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 物 庄 園

[ 英 ] 喬 治 • 奧 威 爾 著
張 毅 高 孝 先 譯
唐 薇 輸 入

                                  六

    那 一 年 , 動 物 們 干 起 活 來 就 像 奴 隸 一 樣 。 但 他 們 樂 在 其 中 , 流 血 流 汗 甚 至 犧 牲 也 心
甘 情 愿 , 因 為 他 們 深 深 地 意 識 到 : 他 們 干 的 每 件 事 都 是 為 他 們 自 己 和 未 來 的 同 類 的 利 益 ,
而 不 是 為 了 那 幫 游 手 好 閑 、 偷 摸 成 性 的 人 類 。

  從 初 春 到 夏 末 這 段 時 間 里 , 他 們 每 周 工 作 六 十 個 小 時 。 到 了 八 月 , 拿 破 侖 又 宣 布 ,
星 期 天 下 午 也 要 安 排 工 作 。 這 項 工 作 完 全 是 自 愿 性 的 , 不 過 , 無 論 哪 個 動 物 缺 勤 , 他 的
口 糧 就 要 減 去 一 半 。 即 使 這 樣 , 大 家 還 是 發 覺 , 有 些 活 就 是 干 不 完 。 收 獲 比 去 年 要 差 一
些 , 而 且 , 因 為 耕 作 沒 有 及 早 完 成 , 本 來 應 該 在 初 夏 播 种 薯 類 作 物 的 兩 快 地 也 沒 种 成 。
可 以 預 見 , 來 冬 將 是 一 個 艱 難 的 季 節 。

  風 車 的 事 引 起 了 意 外 的 難 題 。 按 說 , 庄 園 里 就 有 一 個 質 地 很 好 的 石 灰 石 礦 , 又 在 一
間 小 屋 里 發 現 了 大 量 的 沙 子 和 水 泥 , 這 樣 , 所 有 的 建 筑 材 料 都 已 齊 備 。 但 問 題 是 , 動 物
們 剛 開 始 不 知 道 如 何 才 能 把 石 頭 弄 碎 到 适 用 的 規 格 。 似 乎 除 了 動 用 十 字 鎬 和 撬 棍 外 , 沒
有 別 的 辦 法 。 可 是 , 動 物 們 都 不 能 用 后 腿 站 立 , 也 就 無 法 使 用 鎬 和 撬 棍 。 在 他 們 徒 勞 几
個 星 期 之 后 , 才 有 動 物 想 出 了 一 個 好 主 意 , 就 是 利 用 重 力 的 作 用 。 再 看 那 些 巨 大 的 圓 石 ,
雖 然 大 都 無 法 直 接 利 用 , 但 整 個 采 石 場 上 到 處 都 是 。 于 是 , 動 物 們 用 繩 子 綁 住 石 頭 , 然
后 , 由 牛 、 馬 、 羊 以 及 所 有 能 抓 住 繩 子 的 動 物 合 在 一 起 ─ ─ 甚 至 豬 有 時 也 在 關 鍵 時 刻 搭
個 幫 手 ─ ─ 一 起 拖 著 石 頭 , 慢 慢 地 、 慢 慢 地 沿 著 坡 拖 到 礦 頂 。 到 了 那 儿 , 把 石 頭 從 邊 上
堆 下 去 , 在 底 下 就 摔 成 了 碎 塊 。 這 樣 一 來 , 運 送 的 事 倒 顯 得 相 對 簡 單 一 些 了 。 馬 駕 著 滿 載
的 貨 車 運 送 , 羊 則 一 塊 一 塊 地 拖 , 就 連 穆 麗 爾 和 本 杰 明 也 套 上 一 輛 舊 兩 輪 座 車 , 貢 獻 出
了 他 們 的 力 量 。 這 樣 到 了 夏 末 , 備 用 的 石 頭 便 積 累 足 了 , 接 著 , 在 豬 的 監 督 下 , 工 程 就
破 土 動 工 了 。

