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 物 庄 園

[ 英 ] 喬 治 • 奧 威 爾 著
張 毅 高 孝 先 譯
唐 薇 輸 入

                              五

    冬 天 快 要 到 了 , 莫 麗 變 得 越 來 越 討 厭 。 她 每 天 早 上 干 活 總 要 遲 到 , 而 且 總 為 自 己 開
脫 說 她 睡 過 頭 了 , 她 還 常 常 訴 說 一 些 不 可 思 議 的 病 痛 , 不 過 , 她 的 食 欲 卻 很 旺 盛 。 她 會
找 出 种 种 借 口 逃 避 干 活 而 跑 到 飲 水 池 邊 , 呆 呆 地 站 在 那 儿 , 凝 視 著 她 在 水 中 的 倒 影 。 但
還 有 一 些 傳 聞 , 說 起 來 比 這 更 嚴 重 一 些 。 有 一 天 , 當 莫 麗 邊 晃 悠 著 她 的 長 尾 巴 邊 嚼 著 一
根 草 根 , 樂 悠 悠 的 閑 逛 到 院 子 里 時 , 克 拉 弗 把 她 拉 到 一 旁 。

“ 莫 麗 , ” 她 說 , “ 我 有 件 非 常 要 緊 的 事 要 對 你 說 , 今 天 早 晨 , 我 看 見 你 在 查 看 那
段 隔 開 動 物 庄 園 和 福 克 斯 伍 德 庄 園 的 樹 篱 時 , 有 一 個 皮 爾 金 頓 先 生 的 伙 計 正 站 在 樹 篱 的
另 一 邊 。 盡 管 我 离 得 很 遠 , 但 我 敢 肯 定 我 看 見 他 在 對 你 說 話 , 你 還 讓 他 摸 你 的 鼻 子 。 這
是 怎 么 回 事 , 莫 麗 ? ”

“ 他 沒 摸 ! 我 沒 讓 ! 這 不 是 真 的 ! ” 莫 麗 大 聲 嚷 著 , 抬 起 前 蹄 子 搔 著 地 。

  “ 莫 麗 ! 看 著 我 , 你 能 向 我 發 誓 , 那 人 不 是 在 摸 你 的 鼻 子 。 ”

  “ 這 不 是 真 的 ! ” 莫 麗 重 复 道 , 但 卻 不 敢 正 視 克 拉 弗 。 然 后 , 她 朝 著 田 野 飛 奔 而 去 ,
逃 之 夭 夭 。

克 拉 弗 心 中 閃 過 一 個 念 頭 。 誰 也 沒 有 打 招 呼 , 她 就 跑 到 莫 麗 的 廄 棚 里 , 用 蹄 子 翻 開
一 堆 草 。 草 下 竟 藏 著 一 堆 方 糖 和 几 條 不 同 顏 色 的 飾 帶 。

三 天 后 , 莫 麗 不 見 了 , 好 几 個 星 期 下 落 不 明 。 后 來 鴿 子 報 告 說 他 們 曾 在 威 靈 頓 那 邊
見 到 過 她 , 當 時 , 她 正 被 駕 在 一 輛 單 駕 馬 車 上 , 那 輛 車 很 時 髦 , 漆 得 有 紅 有 黑 , 停 在 一
個 客 棧 外 面 。 有 個 紅 臉 膛 的 胖 子 , 身 穿 方 格 子 馬 褲 和 高 筒 靴 , 象 是 客 棧 老 板 , 邊 撫 摸 著
她 的 鼻 子 邊 給 她 喂 糖 。 她 的 毛 發 修 剪 一 新 , 額 毛 上 還 佩 戴 著 一 條 鮮 紅 的 飾 帶 。 所 以 鴿 子
說 , 她 顯 得 自 鳴 得 意 。 從 此 以 后 , 動 物 們 再 也 不 提 她 了 。

