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 物 庄 園

[ 英 ] 喬 治 • 奧 威 爾 著
張 毅 高 孝 先 譯
唐 薇 輸 入

                                九

    鮑 克 瑟 蹄 掌 上 的 裂 口 過 了 很 長 時 間 才 痊 愈 。 慶 祝 活 動 結 束 后 第 二 天 , 動 物 們 就 開 始
第 三 次 建 造 風 車 了 。 對 此 , 鮑 克 瑟 哪 里 肯 閑 著 , 他 一 天 不 干 活 都 不 行 , 于 是 就 忍 住 傷 痛
不 讓 他 們 有 所 察 覺 。 到 了 晚 上 他 悄 悄 告 訴 克 拉 弗 , 他 的 掌 子 疼 得 厲 害 。 克 拉 弗 就 用 嘴 巴
嚼 著 草 藥 給 他 敷 上 。 她 和 本 杰 明 一 起 懇 求 鮑 克 瑟 干 活 輕 一 點 。 她 對 他 說 : “ 馬 肺 又 不 能
永 保 不 衰 。 ” 但 鮑 克 瑟 不 听 , 他 說 , 他 剩 下 的 唯 一 一 個 心 愿 就 是 在 他 到 退 休 年 齡 之 前 ,
能 看 到 風 車 建 設 順 利 進 行 。

  想 當 初 , 當 動 物 庄 園 初 次 制 定 律 法 時 , 退 休 年 齡 分 別 規 定 為 : 馬 和 豬 十 二 歲 , 牛 十
四 歲 , 狗 九 歲 , 羊 七 歲 , 雞 和 鵝 五 歲 , 還 允 諾 要 發 給 充 足 的 養 老 津 貼 。 雖 然 至 今 還 沒 有
一 個 動 物 真 正 領 過 養 老 津 貼 , 但 近 來 這 個 話 題 討 論 得 越 來 越 多 了 。 眼 下 , 因 為 苹 果 園 那
邊 的 那 塊 小 牧 場 已 被 留 作 大 麥 田 , 就 又 有 小 道 消 息 說 大 牧 場 的 一 角 要 圍 起 來 給 退 休 動 物
留 作 牧 場 用 。 据 說 , 每 匹 馬 的 養 老 津 貼 是 每 天 五 磅 谷 子 , 到 冬 天 是 每 天 十 五 磅 干 草 , 公
共 節 假 日 里 還 發 給 一 根 胡 蘿 卜 , 或 者 盡 量 給 一 個 苹 果 。 鮑 克 瑟 的 十 二 歲 生 日 就 在 來 年 的
夏 末 。

  這 個 時 期 的 生 活 十 分 艱 苦 。 冬 天 象 去 年 一 樣 冷 , 食 物 也 更 少 了 。 除 了 那 些 豬 和 狗 以
外 , 所 有 動 物 的 飼 料 糧 再 次 減 少 。 斯 奎 拉 解 釋 說 , 在 定 量 上 過 于 教 條 的 平 等 是 違 背 動 物
主 義 原 則 的 。 不 論 在 什 么 情 況 下 , 他 都 毫 不 費 力 地 向 其 他 動 物 証 明 , 無 論 表 面 現 象 是 什
么 , 他 們 事 實 上 并 不 缺 糧 。 當 然 , 暫 時 有 必 要 調 整 一 下 供 應 量 ( 斯 奎 拉 總 說 這 是 “ 調 整 ” ,
從 不 認 為 是 “ 減 少 ” ) 。 但 与 瓊 斯 時 代 相 比 , 進 步 是 巨 大 的 。 為 了 向 大 家 詳 細 說 明 這 一
點 , 斯 奎 拉 用 他 那 尖 細 的 嗓 音 一 口 气 念 了 一 大 串 數 字 。 這 些 數 字 反 映 出 , 和 瓊 斯 時 代 相
比 , 他 們 現 在 有 了 更 多 的 燕 麥 、 干 草 、 蘿 卜 , 工 作 的 時 間 更 短 , 飲 用 的 水 質 更 好 , 壽 命
延 長 了 , 年 輕 一 代 的 存 活 率 提 高 了 , 窩 棚 里 有 了 更 多 的 草 墊 , 而 且 跳 蚤 少 多 了 。 動 物 們
對 他 所 說 的 每 句 話 無 不 信 以 為 真 。 說 實 話 , 在 他 們 的 記 憶 中 , 瓊 斯 及 他 所 代 表 的 一 切 几
乎 已 經 完 全 淡 忘 了 。 他 們 知 道 , 近 來 的 生 活 窘 困 而 艱 難 , 常 常 是 飢 寒 交 迫 , 醒 著 的 時 候
就 是 干 活 , 但 毫 無 疑 問 , 過 去 更 糟 糕 。 他 們 情 愿 相 信 這 些 。 再 說 , 那 時 他 們 是 奴 隸 , 現
在 卻 享 有 自 由 。 誠 如 斯 奎 拉 那 句 總 是 挂 在 嘴 上 的 話 所 說 , 這 一 點 使 一 切 都 有 了 天 壤 之 別 。