  但 是 , 整 個 采 石 過 程 在 當 時 卻 進 展 緩 慢 , 歷 盡 艱 辛 。 把 一 塊 圓 石 拖 到 礦 頂 , 常 常 要
竭 盡 全 力 干 整 整 一 天 , 有 些 時 候 , 石 頭 從 崖 上 推 下 去 了 , 卻 沒 有 摔 碎 。 要 是 沒 有 鮑 克 瑟 ,
沒 有 他 那 几 乎 能 与 所 有 其 他 動 物 合 在 一 起 相 匹 敵 的 力 气 , 恐 怕 什 么 事 都 干 不 成 。 每 逢 動
物 們 發 現 圓 石 開 始 往 下 滑 , 他 們 自 己 正 被 拖 下 山 坡 而 絕 望 地 哭 喊 時 , 總 是 多 虧 鮑 克 瑟 拉
住 了 繩 索 才 穩 了 下 來 。 看 著 他 蹄 子 尖 緊 扣 著 地 面 , 一 寸 一 寸 吃 力 地 爬 著 坡 ; 看 著 他 呼 吸
急 促 , 巨 大 的 身 軀 浸 透 了 汗 水 , 動 物 們 無 不 滿 怀 欽 佩 和 贊 嘆 。 克 拉 弗 常 常 告 誡 他 小 心 點 ,
不 要 勞 累 過 度 了 , 但 他 從 不 放 在 心 上 。 對 他 來 說 , “ 我 要 更 加 努 力 工 作 ” 和 “ 拿 破 侖 同
志 永 遠 正 确 ” 這 兩 句 口 頭 禪 足 以 回 答 所 有 的 難 題 。 他 已 同 那 只 小 公 雞 商 量 好 了 , 把 原 來
每 天 早 晨 提 前 半 小 時 叫 醒 他 , 改 為 提 前 三 刻 鐘 。 同 時 , 盡 管 近 來 業 余 時 間 并 不 多 , 但 他
仍 要 在 空 閑 時 間 里 , 獨 自 到 采 石 場 去 , 在 沒 有 任 何 幫 手 的 情 況 下 , 裝 上 一 車 碎 石 , 拖 去
倒 在 風 車 的 地 基 里 。

  這 一 夏 季 , 盡 管 動 物 們 工 作 得 十 分 辛 苦 , 他 們 的 境 況 還 不 算 太 坏 , 雖 然 他 們 得 到 的
飼 料 不 比 瓊 斯 時 期 多 , 但 至 少 也 不 比 那 時 少 。 除 了 自 己 食 用 外 , 動 物 們 不 必 去 并 供 養 那
五 個 驕 奢 淫 逸 的 人 , 這 個 优 越 性 太 顯 著 了 , 它 足 以 使 許 多 不 足 之 處 顯 得 不 足 為 道 。 另 外 ,
動 物 們 干 活 的 方 式 , 在 許 多 情 況 下 , 不 但 效 率 高 而 且 省 力 。 比 如 鋤 草 這 類 活 , 動 物 們 可
以 干 得 完 美 無 缺 , 而 對 人 來 說 , 這 一 點 遠 遠 做 不 到 。 再 說 , 如 今 的 動 物 們 都 不 偷 不 摸 了 ,
也 就 不 必 用 篱 笆 把 牧 場 和 田 地 隔 開 , 因 此 便 省 去 了 大 量 的 維 護 樹 篱 和 柵 欄 的 勞 力 。 話 雖
如 此 , 過 了 夏 季 , 各 种 各 樣 意 料 不 到 的 缺 欠 就 暴 露 出 來 了 。 庄 園 里 需 要 煤 油 、 釘 子 、 線
繩 、 狗 食 餅 干 以 及 馬 蹄 上 釘 的 鐵 掌 等 等 , 但 庄 園 里 又 不 出 產 這 些 東 西 。 后 來 , 又 需 要 种
子 和 人 造 化 肥 , 還 有 各 類 工 具 以 及 風 車 用 的 机 器 。 可 是 , 如 何 搞 到 這 些 東 西 , 動 物 們 就
都 想 像 不 出 了 。

