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也 是 義 和 團    I Am a Boxer

〔 美 〕 馬 克 • 吐 溫    By Mark Twain (U.S.)

我 想 , 要 我 到 這 里 來 講 話 , 并 不 是 因 為 把 我 看 作 一 位 教 育 專 家 。 如 果 是 那 樣 , 就 會 顯 得 在 你 們 方 面 缺 少 卓 越 的 判 斷 , 并 且 仿 佛 是 提 醒 我 別 忘 了 我 自 己 的 弱 點 。 我 坐 在 這 里 思 忖 著 , 終 于 想 到 了 我 所 以 被 邀 請 到 這 里 來 , 是 有 兩 個 原 因 。 一 個 原 因 是 讓 我 這 個 曾 在 大 洋 之 上 漂 流 的 不 幸 的 旅 客 懂 得 一 點 你 們 這 個 團 体 的 性 質 与 規 模 , 讓 我 懂 得 , 世 界 上 除 了 我 以 外 , 還 有 別 的 一 些 人 正 在 做 有 益 于 社 會 的 事 , 從 而 對 我 有 所 啟 迪 。 另 一 個 原 因 是 你 們 之 所 以 邀 請 我 , 是 為 了 通 過 對 照 來 告 訴 我 , 教 育 如 果 得 法 , 會 有 多 大 的 成 效 。 尊 敬 的 主 席 先 生 剛 才 說 , 曾 在 巴 黎 博 覽 會 上 獲 得 贊 揚 的 有 關 學 校 的 圖 片 已 經 送 往 俄 國 , 俄 國 政 府 對 此 深 表 感 謝 ─ ─ 這 對 我 來 說 , 倒 是 非 常 詫 异 的 事 。 因 為 還 只 是 一 個 鐘 點 以 前 , 我 在 報 上 讀 到 一 段 新 聞 , 一 開 頭 便 說 : " 俄 國 准 備 實 行 節 約 。 " 我 倒 是 沒 有 料 到 會 有 這 樣 的 事 。 我 當 即 想 , 要 是 俄 國 實 行 了 節 約 , 能 把 眼 下 派 到 滿 洲 去 的 3 万 軍 隊 召 回 國 , 讓 他 們 在 和 平 生 活 中 安 居 樂 業 , 那 對 俄 國 來 說 該 是 多 大 的 好 事 啊 。 我 還 想 , 這 也 是 德 國 應 該 毫 不 拖 延 地 干 的 事 , 法 國 以 及 其 他 在 中 國 派 有 軍 隊 的 國 家 都 該 跟 著 干 。 為 什 么 不 讓 中 國 擺 脫 那 些 外 國 人 , 他 們 盡 是 在 她 的 土 地 上 搗 亂 。 如 果 他 們 都 能 回 到 老 家 去 , 中 國 這 個 國 家 將 是 中 國 人 多 么 美 好 的 地 方 啊 ! 既 然 我 們 并 不 准 許 中 國 人 到 我 們 這 儿 來 , 我 愿 鄭 重 聲 明 : 讓 中 國 自 己 去 決 定 , 哪 些 人 可 以 到 他 們 那 里 去 , 那 便 是 謝 天 謝 地 的 事 了 。 外 國 人 不 需 要 中 國 人 , 中 國 人 也 不 需 要 外 國 人 。 在 這 一 點 上 , 我 任 何 時 候 都 是 和 義 和 團 站 在 一 起 的 。 義 和 團 是 愛 國 者 。 他 們 愛 他 們 自 己 的 國 家 胜 過 愛 別 的 民 族 的 國 家 。 我 祝 愿 他 們 成 功 。 義 和 團 主 張 要 把 我 們 赶 出 他 們 的 國 家 。 我 也 是 義 和 團 。 因 為 我 也 主 張 把 他 們 赶 出 我 們 的 國 家 。 我 把 俄 國 電 訊 再 看 了 一 下 , 這 樣 , 我 對 世 界 和 平 的 夢 想 便 消 失 了 。 電 訊 上 說 , 保 持 軍 隊 所 需 的 巨 額 費 用 使 得 節 約 非 實 行 不 可 , 因 而 政 府 決 定 , 為 了 維 持 這 個 軍 隊 , 便 必 須 削 減 公 立 學 校 的 經 費 。 而 我 們 則 認 為 , 國 家 的 偉 大 來 自 公 立 學 校 。 試 看 歷 史 怎 樣 在 全 世 界 范 圍 內 重 演 , 這 是 多 么 奇 怪 。 我 記 得 , 當 我 還 是 密 西 西 比 河 上 一 個 小 孩 子 的 時 候 , 曾 有 同 樣 的 事 情 發 生 過 。 有 一 個 鎮 子 也 曾 主 張 停 辦 公 立 學 校 , 因 為 那 太 費 錢 了 。 有 一 位 老 農 站 出 來 說 了 話 , 說 他 們 要 是 把 學 校 停 辦 的 話 , 他 們 不 會 省 下 什 么 錢 。 因 為 每 關 閉 一 所 學 校 , 就 得 多 修 造 一 座 牢 獄 。 這 如 同 把 一 條 狗 身 上 的 尾 巴 用 作 飼 料 來 喂 養 這 條 狗 。 它 肥 不 了 。 我 看 , 支 持 學 校 要 比 支 持 監 獄 強 。 你 們 這 個 協 會 的 活 動 , 和 沙 皇 和 他 的 全 体 臣 民 比 起 來 , 顯 得 具 有 更 高 的 智 慧 。 這 倒 不 是 過 獎 的 話 , 而 是 說 的 我 的 心 里 話 。

( 本 文 是 1901 年 11 月 23 日 作 者 在 紐 約 勃 克 萊 戲 院 公 共 教 育 協 會 上 的 演 講 )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