  現 在 有 更 多 的 嘴 要 吃 飯 。 這 天 , 四 頭 母 豬 差 不 多 同 時 都 下 小 崽 , 共 有 三 十 一 頭 。 他
們 生 下 來 就 帶 著 黑 白 條 斑 。 誰 是 他 們 的 父 親 呢 ? 這 并 不 難 推 測 , 因 為 拿 破 侖 是 庄 園 里 唯
一 的 种 豬 。 有 通 告 說 , 過 些 時 候 , 等 買 好 了 磚 頭 和 木 材 , 就 在 庄 主 院 花 園 里 為 他 們 蓋 一
間 學 堂 。 目 前 , 暫 時 由 拿 破 侖 在 庄 主 院 的 廚 房 里 親 自 給 他 們 上 課 。 這 些 小 豬 平 常 是 在 花
園 里 活 動 , 而 且 不 許 他 們 和 其 他 年 幼 的 動 物 一 起 玩 耍 。 大 約 与 此 同 時 , 又 頒 布 了 一 項 規
定 , 規 定 說 當 其 他 的 動 物 在 路 上 遇 到 豬 時 , 他 們 就 必 須 要 站 到 路 邊 ; 另 外 , 所 有 的 豬 ,
不 論 地 位 高 低 , 均 享 有 星 期 天 在 尾 巴 上 戴 飾 帶 的 特 權 。

  庄 園 度 過 了 相 當 順 利 的 一 年 , 但 是 , 他 們 的 錢 還 是 不 夠 用 。 建 學 堂 用 的 磚 頭 、 沙 子 、
石 灰 和 風 車 用 的 机 器 得 花 錢 去 買 。 庄 主 院 需 要 的 燈 油 和 蜡 燭 , 拿 破 侖 食 用 的 糖 ( 他 禁 止
其 他 豬 吃 糖 , 原 因 是 吃 糖 會 使 他 們 發 胖 ) , 也 得 花 錢 去 買 。 再 加 上 所 有 日 用 的 勤 雜 品 ,
諸 如 工 具 、 釘 子 、 繩 子 、 煤 、 鐵 絲 、 鐵 塊 和 狗 食 餅 干 等 等 , 開 銷 不 小 。 為 此 , 又 得 重 新
攢 錢 。 剩 余 的 干 草 和 部 分 土 豆 收 成 已 經 賣 掉 , 雞 蛋 合 同 又 增 加 到 每 周 六 百 個 。 因 此 在 這
一 年 中 , 孵 出 的 小 雞 連 起 碼 的 數 目 都 不 夠 , 雞 群 几 乎 沒 法 維 持 在 過 去 的 數 目 水 平 上 。 十
二 月 份 已 經 減 少 的 口 糧 , 二 月 份 又 削 減 了 一 次 , 為 了 省 油 , 窩 棚 里 也 禁 止 點 燈 。 但 是 ,
豬 好 像 倒 很 舒 服 , 而 且 事 實 上 , 即 使 有 上 述 情 況 存 在 , 他 們 的 体 重 仍 有 增 加 。 二 月 末 的
一 個 下 午 , 有 一 股 動 物 們 以 前 從 沒 有 聞 到 過 的 新 鮮 、 濃 郁 、 令 他 們 饞 涎 欲 滴 的 香 味 , 從
廚 房 那 一 邊 小 釀 造 房 里 飄 過 院 子 來 , 那 間 小 釀 造 房 在 瓊 斯 時 期 就 已 棄 置 不 用 了 。 有 動 物
說 , 這 是 蒸 煮 大 麥 的 味 道 。 他 們 貪 婪 地 嗅 著 香 气 , 心 里 都 在 暗 自 猜 測 : 這 是 不 是 在 為 他
們 的 晚 餐 准 備 熱 乎 乎 的 大 麥 糊 糊 。 但 是 , 晚 飯 時 并 沒 有 見 到 熱 乎 乎 的 大 麥 糊 糊 。 而 且 在
隨 后 的 那 個 星 期 天 , 又 宣 布 了 一 個 通 告 , 說 是 從 今 往 后 , 所 有 的 大 麥 要 貯 存 給 豬 用 。 而
在 此 之 前 , 苹 果 園 那 邊 的 田 里 就 早 已 种 上 了 大 麥 。 不 久 , 又 傳 出 這 樣 一 個 消 息 , 說 是 現
在 每 頭 豬 每 天 都 要 領 用 一 品 脫 啤 酒 , 拿 破 侖 則 獨 自 領 用 半 磅 , 通 常 都 是 盛 在 德 貝 郡 出 產
的 瓷 制 的 帶 蓋 湯 碗 里 。