  一 個 星 期 天 早 晨 , 當 動 物 們 集 合 起 來 接 受 任 務 時 , 拿 破 侖 宣 布 , 他 已 經 決 定 了 一 項
新 政 策 。 說 是 往 后 動 物 庄 園 將 要 同 鄰 近 的 庄 園 做 些 交 易 , 這 當 然 不 是 為 了 任 何 商 業 目 的 ,
而 是 僅 僅 為 了 獲 得 某 些 急 需 的 物 資 。 他 說 , 為 風 車 所 需 要 的 東 西 一 定 要 不 惜 一 切 代 价 。
因 此 , 他 正 在 准 備 出 賣 一 堆 干 草 和 和 當 年 的 部 分 小 麥 收 成 , 而 且 , 再 往 后 如 果 需 要 更 多
的 錢 的 話 , 就 得 靠 賣 雞 蛋 來 補 充 了 , 因 為 雞 蛋 在 威 靈 頓 總 是 有 銷 路 的 。 拿 破 侖 還 說 , 雞
應 該 高 興 地 看 到 , 這 一 犧 牲 就 是 他 們 對 建 造 風 車 的 特 殊 貢 獻 。

  動 物 們 再 一 次 感 到 一 种 說 不 出 的 別 扭 。 決 不 和 人 打 交 道 , 決 不 從 事 交 易 , 決 不 使 用
錢 , 這 些 最 早 就 有 的 誓 言 , 在 瓊 斯 被 逐 后 的 第 一 次 大 會 議 上 , 不 就 已 經 确 立 了 嗎 ? 訂 立
這 些 誓 言 的 情 形 至 今 都 還 歷 歷 在 目 ; 或 者 至 少 他 們 自 以 為 還 記 得 有 這 回 事 。 那 四 只 曾 在
拿 破 侖 宣 布 廢 除 大 會 議 時 提 出 抗 議 的 幼 豬 膽 怯 地 發 言 了 , 但 在 狗 那 可 怕 的 咆 哮 聲 下 , 很
快 又 不 吱 聲 了 。 接 著 , 羊 又 照 例 咩 咩 地 叫 起 “ 四 條 腿 好 , 兩 條 腿 坏 ! ” 一 時 間 的 難 堪 局
面 也 就 順 利 地 對 付 過 去 了 。 最 后 , 拿 破 侖 抬 起 前 蹄 , 平 靜 一 下 气 氛 , 宣 布 說 他 已 經 作 好
了 全 部 安 排 , 任 何 動 物 都 不 必 介 入 和 人 打 交 道 這 种 明 顯 最 為 討 厭 的 事 体 中 。 而 他 有 意 把
全 部 重 擔 放 在 自 己 肩 上 。 一 個 住 在 威 靈 頓 的 叫 溫 普 爾 先 生 的 律 師 , 已 經 同 意 擔 當 動 物 庄
園 和 外 部 社 會 的 中 介 人 , 并 且 將 在 每 個 星 期 一 早 晨 來 訪 以 接 受 任 務 。 最 后 , 拿 破 侖 照 例
喊 一 聲 : “ 動 物 庄 園 万 歲 ! ” 就 結 束 了 整 個 講 話 。 接 著 , 動 物 們 在 唱 完 “ 英 格 蘭 獸 ” 后 ,
紛 紛 散 場 离 去 。

