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 訶 般 若 波 羅 蜜 多 心 經
唐 三藏法師 玄奘

松溪道人 無垢

回首頁

昭慶大字經房
慧空印造流通

這點靈光道上來﹐只因逐妄墜塵埃﹔
君今要見還鄉路﹐悟得心經道眼開。


摩訶 般若 波羅 蜜多

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

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 不垢不淨 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 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盡 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 無智亦無得 以無所得故

菩提薩埵 依般若波羅蜜多 故心無罣礙 無罣礙 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 究竟涅槃

三世諸佛 依般若波羅蜜多 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 是無上咒 是無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 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
即說咒曰 揭諦揭諦 波羅揭諦 波羅僧揭諦 菩提娑婆訶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終

緣 起 緣 滅

行 禪 圖
後 記



心誠天君至虛至靈﹐一身之主。
念時當念從心起﹐不可動念於色聲香味觸法﹐六塵。
佛方以寶筏渡迷津超苦海。
至平日能洗心齋戒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
當閑暇﹐至誠一心清淨﹐不染六塵﹐不納五蘊﹐
即常能遣其慾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
自然六慾不生、三毒消滅、七情自遷。
日日勤守六根、悟四相﹐時體佛一片婆心。
從其大慈悲救苦難之真﹐可比回光回善之菩薩。
悟知其所助者順也。
佛本慈悲﹐能苦百難苦﹐豈不念助人智慧登彼岸。
悉離諸苦難乎﹖
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
當今五百大阿羅漢救護弟子身﹐閤家離苦難。
【佚名】

蹦回頁首

摩 訶


「摩訶」西天梵語也。東土翻為大。
且大者﹐廣無邊際之謂也。
廣大無邊者﹐莫過虛空大道也。
川老云﹕虛空境界莫思量﹐大道清幽理更長。
又云﹕十方無壁落﹐八面亦無門﹔大道無邊際﹐虛空難度量。
道云﹕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
儒云﹕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
諸聖賢﹐皆如此稱揚廣大也。
日月雖明﹐難比其光﹔乾坤雖大﹐難包其體。
能生萬有而不見其形。遍周沙界而不睹其跡。
雖是如此﹐廣大玄妙。誰知更有一物過于此者﹖
且道是何物﹖
還識這箇O麼﹖
寬則包藏法界﹐窄則不立纖毫﹔
顯則八荒九夷無所不至﹐隱則纖芥微塵無所不入。
今者﹐不避罪愆﹐分明漏泄﹐乃人之本源也。
仙師有云﹕為甚此心開大道﹐只因元向道中來。
世人不能返本者﹐蓋因錯認包身為己。
被六根所瞞﹐七情遮蔽﹐自失本真﹐以致流浪生死也。
要見本真麼﹖
尋不見﹐覓不見﹐十二時中遶身轉。
省得麼﹖
法身體若太虛空﹐性道元來總一同﹔
只因逐妄迷真性﹐所以輪迴六道中。

蹦回頁首

般 若


「般若」西天梵語也。東土翻為智慧。
且智慧者﹐正知﹐正解﹐審察之謂也。
修行之人須用智慧之力﹐降伏身心不令放肆﹐以習靜定。
道云﹕能以智慧之力﹐攝伏諸魔精。
蓮經云﹕慧日破諸闇﹐能伏災風火。
儒云﹕智能破邪﹐慧能破暗。
且無智愚人﹐作事粗惡﹐不肯三思。
惟務廣學多聞﹐念在譯談講論﹐不究自家生死﹐好覓他人是非﹐
不親真實道人﹐愛近虛頭禪客﹐空談聖人經典﹐心地全不用功。
圖名貪利﹐我慢貢高。只說眼下時光﹐不想腦後之事。
如此之人乃聰明外道也。
古德有云﹕外道聰明無智慧。
仙師云﹕口說心不行﹐非是精細漢。
儒云﹕先治身心﹐後治家國。
且有智慧之人﹐作事安詳﹐不肯造次。識因果﹐顧罪福。
親近知識﹐參問至人。窮性命之根元﹐究生死之大事。
制伏身心﹐收斂神氣。念念在道﹐息息歸真。
一日功成行滿﹐帛地一聲﹐透出三界。此虛空混為一體。
若到此地﹐造化不能移易﹐陰陽不能陶鑄。
四時不能遷﹐五行不能役﹐鬼神不能拘﹐劫火不能壞。
作箇逍遙自在﹐物外閑人。
要見物外閑人麼﹖
六座門頭出入﹐雖然相近不相親。
開著眼﹐休得蹉過﹐省得麼﹖
智慧聰明路兩差﹐聰明枝葉慧根芽﹔
若改愚痴生智慧﹐多年枯木自開花。

蹦回頁首

波羅


「波羅」西天梵語也。東土翻為彼岸。
此岸者﹐生死之際也。彼岸者﹐出生死之岸也。
迷者此岸﹐悟者彼岸。
世人若迷本性﹐即愚痴顛倒﹐認四大六根為己。
爭名競利﹐謀千年之活計﹐積萬劫之冤愆。
背覺合塵﹐迷真逐妄。忙忙而不知休息﹐念念而心境不除。
忽然大限到來﹐臨行手無所措。
這堬璊U濕布衫﹐那堿鴾W虱虱襖。
去去來來﹐改頭換面﹐似蟻循環﹐何日是了﹖生死苦海幾時得渡﹖
如是之者﹐只在此岸。
若有人猛然自悟﹐從前所作所為﹐盡是虛假。
棄假修真﹐窮根究本﹐常親至人﹐常親知識。
求過岸之舟﹐覓方便之篙﹐渡過愛河、苦海而登彼岸﹐得脫生死洪波。
更不拖泥帶水﹐作箇腳乾手燥﹐清淨自在閑人也。
且道如何得達彼岸﹖
咦﹗他人難用力﹐自渡自家身﹐會麼﹖
智慧為船精進篙﹐靈臺用力出波濤﹔
翻身直上菩提岸﹐撒手歸來明月高。

蹦回頁首

蜜多


「蜜多」西天梵語也。東土翻為無極。
又蜜者和也。多者聚眾也。
且無極者﹐至高至大﹐難極之謂也。
釋云﹕無極。
道云﹕太極。
儒曰﹕皇極。皆謂O比也。今分明說開。
蜜之一字﹐亦比于大道虛空。
多者﹐萬彙也。譬道能包含萬類。
有情、無情盡在大道之中。
人之真性一同﹐亦能包藏萬法。萬法盡在一性之中。
太虛之內﹐有八萬四千異類。
種性說不可盡﹐皆在人之一性之內。
一性譬如蜜種性﹐喻于多情。
行人以一性均和﹐種性合而為一﹐故曰蜜多。
道云﹕識得一萬事畢。
釋云﹕萬法歸一。
道云﹕吾道一以貫之。
且道如何是一﹖還識這箇O麼﹖
咄﹗五行不到處﹐父母未生前。
雖然說破不行﹐難到直須去盡塵垢方見。
省麼﹖
一性為蜜眾為多﹐先將覺性普均和﹔
坐成一片真如性﹐一性圓明赴大羅。

蹦回頁首


「心」者﹐人之本源也。
一切萬法盡在一心之內﹐有八萬四千等。
動則無窮無盡﹐定則不變不移。
釋云﹕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
道云﹕心死則性月朗明﹐心生則慾塵遮蔽。
儒云﹕制之一心則止﹐謀于多事則亂。
是以古聖教學人收攝其心﹐歸于一處。
喚作萬法歸一。又名一字法門。
因人不信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所以多種方便﹐指示世人見自本性。
豈不見古云﹕三點如星象﹐橫鉤似月斜﹐披毛從此得。
作佛也﹐由他是也。上天入地皆在自心所為﹐非他處所得。
經云﹕在於閑處﹐收攝其心。
又云﹕制之一處﹐事無不辦。
不能歸一者﹐因識心者少﹐亂性者多﹐故失真道矣。
何為不識其心﹖
因其多惑其性﹐皆緣失神昏昧﹐逐境迷心。
六根內盲﹐著物亂性﹐不生智慧﹐愚暗之故也。
若肯修心﹐窮性命﹐究生死。親近明師﹐參求法藥﹐療治心病。
念茲在茲﹐步步行行﹐坐臥不忘。語默動靜﹐不離這個O。
忽然眉毛豎起﹐眼睛露出﹐便見本來面目。
且道本來面目﹐如何形狀﹖
川老有云﹕火不能燒﹐水不能溺﹐風不能飄﹐刀不能劈。
軟似兜羅﹐硬如鐵壁。天上人間﹐古今不識。
咄﹗知道麼﹖
終朝常對面﹐不識是何人。
這輪心鏡本無塵﹐因塵難照本來真﹔
塵盡鏡明無一物﹐自然現出法王身。

蹦回頁首


「經」者﹐徑也。是世人修行之路徑也。
學人得此不疑擬﹐休要誤了工程。
驀直便行須有到家時節﹐只怕路頭不真。
差行錯認﹐且道向甚處去﹖
是予今明說。
向寸草不生處纖塵不立處﹐無泥水無坑坎。
淨裸裸﹐赤洒洒﹐平穩穩處去﹐
猛烈逢著一顆O圓迤迤﹐光爍爍﹐亙古不壞﹐如意光明寶珠。
親手拈來﹐得大利用﹐不受困苦。
釋云﹕摩尼寶珠。
道云﹕黍米玄珠。
儒云﹕九曲明珠。
要見此珠麼﹖
一心向外覓﹐休向世間求。
這卷真經本在心﹐自家藏寶不須尋﹔
猛然檢著無生品﹐迸出明珠耀古今。

