走 了 。 貓 的 表 現 也 多 少 与 眾 不 同 。 每 當 有 活 干 的 時 候 ,
大 家 就 發 現 怎 么 也 找 不 到 貓 了 。 她 會 連 續 几 小 時 不 見 蹤 影 , 直 到 吃 飯 時 , 或 者 收 工 后 ,
才 若 無 其 事 一 般 重 新 露 面 。 可 是 她 總 有 絕 妙 的 理 由 , 咕 咕 嚕 嚕 地 說 著 , 簡 直 真 誠 得 叫 誰
也 沒 法 怀 疑 她 動 机 良 好 。 老 本 杰 明 , 就 是 那 頭 驢 , 起 義 后 似 乎 變 化 不 大 。 他 還 是 和 在 瓊
斯 時 期 一 樣 , 慢 條 斯 理 地 干 活 , 從 不 開 小 差 , 也 從 不 支 援 承 擔 額 外 工 作 。 對 于 起 義 和 起
義 的 結 果 , 他 從 不 表 態 。 誰 要 問 他 是 否 為 瓊 斯 的 离 去 而 感 到 高 興 , 他 就 只 說 一 句 : “ 驢
都 長 壽 , 你 們 誰 都 沒 有 見 過 死 驢 呢 ” 。 面 對 他 那 神 秘 的 回 答 , 其 他 動 物 只 好 就 此 罷 休 。

星 期 天 沒 有 活 , 早 餐 比 平 時 晚 一 個 小 時 , 早 餐 之 后 , 有 一 項 每 周 都 要 舉 行 的 儀 式 ,
從 不 例 外 。 先 是 升 旗 。 這 面 旗 是 斯 諾 鮑 以 前 在 農 具 室 里 找 到 的 一 塊 瓊 斯 夫 人 的 綠 色 舊 台
布 , 上 面 用 白 漆 畫 了 一 個 蹄 子 和 犄 角 , 它 每 星 期 天 早 晨 在 庄 主 院 花 園 的 旗 杆 上 升 起 。 斯
諾 鮑 解 釋 說 , 旗 是 綠 色 的 , 象 征 綠 色 的 英 格 蘭 大 地 。 而 蹄 子 和 犄 角 象 征 著 未 來 的 動 物 共
和 國 , 這 個 共 和 國 將 在 人 類 最 終 被 鏟 除 時 誕 生 。 升 旗 之 后 , 所 有 動 物 列 隊 進 入 大 谷 倉 ,
參 加 一 個 名 為 “ 大 會 議 ” 的 全 体 會 議 。 在 這 里 將 規 划 出 有 關 下 一 周 的 工 作 , 提 出 和 討 論
各 項 決 議 。 別 的 動 物 知 道 怎 樣 表 決 , 但 從 未 能 自 己 提 出 任 何 議 題 。 而 斯 諾 鮑 和 拿 破 侖 則
分 別 是 討 論 中 最 活 躍 的 中 心 。 但 顯 而 易 見 , 他 們 兩 個 一 直 合 不 來 , 無 論 其 中 一 個 建 議 什
么 , 另 一 個 就 准 會 反 其 道 而 行 之 。 甚 至 對 已 經 通 過 的 議 題 , 比 如 把 果 園 后 面 的 小 牧 場 留
給 年 老 体 衰 的 動 物 , 這 一 個 實 際 上 誰 都 不 反 對 的 議 題 , 他 們 也 是 同 樣 如 此 。 為 各 類 動 物
确 定 退 休 年 齡 , 也 要 激 烈 爭 論 一 番 。 大 會 議 總 是 隨 著 “ 英 格 蘭 獸 ” 的 歌 聲 結 束 , 下 午 留
作 娛 樂 時 間 。

豬 已 經 把 農 具 室 當 作 他 們 自 己 的 指 揮 部 了 。 一 到 晚 上 , 他 們 就 在 這 里 , 從 那 些 在 庄
主 院 里 拿 來 的 書 上 學 習 打 鐵 、 木 工 和 其 他 必 備 的 技 藝 。 斯 諾 鮑 自 己 還 忙 于 組 織 其 他 動 物
加 入 他 所 謂 的 “ 動 物 委 員 會 ” 。 他 為 母 雞 設 立 了 “ 產 蛋 委 員 會 ” , 為 牛 設 立 了 “ 洁 尾 社 ” ,
還 設 立 了 “ 野 生 同 志 再 教 育 委 員 會 ” ( 這 個 委 員 會 目 的 在 于 馴 化 耗 子 和 兔 子 ) , 又 為 羊
發 起 了 “ 讓 毛 更 白 運 動 ” 等 等 。 此 外 , 還 組 建 了 一 個 讀 寫 班 。 為 這 一 切 , 他 真 是 不 知 疲
倦 。 但 總 的 來 說 。 這 些 活 動 都 失 敗 了 , 例 如 , 馴 化 野 生 動 物 的 努 力 几 乎 立 即 流 產 。 這 些
野 生 動 物 仍 舊 一 如 既 往 , 要 是 對 他 們 寬 宏 大 量 , 他 們 就 公 然 趁 机 鑽 空 子 。 貓 參 加 了 “ 再
教 育 委 員 會 ” , 很 活 躍 了 几 天 。 有 動 物 看 見 她 曾 經 有 一 天 在 窩 棚 頂 上 和 一 些 她 夠 不 著 的
麻 雀 交 談 。 她 告 訴 麻 雀 說 , 動 物 現 在 都 是 同 志 , 任 何 麻 雀 , 只 要 他 們 愿 意 , 都 可 以 到 她
的 爪 子 上 來 , 并 在 上 面 休 息 , 但 麻 雀 們 還 是 對 她 敬 而 遠 之 。

