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 物 庄 園

[ 英 ] 喬 治 • 奧 威 爾 著
張 毅 高 孝 先 譯
唐 薇 輸 入

                              四

    到 了 那 年 夏 末 , 有 關 動 物 庄 園 里 种 种 事 件 的 消 息 , 已 經 傳 遍 了 半 個 國 家 。 每 一 天 ,
斯 諾 鮑 和 拿 破 侖 都 要 放 出 一 群 鴿 子 。 鴿 子 的 任 務 是 混 入 附 近 庄 園 的 動 物 中 , 告 訴 他 們 起
義 的 史 實 , 教 他 們 唱 “ 英 格 蘭 獸 ” 。

這 個 時 期 , 瓊 斯 先 生 把 大 部 分 時 間 都 在 泡 在 威 靈 頓 雷 德 蘭 的 酒 吧 間 了 。 他 心 怀 著 被
區 區 畜 牲 攆 出 家 園 的 痛 苦 , 每 逢 有 人 愿 意 听 , 他 就 訴 說 一 通 他 的 冤 屈 。 別 的 庄 園 主 基 本
上 同 情 他 , 但 起 初 沒 有 給 他 太 多 幫 助 。 他 們 都 在 心 里 暗 暗 尋 思 , 看 是 否 能 多 少 從 瓊 斯 的
不 幸 中 給 自 己 撈 到 什 么 好 處 。 幸 而 , 与 動 物 庄 園 毗 鄰 的 兩 個 庄 園 關 系 一 直 很 差 。 一 個 叫
作 福 克 斯 伍 德 庄 園 , 面 積 不 小 , 卻 照 管 得 很 差 。 廣 闊 的 田 地 里 盡 是 荒 蕪 的 牧 場 和 丟 人 現
眼 的 樹 篱 。 庄 園 主 皮 爾 金 頓 先 生 是 一 位 隨 和 的 鄉 紳 , 隨 著 季 節 不 同 , 他 不 是 釣 魚 消 閑 ,
就 是 去 打 獵 度 日 。 另 一 個 叫 作 平 徹 菲 爾 德 庄 園 , 小 一 點 , 但 照 料 得 不 錯 。 它 的 主 人 是 弗
雷 德 里 克 先 生 , 一 個 精 明 的 硬 漢 子 , 卻 總 是 牽 扯 在 官 司 中 , 落 了 個 好 斤 斤 計 較 的 名 聲 。
這 兩 個 人 向 來 不 和 , 誰 也 不 買 誰 的 帳 , 即 使 事 關 他 們 的 共 同 利 益 , 他 們 也 是 如 此 。

話 雖 如 此 , 可 是 這 一 次 , 他 們 倆 都 被 動 物 庄 園 的 造 反 行 動 徹 底 嚇 坏 了 , 急 不 可 待 地
要 對 他 們 自 己 庄 園 里 的 動 物 封 鎖 這 方 面 的 消 息 。 開 始 的 時 候 , 他 們 對 動 物 們 自 己 管 理 庄
園 的 想 法 故 作 嘲 笑 与 蔑 視 。 他 們 說 , 整 個 事 態 兩 周 內 就 會 結 束 。 他 們 散 布 說 , 曼 納 庄 園
( 他 們 堅 持 稱 之 為 曼 納 庄 園 , 而 不 能 容 忍 動 物 庄 園 這 個 名 字 ) 的 畜 牲 總 是 在 他 們 自 己 之
間 打 斗 , 而 且 快 要 餓 死 了 。 過 一 段 時 間 , 那 里 的 動 物 顯 然 并 沒 有 餓 死 , 弗 雷 德 里 克 和 皮
爾 金 頓 就 改 了 腔 調 , 開 始 說 什 么 動 物 庄 園 如 今 邪 惡 猖 獗 。 他 們 說 , 傳 說 那 里 的 動 物 同 類
相 食 , 互 相 用 燒 得 通 紅 的 馬 蹄 鐵 拷 打 折 磨 , 還 共 同 霸 占 他 們 中 的 雌 性 動 物 。 弗 雷 德 里 克
和 皮 爾 金 頓 說 , 正 是 在 這 一 點 上 , 造 反 是 悖 于 天 理 的 。