蹦回頁首

觀自在菩薩


自在菩薩﹐人人皆有。
只因六根諸境遮障﹐不能觀看情欲。萬緣所牽﹐不得自在。
若有智慧之人﹐信得及﹐放得下。
但于幽靜閑處﹐打拼身心﹐坐令極靜。
靜中更靜﹐無纖毫異念﹐一心清靜。守至靜極﹐猛然一動。
有一真人在自己靈官﹐往往來來﹐縱橫無礙﹐這堣閮ㄕ菑v菩薩。
優遊自在﹐一剎那間﹐遍周沙界﹐隨處現法身﹐到處不留跡。
光明普照﹐觀之不見。
諸人若要見此菩薩﹐觀之不用其目﹐聽之不用其耳。
去耳目之用﹐纔識自在菩薩。
道云﹕視不見我﹐聽不得聞。離種種邊﹐名為妙道。
金剛經云﹕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儒云﹕視不用目﹐聽不用耳﹐離耳目之用﹐自然得折。
如是之者﹐方知一切處。
此真仙菩薩﹐未嘗不在同坐同行同歡同笑。
寸步不曾相離﹐只是自家昧了。
要見此菩薩麼﹖
咦﹗雖然出入無蹤跡﹐爍爍光明見也麼﹖
菩薩從來不離身﹐自家昧了不相親﹔
若能靜坐回光照﹐便見生前舊主人。

蹦回頁首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行」者﹐修行也。路徑崎嶇﹐不修難行。
且修是修心向道﹐行是行善歸真。如人修路相似。
去得路荊棘﹐除當道頑石。
高者斷之﹐低者填之。打掃潔淨﹐便坦然平穩。
人之心地﹐亦要如此下功。
去一切損人利己之心﹐如去得得路荊棘相似。
得登途穩步﹐除一切雜念﹐障道因緣。
如除當道頑石一同﹐得進身平正。
損太過﹐補不及﹐令得均平。
屏垢心﹐絕染污。此乃修行初入門之要也。
非在口說﹐亦非足行﹐全憑心地下功。
仙真云﹕心地下功﹐全拋世事。
釋云﹕心地法門﹐非在舌辯。
儒云﹕說不如行﹐行不如到。
此也又要看這一步﹐從何而起。
若知起處﹐便知生死根源。
昔日劉海月﹐參白雲師父﹐
拜而問曰﹕弟子念慮﹐降伏不住﹐如何﹖
師問云﹕是誰念慮﹖
答﹕弟子。
師問云﹕是誰降伏﹖
海月似省未省﹐沉吟微笑。
師云﹕來去都由你鬧﹐好沒主宰。
若是敵他不過﹐即便放下。更要知他放下的是誰。
若識得自有主宰﹐便不被他瞞過。
海月遂省﹐禮謝而已。
又石霜和尚問石頭和尚﹐舉念不停時如何﹖
石頭咄云﹕是誰舉念﹖石霜於此大悟。
但只如此體究﹐念念不離於當處。
舉意思慮﹐語言知覺﹐細細審觀﹐從何而出﹖
古云﹕欲知佛去處﹐只這語言是。
道云﹕要知本性根由﹐不離言語動靜。
寶公云﹕未了之人聽一言﹐只這如今誰動口﹖
雖然如是說開﹐向上更有妙處。
不修不行﹐不能自到。若果到家鄉﹐則罷問種矣。
且道家鄉遠近﹐迷則千山萬水隔﹐悟則回頭便是家。
理會得麼﹖
起初行處認真教﹐若還失腳喪其身﹔
踏得故鄉田地穩﹐做箇逍遙自在人。

「深」者﹐幽微玄妙﹐徹骨徹髓處也。
若要到此田地﹐須是打掃輕快方可。
道云﹕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為。
釋云﹕放下又放下﹐自然身心輕快。
儒云﹕苟日新﹐日日新新﹐又日新。
要如此者﹐須去靜坐。日夜打掃﹐直至掃無可掃。
寸絲不掛﹐如父母未生前﹐燒了一般。
古云﹕體貼汗衫都脫卻﹐反來諸己廓然無﹐自然到家。
且道不得還家者何也﹖
呀﹗日脫程途遠﹐身因擔而沉。
省也麼﹖
大道家鄉本不深﹐世人擔重自難尋﹔
若能放下渾無物﹐便見靈山佛祖心。

「般若」者﹐西天梵語也。東土翻為智慧。
大凡為人須要自生智慧。
若無智慧﹐真是愚人﹐空過一生﹐甘伏死門。
有一等無智之人﹐以聰明謂之智慧﹐大錯矣。
且聰明之人﹐賣弄精細﹐役使心神。
出言如飛龍俊鷂﹐行持如跛鱉病龜。
貪利圖名﹐以麤作細。
看世財如骨如髓﹐棄性命若糞若土。
只知明日後日﹐今年後年﹐不知老之將至﹐死限臨頭。
可惜空過時光﹐虛勞一世。
似此所為生死輪迴﹐如何得脫﹖
有智之人﹐外如愚魯﹐內默安詳﹐識有生有死﹐悟無得而無失。
常自諦觀生從何來﹐死從何往﹖
發此一念﹐親近智識﹐參問至人。
求出世之法﹐逃生死之路。
避過惡如避錐刀﹐顧性命如顧寶貝。
動則安人利物﹐亦不被境瞞﹔
靜則入定觀空﹐更不滯莽蕩。
如是之者一旦果完﹐擺手還家﹐得大自在。
先師云﹕一日得還鄉﹐不作飄蓬客。
釋云﹕撒手到家人不識﹐更無一物獻尊堂。
川老云﹕孤舟到岸﹐遠客還鄉。
且道如何是鄉﹖
咄﹗遠後十萬八千﹐近則不離當處。
會得麼﹖
智慧聰明總是心﹐智人修內蠢傍尋﹔
若人有智超三界﹐無智愚夫生死臨。

「波羅」者﹐西天梵語也。東土翻為彼岸。

迷者﹐有生死墮輪迴﹐在此岸也。
悟者﹐超生死脫輪迴﹐到彼岸也。
若要到彼岸﹐須是自生智慧﹐過此生死苦海。
如人過水﹐水深難過﹐須用船橋。
或用木牌﹐竹筏多種方便盛載﹐過此苦海而到彼岸。
既達彼岸﹐前者船橋﹐木牌等物盡皆無用。見性悟道者﹐亦復如是。
大顛云﹕如盲人求醫﹐遠路不能自行﹐須假人牽﹐兼手中有杖方可。
無此二物﹐不能得到。既到醫家﹐醫師與他點眼﹐大見光明。
其杖與牽人﹐都無用處。頓悟涅槃正道﹐亦復如是。
且道甚是牽人柱杖﹖予今說破﹐信者便行。
不得外行﹐難成內功﹐須用廣作福田。
福至心靈﹐自然有箇道徑﹐只此便是牽人也。
然後可以坐禪修道﹐辦取內功﹐求見性之法﹐了生死大事。
一日功圓﹐得見本來面目﹐便是柱杖也。
更要參訪明眼師真﹐大德高僧﹐求其印證。
印證師真﹐便是醫人也。
一日頓悟﹐從前多種方便盡皆無用﹐惟柱杖不可棄。
道云﹕得魚忘筌﹐得兔忘蹄。
釋云﹕過河須用筏﹐到岸不須船。
儒云﹕得意忘言﹐得米忘田。
且道都教忘卻﹐因甚只不教棄了柱杖﹐未到水窮山盡處﹐且存作伴過時光。
理會也未﹖
這根柱杖本無相﹐元與虛空無兩樣﹔
若人提起透三天﹐遍界邪魔不敢望。

「蜜多」者﹐修行也。東土翻為無極。
且無極而太極者﹐O乃虛空妙道也。
古云﹕無極而太極﹐太極分兩儀﹐兩儀分三才﹐三才生四象﹐四象生五行。
因有五行﹐漸漸滋生萬類。萬類盡在妙道之中﹐包含也。
是以蜜之一字﹐喻於虛空妙道。
多者﹐比於諸品眾類﹐有情無情﹐皆屬道之含攝。
且如蜂採百花﹐釀造成蜜。
未成之時﹐有鹹酸甘苦辛之眾味﹐青黃赤白之眾色。
其味不等﹐其色不一。一日功成蜜就﹐種種之味﹐釀成一味。
般般之色﹐混同一色﹐馨香美味一無差別。
到此則蜂得養生﹐人得愛用。修行之人亦復如此。
且如修行之人﹐調伏身心﹐朝磨暮煉。
功行未成之際﹐
有慳貪心﹐利名心﹐嫉妒心﹐計較心﹐勝負心﹐貢高心﹐我慢心﹐殺害心﹐
狠毒心﹐三毒心﹐怕怖心﹐邪心﹐妄心﹐無明黑暗心。種種不善之心。
又有暴惡性﹐麤燥性﹐風吹性﹐隨邪性﹐愚濁性﹐見趣性﹐乖劣性﹐
虛詐性﹐好鬨性﹐倔強性﹐顛狂性﹐浮華性﹐諂曲性。
自無始劫來一切習性﹐八萬四千有餘﹐說不可盡。
一日功圓﹐頑心自盡﹐煆成一味清淨﹐最上無礙真心。
種種自和﹐煉就一片﹐萬劫不壞。
圓明法性﹐到此並無差別之心﹐亦無異類之性。
眾惡自消﹐眾惡自滅﹐一真獨露﹐得大自在。
古德云﹕眾星朗朗﹐不如孤月獨明。
道云﹕百川流不盡﹐一海納無窮。
仙師云﹕千思萬慮終成妄﹐獨守一真道自親。
且道如何得見一真﹖
咄﹗開眼皮﹐被他瞞﹐諸人拿不ぴ。
省也未﹖
若千種種恐難同﹐休教差別走東西﹔
收來安放丹爐內﹐煉得金烏一樣紅。

「時」者﹐正見之時也。言見亦無可見﹐言時未可定時。
仙師云﹕一陽纔動之時﹐自有無窮消息。
古德云﹕清風颯颯透心懷﹐此時快樂人難識。
玄之又玄﹐無東西南北﹐無四維上下﹐無過去未來現在。
虛空平等﹐與大道混然﹐無有二處﹐共歸一時。
川老云﹕時時清風明月鎮相隨﹐桃紅李白﹐薔薇紫間ぴ﹐東君總不知。
且道東君在何處安身﹖O見麼﹖
打不離﹐割不死。在桃紅李白﹐在薔薇黃紫。
呵呵﹗摸得ぴ也未﹖
若問端的是何時﹐清風明月自家知﹔
東君昨夜傳消息﹐綻出紅梅第一枝。