  但 是 , 不 管 受 了 什 么 气 , 不 管 日 子 多 么 難 熬 , 只 要 一 想 到 他 們 現 在 活 得 比 從 前 体 面 ,
他 們 也 就 覺 得 還 可 以 說 得 過 去 。 現 在 歌 聲 多 , 演 講 多 , 活 動 多 。 拿 破 侖 已 經 指 示 , 每 周
應 當 舉 行 一 次 叫 做 “ 自 發 游 行 ” 的 活 動 , 目 的 在 于 慶 祝 動 物 庄 園 的 奮 斗 成 果 和 興 旺 景 象 。
每 到 既 定 時 刻 , 動 物 們 便 紛 紛 放 下 工 作 , 列 隊 繞 著 庄 園 的 邊 界 游 行 , 豬 帶 頭 , 然 后 是 馬 、
牛 、 羊 , 接 著 是 家 禽 。 狗 在 隊 伍 兩 側 , 拿 破 侖 的 黑 公 雞 走 在 隊 伍 的 最 前 頭 。 鮑 克 瑟 和 克
拉 弗 還 總 要 扯 著 一 面 綠 旗 , 旗 上 標 著 蹄 掌 和 犄 角 , 以 及 “ 拿 破 侖 同 志 万 歲 ! ” 的 標 語 。
游 行 之 后 , 是 背 誦 贊 頌 拿 破 侖 的 詩 的 活 動 , 接 著 是 演 講 , 由 斯 奎 拉 報 告 飼 料 增 產 的 最 新
數 据 。 而 且 不 時 還 要 鳴 槍 慶 賀 。 羊 對 “ 自 發 游 行 ” 活 動 最 為 熱 心 , 如 果 哪 個 動 物 抱 怨
( 個 別 動 物 有 時 趁 豬 和 狗 不 在 場 就 會 發 牢 騷 ) 說 這 是 浪 費 時 間 , 只 不 過 意 味 著 老 是 站 在
那 里 受 凍 , 羊 就 肯 定 會 起 響 亮 地 叫 起 “ 四 條 腿 號 , 兩 條 腿 坏 ” , 頓 時 就 叫 得 他 們 啞 口 無
言 。 但 大 体 上 說 , 動 物 們 搞 這 些 慶 祝 活 動 還 是 興 致 勃 勃 的 。 歸 根 到 底 , 他 們 發 現 正 是 在
這 些 活 動 中 , 他 們 才 感 到 他 們 真 正 是 當 家 做 主 了 , 所 做 的 一 切 都 是 在 為 自 己 謀 福 利 , 想
到 這 些 , 他 們 也 就 心 滿 意 足 。 因 而 , 在 歌 聲 中 , 在 游 戲 中 , 在 斯 奎 拉 列 舉 的 數 字 中 , 在
鳴 槍 聲 中 , 在 黑 公 雞 的 啼 叫 聲 中 , 在 綠 旗 的 飄 揚 中 , 他 們 就 可 以 至 少 在 部 分 時 間 里 忘 卻
他 們 的 肚 子 還 是 空 蕩 蕩 的 。