然 而 , 誰 也 沒 有 完 全 听 信 這 些 說 法 。 有 這 樣 一 座 奇 妙 的 庄 園 , 在 那 儿 人 被 攆 走 , 動
物 們 掌 管 自 己 的 事 務 , 這 個 小 道 消 息 繼 續 以 各 种 形 式 流 傳 著 。 整 個 那 一 年 , 在 全 國 范 圍
內 造 反 之 波 此 起 彼 伏 : 一 向 溫 順 的 公 牛 突 然 變 野 了 , 羊 毀 坏 了 樹 篱 , 糟 踏 了 苜 蓿 , 母 牛
蹄 翻 了 奶 桶 , 獵 馬 不 肯 越 過 圍 欄 而 把 背 上 的 騎 手 甩 到 了 另 一 邊 。 更 有 甚 者 , “ 英 格 蘭 獸 ”
的 曲 子 甚 至 還 有 歌 詞 已 經 無 處 不 知 , 它 以 惊 异 的 速 度 流 傳 著 。 盡 管 人 們 故 意 裝 作 不 屑 一
顧 , 認 為 它 滑 稽 可 笑 , 但 是 , 當 他 們 听 到 了 這 支 歌 , 便 怒 不 可 遏 。 他 們 說 , 他 們 簡 直 弄
不 明 白 , 怎 么 就 連 畜 牲 們 也 竟 能 唱 這 樣 無 恥 的 下 流 小 調 。 那 些 因 為 唱 這 支 歌 而 被 逮 住 的
動 物 , 當 場 就 會 被 責 以 鞭 笞 。 可 這 支 歌 還 是 壓 抑 不 住 的 , 烏 鴉 在 樹 篱 上 囀 鳴 著 唱 它 , 鴿
子 在 榆 樹 上 咕 咕 著 唱 它 , 歌 聲 滲 進 鐵 匠 鋪 的 喧 聲 , 滲 進 教 堂 的 鐘 聲 , 它 預 示 著 人 所 面 臨
的 厄 運 , 因 而 , 他 們 听 到 這 些 便 暗 自 發 抖 。

十 月 初 , 玉 米 收 割 完 畢 并 且 堆 放 好 了 , 其 中 有 些 已 經 脫 了 粒 。 有 一 天 , 一 群 鴿 子 從
空 中 急 速 飛 回 , 興 高 采 烈 地 落 在 動 物 庄 園 的 院 子 里 。 原 來 瓊 斯 和 他 的 所 有 伙 計 們 , 以 及
另 外 六 個 來 自 福 克 斯 伍 德 庄 園 和 平 徹 菲 爾 德 庄 園 的 人 , 已 經 進 了 五 柵 門 , 正 沿 著 庄 園 的
車 道 向 這 走 來 。 除 了 一 馬 當 先 的 瓊 斯 先 生 手 里 握 著 一 支 槍 外 , 他 們 全 都 帶 著 棍 棒 。 顯 然 ,
他 們 企 圖 奪 回 這 座 庄 園 。

這 是 早 就 預 料 到 了 的 , 所 有 相 應 的 准 備 工 作 也 已 經 就 緒 。 斯 諾 鮑 負 責 這 次 防 御 戰 。
他 曾 在 庄 主 院 的 屋 子 里 找 到 一 本 談 論 儒 略 • 凱 撒 征 戰 的 舊 書 , 并 且 鑽 研 過 。 此 時 , 他 迅
速 下 令 , 不 出 兩 分 鐘 , 動 物 們 已 經 各 就 各 位 。