蹦回頁首

照見五蘊皆空


「五蘊」者﹐色﹐受﹐想﹐行﹐識也。
此五等﹐因積習而不改﹐妄認色身是我﹐故長劫輪迴。
若人猛省﹐借此幻身﹐須教修行﹐常自返照。
照見五蘊盡﹐清淨本然。
且道如何是色﹐受﹐想﹐行﹐識﹖
怎生得此五蘊皆空﹖予今直說分明。
若有解悟之者﹐體生疑惑﹐信受奉行﹐必有契道之日。
且色者﹐窒礙之義。
若見境逢物﹐不著不染﹐是無窒礙。
色蘊﹐自空也。受者﹐領納之義。
若遇一切聲色境界﹐心不領納﹐得受蘊空也。
想者﹐妄想﹐思慮之義。
若過去不思﹐未來無想﹐現在自如﹐得想蘊空也。
行者﹐心念不停﹐迂流之義。
若十二時中﹐
心不外遊﹐念不煩亂。
不被物轉﹐不被境留﹐一念不離當處﹐得行想空也。
識者﹐別無親疏之義﹐亦乃ぴ物之理。
若見一切境物﹐一無分別辨認﹐一概平等。
見如不見﹐識如不識﹐無親無疏。
來則應之﹐去則不思﹐得識蘊空也。
既得到此田地﹐自然照見五蘊皆空。
六窗明淨﹐淨裸裸﹐赤洒洒﹐沒可把﹐
又有甚四大、五蘊名字﹐亦不可得。
道云﹕惟見於空。
釋云﹕虛空獨露。
昔歌利王遊獵﹐遇一仙人﹐問語不答。
先卻左膊﹐次卻右膊﹐節節支解。
仙人面無懼怒之色﹐與恆常一同﹐並無改顏。
羅賓國王問獅子尊者曰﹕在此做什麼﹖
尊者答曰﹕在此蘊空。
王問曰﹕得蘊空否﹖
尊者答曰﹕已得蘊空法。
王曰﹕求師頭得否﹖
尊者答曰﹕身非我有﹐何況頭乎﹖
又肇法師云﹕四大元無我﹐五蘊悉皆空。將頭臨白刃﹐猷如斬春風。
又舍利弗見天女問云﹕何不變卻女身去。
天女答曰﹕我十二年覓女身了不可得﹐教我變個什麼﹖
從上祖師﹐皆得蘊空法。
又鏡清和尚﹐在院三年﹐本院土地﹐要見師顏不能得。
又太古郝真人﹐在趙州橋下辦道。
忽一夜聞眾鬼於河畔共語云﹕明日有一戴鐵帽人﹐容我夜訖查無音耗。
至次日將暮﹐大雨忽作。見一人頭頂一鐵鍋遮雨至橋下﹐欲洗腳過橋。
太古一見喝云﹕不可洗。其人聽真人之言﹐扶欄上橋而去。
至夜眾鬼皆至﹐一鬼言﹕我三年等得一箇替頭﹐被這先生將我底來破了。
眾鬼欲害真人﹐來往尋覓不得﹐不知真人在於何處﹐嗟歎而去。
其實真人只在橋下﹐鬼不能見。
又弘覺住菴﹐天廚送食。及再參洞山和尚後歸菴。
天神三日送食到菴﹐不見菴主。菴主只是在菴中﹐為何不見﹖
皆得圓頓之法﹐隱身之訣﹐所以神鬼俱不得見。
且道四大不實色身﹐非有五蘊皆空﹐甚是本來面目﹖
咄﹗這一句從那堨X來﹖照見五蘊空底是阿誰﹖瞎漢當面磋過。
咦﹗一心只在絲輪上﹐不見蘆花對蓼紅。
O見麼﹖
識破回頭便下功﹐了然脫洒悟心空﹔
從他四大都零落﹐其中別有一神通。

蹦回頁首

度一切苦厄


若得五蘊空﹐便出生死界﹐得免輪迴苦。
太上云﹕吾有大患﹐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釋云﹕身是眾苦之本。
儒云﹕有身有患﹐無執無憂。
經云﹕三界無安﹐猷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
若是有智之人﹐反照自己﹐悟得自身皆虛幻﹐非為真實﹐何況他物﹖
一日無常﹐盡皆拋撒﹐百無一用。
念念如此﹐心境自除﹐雜念自少。
更須參訪知識﹐親近智人。求出身之路﹐了生死大事。
忽然爆地一聲﹐脫下漆桶底﹐並見本來面目。
要見本來面目麼﹖
O古今無改變﹐人自認不真。
若得心空苦便無﹐有何生死有何拘﹖
一朝脫下胎用襖﹐作箇逍遙大丈夫。

蹦回頁首

舍利子


「舍」者﹐屋舍也。比四大五蘊色身。
「利子」者﹐舍中之本來一點真靈﹐即主張形骸者是也。
如客店﹐主人暫住。主若離﹐舍屋即倒塌。
利子常在﹐只是換了房舍居住。
道云﹕身是氣之宅﹐心是神之舍。
久而神氣散﹐又是移屋住。
釋云﹕無始劫來賃屋住﹐至今惟識主人公。
藥山又云﹕皮膚脫落盡﹐惟有一真實。
要見真實底麼﹖
還識這箇O也未﹖
來往幾千遭﹐只是世人摸不著。
莫道房兒又不多﹐包藏天地及山河﹔
其中有箇真仙子﹐不染纖塵鎮大羅。

蹦回頁首

色不異空


道性無二﹐色空一等。只在目前﹐應物現形。人皆不識。
長者長空﹐短者短空﹐方者方空﹐圓者圓空﹐白者白空﹐
赤者赤空﹐小者小空﹐大者大空﹐遠者遠空﹐近者近空。
道云﹕人人本有﹐個個不無。
釋云﹕蠢物含靈﹐皆有佛性。
儒云﹕一切含靈﹐各具一太極。
古德又云﹕塵塵是道﹐塵塵是佛。
仙真云﹕何物不稟道生﹖何處不是道化﹖
隨處現形﹐隨所自在。
道不遠人﹐人自遠之。反觀自身是色﹐色中須有真空覺性。
應現種種相﹐即是真空覺性所現。
永嘉云﹕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
僊真云﹕有形假相﹐內包無相真形。
寶公云﹕有相身中無相身。
咄﹗理會得麼﹖
桃紅柳綠梅花白﹐總是東君造化成。
虛空造化自然工﹐大地山河體混融﹔
隨處現形人不識﹐自家昧了主人公。

蹦回頁首

空不異色


色空無二種﹐世人自分別。
道云﹕大方無隅﹐混然一體。
釋云﹕總三千界﹐成一世界。
儒云﹕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
撤去藩籬﹐何彼何此﹖
古云﹕賢聖常行平等智﹐不生分別相。
三教賢聖亦是空﹐四生六道亦是空。
上至仙佛﹐下至混蟲草木﹐各各元本總是空。
且大朴未散﹐陰陽未判﹐二儀未分﹐三才未立﹐有甚作我﹖
元來皆一箇道理。
因大朴散﹐天地合﹐三才成立。
萬有滋生﹐直至如今﹐不能返本。
為何﹖只因眾生執著﹐不知元來是空。
迷己逐物﹐心生倒見﹐隨物流轉﹐不能歸一。
機見不同﹐ぴ色著空﹐隨色空二見。
若人於此廓然悟空﹐平等身心﹐內外無餘﹐不見空色。
不被物使﹐不被境瞞﹐一概平等﹐有何一也﹖便得歸一。
只這一﹐也是多了。
重陽祖師云﹕抱元受一是功夫﹐地久天長一也無。
古德云﹕萬法歸一一何歸﹐一歸之處要君知。
且道一歸何處﹖
咦﹗狗舔熱油鐺﹐理會麼﹖
人牛不見杳無蹤﹐盡道空來不是空﹔
一片白雲歸去也﹐惟留明月照玄穹。

蹦回頁首

色即是空


空在色中﹐世人難見。
眼是色﹐不能見物﹐只是真空﹐妙性能見。
耳是色﹐不能聽聲﹐只是真空﹐妙性能聽。
鼻是色﹐不能知香臭﹐只是真空﹐妙性能知。
身是色﹐不能覺觸﹐只是真空﹐妙性能覺觸。
腳是色﹐不能行走﹐只是真空﹐妙性能行走。
手是色﹐不能拈掇﹐只是真空﹐妙性能拈掇。
且夫真空妙性﹐
無眼能見﹐無耳能聞﹐無鼻能嗅﹐無舌能言﹐無腳能行﹐無手能拈。
意根﹐有名無形﹐分為八萬四千見聞知覺。
總歸六根﹐遍身互用﹐神通妙用。
古云﹕通身是﹐遍身是。
道云﹕不悟空性遠搜尋﹐十二時中遶遍身。
色空不異﹐妙性真空。色可色非真色﹐空真空非真空﹐總歸大空。
且道此理如何﹖
川老有云﹕有相有求皆是妄﹐無形無影墮偏枯。
堂堂密密何曾問﹐一道寒光爍太虛。
道經云﹕知空不空﹐知色不色。各為照了﹐予今免饒舌說破。
若見一切有相境物﹐休教染ぴ。
若到情忘念絕之處﹐休教迷真。
ぴ相則ぴ有﹐迷真則落空。
若不著空﹐不著有﹐方是了事底人﹐
省麼﹖
休得磕睡惺惺ぴ。
萬竅都因一竅通﹐一竅能夠納太虛﹔
若還拿住玄中竅﹐擺手皆歸大道中。