一 月 份 , 天 气 极 其 惡 劣 。 田 地 好 象 鐵 板 一 樣 , 什 么 活 都 干 不 成 。 倒 是 在 大 谷 倉 里 召
開 了 很 多 會 議 , 豬 忙 于 籌 划 下 一 季 度 的 工 作 。 他 們 明 顯 比 其 它 動 物 聰 明 , 也 就 自 然 而 然
地 該 對 庄 園 里 所 有 的 大 政 方 針 做 出 決 定 , 盡 管 他 們 的 決 策 還 得 通 過 大 多 數 表 決 同 意 后 才
有 效 。 本 來 , 要 是 斯 諾 鮑 和 拿 破 侖 相 互 之 間 不 鬧 別 扭 , 整 個 程 序 會 進 行 得 很 順 利 。 可 是
在 每 一 個 論 點 上 , 他 們 倆 一 有 可 能 便 要 抬 杠 。 如 果 其 中 一 個 建 議 用 更 大 面 積 播 种 大 麥 ,
另 一 個 則 肯 定 要 求 用 更 大 面 積 播 种 燕 麥 ; 如 果 一 個 說 某 某 地 方 最 适 宜 种 卷 心 菜 , 另 一 個
就 會 聲 稱 那 里 非 种 薯 類 不 可 , 不 然 就 是 廢 地 一 塊 。 他 們 倆 都 有 自 己 的 追 隨 者 , 相 互 之 間
還 有 一 些 激 烈 的 爭 辯 。 在 大 會 議 上 , 斯 諾 鮑 能 言 善 辯 , 令 絕 大 多 數 動 物 心 誠 口 服 。 而 拿
破 侖 更 擅 長 在 會 議 上 休 息 時 為 爭 取 到 支 持 游 說 拉 票 。 在 羊 那 儿 , 他 尤 其 成 功 。 后 來 , 不
管 适 時 不 适 時 , 羊 都 在 咩 咩 地 叫 著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 并 經 常 借 此 來 搗 亂 大 會 議 。
而 且 , 大 家 注 意 到 了 , 越 是 斯 諾 鮑 的 講 演 講 到 關 鍵 處 , 他 們 就 越 有 可 能 插 進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的 咩 咩 聲 。 斯 諾 鮑 曾 在 庄 主 院 里 找 到 一 些 過 期 的 《 農 場 主 和 畜 牧 業 者 》 雜 志 ,
并 對 此 作 過 深 入 的 研 究 , 裝 了 滿 腦 子 的 革 新 和 發 明 設 想 。 他 談 起 什 么 農 田 排 水 、 什 么 飼
料 保 鮮 、 什 么 鹼 性 爐 渣 , 學 究 气 十 足 。 他 還 設 計 出 一 個 复 雜 的 系 統 , 可 以 把 動 物 每 天 在
不 同 地 方 拉 的 糞 便 直 接 通 到 地 里 , 以 節 省 運 送 的 勞 力 。 拿 破 侖 自 己 無 所 貢 獻 , 卻 拐 彎 抹
角 地 說 斯 諾 鮑 的 這 些 東 西 最 終 將 會 是 一 場 空 , 看 起 來 他 是 在 走 著 瞧 了 。 但 是 在 他 們 所 有
的 爭 吵 中 , 最 為 激 烈 的 莫 過 于 關 于 風 車 一 事 的 爭 辯 。

在 狹 長 的 大 牧 場 上 , 离 庄 園 里 的 窩 棚 不 遠 的 地 方 , 有 一 座 小 山 包 , 那 是 庄 園 里 的 制
高 點 。 斯 諾 鮑 在 勘 察 過 那 地 方 之 后 , 宣 布 說 那 里 是 建 造 風 車 最 合 适 的 地 方 。 這 風 車 可 用
來 帶 動 發 電 机 , 從 而 可 為 庄 園 提 供 電 力 。 也 就 可 以 使 窩 棚 里 用 上 電 燈 并 在 冬 天 取 暖 , 還
可 以 帶 動 圓 鋸 、 鍘 草 机 、 切 片 机 和 電 動 擠 奶 机 。 動 物 們 以 前 還 從 未 听 說 過 任 何 這 類 事 情
( 因 為 這 是 一 座 老 式 的 庄 園 , 只 有 一 台 非 常 原 始 的 机 器 ) 。 當 斯 諾 鮑 繪 聲 繪 色 地 描 述 著
那 些 奇 妙 的 机 器 的 情 景 時 , 說 那 些 机 器 可 以 在 他 們 悠 閑 地 在 地 里 吃 草 時 , 在 他 們 修 養 心
性 而 讀 書 或 聊 天 時 為 他 們 干 活 , 動 物 們 都 听 呆 了 。