  后 來 , 斯 奎 拉 在 庄 園 里 轉 了 一 圈 才 使 動 物 們 安 心 下 來 。 他 向 他 們 打 保 票 說 , 反 對 從
事 交 易 和 用 錢 的 誓 言 從 來 沒 有 通 過 過 , 搞 不 好 連 提 議 都 不 曾 有 過 。 這 純 粹 是 臆 想 , 追 溯
其 根 源 , 很 可 能 是 斯 諾 鮑 散 布 的 一 個 謊 言 。 對 此 , 一 些 動 物 還 是 半 信 半 疑 , 斯 奎 拉 就 狡
黠 問 他 們 : “ 你 們 敢 肯 定 這 不 是 你 們 夢 到 的 一 些 事 嗎 ? 同 志 們 ! 你 們 有 任 何 關 于 這 個 誓 約
的 記 錄 嗎 ? 它 寫 在 哪 儿 了 ? ” 自 然 , 這 類 東 西 都 從 沒 有 見 諸 文 字 。 因 此 , 動 物 們 便 相 信
是 他 們 自 己 搞 錯 了 。

  那 個 溫 普 爾 是 個 律 師 , 長 著 絡 腮 胡 子 , 矮 個 子 , 看 上 去 一 臉 奸 詐 相 。 他 經 辦 的 業 務
規 模 很 小 , 但 他 卻 精 明 過 人 , 早 就 看 出 了 動 物 庄 園 會 需 要 經 紀 人 , 并 且 佣 金 會 很 可 觀 的 。
按 協 議 , 每 個 星 期 一 溫 普 爾 都 要 來 庄 園 一 趟 。 動 物 們 看 著 他 來 來 去 去 , 猶 有 几 分 畏 懼 ,
避 之 唯 恐 不 及 。 不 過 , 在 他 們 這 些 四 條 腿 的 動 物 看 來 , 拿 破 侖 向 靠 兩 條 腿 站 著 的 溫 普 爾
發 號 施 令 的 情 景 , 激 發 了 他 們 的 自 豪 , 這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也 讓 他 們 感 到 這 個 新 協 議 是 順 心
的 。 現 在 , 他 們 同 人 類 的 關 系 确 實 今 非 昔 比 了 。 但 是 , 人 們 對 動 物 庄 園 的 嫉 恨 不 但 沒 有
因 為 它 的 興 旺 而 有 所 消 解 , 反 而 恨 之 彌 深 。 而 且 每 個 人 都 怀 著 這 樣 一 個 信 條 : 動 物 庄 園
遲 早 要 破 產 , 并 且 關 鍵 是 , 那 個 風 車 將 是 一 堆 廢 墟 。 他 們 在 小 酒 店 聚 會 , 相 互 用 圖 表 論
証 說 風 車 注 定 要 倒 塌 ; 或 者 說 , 即 便 它 能 建 成 , 那 也 永 遠 運 轉 不 起 來 云 云 。 雖 然 如 此 ,
他 們 對 動 物 們 管 理 自 己 庄 園 能 力 , 也 不 由 自 主 地 刮 目 相 看 了 。 其 中 一 個 跡 象 就 是 , 他 們
在 稱 呼 動 物 庄 園 時 , 不 再 故 意 叫 它 曼 納 庄 園 , 而 開 始 用 動 物 庄 園 這 個 名 正 言 順 的 名 稱 。
他 們 放 棄 了 對 瓊 斯 的 支 持 , 而 瓊 斯 自 己 也 已 是 万 念 俱 焚 , 不 再 對 重 主 他 的 庄 園 抱 有 希 望 ,
并 且 已 經 移 居 到 國 外 另 一 個 地 方 了 。 如 今 , 多 虧 了 這 個 溫 普 爾 , 動 物 庄 園 才 得 以 和 外 部
社 會 接 触 , 但 是 不 斷 有 小 道 消 息 說 , 拿 破 侖 正 准 備 同 福 克 斯 伍 德 的 皮 爾 金 頓 先 生 , 或 者
是 平 徹 菲 爾 德 的 弗 雷 德 里 克 先 生 簽 訂 一 項 明 确 的 商 業 協 議 , 不 過 還 提 到 , 這 個 協 議 永 遠
不 會 同 時 和 兩 家 簽 訂 的 。