  四 月 份 , 動 物 庄 園 宣 告 成 為 “ 動 物 共 和 國 ” , 在 所 難 免 的 是 要 選 舉 一 位 總 統 , 可 候
選 人 只 有 一 個 , 就 是 拿 破 侖 , 他 被 一 致 推 舉 就 任 總 統 。 同 一 天 , 又 公 布 了 有 關 斯 諾 鮑 和
瓊 斯 串 通 一 气 的 新 証 据 , 其 中 涉 及 到 很 多 詳 細 情 況 。 這 樣 , 現 在 看 來 , 斯 諾 鮑 不 僅 詭 計
多 端 地 破 坏 “ 牛 棚 大 戰 ” , 這 一 點 動 物 們 以 前 已 有 印 象 了 , 而 且 是 公 開 地 為 瓊 斯 作 幫 凶 。
事 實 上 , 正 是 他 充 當 了 那 伙 人 的 元 凶 , 他 在 參 加 混 戰 之 前 , 還 高 喊 過 “ 人 類 万 歲 ! ” 有
些 動 物 仍 記 得 斯 諾 鮑 背 上 帶 了 傷 , 但 那 實 際 上 是 拿 破 侖 親 自 咬 的 。

  仲 夏 時 節 , 烏 鴉 摩 西 在 失 蹤 數 年 之 后 , 突 然 又 回 到 庄 園 。 他 几 乎 沒 有 什 么 變 化 , 照
舊 不 干 活 , 照 舊 口 口 聲 聲 地 講 著 “ 蜜 糖 山 ” 的 老 一 套 。 誰 要 是 愿 意 听 , 他 就 拍 打 著 黑 翅
膀 飛 到 一 根 樹 樁 上 , 滔 滔 不 絕 地 講 起 來 : “ 在 那 里 , 同 志 們 , ” 他 一 本 正 經 地 講 著 , 并
用 大 嘴 巴 指 著 天 空 ─ ─ “ 在 那 里 , 就 在 你 們 看 到 的 那 團 烏 云 那 邊 ─ ─ 那 儿 有 座 ‘ 蜜 糖 山 ’ 。
那 個 幸 福 的 國 度 將 是 我 們 可 怜 的 動 物 擺 脫 了 塵 世 之 后 的 歸 宿 ! ” 他 甚 至 聲 稱 曾 在 一 次 高
空 飛 行 中 到 過 那 里 , 并 看 到 了 那 里 一 望 無 際 的 苜 蓿 地 , 亞 麻 子 餅 和 方 糖 就 長 在 樹 篱 上 。
很 多 動 物 相 信 了 他 的 話 。 他 們 推 想 , 他 們 現 在 生 活 在 飢 餓 和 勞 累 之 中 , 那 么 換 一 种 情 形 ,
難 道 就 不 該 合 情 合 理 地 有 一 個 好 得 多 的 世 界 嗎 ? 難 以 談 判 的 是 豬 對 待 摩 西 的 態 度 , 他 們
都 輕 蔑 地 稱 他 那 些 “ 蜜 糖 山 ” 的 說 法 全 是 謊 言 , 可 是 仍 然 允 許 他 留 在 庄 園 , 允 許 他 不 干
活 , 每 天 還 給 他 一 吉 爾 的 啤 酒 作 為 補 貼 。

  鮑 克 瑟 的 蹄 掌 痊 愈 之 后 , 他 干 活 就 更 拼 命 了 。 其 實 , 在 這 一 年 , 所 有 的 動 物 干 起 活
來 都 象 奴 隸 一 般 。 庄 園 里 除 了 那 些 常 見 的 活 和 第 三 次 建 造 風 車 的 事 之 外 , 還 要 給 年 幼 的
豬 蓋 學 堂 , 這 一 工 程 是 在 三 月 份 動 工 的 。 有 時 , 在 食 不 果 腹 的 情 況 下 長 時 間 勞 動 是 難 以
忍 受 的 , 但 鮑 克 瑟 從 未 退 縮 過 。 他 的 一 言 一 行 沒 有 任 何 跡 象 表 明 他 的 干 勁 不 如 過 去 , 只
是 外 貌 上 有 點 小 小 的 變 化 : 他 的 皮 毛 沒 有 以 前 那 么 光 亮 , 粗 壯 的 腰 部 似 乎 也 有 點 萎 縮 。
別 的 動 物 說 : “ 等 春 草 長 上 來 時 , 鮑 克 瑟 就 會 慢 慢 恢 复 過 來 ” ; 但 是 , 春 天 來 了 , 鮑 克
瑟 卻 并 沒 有 長 胖 。 有 時 , 當 他 在 通 往 礦 頂 的 坡 上 , 用 盡 全 身 气 力 頂 著 那 些 巨 型 圓 石 頭 的
重 荷 的 時 候 , 撐 持 他 的 力 量 仿 佛 唯 有 不 懈 的 意 志 了 。 這 种 時 候 , 他 總 是 一 聲 不 吭 , 但 猛
地 看 上 去 , 似 乎 還 隱 約 見 到 他 口 中 念 念 有 詞 “ 我 要 更 加 努 力 工 作 ” 。 克 拉 弗 和 本 杰 明 又
一 次 警 告 他 , 要 當 心 身 体 , 但 鮑 克 瑟 不 予 理 會 。 他 的 十 二 歲 生 日 臨 近 了 , 但 他 沒 有 放 在
心 上 , 而 一 心 一 意 想 的 只 是 在 領 取 養 老 津 貼 之 前 把 石 頭 攢 夠 。