不 出 几 個 星 期 , 斯 諾 鮑 為 風 車 作 的 設 計 方 案 就 全 部 擬 訂 好 了 。 机 械 方 面 的 詳 細 資 料
大 多 取 自 于 《 對 居 室 要 做 的 1000 件 益 事 》 、 《 自 己 做 自 己 的 瓦 工 》 和 《 電 學 入 門 》 三 本
書 , 這 三 本 書 原 來 也 是 瓊 斯 先 生 的 。 斯 諾 鮑 把 一 間 小 棚 作 為 他 的 工 作 室 , 那 間 小 棚 曾 是
孵 卵 棚 , 里 面 鋪 著 光 滑 的 木 制 地 板 , 地 板 上 适 宜 于 畫 圖 。 他 在 那 里 閉 門 不 出 , 一 干 就 是
几 個 小 時 。 他 把 打 開 的 書 用 石 塊 壓 著 , 蹄 子 的 兩 趾 間 夾 著 一 截 粉 筆 , 麻 利 地 來 回 走 動 ,
一 邊 發 出 帶 點 興 奮 的 哼 哧 聲 , 一 邊 畫 著 一 道 接 一 道 的 線 條 。 漸 漸 地 , 設 計 圖 深 入 到 有 大
量 曲 柄 和 齒 輪 的 复 雜 部 分 , 圖 面 覆 蓋 了 大 半 個 地 板 , 這 在 其 他 動 物 看 來 簡 直 太 深 奧 了 ,
但 印 象 卻 非 常 深 刻 。 他 們 每 天 至 少 要 來 一 次 , 看 看 斯 諾 鮑 作 圖 。 就 連 雞 和 鴨 子 也 來 , 而
且 為 了 不 踩 踏 粉 筆 線 還 格 外 小 心 謹 慎 。 惟 獨 拿 破 侖 回 避 著 。 一 開 始 , 他 就 聲 言 反 對 風 車 。
然 而 有 一 天 , 出 乎 意 料 , 他 也 來 檢 查 設 計 圖 了 。 他 沉 悶 不 語 地 在 棚 子 里 繞 來 繞 去 , 仔 細
查 看 設 計 圖 上 的 每 一 處 細 節 , 偶 爾 還 沖 著 它 們 從 鼻 子 里 哼 哼 一 兩 聲 , 然 后 乜 斜 著 眼 睛 ,
站 在 一 旁 往 圖 上 打 量 一 陣 子 , 突 然 , 他 抬 起 腿 來 , 對 著 圖 撒 了 一 泡 尿 , 接 了 一 聲 不 吭 ,
揚 長 而 去 。

整 個 庄 園 在 風 車 一 事 上 截 然 地 分 裂 開 了 。 斯 諾 鮑 毫 不 否 認 修 建 它 是 一 項 繁 重 的 事 業 ,
需 要 采 石 并 筑 成 牆 , 還 得 制 造 葉 片 , 另 外 還 需 要 發 電 机 和 電 纜 ( 至 于 這 些 如 何 兌 現 , 斯
諾 鮑 當 時 沒 說 ) 。 但 他 堅 持 認 為 這 項 工 程 可 在 一 年 內 完 成 。 而 且 還 宣 稱 , 建 成 之 后 將 會
因 此 節 省 大 量 的 勞 力 , 以 至 于 動 物 們 每 周 只 需 要 干 三 天 活 。 另 一 方 面 , 拿 破 侖 卻 爭 辯 說 ,
當 前 最 急 需 的 是 增 加 食 料 生 產 , 而 如 果 他 們 在 風 車 上 浪 費 時 間 , 他 們 全 都 會 餓 死 的 。 在
“ 擁 護 斯 諾 鮑 和 每 周 三 日 工 作 制 ” 和 “ 擁 護 拿 破 侖 和 食 料 滿 槽 制 ” 的 不 同 口 號 下 , 動 物
們 形 成 了 兩 派 , 本 杰 明 是 唯 一 一 個 兩 邊 都 不 沾 的 動 物 。 他 既 不 相 信 什 么 食 料 會 更 充 足 ,
也 不 相 信 什 么 風 車 會 節 省 勞 力 。 他 說 , 有 沒 有 風 車 無 所 謂 , 生 活 會 繼 續 下 去 的 , 一 如 既
往 , 也 就 是 說 總 有 不 足 之 處 。