當 這 伙 人 接 近 庄 園 的 窩 棚 時 , 斯 諾 鮑 發 動 第 一 次 攻 擊 , 所 有 的 鴿 子 , 大 概 有 三 十 五
只 左 右 , 在 這 伙 人 頭 上 盤 旋 , 從 半 空 中 向 他 們 一 齊 拉 屎 。 趁 著 他 們 應 付 鴿 子 的 “ 空 襲 ” ,
早 已 藏 在 樹 篱 后 的 一 群 鵝 沖 了 出 來 , 使 勁 地 啄 他 們 的 腿 肚 子 。 而 這 還 只 是 些 小 打 小 鬧 的
計 策 , 只 不 過 制 造 點 小 混 亂 罷 了 。 這 幫 人 用 棍 棒 毫 不 費 力 就 把 鵝 赶 跑 了 。 斯 諾 鮑 接 著 發
動 第 二 次 攻 擊 , 穆 麗 爾 、 本 杰 明 和 所 有 的 羊 , 隨 著 打 頭 的 斯 諾 鮑 沖 向 前 去 , 從 各 個 方 向
對 這 伙 人 又 戳 又 抵 , 而 本 杰 明 則 回 頭 用 他 的 小 蹄 子 對 他 們 尥 起 蹶 子 來 。 可 是 , 對 動 物 們
來 說 , 這 幫 拎 著 棍 棒 、 靴 子 上 又 帶 著 釘 子 的 人 還 是 太 厲 害 了 。 突 然 , 從 斯 諾 鮑 那 里 發 出
一 聲 尖 叫 , 這 是 退 兵 的 信 號 , 所 有 的 動 物 轉 身 從 門 口 退 回 院 子 內 。

那 些 人 發 出 得 意 的 呼 叫 , 正 象 他 們 所 想 象 的 那 樣 , 他 們 看 到 仇 敵 們 潰 不 成 軍 , 于 是
就 毫 無 秩 序 地 追 擊 著 。 這 正 是 斯 諾 鮑 所 期 望 的 。 等 他 們 完 全 進 入 院 子 后 , 三 匹 馬 , 三 頭
牛 以 及 其 余 埋 伏 在 牛 棚 里 的 豬 , 突 然 出 現 在 他 們 身 后 , 切 斷 了 他 們 的 退 路 。 這 時 , 斯 諾
鮑 發 出 了 進 攻 的 信 號 , 他 自 己 徑 直 向 瓊 斯 沖 去 , 瓊 斯 看 見 他 沖 過 來 , 舉 起 槍 就 開 了 火 ,
彈 粒 擦 過 斯 諾 鮑 背 部 , 刻 下 了 一 道 血 痕 , 一 只 羊 中 彈 傷 亡 。 當 時 遲 , 那 時 快 , 斯 諾 鮑 憑
他 那 兩 百 多 磅 体 重 猛 地 扑 向 瓊 斯 的 腿 , 瓊 斯 一 下 子 被 推 到 糞 堆 上 , 槍 也 從 手 中 甩 了 出 去 。
而 最 為 惊 心 動 魄 的 情 景 還 在 鮑 克 瑟 那 儿 , 他 就 像 一 匹 沒 有 閹 割 的 种 馬 , 竟 靠 后 腿 直 立 起
來 , 用 他 那 巨 大 的 釘 著 鐵 掌 的 蹄 子 猛 打 一 气 , 第 一 下 就 擊 中 了 一 個 福 克 斯 伍 德 庄 園 的 馬
夫 的 腦 殼 , 打 得 他 倒 在 泥 坑 里 斷 了 气 。 看 到 這 個 情 形 , 几 個 人 扔 掉 棍 子 就 要 跑 。 他 們 被
惊 恐 籠 罩 著 , 接 著 , 就 在 所 有 動 物 的 追 逐 下 繞 著 院 子 到 處 亂 跑 。 他 們 不 是 被 抵 , 就 是 被
踢 ; 不 是 被 咬 , 就 是 被 踩 。 庄 園 里 的 動 物 無 不 以 各 自 不 同 的 方 式 向 他 們 复 仇 。 就 連 那 只
貓 也 突 然 從 房 頂 跳 到 一 個 放 牛 人 的 肩 上 , 用 爪 子 掐 進 他 的 脖 子 里 , 疼 得 他 大 喊 大 叫 。 趁
著 門 口 沒 有 擋 道 的 机 會 , 這 伙 人 喜 出 望 外 , 奪 路 沖 出 院 子 , 迅 速 逃 到 大 路 上 。 一 路 上 又
有 鵝 在 啄 著 他 們 的 腿 肚 子 , 噓 噓 地 轟 赶 他 們 。 就 這 樣 , 他 們 這 次 侵 襲 , 在 五 分 鐘 之 內 ,
又 從 進 來 的 路 上 灰 溜 溜 地 敗 逃 了 。