  夏 天 的 一 個 傍 晚 , 快 到 天 黑 的 時 候 , 有 個 突 如 其 來 的 消 息 傳 遍 整 個 庄 園 , 說 鮑 克 瑟
出 了 什 么 事 。 在 這 之 前 , 他 曾 獨 自 外 出 , 往 風 車 那 里 拉 了 一 車 石 頭 。 果 然 , 消 息 是 真 的 。
几 分 鐘 后 兩 只 鴿 子 急 速 飛 過 來 , 帶 來 消 息 說 : “ 鮑 克 瑟 倒 下 去 了 ! 他 現 在 正 趴 著 身 体 躺
在 那 里 , 站 不 起 來 了 ! ”

  庄 園 里 大 約 有 一 半 動 物 沖 了 出 去 , 赶 到 建 風 車 的 小 山 包 上 。 鮑 克 瑟 就 躺 在 那 里 。 他
在 車 轅 中 間 伸 著 脖 子 , 連 頭 也 抬 不 起 來 , 眼 睛 眨 巴 著 , 兩 肋 的 毛 被 汗 水 粘 得 一 團 一 團 的 ,
嘴 里 流 出 一 股 稀 稀 的 鮮 血 。 克 拉 弗 跪 倒 在 他 的 身 邊 。

  “ 鮑 克 瑟 ! ” 她 呼 喊 道 , “ 你 怎 么 啦 ? ”

  “ 我 的 肺 , ” 鮑 克 瑟 用 微 弱 的 聲 音 說 , “ 沒 關 系 , 我 想 沒 有 我 你 們 也 能 建 成 風 車 ,
備 用 的 石 頭 已 經 積 攢 夠 了 。 我 充 其 量 只 有 一 個 月 時 間 了 。 不 瞞 你 說 , 我 一 直 盼 望 著 退 休 。
眼 看 本 杰 明 年 老 了 , 說 不 定 他 們 會 讓 他 同 時 退 休 , 和 我 作 個 伴 。 ”

  “ 我 們 會 得 到 幫 助 的 , ” 克 拉 弗 叫 道 , “ 快 , 誰 跑 去 告 訴 斯 奎 拉 出 事 啦 。 ”

  其 他 動 物 全 都 立 即 跑 回 庄 主 院 , 向 斯 奎 拉 報 告 這 一 消 息 , 只 有 克 拉 弗 和 本 杰 明 留 下
來 。 本 杰 明 躺 在 鮑 克 瑟 旁 邊 , 不 聲 不 響 地 用 他 的 長 尾 巴 給 鮑 克 瑟 赶 蒼 蠅 。 大 約 過 了 一 刻
鐘 , 斯 奎 拉 滿 怀 同 情 和 關 切 赶 到 現 場 。 他 說 拿 破 侖 同 志 已 得 知 此 事 , 對 庄 園 里 這 樣 一 位
最 忠 誠 的 成 員 發 生 這 种 不 幸 感 到 十 分 悲 傷 , 而 且 已 在 安 排 把 鮑 克 瑟 送 往 威 靈 頓 的 醫 院 治
療 。 動 物 們 對 此 感 到 有 些 不 安 , 因 為 除 了 莫 麗 和 斯 諾 鮑 之 外 , 其 他 動 物 從 未 离 開 過 庄 園 ,
他 們 不 愿 想 到 把 一 位 患 病 的 同 志 交 給 人 類 。 然 而 , 斯 奎 拉 毫 不 費 力 地 說 服 了 他 們 , 他 說
在 威 靈 頓 的 獸 醫 院 比 在 庄 園 里 能 更 好 地 治 療 鮑 克 瑟 的 病 。 大 約 過 了 半 小 時 , 鮑 克 瑟 有 些
好 轉 了 , 他 好 不 容 易 才 站 起 來 , 一 步 一 顫 地 回 到 他 的 廄 棚 , 里 面 已 經 由 克 拉 弗 和 本 杰 明
給 他 准 備 了 一 個 舒 适 的 稻 草 床 。