蹦回頁首

空即是色


色在空外﹐人被境瞞。
僊真云﹕道無萬彙﹐則不能顯。萬彙無道﹐則不能生。
釋云﹕見色便有色﹐無色空不見。
是以三教聖賢不見有色無色﹐乃空雙泯﹐內外無分別。
如如常自然﹐光明洞耀﹐周遍沙界。世人則不然也。
分內分外﹐論彼論此﹐著現分別﹐見種種相﹐隨聲逐色﹐迷真不覺。
出殼入殼﹐輾轉不知﹐改頭換面﹐無有了期。
非干他事﹐是自尋得底﹖何不及早回頭自救。
且道怎生救得﹖
咄﹗放下從前惡水罐﹐揀ぴ痛處便金鍼。
一概均平有甚差﹐本來元是一家人﹔
只因著在枝梢上﹐迷了從前大道芽。

蹦回頁首

受想行識


只因眼見故受色。因受色心有思想。
因念行有識﹐解有六根。因六根﹐生六塵。
一識﹐便有四大﹐五蘊。有此五蘊色身﹐便明著相分別。
隨聲逐色﹐憎愛憂恐﹐從玆而起。以致流浪生死而無停息。
若要生死斷﹐輪迴止﹐但後起處﹐一根照破。
今四大五蘊淨盡﹐廓然無我。當下空寂﹐直下承當。
空劫已前自己﹐O寂而常照﹐照而常寂。
太上云﹕寂無所寂﹐慾豈能生﹖慾既不生﹐即是真靜。
又云﹕唯見於空﹐觀空亦空﹐空無所空。
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無無既無﹐湛然常寂。
釋云﹕人亦空﹐法亦空。二相本來同。
且道人法俱空﹐必竟何處住﹖
O諸境萬緣留不住﹐混然隱在太虛空。
眼界牽連眾界忙﹐不見可欲萬緣忘﹔
忘無可忘全身出﹐便見靈山大法王。

蹦回頁首

亦復如是


既無我﹐則萬法皆無。復歸於空﹐便得返本。
還元歸真﹐
佛家喚作萬法歸一﹐道家喚作復命歸根﹐儒家喚作復遂元初天理。
到這堥本y道斷﹐心行處滅。若動念乖張﹐安排即不是。
所以川老云﹕退後退後﹐看看頑石動也。
理會得麼﹖
咄﹗休得胡走動著三十棒。
一念纔興相便成﹐迷真逐妄昧歸程﹔
若能放下空無物﹐穩向如來藏埵獢C

蹦回頁首

舍利子


當面不識﹐火不能燒﹐水不能溺﹐箭不能傷﹐刀不能劈﹐風不能飄﹐
日不能炙﹐雨不能洒。描畫不出﹐毒藥不能害﹐惡蟲不能螫。
只因行走路頭差﹐所以失卻波羅蜜。
見舍利子麼﹖
亙古到今﹐不曾改變。只是來往賃屋居住。
或時朱樓畫閣﹐或時草舍茅堂﹐或時金屏朱戶﹐或時破廟窯龕。
省得麼﹖
川老云﹕雲起南山雨北山﹐馬名驢子幾多般。
請看浩渺無情水﹐幾處隨方幾處圓。
若要不來不去﹐須得諸漏已盡﹐以歸寂滅。
如此者﹐未此三界外﹐天地不能拘﹐作箇物外閑人。
會麼﹖
向前不如退步﹐扭捏不如自然。
自家房內主人公﹐同居共住不知蹤﹔
若能退步回頭望﹐物物頭頭總得逢。

蹦回頁首

是諸法空相


諸法皆空﹐本非實際。
仙真云﹕法本無法﹐形本非形。有形終是假﹐無相是真人。
金剛經云﹕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又云﹕一切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從上祖師﹐一味談空者﹐只為眾生直下是空。
擔負不行﹐起種種假名﹐引導有情無情皆歸空﹐寂得返本原。
若信未及﹐但去靜坐反照﹐照見五蘊﹐實無所有。
自然忘形忘體﹐得其人空。既得人空﹐如病安去藥﹐其法亦空。
人法俱空﹐自然休去歇去。
經云﹕我身本不有﹐憎惡何由生﹖
既得忘形忘體﹐有甚慮可牽﹖到這地面﹐自然放下。
無仙佛可做﹐無生死可斷﹐無修無證。
若更有絲毫可修可證﹐則墮生死界﹐永劫受沉淪。
若能徹底脫洒﹐無所依倚。
不落有無二邊﹐如虛空獨立﹐直下承當。
空劫已前﹐O圓迤迤﹐光爍爍底﹐有何不可﹖
會麼﹖
乾坤兩朵海中蓮﹐一切眾生虛出沒。
人法皆空心自休﹐也無歡喜也無愁﹔
風平浪靜雲歸去﹐月照寒江一色秋。

蹦回頁首

不生不滅


有成有壞是事相﹐不生不滅是理性。
此直言直說﹐眾生具足。
法身真空妙性﹐亙古今不曾生、不曾滅。
不變不移﹐無來無去﹐無舊無新﹐巍巍如是。
太上云﹕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又云﹕寂然不動﹐感而遂通。
四大五蘊﹐任他虛生虛沒﹐於自己法身總無交涉。
且道既無交涉﹐如何步步不離﹖
古德云﹕和光塵不染﹐三界獨為尊。
川老又云﹕得優游處且優游﹐雲自高飛水自流。
只見黑風翻大浪﹐未聞沉卻釣魚舟。
如是者﹐且道有交涉也。
無交涉﹐若得五蘊皆空﹐有甚離與不離﹖
理會得麼﹖
水流常不住﹐青山鎮日閑。
任他四大往來奔﹐雲來雲去鎮常存﹔
竹影掃階塵不起﹐月穿潭底水無痕。

蹦回頁首

不垢不淨


亦說眾生本來清淨法身﹐
無名無相﹐無痕無瑕﹐無染無污﹐不長不短﹐不方不圓。
壞不得﹐燒不得﹐如虛空﹐
似蓮花不著水﹐也不垢穢﹐亦不淨潔。
常劫如然﹐如水中月。
要見麼﹖
隨處放光﹐幾人能得見﹖
清淨無瑕一法身﹐如蓮出水不沾塵﹔
分身應現千江水﹐千月還同一月真。

蹦回頁首

不增不減


謂混沌虛空之體﹐迢迢空劫之身﹐
如何增得﹖如何減得也﹖害不得﹐也益不得。
道云﹕在聖而不餘﹐在凡而不欠。
釋云﹕如如自然﹐無欠無餘。
又云﹕經歷劫而不壞﹐至亙古而不遷。
古德云﹕體似虛空沒岸崖﹐上乘菩薩信無疑﹐中下聞之必生怪。
且道因何如是﹖呵呵﹗自家繩子短﹐倒怨井水深。
正是自家昧了。
咄﹗靈山會上曾相識﹐今日因何不認人﹖
法身與色身﹐不必論疏親﹔
皆賴東君力﹐花柳一般春。

蹦回頁首

是故空中無色


妙法真空﹐不生不滅﹐無垢無淨﹐增不得減不得。
清淨本然﹐古今不改﹐萬劫常存。
刀割不斷﹐箭射不穿﹐繩繫不住﹐火燒不燃﹐雨洒不濕﹐
推擁不偏﹐繫之不痛﹐捉之難拈。
因何如是﹖物不礙虛空﹐虛空不礙物也。
仙真云﹕真空不掛物﹐大道不沾塵。
川老云﹕虛空不閡絲毫念﹐所以彰名大覺仙。
文始真經云﹕天地雖大﹐不能芽空中之核。
陰陽雖妙﹐不能卵無雄之雌。
且道天地因何不能生發﹖陰陽其生﹐不能造化。
空中之物﹐不能生芽者﹐不沾地上﹐不ぴ境界也。
無雄之卵﹐不能造化者﹐內空無物也。
省得麼﹖
內外徹底空﹐鬼神拿不ぴ。
真空元不立纖塵﹐纔有微塵便不真﹔
泥水布衫都脫下﹐分明便見媕Y人。

蹦回頁首

無受想行識


既是空中﹐有甚五蘊積習﹖
虛空之體﹐安色不受色﹐安聲不受聲﹐安愛不受愛﹐
安想不受想﹐安行不受行﹐安識不受識。
六道四生﹐一切假名假相﹐都無納受。
清虛妙道﹐纖塵不立。必竟無形﹐行如鳥道﹐坐若太虛。
且道如何謂之鳥道太虛﹖
咦﹗鳥道雖行﹐而不見跡。真空雖露﹐而不見相。
會麼﹖
五蘊俱無便見空﹐何須他覓主人公﹖
既得水清魚自見﹐頭頭不昧有神通。

蹦回頁首

無眼耳鼻舌身意


且道無眼耳鼻舌身意﹐是箇甚麼﹖
休呆看蹉過了。予今明說。
有此六根是色身﹐無此六識是法相。如此之者﹐只是數脩行人。
眼雖看﹐不要著在色上。
耳雖聽﹐不要著在聲上。
鼻雖嗅﹐不要著在香臭上。
舌雖嘗﹐不要著在滋味上。
雖有身體﹐休要著在相上。須要忘形忘體。
意雖應事﹐不要著在境物上。要應應常靜。
道云﹕眼不觀色﹐耳不聽聲﹐舌不耽味﹐鼻不嗅香﹐身不妄動﹐意不狂亂。
儒云﹕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便是無眼耳鼻舌身意也。
亦是六根清淨﹐便是六塵不染﹐又是六識皆空。總而言之﹐十八界靜也。
又名『六耗消亡﹐六賊死。』『一真不動﹐六門關。』
總而言之﹐十八地獄空也﹐斷也。
若此則天堂近也﹐便見本來法身。要見本來法身麼﹖
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曰嗅﹐在舌曰談論﹐在手拈掇﹐在足運奔。
全體起用﹐全體法身﹐非是六根﹐四大五蘊﹐見聞知覺。
切忌休認四大六根為己。
金剛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道云﹕悟者忘念歸真。
迷者著相失本﹐盡是假名引導求生﹐不可知得便了﹐須是親見法身。
若得親見﹐轉凡成聖。
若聽人言說﹐或文字上知解﹐如畫餅充饑﹐似說酒止渴﹐終不濟事。
虛實云﹕花藥欄﹐莫顢頇。星在秤兮﹐不在盤。
重陽祖師云﹕休教錯認定盤星。
一般都是星。有用得著底﹐有用不著底。
此皆諭法﹐精細審察﹐休執著一邊。
且道此道理如何﹖
真性與識性﹐真神與識神﹐一般同止住﹐一假一成真。
牢ぴ眼﹐
鷺鷥藏雪內﹐飛起卻纔知。
六箇門頭一箇關﹐五門不必更瀛瀾﹔
從他世事紛紛亂﹐堂上家尊鎮堂安。