除 了 一 個 人 之 外 , 這 幫 人 全 都 跑 了 。 回 到 院 子 里 , 鮑 克 瑟 用 蹄 子 扒 拉 一 下 那 個 臉 朝
下 趴 在 地 上 的 馬 夫 , 試 圖 把 它 翻 過 來 , 這 家 伙 一 動 也 不 動 。

“ 他 死 了 , ” 鮑 克 瑟 難 過 地 說 , “ 我 本 不 想 這 樣 干 , 我 忘 了 我 還 釘 著 鐵 掌 呢 , 誰 相
信 我 這 是 無 意 的 呢 ? ”

  “ 不 要 多 愁 善 感 , 同 志 ! ” 傷 口 還 在 滴 滴 答 答 流 血 的 斯 諾 鮑 大 聲 說 到 。 “ 打 仗 就 是
打 仗 , 只 有 死 人 才 是 好 人 。 ”

“ 我 不 想 殺 生 , 即 使 對 人 也 不 。 ” 鮑 克 瑟 重 复 道 , 兩 眼 還 含 著 淚 花 。

不 知 是 誰 大 聲 喊 道 : “ 莫 麗 哪 儿 去 了 ? ”

  莫 麗 确 實 失 蹤 了 。 大 家 感 到 一 陣 惊 慌 , 他 們 擔 心 人 設 了 什 么 計 傷 害 了 她 , 更 擔 心 人
把 她 搶 走 了 。 結 果 , 卻 發 現 她 正 躲 在 她 的 廄 棚 里 , 頭 還 鑽 在 料 槽 的 草 中 。 她 在 槍 響 的 時
候 就 逃 跑 了 。 后 來 又 發 現 , 那 個 馬 夫 只 不 過 昏 了 過 去 , 就 在 他 們 尋 找 莫 麗 時 , 馬 夫 蘇 醒
過 來 , 趁 机 溜 掉 了 。

這 時 , 動 物 們 又 重 新 集 合 起 來 , 他 們 沉 浸 在 無 比 的 喜 悅 之 中 , 每 一 位 都 扯 著 嗓 子 把
自 己 在 戰 斗 中 的 功 勞 表 白 一 番 。 當 下 , 他 們 立 即 舉 行 了 一 個 即 興 的 慶 功 儀 式 。 庄 園 的 旗
幟 升 上 去 了 , “ 英 格 蘭 獸 ” 唱 了 許 多 遍 。 接 著 又 為 那 只 被 殺 害 的 羊 舉 行 了 隆 重 的 葬 禮 ,
還 為 她 在 墓 地 上 种 了 一 棵 山 楂 樹 。 斯 諾 鮑 在 墓 前 作 了 一 個 簡 短 的 演 說 , 他 強 調 說 , 如 果
需 要 的 話 , 每 個 動 物 都 當 為 動 物 庄 園 准 備 犧 牲 。

動 物 們 一 致 決 定 設 立 一 個 “ 一 級 動 物 英 雄 ” 軍 功 勛 章 , 這 一 稱 號 就 地 立 即 授 予 斯 諾
鮑 和 鮑 克 瑟 。 并 有 一 枚 銅 質 獎 章 ( 那 是 在 農 具 室 里 發 現 的 一 些 舊 的 、 貨 真 价 實 的 黃 銅 制
做 的 ) , 可 在 星 期 天 和 節 日 里 佩 戴 。 還 有 一 枚 “ 二 級 動 物 英 雄 ” 勛 章 , 這 一 稱 號 追 認 給
那 只 死 去 的 羊 。

關 于 對 這 次 戰 斗 如 何 稱 謂 的 事 , 他 們 討 論 來 , 討 論 去 , 最 后 決 定 命 名 為 “ 牛 棚 大 戰 ” ,
因 為 伏 擊 就 是 在 那 儿 發 起 的 。 他 們 還 把 瓊 斯 先 生 那 支 掉 在 泥 坑 里 的 槍 找 到 了 , 又 在 庄 主
院 里 發 現 了 存 貯 的 子 彈 。 于 是 決 定 把 槍 架 在 旗 杆 腳 下 , 像 一 門 大 炮 一 樣 , 并 在 每 年 鳴 槍
兩 次 , 一 次 在 十 月 十 二 日 的 “ 牛 棚 大 戰 ” 紀 念 日 , 一 次 在 施 洗 約 翰 節 , 也 就 是 起 義 紀 念
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