除 了 風 車 爭 執 之 外 , 還 有 一 個 關 于 庄 園 的 防 御 問 題 。 盡 管 人 在 牛 棚 大 戰 中 被 擊 潰 了 ,
但 他 們 為 奪 回 庄 園 并 使 瓊 斯 先 生 复 辟 , 會 發 動 一 次 更 凶 狠 的 進 犯 , 這 是 千 真 万 确 的 事 。
進 一 步 說 , 因 為 他 們 受 到 挫 敗 的 消 息 已 經 傳 遍 了 整 個 國 家 , 使 得 附 近 庄 園 的 動 物 比 以 前
更 難 駕 馭 了 , 他 們 也 就 更 有 理 由 這 樣 干 了 。 可 是 斯 諾 鮑 和 拿 破 侖 又 照 例 發 生 了 分 歧 。 根
据 拿 破 侖 的 意 見 , 動 物 們 的 當 務 之 急 是 設 法 武 裝 起 來 , 并 自 我 訓 練 使 用 武 器 。 而 按 斯 諾
鮑 的 說 法 , 他 們 應 該 放 出 越 來 越 多 的 鴿 子 , 到 其 他 庄 園 的 動 物 中 煽 動 造 反 。 一 個 說 如 不
自 衛 就 無 异 于 坐 以 待 斃 ; 另 一 個 則 說 如 果 造 反 四 起 , 他 們 就 斷 無 自 衛 的 必 要 。 動 物 們 先
听 了 拿 破 侖 的 , 又 听 了 斯 諾 鮑 的 , 竟 不 能 确 定 誰 是 誰 非 。 實 際 上 , 他 們 總 是 發 現 , 講 話
的 是 誰 , 他 們 就 會 同 意 誰 的 。

終 于 熬 到 了 這 一 天 , 斯 諾 鮑 的 設 計 圖 完 成 了 。 在 緊 接 著 的 星 期 天 大 會 議 上 , 是 否 開
工 建 造 風 車 的 議 題 將 要 付 諸 表 決 , 當 動 物 們 在 大 谷 倉 里 集 合 完 畢 , 斯 諾 鮑 站 了 起 來 , 盡
管 不 時 被 羊 的 咩 咩 聲 打 斷 , 他 還 是 提 出 了 他 熱 衷 于 建 造 風 車 的 緣 由 。 接 著 , 拿 破 侖 站 起
來 反 駁 , 他 非 常 隱 諱 地 說 風 車 是 瞎 折 騰 , 勸 告 大 家 不 要 支 持 它 , 就 又 猛 地 坐 了 下 去 。 他
僅 僅 講 了 不 到 半 分 鐘 , 似 乎 顯 得 有 點 說 不 說 都 一 個 樣 。 這 時 , 斯 諾 鮑 跳 了 起 來 , 喝 住 了
又 要 咩 咩 亂 叫 的 羊 , 慷 慨 陳 詞 , 呼 吁 大 家 對 風 車 給 予 支 持 。 在 這 之 前 , 動 物 們 因 各 有 所
好 , 基 本 上 是 平 均 地 分 成 兩 派 , 但 在 頃 刻 之 間 , 斯 諾 鮑 的 雄 辯 口 才 就 說 得 他 們 服 服 貼 貼 。
他 用 熱 烈 的 語 言 , 描 述 著 當 動 物 們 擺 脫 了 沉 重 的 勞 動 時 動 物 庄 園 的 景 象 。 他 的 設 想 此 時
早 已 遠 遠 超 出 了 鍘 草 机 和 切 蘿 卜 机 。 他 說 , 電 能 帶 動 脫 粒 机 、 犁 、 耙 、 碾 子 、 收 割 机 和
捆 扎 机 , 除 此 之 外 , 還 能 給 每 一 個 窩 棚 里 提 供 電 燈 、 熱 水 或 涼 水 , 以 及 電 爐 等 等 。 他 講
演 完 后 , 表 決 會 何 去 何 從 已 經 很 明 顯 了 。 就 在 這 個 關 頭 , 拿 破 侖 站 起 來 , 怪 模 怪 樣 地 瞥
了 斯 諾 鮑 一 眼 , 把 了 一 聲 尖 細 的 口 哨 , 這 樣 的 口 哨 聲 以 前 沒 有 一 個 動 物 听 到 他 打 過 。