  大 概 就 是 在 這 個 時 候 , 豬 突 然 搬 進 了 庄 主 院 , 并 且 住 在 那 里 了 。 這 一 下 , 動 物 們 又
似 乎 想 起 了 , 有 一 條 早 先 就 立 下 的 誓 愿 是 反 對 這 樣 做 的 。 可 斯 奎 拉 又 教 他 們 認 識 到 , 事
實 并 非 如 此 。 他 說 , 豬 是 庄 園 的 首 腦 , 應 該 有 一 個 安 靜 的 工 作 場 所 , 這 一 點 絕 對 必 要 。
再 說 , 對 領 袖 ( 近 來 他 在 談 到 拿 破 侖 時 , 已 經 開 始 用 “ 領 袖 ” 這 一 尊 稱 ) 的 尊 嚴 來 說 ,
住 在 房 屋 里 要 比 住 在 純 粹 的 豬 圈 里 更 相 稱 一 些 。 盡 管 這 樣 , 在 一 听 到 豬 不 但 在 廚 房 里 用
餐 , 而 且 把 客 廳 當 作 娛 樂 室 占 用 了 之 后 , 還 是 有 一 些 動 物 為 此 深 感 不 安 。 鮑 克 瑟 倒 蠻 不
在 乎 , 照 例 說 了 一 句 “ 拿 破 侖 同 志 永 遠 正 确 。 ” 但 是 克 拉 弗 卻 認 為 她 記 得 有 一 條 反 對 床
鋪 的 誡 律 , 她 跑 到 大 谷 倉 那 里 , 試 圖 從 題 寫 在 那 儿 的 “ 七 誡 ” 中 找 出 答 案 。 結 果 發 現 她
自 己 連 單 個 的 字 母 都 認 不 過 來 。 她 便 找 來 穆 麗 爾 。

“ 穆 麗 爾 ” 她 說 道 , “ 你 給 我 念 一 下 第 四 條 誡 律 , 它 是 不 是 說 決 不 睡 在 床 上 什 么 的 ? ”
穆 麗 爾 好 不 容 易 才 拼 讀 出 來 。

“ 它 說 , ‘ 任 何 動 物 不 得 臥 床 鋪 蓋 被 褥 ’ 。 ” 她 終 于 念 道 。

  克 拉 弗 覺 得 太 突 兀 了 , 她 從 不 記 得 第 四 條 誡 律 提 到 過 被 褥 , 可 它 既 然 就 寫 在 牆 上 ,
那 它 一 定 本 來 就 是 這 樣 。 赶 巧 這 時 候 , 斯 奎 拉 在 兩 三 條 狗 的 陪 伴 下 路 過 這 儿 , 他 能 從 特
殊 的 角 度 來 說 明 整 個 問 題 。

  “ 那 么 , 同 志 們 , 你 們 已 經 听 到 我 們 豬 現 在 睡 到 庄 主 院 床 上 的 事 了 ? 為 什 么 不 呢 ?
你 們 不 想 想 , 真 的 有 過 什 么 誡 律 反 對 床 嗎 ? 床 只 不 過 是 指 一 個 睡 覺 的 地 方 。 如 果 正 确 看
待 的 話 , 窩 棚 里 的 稻 草 堆 就 是 一 張 床 。 這 條 誡 律 是 反 對 被 褥 的 , 因 為 被 褥 是 人 類 發 明 的 。
我 們 已 經 把 庄 主 院 床 上 的 被 褥 全 撤 掉 了 , 而 睡 在 毯 子 里 。 它 們 也 是 多 么 舒 服 的 床 啊 ! 可
是 同 志 們 , 我 可 以 告 訴 你 們 , 現 在 所 有 的 腦 力 工 作 得 靠 我 們 來 做 , 和 我 們 所 需 要 的 程 度
相 比 , 這 些 東 西 并 不 見 得 舒 服 多 少 。 同 志 們 , 你 們 不 會 不 讓 我 們 休 息 吧 ? 你 們 不 愿 使 我
們 過 于 勞 累 而 失 職 吧 ? 肯 定 你 們 誰 都 不 愿 意 看 到 瓊 斯 回 來 吧 ? ”