蹦回頁首

無色聲香味觸法


此乃六塵也。皆從一根上起﹐但去一根上反照。
從何而起﹖
若識起處﹐從根本生。起處是忘﹐休教生苗。
仙真云﹕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釋云﹕要伐其樹﹐先去其根﹐枝梢自墜。
既識根本﹐棄假歸真。
識得我身非有﹐我身尚無﹐萬法皆空﹐自然清淨。
觀身無身﹐觀法亦然。都歸空寂﹐更去靜坐。
觀過去所作多種色聲香味觸法﹐在於何處﹖
既無所有﹐還如昨夢。我心本空﹐福罪無主。
何者是罪﹖何者是福﹖
經云﹕諦觀心罪本來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且道懺箇甚麼﹖悔箇甚麼﹖
懺則懺其前非﹐悔則再不重犯。
咄﹗既得諸根斷﹐何處可生苗﹖只有虛空在。
要見虛空麼﹖看不見﹐摸不著。
對面如常光爍爍﹐認得也未﹖
萬法皆空罪福無﹐更須靜坐嘴羅都﹔
驀然拿住毗盧手﹐做箇男兒大丈夫。

蹦回頁首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若眼界淨﹐意識安﹐十八界自然平安。
十八界因執有眼界﹐連累十八界不安。
但去眼根﹐反究虛假。
古德云﹕眼是障道魔軍﹐著境自迷回路。
仙真云﹕眼觀心動﹐著物迷真。
吾身非入六根皆歸敗壞﹐靜審四大都無實義。
惟有真空妙性﹐長劫不壞之體﹐湛然常在﹐亦無脩證。
釋云﹕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
先師云﹕定中境界﹐靜堸悟[﹐自然而然﹐做作又不是也。
既得定力﹐有甚散亂﹖
如同秋月﹐圓迤迤﹐光爍爍﹐普天匝地﹐無有不照著處。
說箇照著﹐亦是自然非妄想﹐
故拾得又云﹕吾心不比月。
月有圓缺。一盞無油燈﹐照得十方徹。
山河大地﹐不能隔礙。光明洞耀﹐迴脫根源。
露真常﹐太上無污染。但離諸緣﹐便是仙佛。
理會麼﹖
O光明無少欠﹐只怕起雲遮。
遇境無心眼便明﹐反觀自己見前程﹔
靈光射透長安道﹐獨向蓬萊路上行。

蹦回頁首

無無明


無無明者﹐萬緣不生也。無明是黑暗不停之念。
一切眾生﹐盡有無明。因有無明﹐起多種差別﹐百般煩惱。
皆是暗昧之心﹐故令如是。
道云﹕暗昧心不止﹐地獄畜生本。
釋云﹕無明﹐不見菩提路﹐不覺將身落火坑。
儒云﹕寸心不昧﹐萬法皆明。
又廣成子云﹕木去火則不灰﹐人去情則不死。
大顛云﹕心處六情﹐如鳥投網。造罪惡業﹐如蛾赴燈。
出殼入殼﹐轉不覺﹐流浪經劫。皆因無明而起﹐因有無明有行。
因行有識﹐因識有名色﹐因名色有六入﹐因六入有觸﹐因觸有受﹐
因受有愛﹐因愛有取﹐因取有有﹐因有有生﹐
因生有老、死、憂、悲、苦惱﹐皆因無明為始。
於此親見無明﹐降伏今死﹐死中更死。
欺人不得﹐諸漏自盡﹐煩惱永斷﹐三毒自滅﹐惡根自除。
須是直截根源﹐莫顧枝梢花葉。
根若截斷﹐花葉自死。掃除心地﹐不見其身。
身盡無明盡﹐塵垢亦盡。
萬劫塵沙數罪﹐一時頓息﹐輪迴生死﹐一時脫免。
且似箇甚麼﹖
嘎﹗蜣螂離糞彈﹐脫殼化金蟬。
會麼﹖
心間不昧性圓明﹐遍界空空一坦平﹔
寸草不生塵土盡﹐一輪日向海中生。

蹦回頁首

亦無無明盡


既掃除心地﹐十八界必然清淨。
身尚忘卻﹐更有甚無明盡﹖
迷則顛倒妄想﹐是無明業。心悟則轉凡成聖﹐是圓明覺性。
都是一般心地﹐只曾明與不明。
太上云﹕同出而異名。
永嘉云﹕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
若執幻身是我﹐即有無明。
有無明即生三毒﹐起三惡業。三業昏暗﹐六根內盲。
因此不見不知﹐背覺合塵﹐墮三惡道。
如有智慧能人﹐能轉慳貪心為喜捨心﹐轉瞋怒心為歡喜心﹐
轉愚痴執ぴ心為圓融脫洒心﹐更改六賊為神通。
於是一一轉得、改得﹐自然轉凡成聖﹐凡夫即是聖人。
若轉不得、改不得﹐聖人即是凡夫。
如何凡人被物轉﹐聖人能轉物﹖
百姓日用而不知終日忙忙﹐被物所引。
日久月深﹐離家漸遠﹐不得還鄉﹐迷真失本也。
若是會萬物歸於自己﹐豈得迷失真本矣﹗
川老云﹕終日忙忙﹐那事無妨。
不求解脫﹐不樂天堂。但能一念歸無念﹐高步毗盧頂上行。
又云﹕終日吃飯﹐不曾咬ぴ一粒米。終日ぴ衣﹐不曾掛ぴ一縷絲。
道云﹕居塵不染塵﹐在慾而無慾。身心一如﹐內外無餘。
須是打成一片﹐與空劫齊。
形影不存﹐體露堂堂﹐纔有纖塵﹐遍界空生﹐便墮生死。
但去反觀己身﹐我身不實﹐餘者皆空﹐我身尚假﹐有甚無明﹖
且道如何迷失真道﹖
咦﹗雪迷樵子路﹐雲遮採藥人。
前途路逕黑漫漫﹐無限江河萬嶺巑﹔
若解轉身些子力﹐堂堂大道坦然寬。

蹦回頁首

乃至無老死


既無無明﹐有何憂苦老死﹖
脩行之人﹐須要忘形忘體。
我身既無﹐有何無明﹖無明既無﹐生死亦斷。
太上云﹕內觀其心﹐心無其心。
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
三者既悟﹐惟見於空。
金剛經云﹕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三者既無﹐四相皆空﹐有何無明老死﹖
萬法自空﹐即是仙佛。只這仙佛兩字﹐也是多了﹐亦乃強名。
且眾生顛倒﹐被目前幻境所惑、習性所牽﹐形影變動﹐不能作主。
隨物流轉﹐因執有我。
妄心不滅﹐人我不除。執著聲色﹐墮落生死。
若是見性之人﹐目前無法﹐亦無眾生。
心佛及眾生﹐本無差別。
平等真法界﹐一體同觀﹐萬法歸一。
且怎地同觀為﹖
仙真云﹕雖則枝分稍異﹐到了萬彙歸根﹐然則派列流差﹐必竟百川還海。
且太極未判﹐混然一氣﹐豈有二耶﹖
天地既分﹐而有高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皆一氣所化。
天也是道﹐地也是道﹐人也是道。
有情、無情皆受道氣所生。
觀稍末﹐則萬彙不等。知根本﹐則一蓋無殊。
釋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
仙真云﹕平等不二老是全真之丈夫。
若識破這個道理﹐生則從他生﹐老則從他老﹐病則從他病﹐死則從他死。
生老病死﹐不曾礙ぴ我。泡生泡滅﹐O波翻浪滾﹐水本常然。
大顛云﹕到家底人﹐不見有生死﹐亦無生滅。
天堂地獄﹐六道四生﹐一切幻化。
於徹底人總無交涉﹐自然全身放下。
古云﹕諸行無常一切空﹐即是如來大圓覺。
且道死了向甚處去﹖
會得麼﹖
一輪無影月﹐端在太虛中。
既太執幻身﹐無明幻境盡﹔
觀空亦是空﹐生死無由近。

蹦回頁首

亦無老死盡


既無老死﹐常劫如然﹐豈有窮盡﹖
有盡者﹐是幻境色身。無老死者﹐是真空法相。
既不ぴ有﹐死不濎堂。
活鱍鱍地、轉轆轆地、圓迤迤地﹐光爍爍地﹐豈有盡耶﹖
且初脩行人﹐先要打當乾淨﹐方有些兒相應處。
太上云﹕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
大顛云﹕學道之人﹐如剝芭蕉一般﹐去一層又去一層。
直至去盡無下手處﹐自然返本還源﹐得五蘊空。
如未生相似﹐燒了一般。到空不空處﹐脫體全忘﹐不存蹤跡。
要通身手眼﹐不立纖塵﹐名字猶不可得﹐
何況其他十二因緣﹐六度萬行﹖
頭陀苦行﹐一時頓脫。如枯木死灰﹐如百無一會底人。
古云﹕不是息心除妄想﹐都緣無事可商量。
若更說生說死﹐說因說果﹐說心說性。
永嘉云﹕心是根﹐法是塵。
兩種猶如鏡上痕。痕垢盡除光始現。心法雙忘﹐方到無生死之地。
且道人法俱忘﹐復是何物﹖
理會麼﹖
灰飛煙滅家何處﹐水遠天長一色秋。
人法雙忘萬事休﹐百川四海會源流﹔
猛然迸出寥天月﹐照徹乾坤四大川。