這 時 , 從 外 面 傳 來 一 陣 凶 狠 的 汪 汪 叫 聲 , 緊 接 著 , 九 條 強 壯 的 狗 , 戴 著 鑲 有 青 銅 飾
釘 的 項 圈 , 跳 進 大 倉 谷 里 來 , 徑 直 扑 向 斯 諾 鮑 。 就 在 斯 諾 鮑 要 被 咬 上 的 最 后 一 刻 , 他 才
跳 起 來 , 一 下 跑 到 門 外 , 于 是 狗 就 在 后 面 追 。 動 物 們 都 嚇 呆 了 , 個 個 張 口 結 舌 。 他 們 擠
到 門 外 注 視 著 這 場 追 逐 。 斯 諾 鮑 飛 奔 著 穿 過 通 向 大 路 的 牧 場 , 他 使 出 渾 身 解 數 拼 命 地 跑
著 。 而 狗 已 經 接 近 他 的 后 蹄 子 。 突 然 間 , 他 滑 倒 了 , 眼 看 著 就 要 被 他 們 逮 住 。 可 他 又 重
新 起 來 , 跑 得 更 快 了 。 狗 又 一 次 赶 上 去 , 其 中 一 條 狗 几 乎 就 要 咬 住 斯 諾 鮑 的 尾 巴 了 , 幸
而 斯 諾 鮑 及 時 甩 開 了 尾 巴 。 接 著 他 又 一 個 沖 刺 , 和 狗 不 過 一 步 之 差 , 從 樹 篱 中 的 一 個 缺
口 竄 了 出 去 , 再 也 看 不 到 了 。

動 物 們 惊 愕 地 爬 回 大 谷 倉 。 不 一 會 儿 , 那 些 狗 又 汪 汪 地 叫 著 跑 回 來 。 剛 開 始 時 , 動
物 們 都 想 不 出 這 些 家 伙 是 從 哪 儿 來 的 , 但 問 題 很 快 就 弄 明 白 了 : 他 們 正 是 早 先 被 拿 破 侖
從 他 們 的 母 親 身 邊 帶 走 的 那 些 狗 崽 子 , 被 拿 破 侖 偷 偷 地 養 著 。 他 們 盡 管 還 沒 有 完 全 長 大 ,
但 個 頭 都 不 小 , 看 上 去 凶 得 象 狼 。 大 家 都 注 意 到 , 他 們 始 終 緊 挨 著 拿 破 侖 , 對 他 擺 著 尾
巴 。 那 姿 勢 , 竟 和 別 的 狗 過 去 對 瓊 斯 先 生 的 做 法 一 模 一 樣 。

這 時 , 拿 破 侖 在 狗 的 尾 隨 下 , 登 上 那 個 當 年 麥 哲 發 表 演 講 的 凸 台 , 并 宣 布 , 從 今 以
后 , 星 期 天 早 晨 的 大 會 議 就 此 告 終 。 他 說 , 那 些 會 議 毫 無 必 要 , 又 浪 費 時 間 。 此 后 一 切
有 關 庄 園 工 作 的 議 題 , 將 有 一 個 由 豬 組 成 的 特 別 委 員 會 定 奪 , 這 個 委 員 會 由 他 親 自 統 管 。
他 們 將 在 私 下 碰 頭 , 然 后 把 有 關 決 策 傳 達 給 其 他 動 物 。 動 物 們 仍 要 在 星 期 天 早 晨 集 合 ,
向 庄 園 的 旗 幟 致 敬 , 唱 “ 英 格 蘭 獸 ” , 并 接 受 下 一 周 的 工 作 任 務 。 但 再 也 不 搞 什 么 辯 論
了 。