  在 這 一 點 上 , 動 物 們 立 刻 就 使 他 消 除 了 疑 慮 , 也 不 再 說 什 么 有 關 豬 睡 在 庄 主 院 床 上
的 事 了 。 而 且 數 日 之 后 , 當 宣 布 說 , 往 后 豬 的 起 床 時 間 要 比 其 他 動 物 晚 一 小 時 , 也 沒 有
誰 對 此 抱 怨 。

  直 到 秋 天 , 動 物 們 都 挺 累 的 , 卻 也 愉 快 。 說 起 來 他 們 已 經 在 艱 難 中 熬 過 整 整 一 年 了 ,
并 且 在 賣 了 部 分 干 草 和 玉 米 之 后 , 准 備 過 冬 的 飼 料 就 根 本 不 夠 用 了 , 但 是 , 風 車 補 償 這
一 切 , 它 這 時 差 不 多 建 到 一 半 了 。 秋 收 以 后 , 天 气 一 直 晴 朗 無 雨 , 動 物 們 干 起 活 來 比 以
前 更 勤 快 了 。 他 們 整 天 拖 著 石 塊 , 辛 勞 地 來 回 奔 忙 。 他 們 想 著 這 樣 一 來 , 便 能 在 一 天 之
內 把 牆 又 加 高 一 尺 了 , 因 而 是 多 么 富 有 意 義 啊 ! 鮑 克 瑟 甚 至 在 夜 間 也 要 出 來 , 借 著 中 秋
的 月 光 干 上 一 兩 個 小 時 。 動 物 們 則 樂 于 在 工 余 時 間 繞 著 進 行 了 一 半 的 工 程 走 來 走 去 , 對
于 那 牆 壁 的 強 度 和 垂 直 度 贊 嘆 一 番 。 并 為 他 們 竟 能 修 建 如 此 了 不 起 的 工 程 而 感 到 惊 喜 交
加 。 唯 獨 老 本 杰 明 對 風 車 毫 無 熱 情 , 他 如 同 往 常 一 樣 , 除 了 說 驢 都 長 壽 這 句 話 神 乎 其 神
的 話 之 外 , 就 再 也 無 所 表 示 了 。

  十 二 月 到 了 , 帶 來 了 猛 烈 的 西 北 風 。 這 時 常 常 是 雨 天 , 沒 法 和 水 泥 , 建 造 工 程 不 得
不 中 斷 。 后 來 有 一 個 夜 晚 , 狂 風 大 作 , 整 個 庄 園 里 的 窩 棚 從 地 基 上 都 被 搖 撼 了 , 大 谷 倉
頂 棚 的 一 些 瓦 片 也 刮 掉 了 。 雞 群 在 恐 懼 中 嘎 嘎 亂 叫 著 惊 醒 來 , 因 為 他 們 在 睡 夢 中 同 時 听
見 遠 處 在 打 槍 。 早 晨 , 動 物 們 走 出 窩 棚 , 發 現 旗 杆 已 被 風 吹 倒 , 果 園 邊 上 的 一 棵 榆 樹 也
象 蘿 卜 一 樣 被 連 根 拔 起 。 就 在 這 個 時 候 , 所 有 的 動 物 喉 嚨 里 突 然 爆 發 出 一 陣 絕 望 的 哭 喊 。
一 幅 可 怕 的 景 象 呈 現 在 他 們 面 前 : 風 車 毀 了 。