蹦回頁首

無苦集滅道


既忘其形﹐即得生死斷。更無窮盡﹐有甚苦集滅道﹖
先師云﹕因有身心遭眾苦﹐能忘心體苦何生﹖
釋云﹕身是眾苦之本﹐心是惡業之根。
若能放下身心﹐便登菩提彼岸。
大顛云﹕小乘之人﹐日夜精進﹐六度萬行﹐心外求法。
免此四諦﹐出三界﹐免輪迴。無有是處。
諸佛為大事因緣出現於世﹐不以小乘法濟度於眾生。
大乘之者﹐學無為法﹐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
存於閑處﹐收攝其心﹐端坐不動﹐觀一切法﹐皆無所有。
及觀四大有身非覺體﹐無相乃明真自知空寂。
頓觀淨盡﹐無功之功﹐長劫不壞。
無為之為而不為﹐如如不動﹐湛然常寂。
蓮經云﹕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
佛子行道已﹐來世得作佛。定慧力莊嚴。
無迷無悟﹐無苦無樂﹐無集無滅﹐無道無得﹐無慧無失。
本來無一物﹐明鏡亦非臺。到這堙M脩證即無﹐污染不得。
一超真入如來地﹐要見如來麼﹖如來似來不來﹐似去不去。
送之即不得﹐留之亦不住。
會麼﹖
竹密不妨流水過﹐高豈礙白雲飛﹖
無苦集滅道幽哉﹐頓然淨盡見如來﹔
愚人外覓三十二﹐共汝同行你不猜。

蹦回頁首

無智亦無得


自身尚假﹐豈有得乎﹖
道云﹕實無所得﹐為化眾生﹐名為得道。
釋云﹕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泡﹐一切聖賢如電拂。
釋又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
大顛云﹕到這般田地﹐如賊入空室﹐無物得偷。
且道經有云﹕離種種邊﹐名為妙道。
釋又云﹕自性清淨﹐實無一法可當。
情本來付有法﹐付了然無法。
各各心自悟﹐悟了無無法﹐亦無得無失﹐無進無脩。
胸次纔有絲毫有得有失﹐
我能我會﹐我悟我達﹐我聰我明﹐我智慧﹐盡是增上慢。
人我不除﹐皆墮生死。
若是真實道人﹐總不如是。自有出身之路。
且道此如何是出身之路﹖
打教四邊淨﹐自好向前行。
本來這箇沒纖塵﹐只怕時人錯認真﹔
放下了然無一物﹐何方不是武陵春﹖

蹦回頁首

以無所得故


得無所得﹐一體空虛。
真脩行人﹐到這堣J大乘之位。
眾生因甚輪轉﹐不能休息﹖
因不曾見性﹐尟於智慧﹐不能廣悟無量空義。
執著自己﹐胸次學解﹐悟卻本心真。
大顛云﹕從外入者﹐不是家瓕悟。
仙真云﹕學他心內言﹐終是別人語。
教眾生被乾慧學解﹐廣覽積習在心﹐遂成我慢。
學古云﹕若有絲毫便是塵。塵若不消﹐只知傳說。
事塵若消盡﹐諸境親見﹐諸事親知。
如明眼人﹐登高山無所見。
脩行人﹐須是究竟到空劫齊﹐不落第二見。
歸根得旨﹐方有相應。
若是執著人我﹐便生輕易。
善星比丘講得維摩經增上慢。人我不除﹐生陷地獄。
雲光法師講得天花亂墜﹐貪瞋不改﹐墮落堰牛。
若要超佛越祖﹐須是念念空寂。
世間幻化﹐一切客塵。
惟太虛之體﹐聲色不存﹐纖塵不立。
如虛空相似﹐便是了事清淨﹐安樂道人。
要見清淨安樂道人麼﹖
不掛一縷絲﹐頭頭自相遇。
赤膊條條不掛絲﹐同行同坐阿誰知﹖
只認張三並李四﹐不識你是甚家兒。

蹦回頁首

菩提薩埵


菩提薩埵者﹐西天梵語也。東土翻為人空法空。
大顛有云﹕了得人空﹐名曰菩提。
了得法空﹐名曰薩埵。人法俱空﹐名曰玅覺。
若四果小乘﹐ぴ相脩行﹐精進苦行。
及至脩無漏﹐斷塵沙惑。果行圓滿﹐得四果阿羅漢。
如獐獨跳﹐神通狹劣﹐墮在聲聞辟支佛果﹐不能接引利生。
若不見性﹐不得到圓頓之位。
須是見性。若見性己﹐反掌之間﹐轉凡成聖。
自然機緣﹐悟佛三昧﹐知大道根源。
惟無師智、自然智﹐多種種方便﹐度諸迷悟﹐同登彼岸。
更不受生﹐教外別傳。不勞寸刃﹐入圓頓無礙法門。
且道如何是無礙法門﹖
緬平一等﹐七通八達。
眾水相合不分清﹐眾火相聚一同明﹔
果必到家無異路﹐坦然大道一般平。

蹦回頁首

依般若波羅蜜多


此中間六箇字依前涅槃解說脩行﹐得大智慧。
既有智慧﹐必登彼岸﹐而復太虛﹐最尊有勝。
悟性般若﹐天上天下﹐無有及之。
道云﹕一日有為﹐不如一時無為。
又云﹕一年學教﹐不如一日脩道。
古德云﹕千日學慧﹐不如一日學般若。
大顛云﹕般若通透大光明藏。
如人入海﹐轉入轉深﹐聞佛知見﹐悟佛知見。
有大神通變化﹐多般方便﹐現應種種相。
隨機利物﹐不落第二。
一體同觀﹐平等真法界﹐無眾生可度﹐亦佛可做。
理會得麼﹖水流異溪﹐到海同源。
呵呵云﹕只怕漫散了﹐收拾不來。
破鏡不重照﹐落花難上枝。
了得般若波羅蜜﹐調和種性皆歸一﹔
默然參透一何歸﹐半夜虛空如白晝。

蹦回頁首

故心無罣礙


依此般若波羅蜜多脩行﹐即得心無罣礙﹐即悟真如妙理。
廓徹太虛﹐清淨本然﹐常得自在。
仙師云﹕心若太虛﹐不染一物。
釋云﹕心同虛空法﹐示等虛空法。
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
既然與虛空混為一體﹐有何差別﹖
是與不是﹐外清淨﹐內清淨﹐內外清淨。
外空內空﹐當體即空。未有天地﹐先有此空。
太上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又云﹕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
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五目不睹其蹤﹐二聽絕聞其想。
川老云﹕堂堂大道﹐赫赫分明﹐人人本具﹐箇箇圓成。
只因差一念﹐現出萬般形。
六祖云﹕我有一物﹐上柱天﹐下柱地﹐無人識得。
若親見一面﹐超過佛祖。
出三界﹐不墮輪迴。
為人自肯自信﹐自然保養﹐得無礙法﹐絕定無礙。
理會麼﹖
扯破幔天網﹐去了當頭石。
虛空難ぴ物﹐有甚罣與礙﹔
打破沐桶底﹐便見觀自在。

蹦回頁首

無罣礙


想念不斷謂之罣﹐著境不回謂之礙。
重說無罣礙者﹐內外清淨﹐諸緣脫洒也。
如麗天杲日﹐光滿大千﹐無所不照。
一切虛妄境界﹐總無罣礙。
東去無窮﹐西去無極﹐縱橫自在﹐幻境不能。
所拘本源自性天真﹐長劫不壞之體。
無去無來﹐無變無異。
要見長劫不壞之體麼﹖
霧散暘初見﹐塵盡鏡自明。
本來空沒礙﹐著相自家迷﹔
若人回得轉﹐僊佛一般齊。

蹦回頁首


故之一字﹐圓滿極則﹐亦是真長之理。
不可言說﹐因說不得故曰故。
金剛經云﹕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儒云﹕道本無言﹐言生理喪。
仙師云﹕道難說﹐須當自悟。
且道如何得悟﹖
咦﹗一撞金鐘響﹐驚醒夢中人。
真長圓滿極則故﹐到處周圓難染污﹔
應變隨機有萬千﹐坦蕩逍遙常獨步。

蹦回頁首

無有恐怖


既心無罣礙﹐真長自然圓滿﹐更有甚麼恐怖之心﹖
若到此地﹐悟得性空﹐東西不辨﹐南北不分。
不被明暗所瞞﹐不被坊隅所當﹐不被陰陽所拘﹐不被造化所役。
似此有甚憂苦可怕﹖有甚生死可怖﹖
不與萬法為伴﹐常自獨行獨步﹐上天仰之無窮﹐入地去之無極。
山河石壁﹐地水火風﹐於此往來﹐總無罣礙。
側掌行千里﹐回程轉似飛。天地莫能拘﹐鬼神莫能測。
喚作自在﹐大覺金仙。
要見自在金仙麼﹖
不須覓火把燈尋﹐渴飲饑饞常對面。
去來自在任優游﹐也無恐怖也無愁﹔
幻化境中留不住﹐獨行獨步是瀛洲。

蹦回頁首

遠離顛倒夢想


若罣礙無﹐恐怖絕﹐自然遠離顛倒夢想。
仙師云﹕日間無念想﹐夜後少夢昧。
釋云﹕夢因想生﹐想因念起。
世人只知合眼有夢﹐不識開眼也有夢。
如何是開眼有夢﹖
先師有云﹕假饒金銀過北斗﹐大限來時一夢中。
豈不是開眼也做夢﹖
若要夢覺﹐直待無常﹐方省生前所作所為、所愛所貪﹖
一切萬緣﹐盡是一場春夢。
只是自己一身也顧管不得﹐到此省時晚矣﹗
若是有智之人﹐忽然自省自覺﹐無常到來。
此貪欲愛樂﹐盡是輪迴之種、地獄之因。
遠離顛倒﹐悟本性空﹐即知此身必無。
古云﹕聖人無己、無故、無必、無我、無依、無倚、無晦、無明、
無名、無相、無強、無弱、無穢、無淨、無止、無作、無任、無滅、
無默、無言、絕思、絕慮。
一切語言道斷﹐心行處滅。
太上曰﹕實無所得﹐為化眾生。
釋云﹕道妙幽微﹐不可得見。
大顛云﹕死了燒了﹐無飢無渴﹐無寒無熱﹐無起無倒﹐無坐無眠。
無六根﹐無九竅﹐無四百四病﹐無八萬四千蟲。永無顛倒夢想。
若不如是悟去﹐清淨界中纔一念﹐閻浮早通八千年。
會得剎那間﹐不會塵沙劫。
死死生生﹐展轉不覺﹐睡長夢而不醒。
萬劫顛倒而無止。顛顛倒倒﹐死了又生﹐生了又死。
夢醒又夢﹐睡覺又睡﹐迷中又迷﹐終無了期。
若有人打得徹﹐透得過﹐永免顛倒﹐夢幻頓脫。
且道頓脫了相甚麼處去﹖
脫籠俊鷂撲天飛﹐一任諸人近不得。
日間無想夜無夢﹐不被顛倒境物弄﹔
一拳打破上頭關﹐翻身直上朝元洞。