本 來 , 斯 諾 鮑 被 逐 已 經 對 他 們 刺 激 不 小 了 , 但 他 們 更 為 這 個 通 告 感 到 惊 愕 。 有 几 個
動 物 想 要 抗 議 , 卻 可 惜 沒 有 找 到 合 适 的 辯 詞 。 甚 至 鮑 克 瑟 也 感 到 茫 然 不 解 , 他 支 起 耳 朵 ,
抖 動 几 下 額 毛 , 費 力 地 想 理 出 個 頭 緒 , 結 果 沒 想 出 任 何 可 說 的 話 。 然 而 , 有 些 豬 倒 十 分
清 醒 , 四 只 在 前 排 的 小 肉 豬 不 以 為 然 地 尖 聲 叫 著 , 當 即 都 跳 起 來 准 備 發 言 。 但 突 然 間 ,
圍 坐 在 拿 破 侖 身 旁 的 那 群 狗 發 出 一 陣 陰 森 恐 怖 的 咆 哮 , 于 是 , 他 們 便 沉 默 不 語 , 重 新 坐
了 下 去 。 接 著 , 羊 又 聲 音 響 亮 地 咩 咩 叫 起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 一 直 持 續 了 一 刻 鐘 ,
從 而 , 所 有 討 論 一 下 的 希 望 也 付 諸 東 流 了 。

后 來 , 斯 奎 拉 受 命 在 庄 園 里 兜 了 一 圈 , 就 這 個 新 的 安 排 向 動 物 作 一 解 釋 。

  “ 同 志 們 , ” 他 說 , “ 我 希 望 每 一 位 在 這 儿 的 動 物 , 會 對 拿 破 侖 同 志 為 承 擔 這 些 額
外 的 勞 動 所 作 的 犧 牲 而 感 激 的 。 同 志 們 , 不 要 以 為 當 領 導 是 一 种 享 受 ! 恰 恰 相 反 , 它 是
一 項 艱 深 而 繁 重 的 職 責 。 沒 有 誰 能 比 拿 破 侖 同 志 更 堅 信 所 有 動 物 一 律 平 等 。 他 也 确 實 很
想 讓 大 家 自 己 為 自 己 作 主 。 可 是 , 万 一 你 們 失 策 了 , 那 么 同 志 們 , 我 們 會 怎 樣 呢 ? 要 是
你 們 決 定 按 斯 諾 鮑 的 風 車 夢 想 跟 從 了 他 會 怎 樣 呢 ? 斯 諾 鮑 這 家 伙 , 就 我 們 現 在 所 知 , 不
比 一 個 坏 蛋 強 多 少 。 ”

“ 他 在 牛 棚 大 戰 中 作 戰 很 勇 敢 。 ” 有 個 動 物 說 了 一 句 。

  “ 勇 敢 是 不 夠 的 , ” 斯 奎 拉 說 , “ 忠 誠 和 服 從 更 為 重 要 。 就 牛 棚 大 戰 而 言 , 我 相 信
我 們 最 終 會 有 一 天 發 現 斯 諾 鮑 的 作 用 被 吹 得 太 大 了 。 紀 律 , 同 志 們 , 鐵 的 紀 律 ! 這 是 我
們 今 天 的 口 號 。 一 步 走 錯 , 我 們 的 仇 敵 便 會 來 顛 覆 我 們 。 同 志 們 , 你 們 肯 定 不 想 讓 瓊 斯
回 來 吧 ? ”

這 番 論 証 同 樣 是 無 可 辯 駁 的 。 毫 無 疑 問 , 動 物 們 害 怕 瓊 斯 回 來 ; 如 果 星 期 天 早 晨 召
集 的 辯 論 有 導 致 他 回 來 的 可 能 , 那 么 辯 論 就 應 該 停 止 。 鮑 克 瑟 細 細 琢 磨 了 好 一 陣 子 , 說
了 句 “ 如 果 這 是 拿 破 侖 同 志 說 , 那 就 一 定 沒 錯 ” , 以 此 來 表 達 他 的 整 個 感 受 。 并 且 從 此
以 后 , 他 又 用 “ 拿 破 侖 同 志 永 遠 正 确 ” 這 句 格 言 , 作 為 對 他 個 人 的 座 右 銘 “ 我 要 更 加 努
力 工 作 ” 的 補 充 。