然 而 , 讀 書 班 卻 相 當 成 功 。 到 了 秋 季 , 庄 園 里 几 乎 所 有 的 動 物 都 不 同 程 度 地 掃 了 盲 。

對 豬 來 說 , 他 們 已 經 能 夠 十 分 熟 練 地 讀 寫 。 狗 的 閱 讀 能 力 也 練 得 相 當 不 錯 , 可 惜 他
們 只 對 讀 “ 七 誡 ” 有 興 趣 。 山 羊 穆 麗 爾 比 狗 讀 得 還 要 好 , 她 還 常 在 晚 上 把 從 垃 圾 堆 里 找
來 的 剪 報 念 給 其 他 動 物 听 。 本 杰 明 讀 得 不 比 任 何 豬 遜 色 , 但 從 不 運 用 發 揮 他 的 本 領 。 他
說 , 据 他 所 知 , 迄 今 為 止 , 還 沒 有 什 么 值 得 讀 的 東 西 。 克 拉 弗 學 會 了 全 部 字 母 , 可 是 就
拼 不 成 單 詞 。 鮑 克 瑟 只 能 學 到 字 母 D , 他 會 用 碩 大 的 蹄 子 在 塵 土 上 摹 寫 出 A 、 B 、 C 、 D , 然
后 , 站 在 那 里 , 翹 著 耳 朵 , 目 不 轉 睛 地 盯 著 , 而 且 還 不 時 抖 動 一 下 額 毛 , 竭 盡 全 力 地 想
下 一 個 字 母 , 可 總 是 想 不 起 來 。 有 好 几 次 , 真 的 , 他 确 實 學 到 了 E 、 F 、 G 、 H , 但 等 他 學
會 了 這 几 個 , 又 總 是 發 現 他 已 經 忘 了 A 、 B 、 C 、 D 。 最 后 , 他 決 定 滿 足 于 頭 四 個 字 母 , 并
在 每 天 堅 持 寫 上 一 兩 遍 , 以 加 強 記 憶 。 莫 麗 除 了 那 六 個 拼 出 她 自 己 名 字 的 字 母 Mollie 外 ,
再 也 不 肯 學 點 別 的 。 她 會 用 几 根 細 嫩 的 樹 枝 , 非 常 靈 巧 地 拼 出 她 的 名 字 , 然 后 用 一 兩 支
鮮 花 裝 飾 一 下 , 再 繞 著 它 們 走 几 圈 , 贊 嘆 一 番 。

庄 園 里 的 其 他 動 物 都 只 學 會 了 一 個 字 母 A 。 另 外 還 有 一 點 , 那 些 比 較 遲 鈍 的 動 物 , 如
羊 、 雞 、 鴨 子 等 , 還 沒 有 學 會 熟 記 “ 七 誡 ” 。 于 是 , 斯 諾 鮑 經 過 反 复 思 忖 , 宣 布 “ 七 誡 ”
實 際 上 可 以 簡 化 為 一 條 准 則 , 那 就 是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 他 說 , 這 條 准 則 包 含 了
動 物 主 義 的 基 本 原 則 , 無 論 是 誰 , 一 旦 完 全 掌 握 了 這 個 准 則 , 便 免 除 了 受 到 人 類 影 響 的
危 險 。 起 初 , 禽 鳥 們 首 先 表 示 反 對 , 因 為 他 們 好 像 也 只 有 兩 條 腿 , 到 斯 諾 鮑 向 他 們 証 明
這 其 實 不 然 。

“ 同 志 們 , ” 他 說 道 , “ 禽 鳥 的 翅 膀 , 是 一 种 推 動 行 進 的 器 官 , 而 不 是 用 來 操 作 和
控 制 的 , 因 此 , 它 和 腿 是 一 回 事 。 而 人 的 不 同 特 點 是 手 , 那 是 他 們 作 惡 多 端 的 器 官 。 ”

對 這 一 番 長 篇 大 論 , 禽 鳥 們 并 沒 有 弄 懂 , 但 他 們 接 受 了 斯 諾 鮑 的 解 釋 。 同 時 , 所 有
這 類 反 應 較 慢 的 動 物 , 都 開 始 鄭 重 其 事 地 在 心 里 熟 記 這 個 新 准 則 。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還 題 寫 在 大 谷 倉 一 端 的 牆 上 , 位 于 “ 七 誡 ” 的 上 方 , 字 体 比 “ 七 誡 ” 還 要 大 。
羊 一 旦 在 心 里 記 住 了 這 個 准 則 之 后 , 就 愈 發 興 致 勃 勃 。 當 他 們 躺 在 地 里 時 , 就 經 常 咩 咩
地 叫 著 :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 一 叫 就 是 几 個 小 時 , 從 不 覺
得 厭 煩 。