  此 后 兩 天 里 , 鮑 克 瑟 就 呆 在 他 的 廄 棚 里 。 豬 送 來 了 一 大 瓶 紅 色 的 藥 , 那 是 他 們 在 衛
生 間 的 藥 柜 里 發 現 的 , 由 克 拉 弗 在 飯 后 給 鮑 克 瑟 服 用 , 每 天 用 藥 兩 次 。 晚 上 , 她 躺 在 他
的 棚 子 里 和 他 聊 天 , 本 杰 明 給 他 赶 蒼 蠅 。 鮑 克 瑟 聲 言 對 所 發 生 的 事 并 不 后 悔 。 如 果 他 能
徹 底 康 复 , 他 還 希 望 自 己 能 再 活 上 三 年 。 他 盼 望 著 能 在 大 牧 場 的 一 角 平 平 靜 靜 地 住 上 一
陣 。 那 樣 的 話 , 他 就 能 第 一 次 騰 出 空 來 學 習 , 以 增 長 才 智 。 他 說 , 他 打 算 利 用 全 部 余 生
去 學 習 字 母 表 上 還 剩 下 的 二 十 二 個 字 母 。

  然 而 , 本 杰 明 和 克 拉 弗 只 有 在 收 工 之 后 才 能 和 鮑 克 瑟 在 一 起 。 而 正 是 那 一 天 中 午 ,
有 一 輛 車 來 了 , 拉 走 了 鮑 克 瑟 。 當 時 , 動 物 們 正 在 一 頭 豬 的 監 視 下 忙 著 在 蘿 卜 地 里 除 草 ,
忽 然 , 他 們 惊 訝 地 看 著 本 杰 明 從 庄 園 窩 棚 那 邊 飛 奔 而 來 , 一 邊 還 扯 著 嗓 子 大 叫 著 。 這 是
他 們 第 一 次 見 到 本 杰 明 如 此 激 動 , 事 實 上 , 也 是 第 一 次 看 到 他 奔 跑 。 “ 快 , 快 ! ” 他 大
聲 喊 著 , “ 快 來 呀 ! 他 們 要 拉 走 鮑 克 瑟 ! ” 沒 等 豬 下 命 令 , 動 物 們 全 都 放 下 活 計 , 迅 速
跑 回 去 了 。 果 然 , 院 子 里 停 著 一 輛 大 篷 車 , 由 兩 匹 馬 拉 著 , 車 邊 上 寫 著 字 , 駕 車 人 的 位
置 上 坐 著 一 個 男 人 , 陰 沉 著 臉 , 頭 戴 一 頂 低 檐 圓 禮 帽 。 鮑 克 瑟 的 棚 子 空 著 。

  動 物 們 圍 住 車 , 异 口 同 聲 地 說 : “ 再 見 , 鮑 克 瑟 ! 再 見 ! ”

  “ 笨 蛋 ! 傻 瓜 ! ” 本 杰 明 喊 著 , 繞 著 他 們 一 邊 跳 , 一 邊 用 他 的 小 蹄 掌 敲 打 著 地 面 :

“ 傻 瓜 ! 你 們 沒 看 見 車 邊 上 寫 著 什 么 嗎 ? ”

  這 下 子 , 動 物 們 猶 豫 了 , 場 面 也 靜 了 下 來 。 穆 麗 爾 開 始 拼 讀 那 些 字 。 可 本 杰 明 卻 把
她 推 到 了 一 邊 , 他 自 己 就 在 死 一 般 的 寂 靜 中 念 到 :

“ ‘ 威 靈 頓 , 艾 夫 列 • 西 蒙 茲 , 屠 馬 商 兼 煮 膠 商 , 皮 革 商 兼 供 應 狗 食 的 骨 粉 商 。 ’
你 們 不 明 白 這 是 什 么 意 思 嗎 ? 他 們 要 把 鮑 克 瑟 拉 到 在 宰 馬 場 去 ! ”