蹦回頁首

究竟涅槃


究者﹐反自。窮究己身﹐盡是虛假。
一日無常﹐盡皆敗壞。如是究竟則可矣﹗
本來無此四大﹐因世人皆執有身﹐迷己逐物﹐棄親向疏﹐認賊為子。
妄將四大六根為實﹐作種種業﹐受種種苦﹐輪迴萬劫。
不覺不知﹐不能解脫﹐默然自省﹐於此日夜不離。
當念自覺自照﹐細細參究此六根五蘊。
從塵劫已來﹐本自無有﹐名相皆不可得。
亦無成僊成佛﹐亦無六道四生﹐種種皆不可得。
竟者﹐盡也。到這堣@概平等。
盡底掀翻﹐萬緣頓息﹐餘外無餘。
川老云﹕如斬一握絲﹐一斬一齊斷。
又云﹕一拳打破化城關﹐一腳趯翻玄妙塞。
南北東西任往來﹐休覓大悲觀自在。
大顛云﹕離四句﹐絕百非。知見無見﹐斯到涅槃。
且涅槃非生死也﹐乃是寂滅無生死之謂也。
太上云﹕湛然常寂。
佛經云﹕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寂者﹐寂然不動。滅者﹐諸法不生。實無生死也。
且道無生死底怎生模樣﹖
咄﹗莫聽音聲不是相﹐識得虛空還一樣。
究竟自身元不有﹐便須放下莫愚痴﹔
涅槃路上無朋伴﹐大道無人我是誰﹖

蹦回頁首

三世諸佛


大顛云﹕過去莊嚴劫一千佛﹐未來星宿劫一千佛﹐現在賢劫一千佛。
三世三千佛﹐更有窮劫佛。
不可說不可說﹐數量不可盡。此諸佛皆從脩證所得。
川老云﹕種瓜得瓜﹐種菜得果。
又云﹕一佛二佛千萬佛﹐各各眼橫兼鼻直。
昔年曾種善根來﹐今日依前得渠力。
道經云﹕種蘭得香﹐種栗得糧。為善降祥﹐作惡降殃。
且三世諸佛﹐不脩不得。
成人身中亦有如此諸佛﹐變化不一。
因習氣所昧﹐境物所障。自家迷了﹐卻不認得。
若於心無心﹐便是過去佛。
寂然不動﹐便是未來佛。
應物不昧隨機﹐又便是現在佛。
清淨無染﹐便是離垢佛。
出入無礙﹐便是神通佛。
到處優游﹐便是自在佛。
一心不昧﹐便是光明佛。
道念堅固﹐便是不壞佛。
各各諸佛自身俱有﹐說亦不能盡﹐變化多端﹐惟一真耳。
但去靜坐﹐觀過去、現在、未來﹐皆同一體。
如虛空不異相、不自相、不他相。
非無相﹐非取相﹐不此於、不彼岸、不中流。
觀其寂滅﹐永不斷滅。若人岸此頓悟﹐直下承當。
迢迢空劫﹐盡在如今放光動地﹐人法俱忘。
不見有過去、未來、現在。
究竟到無盡地即是空。
空我無我﹐我我尚不可得﹐空色亦無﹐三世自空。
非識不滅﹐識性自空。
前際、後際、中際亦空﹐不落空見。
要見三世諸佛麼﹖
咄﹗
沿河休害渴﹐把餅莫言饑。
過去未來並現在﹐近在人身人自昧﹔
千變萬化少人知﹐混合虛空成一塊。

蹦回頁首

依般若波羅蜜多


脩行人須要智慧﹐百種方便﹐去無始劫來習性﹐調和成一真之性而登彼岸。
若不見性﹐卒難成就。此句是三世諸佛之母。
十方諸佛依此修行﹐果行圓滿﹐成等正覺。
若離此句修行﹐雖經多劫﹐久守勤苦﹐望成大道者鮮矣。
屬小乘法﹐墮在聲聞、緣覺。
辟支佛、鬼仙、人僊、地仙﹐有為之法﹐終不成就。
一切聖果﹐須當精進﹐存有能所。
依般若波羅蜜多法﹐得無上正真之道。
惟此一事﹐若別脩行﹐過此法者﹐無有是處﹐此是教外別傳。
此法親見自性﹐方乃傳授。
千聖不傳﹐自悟自信﹐不容授記圓頓之位。
獨孤摽法﹐參善知識﹐求問至人﹐憑師指示﹐有緣契悟。
圓頓教﹐沒人情。若有私心傳授是外道法。
有吩咐﹐有傳授。有得即有失﹐有教有授﹐盡是外道邪見、生死根本。
仙師云﹕法有三千六百門﹐修行路徑此為真。
須知有箇玄微處﹐不在三千六百門﹐仙佛祖師﹐自修自證。
本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
若有一法授記﹐不名釋迦﹐不喚道人。
道本無言﹐只是教人自脩自悟。說著不真﹐除非自見﹐見無可見。
若被人教壞﹐急須吐去。
大凡為人﹐須從自己流出無價寶珠﹐用之無盡。
上根之人﹐一聞千悟﹐具大總持﹔中下之機﹐多聞多不信。
太上云﹕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
此乃難信之法﹐希有之事。
理會麼﹖
世人只知隨影轉﹐不知離影到家鄉。
嘎﹗
脫落衣裳見本形﹐寸絲不掛得安寧﹔
若人要趓渾身影﹐便向無陰樹下行。

蹦回頁首

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是西天梵語也。
阿言無﹐耨多羅言上﹐三藐言正﹐三菩提言真﹐東土翻為正真。
又云﹕成等正覺﹐此四箇字須是親見。
古云﹕見道方脩道﹐不見復何脩﹖
一大藏經﹐說此四字不能盡﹐諸佛亦說不盡。
三教聖賢皆脩此四箇字﹐盡歸聖道﹐成等正覺。
今人若能依此般若波羅蜜多三藐三菩提法脩行﹐廓然顧悟﹐親見無上正真。
自知當來仙佛直超聖果。
要見無上正真麼﹖
頭頭顯露﹐物物周圓。
妙道虛空是祖宗﹐分明應化不相同﹔
若人悟得真常道﹐便識從前舊主公。

蹦回頁首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因脩行﹐得見無上正真之道﹐知般若波羅蜜多之神力也。
且過去諸佛﹐慈悲憐憫眾生。
百種智慧﹐方便之力﹐隨之利物﹐接引後來。
設像化人﹐使泥塑木雕﹐黃卷赤軸﹐說因說果。
但以假名引導有情﹐將善惡報應之事、天堂地獄之說﹐
使人改惡向善﹐離假歸真﹐聲聞緣覺﹐十聖三賢﹐諸佛地位﹐次第接引。
僊師云﹕千里程途﹐逐步而進。
釋云﹕千仞寶臺﹐非一圾而上﹐忽然自悟﹐自見本性。
超過諸佛位次﹐一超直入如來地。
若不見性﹐向外馳求﹐終不成就。悟有年月有日有時。
古云﹕學道先須有悟由。
若無悟﹐離文字外﹐行住坐臥﹐火急自救﹐一同頓悟。
道云﹕千日學道﹐悟在一時。
只這一時﹐便得輕快。諸上善人﹐同歸一處。
若是學解﹐就古人唾津﹐盡是外道邪見。
生死各路﹐隨業受報﹐不可共語。
豈不聞須菩提﹐塵點劫前﹐脩行直至釋迦會下﹐解空第一。
方等會中﹐金剛請問四句偈﹐廓然頓悟﹐涕淚哭泣﹐
自嘆云﹕前所得慧眼﹐未聞此經﹐三世諸佛﹐皆從此經流出。
如何是此經﹖
看時無一字﹐當處放光明。
不憑智慧渡深河﹐萬劫沉淪溺浪波﹔
既登彼岸歸真道﹐何須更念薩婆訶﹖

蹦回頁首

是大神咒


若會波羅蜜多﹐便見是大神咒。
此神咒人人俱有﹐不脩不見。
亦是眾生心地法門﹐有大神通。
道云﹕心有主宰﹐萬邪難侵。
儒云﹕心正可以辟邪。
度人經云﹕萬邪不侵﹐神明護門。
能驅邪立正﹐變死人作活人﹐改魔境為仙境。
頭頭示現﹐物物全彰﹐信手拈來﹐百無妨礙。
此大神咒﹐舉心動念﹐鬼神滅爽﹐返本還源。
外道魂驚﹐精靈伏罔﹐此蜜咒也。
識此咒麼﹖
神通並妙用﹐何處不相隨﹖
有大威神力﹐仗劍邪魔息﹔
何處不相隨﹖同居人不識。

蹦回頁首

是大明咒


既有大威神力﹐
一點靈光自然晃耀﹐照徹十方﹐射透三界。
山河大地無有隔礙﹐過於日夜無處不照。
呂祖云﹕
一點心燈焰焰生﹐不勞挑剔朗日明。
得來照破人間暗﹐獨放寒光滿太清。
雖然說破自不了不明。
要明麼﹖
拂卻鏡上塵﹐便見本來面。
燁燁光輝滿大千﹐愚人不見被清牽﹔
若能放下渾無物﹐依舊心天性月圓。