到 了 天 气 變 暖 , 春 耕 已 經 開 始 的 時 候 。 那 間 斯 諾 鮑 用 來 畫 風 車 設 計 圖 的 小 棚 還 一 直
被 封 著 , 大 家 想 象 著 那 些 設 計 圖 早 已 從 地 板 上 擦 掉 了 。 每 星 期 天 早 晨 十 點 鐘 , 動 物 們 聚
集 在 大 谷 倉 , 接 受 他 們 下 一 周 的 工 作 任 務 。 如 今 , 老 麥 哲 的 那 個 風 干 了 肉 的 顱 骨 , 也 已
經 從 果 園 腳 下 挖 了 出 來 , 駕 在 旗 杆 下 的 一 個 木 墩 上 , 位 于 槍 的 一 側 。 升 旗 之 后 , 動 物 們
要 按 規 定 恭 恭 敬 敬 地 列 隊 經 過 那 個 顱 骨 , 然 后 才 走 進 大 谷 倉 。 近 來 , 他 們 還 沒 有 像 早 先
那 樣 全 坐 在 一 起 過 。 拿 破 侖 同 斯 奎 拉 和 另 一 個 叫 梅 尼 繆 斯 的 豬 , 共 同 坐 在 前 台 。 這 個 梅
尼 繆 斯 具 有 非 凡 的 天 賦 , 擅 于 譜 曲 作 詩 。 九 條 年 輕 的 狗 圍 著 它 們 成 半 圓 形 坐 著 。 其 他 豬
坐 在 后 台 。 別 的 動 物 面 對 著 他 們 坐 在 大 谷 倉 中 間 。 拿 破 侖 用 一 种 粗 暴 的 軍 人 風 格 , 宣 讀
對 下 一 周 的 安 排 , 隨 后 只 唱 了 一 遍 “ 英 格 蘭 獸 ” , 所 有 的 動 物 就 解 散 了 。

斯 諾 鮑 被 逐 后 的 第 三 個 星 期 天 , 拿 破 侖 宣 布 要 建 造 風 車 , 動 物 們 听 到 這 個 消 息 , 終
究 有 些 吃 惊 。 而 拿 破 侖 沒 有 為 改 變 主 意 講 述 任 何 理 由 , 只 是 簡 單 地 告 誡 動 物 們 , 那 項 額
外 的 任 務 將 意 味 著 非 常 艱 苦 的 勞 動 : 也 許 有 必 要 縮 減 他 們 的 食 料 。 然 而 , 設 計 圖 已 全 部
籌 備 好 , 并 已 經 進 入 最 后 的 細 節 部 分 。 一 個 由 豬 組 成 的 特 別 委 員 會 為 此 在 過 去 三 周 內 一
直 工 作 著 。 風 車 的 修 建 , 加 上 其 他 一 些 各 种 各 樣 的 改 進 , 預 期 要 兩 年 時 間 。

當 天 晚 上 , 斯 奎 拉 私 下 對 其 他 動 物 解 釋 說 , 拿 破 侖 從 來 沒 有 真 正 反 對 過 風 車 。 相 反 ,
正 是 由 他 最 初 做 的 建 議 。 那 個 斯 諾 鮑 畫 在 孵 卵 棚 地 板 上 的 設 計 圖 , 實 際 上 是 他 早 先 從 拿
破 侖 的 筆 記 中 剽 竊 的 。 事 實 上 , 風 車 是 拿 破 侖 自 己 的 創 造 。 于 是 , 有 的 動 物 問 道 , 為 什
么 他 曾 說 它 的 坏 話 說 得 那 么 厲 害 ? 在 這 一 點 上 , 斯 奎 拉 顯 得 非 常 圓 滑 。 他 說 , 這 是 拿 破
侖 同 志 的 老 練 , 他 裝 作 反 對 風 車 , 那 只 是 一 個 計 謀 , 目 的 在 于 驅 除 斯 諾 鮑 這 個 隱 患 , 這
個 坏 東 西 。 既 然 現 在 斯 諾 鮑 已 經 溜 掉 了 , 計 划 也 就 能 在 沒 有 斯 諾 鮑 妨 礙 的 情 況 下 順 利 進
行 了 。 斯 奎 拉 說 , 這 就 是 所 謂 的 策 略 , 他 重 复 了 好 几 遍 , “ 策 略 , 同 志 們 , 策 略 ! ” 還
一 邊 帶 著 歡 快 的 笑 聲 , 一 邊 甩 動 著 尾 巴 , 活 蹦 亂 跳 。 動 物 們 吃 不 准 這 些 話 的 含 意 , 可 是
斯 奎 拉 講 得 如 此 富 有 說 服 力 , 加 上 赶 巧 了 有 三 條 狗 和 他 在 一 起 , 又 是 那 樣 气 勢 洶 洶 地 狂
叫 著 , 因 而 他 們 沒 有 進 一 步 再 問 什 么 , 就 接 受 了 他 的 解 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