  听 到 這 些 , 所 有 的 動 物 都 突 然 迸 發 出 一 陣 恐 懼 的 哭 嚎 。 就 在 這 時 , 坐 在 車 上 的 那 個
人 揚 鞭 催 馬 , 馬 車 在 一 溜 小 跑 中 离 開 大 院 。 所 有 的 動 物 都 跟 在 后 面 , 拼 命 地 叫 喊 著 。 克
拉 弗 硬 擠 到 最 前 面 。 這 時 , 馬 車 開 始 加 速 , 克 拉 弗 也 試 圖 加 快 她 那 粗 壯 的 四 肢 赶 上 去 ,
并 且 越 跑 越 快 , “ 鮑 克 瑟 ! ” 她 哭 喊 道 , “ 鮑 克 瑟 ! 鮑 克 瑟 ! 鮑 克 瑟 ! ” 恰 在 這 時 , 好
像 鮑 克 瑟 听 到 了 外 面 的 喧 囂 聲 , 他 的 面 孔 , 帶 著 一 道 直 通 鼻 子 的 白 毛 , 出 現 在 車 后 的 小
窗 子 里 。

  “ 鮑 克 瑟 ! ” 克 拉 弗 凄 厲 地 哭 喊 道 , “ 鮑 克 瑟 ! 出 來 ! 快 出 來 ! 他 們 要 送 你 去 死 ! ”

  所 有 的 動 物 一 齊 跟 著 哭 喊 起 來 , “ 出 來 , 鮑 克 瑟 , 快 出 來 ! ” 但 馬 車 已 經 加 速 , 离
他 們 越 來 越 遠 了 。 說 不 准 鮑 克 瑟 到 底 是 不 是 听 清 了 克 拉 弗 喊 的 那 些 話 。 但 不 一 會 , 他 的
臉 從 窗 上 消 失 了 , 接 著 車 內 響 起 一 陣 巨 大 的 馬 蹄 踢 蹬 聲 。 他 是 在 試 圖 踹 開 車 子 出 來 。 按
說 只 要 几 下 , 鮑 克 瑟 就 能 把 車 廂 踢 個 粉 碎 。 可 是 天 啊 ! 時 過 境 遷 , 他 已 沒 有 力 气 起 了 ;
一 忽 儿 , 馬 蹄 的 踢 蹬 聲 漸 漸 變 弱 直 至 消 失 了 。 奮 不 顧 身 的 動 物 便 開 始 懇 求 拉 車 的 兩 匹 馬
停 下 來 , “ 朋 友 , 朋 友 ! ” 他 們 大 聲 呼 喊 , “ 別 把 你 們 的 親 兄 弟 拉 去 送 死 ! ” 但 是 那 兩
匹 愚 蠢 的 畜 牲 , 竟 然 傻 得 不 知 道 這 是 怎 么 回 事 , 只 管 豎 起 耳 朵 加 速 奔 跑 。 鮑 克 瑟 的 面 孔
再 也 沒 有 出 現 在 窗 子 上 。 有 的 動 物 想 跑 到 前 面 關 上 五 柵 門 , 但 是 太 晚 了 , 一 瞬 間 , 馬 車
就 已 沖 出 大 門 , 飛 快 地 消 失 在 大 路 上 。 再 也 見 不 到 鮑 克 瑟 了 。

  三 天 之 后 , 据 說 他 已 死 在 威 靈 頓 的 醫 院 里 , 但 是 , 作 為 一 匹 馬 , 他 已 經 得 到 了 無 微
不 至 的 照 顧 。 這 個 消 息 是 由 斯 奎 拉 當 眾 宣 布 的 , 他 說 , 在 鮑 克 瑟 生 前 的 最 后 几 小 時 里 ,
他 一 直 守 候 在 場 。

“ 那 是 我 見 到 過 的 最 受 感 動 的 場 面 ! ” 他 一 邊 說 , 一 邊 抬 起 蹄 子 抹 去 一 滴 淚 水 ,
“ 在 最 后 一 刻 我 守 在 他 床 邊 。 臨 終 前 , 他 几 乎 衰 弱 得 說 不 出 話 來 , 他 湊 在 我 的 耳 邊 輕 聲
說 , 他 唯 一 遺 憾 的 是 在 風 車 建 成 之 前 死 去 。 他 低 聲 說 : ‘ 同 志 們 , 前 進 ! 以 起 義 的 名 義
前 進 , 動 物 庄 園 万 歲 ! 拿 破 侖 同 志 万 歲 ! 拿 破 侖 永 遠 正 确 。 ’ 同 志 們 , 這 些 就 是 他 的 臨
終 遺 言 。 ”