拿 破 侖 對 斯 諾 鮑 的 什 么 委 員 會 沒 有 半 點 興 趣 。 他 說 , 比 起 為 那 些 已 經 長 大 成 型 的 動
物 做 的 事 來 說 , 對 年 輕 一 代 的 教 育 才 更 為 重 要 。 赶 巧 , 在 收 割 牧 草 后 不 久 , 杰 西 和 布 魯
拜 爾 都 下 崽 了 , 生 下 了 九 條 強 壯 的 小 狗 。 等 這 些 小 狗 剛 一 斷 奶 , 拿 破 侖 說 他 愿 意 為 他 們 的
教 育 負 責 , 再 把 它 們 從 母 親 身 邊 帶 走 了 。 他 把 他 們 帶 到 一 間 閣 樓 上 , 那 間 閣 樓 只 有 從 農
具 室 搭 著 梯 子 才 能 上 去 。 他 們 處 于 這 樣 的 隔 离 狀 態 中 , 庄 園 里 其 他 動 物 很 快 就 把 他 們 忘
掉 了 。

牛 奶 的 神 秘 去 向 不 久 就 弄 清 了 。 原 來 , 它 每 天 被 摻 到 豬 飼 料 里 。 這 時 , 早 茬 的 苹 果
正 在 成 熟 , 果 園 的 草 坪 上 遍 布 著 被 風 吹 落 的 果 子 。 動 物 們 以 為 把 這 些 果 子 平 均 分 配 乃 是
理 所 當 然 。 然 而 , 有 一 天 , 發 布 了 這 樣 一 個 指 示 , 說 是 讓 把 所 有 被 風 吹 落 下 來 的 苹 果 收
集 起 來 , 帶 到 農 具 室 去 供 豬 食 用 。 對 此 , 其 他 有 些 動 物 嘟 嘟 囔 囔 地 直 發 牢 騷 , 但 是 , 這
也 無 濟 于 事 。 所 有 的 豬 對 此 都 完 全 贊 同 , 甚 至 包 括 斯 諾 鮑 和 拿 破 侖 在 內 。 斯 奎 拉 奉 命 對
其 他 動 物 作 些 必 要 的 解 釋 。

“ 同 志 們 , ” 他 大 聲 嚷 道 , “ 你 們 不 會 把 我 們 豬 這 樣 做 看 成 是 出 于 自 私 和 特 權 吧 ?
我 希 望 你 們 不 。 實 際 上 , 我 們 中 有 許 多 豬 根 本 不 喜 歡 牛 奶 和 苹 果 。 我 自 己 就 很 不 喜 歡 。
我 們 食 用 這 些 東 西 的 唯 一 目 的 是 要 保 護 我 們 的 健 康 。 牛 奶 和 苹 果 ( 這 一 點 已 經 被 科 學 所
証 明 , 同 志 們 ) 包 含 的 營 養 對 豬 的 健 康 來 說 是 絕 對 必 需 的 。 我 們 豬 是 腦 力 勞 動 者 。 庄 園
的 全 部 管 理 和 組 織 工 作 都 要 依 靠 我 們 。 我 們 夜 以 繼 日 地 為 大 家 的 幸 福 費 盡 心 机 。 因 此 ,
這 是 為 了 你 們 , 我 們 才 喝 牛 奶 , 才 吃 苹 果 的 。 你 們 知 道 吧 , 万 一 我 們 豬 失 職 了 , 那 會 發
生 什 么 事 情 呢 ? 瓊 斯 會 卷 土 重 來 ! 是 的 , 瓊 斯 會 卷 土 重 來 ! 真 的 , 同 志 們 ! ” 斯 奎 拉 一
邊 左 右 蹦 跳 著 , 一 邊 甩 動 著 尾 巴 , 几 乎 懇 求 地 大 喊 道 : “ 真 的 , 你 沒 有 誰 想 看 到 瓊 斯 卷
土 重 來 吧 ? ”

此 時 , 如 果 說 還 有 那 么 一 件 事 情 動 物 們 能 完 全 肯 定 的 話 , 那 就 是 他 們 不 愿 意 讓 瓊 斯
回 來 。 當 斯 奎 拉 的 見 解 說 明 了 這 一 點 以 后 , 他 們 就 不 再 有 什 么 可 說 的 了 。 使 豬 保 持 良 好
健 康 的 重 要 性 再 也 清 楚 不 過 了 。 于 是 , 再 沒 有 繼 續 爭 論 , 大 家 便 一 致 同 意 : 牛 奶 和 被 風
吹 落 的 苹 果 ( 并 且 還 有 苹 果 成 熟 后 的 主 要 收 獲 ) 應 當 單 獨 分 配 給 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