  他 們 不 約 而 同 地 沖 向 現 場 。 很 少 外 出 散 步 的 拿 破 侖 , 率 先 跑 在 最 前 頭 。 是 的 , 他 們
的 全 部 奮 斗 成 果 躺 在 那 儿 了 , 全 部 夷 為 平 地 了 , 他 們 好 不 容 易 弄 碎 又 拉 來 的 石 頭 四 下 散
亂 著 。 動 物 們 心 酸 地 凝 視 著 倒 塌 下 來 的 碎 石 塊 , 一 下 子 說 不 出 話 來 。 拿 破 侖 默 默 地 來 回
踱 著 步 , 偶 爾 在 地 面 上 聞 一 聞 , 他 的 尾 巴 變 得 僵 硬 , 并 且 還 忽 左 忽 右 急 劇 地 抽 動 , 對 他
來 說 , 這 是 緊 張 思 維 活 動 的 表 現 。 突 然 , 他 不 動 了 , 似 乎 心 里 已 有 了 主 意 。

  “ 同 志 們 , ” 他 平 靜 地 說 , “ 你 們 知 道 這 是 誰 做 的 孽 嗎 ? 那 個 昨 晚 來 毀 了 我 們 風 車
的 仇 敵 你 們 認 識 嗎 ? 斯 諾 鮑 ! ” 他 突 然 用 雷 鳴 般 的 嗓 音 吼 道 : “ 這 是 斯 諾 鮑 干 的 ! 這 個
叛 徒 用 心 何 其 毒 也 , 他 摸 黑 爬 到 這 儿 , 毀 了 我 們 近 一 年 的 勞 動 成 果 。 他 企 圖 借 此 阻 撓 我
們 的 計 划 , 并 為 他 可 恥 的 被 逐 報 复 。 同 志 們 , 此 時 此 刻 , 我 宣 布 判 處 斯 諾 鮑 死 刑 。 并 給
任 何 對 他 依 法 懲 處 的 動 物 授 予 ‘ 二 級 動 物 英 雄 ’ 勛 章 和 半 莆 式 耳 苹 果 , 活 捉 他 的 動 物 將
得 到 一 整 莆 式 耳 苹 果 。 ”

  動 物 們 得 知 斯 諾 鮑 竟 能 犯 下 如 此 罪 行 , 無 不 感 到 十 分 憤 慨 。 于 是 , 他 們 在 一 陣 怒 吼
之 后 , 就 開 始 想 象 如 何 在 斯 諾 鮑 再 回 來 時 捉 住 他 。 差 不 多 就 在 同 時 , 在 离 小 山 包 不 遠 的
草 地 上 , 發 現 了 豬 蹄 印 。 那 些 蹄 印 只 能 跟 蹤 出 几 步 遠 , 但 看 上 去 是 朝 著 樹 篱 缺 口 方 向 的 。
拿 破 侖 對 著 蹄 印 仔 細 地 嗅 了 一 番 , 便 一 口 咬 定 那 蹄 印 是 斯 諾 鮑 的 , 他 個 人 認 為 斯 諾 鮑 有
可 能 是 從 福 克 斯 伍 德 庄 園 方 向 來 的 。

  “ 不 要 再 遲 疑 了 , 同 志 們 ! ” 拿 破 侖 在 查 看 了 蹄 印 后 說 道 : “ 還 有 工 作 要 干 , 我 們
正 是 要 從 今 天 早 晨 起 , 開 始 重 建 風 車 , 而 且 經 過 這 個 冬 天 , 我 們 要 把 它 建 成 。 風 雨 無 阻 。
我 們 要 讓 這 個 卑 鄙 的 叛 徒 知 道 , 他 不 能 就 這 樣 輕 而 易 舉 地 破 坏 我 們 的 工 作 。 記 住 , 同 志
們 , 我 們 的 計 划 不 僅 不 會 有 任 何 變 更 , 反 而 要 一 絲 不 苟 地 實 行 下 去 。 前 進 , 同 志 們 ! 風
車 万 歲 ! 動 物 庄 園 万 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