  講 到 這 里 , 斯 奎 拉 忽 然 變 了 臉 色 , 他 沉 默 一 會 , 用 他 那 雙 小 眼 睛 射 出 的 疑 神 疑 鬼 的
目 光 掃 視 了 一 下 會 場 , 才 繼 續 講 下 去 。

  他 說 , 据 他 所 知 , 鮑 克 瑟 給 拉 走 后 , 庄 園 上 流 傳 著 一 個 愚 蠢 的 、 不 怀 好 意 的 謠 言 。
有 的 動 物 注 意 到 , 拉 走 鮑 克 瑟 的 馬 車 上 有 “ 屠 馬 商 ” 的 標 記 , 就 信 口 開 河 地 說 , 鮑 克 瑟
被 送 到 宰 馬 場 了 。 他 說 , 几 乎 難 以 置 信 竟 有 這 么 傻 的 動 物 。 他 擺 著 尾 巴 左 右 蹦 跳 著 , 憤
憤 地 責 問 , 從 這 一 點 來 看 , 他 們 真 的 很 了 解 敬 愛 的 領 袖 拿 破 侖 同 志 嗎 ? 其 實 , 答 案 十 分
簡 單 , 那 輛 車 以 前 曾 歸 一 個 屠 馬 商 所 有 , 但 獸 醫 院 已 買 下 了 它 , 不 過 他 們 還 沒 有 來 得 及
把 舊 名 字 涂 掉 。 正 是 因 為 這 一 點 , 才 引 起 大 家 的 誤 會 。

  動 物 們 听 到 這 里 , 都 大 大 地 松 了 一 口 气 。 接 著 斯 奎 拉 繼 續 繪 聲 繪 色 地 描 述 著 鮑 克 瑟
的 靈 床 和 他 所 受 到 的 优 待 , 還 有 拿 破 侖 為 他 不 惜 一 切 代 价 購 置 的 貴 重 藥 品 等 等 細 節 。 于
是 他 們 打 消 了 最 后 一 絲 疑 慮 , 想 到 他 們 的 同 志 在 幸 福 中 死 去 , 他 們 的 悲 哀 也 消 解 了 。

  在 接 下 來 那 個 星 期 天 早 晨 的 會 議 上 , 拿 破 侖 親 自 到 會 , 為 向 鮑 克 瑟 致 敬 宣 讀 一 篇
簡 短 的 悼 辭 。 他 說 , 已 經 不 可 能 把 他 們 亡 故 的 同 志 的 遺 体 拉 回 來 并 埋 葬 在 庄 園 里 了 。 但
他 已 指 示 , 用 庄 主 院 花 園 里 的 月 桂 花 做 一 個 大 花 圈 , 送 到 鮑 克 瑟 的 墓 前 。 并 且 , 几 天 之
后 , 豬 還 打 算 為 向 鮑 克 瑟 致 哀 舉 行 一 追 悼 宴 會 。 最 后 , 拿 破 侖 以 “ 我 要 更 加 努 力 工 作 ”
和 “ 拿 破 侖 同 志 永 遠 正 确 ” 這 兩 句 鮑 克 瑟 心 愛 的 格 言 結 束 了 他 的 講 話 。 在 提 到 這 兩 句 格
言 時 , 他 說 , 每 個 動 物 都 應 該 把 這 兩 句 格 言 作 為 自 己 的 借 鑒 , 并 認 真 地 貫 徹 到 實 際 行 動
中 去 。

  到 了 确 定 為 宴 會 的 那 一 天 , 一 輛 雜 貨 商 的 馬 車 從 威 靈 頓 駛 來 , 在 庄 主 院 交 付 了 一 只
大 木 箱 。 當 天 晚 上 , 庄 主 院 里 傳 來 一 陣 鼓 噪 的 歌 聲 , 在 此 之 后 , 又 響 起 了 另 外 一 种 聲 音 ,
听 上 去 象 是 在 激 烈 地 吵 鬧 , 這 吵 鬧 聲 直 到 十 一 點 左 右 的 時 候 , 在 一 陣 打 碎 了 玻 璃 的 巨 響
聲 中 才 靜 了 下 來 。 直 到 第 二 天 中 午 之 前 , 庄 主 院 不 見 任 何 動 靜 。 同 時 , 又 流 傳 著 這 樣 一
個 小 道 消 息 , 說 豬 先 前 不 知 從 哪 里 搞 到 了 一 筆 錢 , 并 給 他 們 又 買 了 一 箱 威 士 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