蹦回頁首

是無上咒


得見自己光明﹐照見從前黑暗﹐無有能極者。
此神咒最上﹐無過於此﹐是為第一。
一切諸法﹐皆不出於心咒﹐是無上咒也。
道云﹕心是眾之王。
釋云﹕心是法中王。所以無上也。
只一件﹐
王不動﹐萬姓自安﹔心不亂﹐諸邪不起。
理會麼﹖
心咒最無上﹐要去閑思想﹔
人牛不見時﹐便是靈山長。

蹦回頁首

是無等等咒


此神咒無有等齊者。
不可說、不可比﹐無有邊際。
此咒世間少時說著難信﹐須是誦念此咒。
要見此咒麼﹖
放開包裹太虛空﹐收來難立纖毫物。
本來無等件﹐神性獨為尊﹔
乾坤難覆載﹐萬古鎮長存。

蹦回頁首

能除一切苦


若得見性﹐有甚苦厄﹖
佛意慈悲﹐愍眾生墮在世間﹐流浪經劫﹐受苦無窮﹐不能返本﹐
是以應現種種相﹐出現於世﹐設種種方便﹐救度群迷﹐同出火院。
若有智慧之人﹐諦聽大道之言﹐只究心地﹐莫去旁求。
除則打掃潔淨﹐去累劫之習性。
大顛云﹕開池不待月﹐池成月自來。
脩行人先要把心地清淨﹐自然道生。
儒云﹕以禮制心。
釋云﹕在於閑處收攝其心。
道云﹕降心絕念。
三教聖人﹐只教眾生心問清虛。心若無染﹐自然見性。
若得見性﹐永免輪迴﹐更不受得不生不死之道。
且從上諸佛諸聖久受勤苦﹐方得見性。
心心念念處處逢源。
且道末後向甚麼處去﹖
不省處處迷歸路﹐悟來時時在本鄉。
仙佛出世為何因﹖皆因慈愍眾沉淪﹔
若人肯到船頭上﹐免做拖泥帶水人。

蹦回頁首

真實不虛


是真實法語﹐非虛華之言。
一切諸佛﹐說此神咒﹐度脫有情。
不是異語﹐不是謙言。
永嘉云﹕證實相﹐無人法﹐剎那滅卻阿毘業。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惟此無相之相﹐是真實之相。
大千俱壞﹐此相不壞。因甚不壞﹖
道有云﹕有形終是假﹐無相是真人。
又云﹕百骸俱消散﹐一物鎮長美。
道經云﹕元始懸一寶珠﹐在空玄之中。
佛經云﹕我有無價寶珠﹐繫在衣堙C
日夜推究﹐忽然見牟尼寶珠。
又云﹕牟尼珠﹐人不識。如來藏媬辿炳o。
然雖如是﹐見道易﹐守道難。
要見此珠麼﹖
圓迤迤、光爍爍、轉轆轆、活鱍鱍常對面﹐不可握。
真實光明無價珠﹐人人分上沒差殊﹔
只因些子淆訛處﹐雲起清天月色無。

蹦回頁首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


因脩行到此﹐知般若神咒之功最大。
此句結前多種方便﹐總歸為一﹐具大總持﹐同歸一心之法。
古云﹕應觀法界性﹐一切惟心造。
仙真云﹕善惡存亡總在心。
大顛云﹕迷者為含藏識﹐死後作毒蛇。
悟者為秘蜜神咒﹐得無生法。
如來有蜜語﹐迦葉不隱藏﹐語此神咒。
若人專心受持﹐功行圓滿。
常持此咒﹐鬼神遠離﹐諸天寂聽常歡喜。
理會得麼﹖
非是口誦﹐要心受持。大開ぴ眼﹐休教走了。
O要見此咒麼﹖
不在外﹐不在內﹐不在中間與內外。且道在甚麼去處﹖
理會麼﹖
不離當處﹐休教迷了。
性海寬洪怕起風﹐風纔起處浪翻空﹔
一朝風定波濤靜﹐一輪月印水晶空。

蹦回頁首

即說咒曰


舉起四句偈﹐擁護持經人。
不離左右﹐順念逆念﹐
世間一切所求﹐無不果遂。十二時中不可忘卻。
會麼﹖
休教錯認了。
萬聖千賢在己身﹐休教昧了本來真﹔
因何苦勸重重舉﹖一番提起一番新。

蹦回頁首

揭諦揭諦


揭諦者人空 ﹐又揭諦者法空﹐二空全忘也。
道去自心不動之後﹐復有無極真機。
洞仙云﹕人牛不見杳無蹤﹐月色光含萬象空。

人空者 ﹐只是教人忘形忘體。
法空者 ﹐只是教人忘情絕念。
萬法俱捐﹐善惡俱混。不執己身﹐不著于相。
忽然外不知有己身﹐內不省有己心﹐遠不知有諸物。
到這堬磎擖忘﹐自然見箇消息﹐說箇消息﹐又是執於事也。
大顛云﹕不勞懸古鏡﹐天曉自分明。
且道如何是天曉﹖
金雞三唱罷﹐擁出一輪紅。
人法雙忘萬事休﹐香爐無火冷颾颾﹔
一聲新燕遼天外﹐遠水長天一色秋。

蹦回頁首

波羅揭諦


波羅揭諦者﹐到空無所空是也。
仙師云﹕既無所空徹底淨。
虎眼禪師云﹕不識亦空著所空。
若是既無所空﹐得到彼岸。
若到彼岸﹐其彼岸亦須離而再進﹐
則永不受生死輪迴﹐斷生死息。
且道無生無死是箇甚麼﹖
認得麼﹖休睡ぴ。
咦﹗
他也轉﹐你也轉﹐對ぴ面﹐尋不見。若要見﹐待成片。
空無所空徹底除﹐坦然歸去合清虛﹔
莫煉頑空休失木﹐自然體道契真如。

蹦回頁首

波羅僧揭諦


波羅僧揭諦者﹐是諸佛清淨境界也。五慾塵勞﹐污染不得。
如仙佛慈愍眾生﹐隨機應化﹐救度群迷。
在異類中行﹐龍蛇混雜﹐凡聖同居﹐逆行順行﹐聖賢莫測。
如月在水﹐應現于江。
如同一月﹐其真月本在天端﹐拿捉不得﹐污染不得。
要拿捉得麼﹖
雖然親見應難捉﹐除非身在太虛中。
清淨境界沒思量﹐不染塵羨是道場﹔
試觀十五三更月﹐影現千江百不妨。

蹦回頁首

菩提薩婆訶


大顛云﹕菩提是初﹐薩婆訶是末。
且脩行人起初先須發菩提﹐勇猛精進﹐日夜為道。
古云﹕道念若還比雜念﹐成仙成佛已多時。
只是學人不肯無直便行﹐三心二意﹐故不能到。
仙師云﹕數他堠子卻不行﹐口念長安心不徹。
若是有志底人﹐一刀兩斷脩道學佛﹐更無退轉。
又守不怠﹐忽然悟道達本性空﹐即得菩提。
超出三界﹐了無所了﹐得無所得﹐蕩然清淨﹐則到極樂之所。
受用無盡﹐故曰薩婆訶。
且道行到甚地面﹖
是徹頭處﹐水窮山極處﹐寸草不生時。
省麼﹖
先發菩提一片心﹐次教萬慮不相侵﹔
直教鑽透虛空髓﹐拔出從前治病鍼。

蹦回頁首

緣 起 緣 滅


註經已畢﹐更留一篇﹐請晚學同志﹐
詳覽研窮﹐二十年後﹐有出身之路。
休要忘了﹐老可到岸﹐高師不在此限。

法本從心生﹐還是從心滅﹔
生滅盡由誰﹐請君自辨別。
既然皆己心﹐何用他人說﹖
直須自下手﹐扭出鐵牛血。
戎繩暮穿鼻﹐攙定虛空結﹔
拴在無為柱﹐不使他顛劣。
莫認賊為子﹐心法都忘絕﹔
休教他瞞我﹐一拳先打徹。
觀心亦無心﹐觀法法亦輟。
人牛不見時﹐碧天清皎潔﹔
秋月一般圓﹐彼此難分別。

蹦回頁首

行 禪 圖

行亦能禪坐亦禪﹐聖可如斯凡不然。 論人步履之間﹐不可趨奔太急。
急則動息傷胎,必須安詳緩慢而行﹐乃得氣和心定。
或往或來時行時止,眼視於下心藏於淵;
王重陽所謂:兩腳任從行處去﹐一靈常與氣相隨。
有時四大醺醺醉﹐借問青天我是誰?

行 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圖 有者箇在,又怎麼去。

白樂天云﹕心不擇時﹐適足不擇地。安窮通與遠近,一貫無兩端。
寶誌公云﹕若能放下﹐空無一物﹐便是如來藏埵獢C
維摩經云﹕舉足下足﹐皆從道場來。
法藏經云﹕晝心夜心﹐常遊法苑去。
【源自﹕ISBN 0-500-81038-9】

蹦回頁首


後 記


獻給在 1999 年 9 月 21 日 星期三 上午 1 時 47 分 38 秒
臺灣省臺中縣東勢鎮 7.3 級大地震時﹐
捨身救子的堂妹劉秀英女士。

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
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
尼乃執卷問字。
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
尼曰﹕字尚不識﹐焉能會義﹖
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壇經

爹娘便是靈山佛,不敬爹娘敬何人?【王守仁】
若肯幫有需要你援手的人﹐就是你對我倆最好的回報。 【劉嘉彥先生伉儷】

動工﹕1999 年 6 月 30 日 星期三 下午 7 時 38 分 49 秒
痴願﹕人子親為父母講經說法﹐堂上雙親笑呵呵度今生。
完工﹕1999 年 10 月 4 日 星期一 下午 1 時 08 分 26 秒
美麗兼聯邦核種國麻李蘭州蒙哥瑪麗郡丐惹事堡窮死巷梅李庵魯煬廟
當下住持中嵙獦獠丙戌冇有 雙手合十稽首謝看倌閱覽至此

蹦回頁首